卷三 烈马一程踏春秋,覆水山河情难收  第083章 红颜负(1)

章节字数:3246  更新时间:13-08-18 22: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众人皆是以为燕相怒意横生,知道这真相甚是可怕,虽然未有查明,却也已不难否认,因世上就根本没有什么空穴来风。

    然而,让人更惊讶的却是燕慕寒忽然开口看望了望怀中的人儿,又望着这一生必要过手的敌客,似笑非笑,颔首缓缓似是宠溺般问她,道:“夫人,告诉我这商疆有什么好的?”

    众人一干人等,个个惊愕万分,非但燕相没有动怒,这倒是在护着他的相夫人?!

    然而,众人皆注意到那风萧卓的剑仿佛就要出鞘似的,却是被已经前来的南宫人等扰乱了步伐。此时,人们都才明白过来:燕相的话显然是对风氏赤,裸,裸的挑衅。

    然而,也只有她知道,此刻不动怒的燕慕寒,那句话,却亦是在至她于死地。因为这只会让风萧卓对她误解更深,更厌恶。

    恰是此时,僵持不下之际,却是远处喊辰敲鼓的人声起,他们已经给出了骑射准备就绪开考的讯号,一切都按部就班,按着时辰来。于是当即,太子为缓和这僵局,便灵机一动就发了话:“所有考生准备好,一刻钟后,风氏给出不同审题,通过者便得侍佐一职。”

    她疯了似的只为从燕慕寒的身边挣脱,燕慕寒拗不过她,她乱动的双脚,只会让她的伤势更加严重,他便只能放开了手。

    她不顾众人的视线,摇摇摆摆摆跑入待试的女学,只不过几步开外,她身前身后有多少只眼睛在盯着她一瘸一拐,她也知道,她也无处可逃,留在那儿,就是在挑战她的心智。

    “给相夫人一个职位就那么难么?还让她受这些苦,燕相,你这可就不对了,纵然你让你这博采的相夫人当了侍佐,相信普天下也没人会说你徇私舞弊……”太子笑着在燕相的耳边悄悄得道,倒有些坐等看戏的猎奇摸样。

    然而就是这不轻不重的话语,却是传到了谁的耳里,接上一句便是道:“既然知道相夫人在这女学之中,我自会手下留情,你们就放心吧…”风萧卓上前看着燕慕寒笑道,却是一直望着人群里脸色苍白的人儿。

    燕相未有任何情绪似的,笑了笑,不再说话,一切漠然无心,仿佛之前的所有包容,就是一场戏。

    她的脚已经根本不能骑马,更何况还要在马上完成射靶任务。所有的女学跃跃欲试,仿佛面对这新来的商国面审官充满了好奇。她凝僵在那儿,也都知道风萧卓是何意,她今日就是逃不过也躲不过,人在刀俎,任他宰割

    接下来,这一试不发一言的顾美人也特别引人注目,一连过了风氏的两关。顾弄尘站在那儿万分的焦虑不安,却也始终轮不到她的名。

    南宫前来替她先安顿好伤口,却是敛眉一再问道:夫人,这是铁了心要上考场了?若到伤口崩血,会真叫人生不如死哈,别说是能完成任务了,就是上得了马,还跑不了几步呢?你确定,你要去?”

    也不知道南宫来意如何,看着似是好心劝说,其实巴不得不让她参加,也是巴不得她不能进朝堂吧。她看了看南宫,又环顾了四周,发现此时燕慕寒却已消失了身影……

    “别看了,相爷有事在身,已经离开这里,断然不可能有心思看你在这里胡闹……”

    她苦笑着打趣道:“他难道就不担心,我真得就能通过复试??南宫先生,今日你便替我看着,到时也有个人证。”

    “不会,除非你自己想死。”南宫没有考虑,就一言回道。

    “你也觉得风大审官会对我‘手下留情’么?”她垂眸不以为意得假装还在玩笑道,说话的时候,心里酸涩喉里苦意。

    “你还有心思玩笑?你就骑个马,就能让你伤个半死,就别说其他了。”南宫回道,不以为意。他想着一般女子也不可能承受这痛,看她这伤势,只要她上了马就知道痛了,到时不用多说她定会放弃的,也就没有再拦着她。

    生在疆塞,却从不善骑射,不知骑射,不懂骑射,要知道在过去的岁月里,他从来不愿意让她碰一根弦,更别说舞刀弄剑,勿论是风闻烟火,养在千军守卫的围墙内,温泉浇灌,夕阳暖照,养成疆塞最不能窥欲的妖娆。

    今日,她就是能坐上马,也会被马狠狠摔下来。

    有人喊‘顾尘’,她的脑海里是空白,她不会,什么也不会,却还是借南宫的一臂之力,费力的上了马,却也只有这一刻,让她脸色瞬时青白。

    过了约莫一刻,场上忽然发出一声怪异吼尖叫,栅栏边的人纷纷退开几步之远,看着又出现的数匹狼群,开始冲着那匹场上孤立的红驹跑去。

    且不说风审官的严厉,前面几轮淘汰掉的女子就已经占了大半,就是最后顾美人也没有过这一关。

    白衣男人的烈马从远处奔来就开始和她一同并肩齐奔,他的鞭绳打在她的红驹上,对着她大声道:“相夫人,你若能跑得过着些狼群,我就真的手下留情!”

    一句相夫人,她心口一颤,她想让那马儿停下来却不得,不想再跟他争执,好似一直以来,他们都是这般模样,无论如何也无法好好说话似的。再见了面,也是拔刀相向,何必?

    她环顾四周,突然想找燕慕寒,她想说若是这番她能熬过这一关,他是否真的愿意给她一个司职,光明正大得救出公主,好让她不再在眼前之人的面前如此狼狈不堪。

    为什么他就不问一问她,为何会进燕府,为何成了相夫人,为何就不相信,她根本就没有背叛过商疆。

    只是到了这个时候,她还有这般念头,你说她傻不傻。

    她没有看到燕慕寒,他已不在这猎场。

    谁的脚上鲜血横流,谁的心里烈马奔腾,捣心捣肺,她回头就是面目狰狞的狼群,她未上过马,她未练过骑射,路一半她已经半挂在马背,被烈马拖着狂奔,众人心口提起,看到那一袭纤弱似风在沙尘中奔走,不忍看再那画面!

    风萧卓也救不了她,他若停下来,他也会被狼群狗撕成肉片。

    他如此心狠手辣,对于大云赴试的女子,手下不留情,台上的云帝,已然快看不下去,却是吹着胡子,也不能说什么!骑射赴试让商将来评定,可是他的安排,如今竟让风萧卓如此猖狂!

    剧痛和对死亡莫大的恐慌交替,却是紧接着她听道越加刺心的话语,:“风氏的人,从来不会做让商国丢尽颜面之事。尘儿,要么今日就跟我回去,你若还想站在燕相的身旁,就只有死。”

    同她策马并肩,只有她听得清那番话,周围的人群未听的清明,惊惧只是茫茫然。

    她曾听说商国分了南北,也听说风氏战下大半个江山,也听说他的骁勇,却更多听到得是他对敌人的暴虐无度。到了今日才发现,她所想象的风萧卓,似乎早已没有她心中那般‘仁慈’,荏苒十年朝夕,无论她是谁,他也能置你于死地,不留一丝情面。

    那些话语都散在风中,看到他紧敛的眉心,她却笑了笑,心里满是千穿百孔不复返,她不由得勒紧了缰绳,半个身子已经被拖在地,咬着牙,一字一句道:“若是回去,我再不可能回风府!!”

    就凭着今日他待她这般狠绝,她也断然受不下那般气。

    每每对于风萧卓,是在说气话,她却在拿性命开玩笑。或许,就是这般烈性执拗模样,他才无法像疼爱温顺的公主一样去疼爱她吧……

    众人看着狼群张牙舞爪,心里倒吸这一口气,那画面残忍至极。她毫无来由,遭受这些苦痛,不知是不是上天对她的惩戒,那十年的围墙,太过安逸,如今放她在苦海挣扎,错把该恨的仇敌当成恩人。

    “顾弄尘,你以为我会让你就这么死了吗?”他笑着一如从前的风轻云淡,眉间有着太多得伤愁情绪,看到她倔强如初的模样,想起初见的时光。

    她慢慢得听不见这个世界的声响,她也看不到他曾有过一丝动容的模样,只看着狼群也忘了害怕,那马儿忽然失了控得飞奔,让她却在痛楚中越加失去心智。

    然后烈马忽然失蹄,眼前是一个蓝色的澄净湖泊,人仰马翻,一同彻底得沉入‘苦海’。哗啦一声,冰凉深入肌肤,十月的湖泊,微凉却平复了惊惧,回头仿佛还看得到那一幕惊叫。

    从来都是适可而止的,却不知风氏居然真得将相夫人逼入绝境!此时,他才出鞘十剑就能结束狼匹的命,却让那群魔物追了她整整一刻钟。

    湖泊静如铜镜,血色潋滟在夕阳里,好像看起来像个意外。

    红衣女子策马而来,脸上一片惊慌,“风哥哥!快救救她!!她不能死!”公主哭着喉着,既然是情同姐妹,多久的情谊都不会变的,纵使她方才数落了她几番,她不会想她真的死的吧?虽然她在宫里不知因为她受了多少苦……

    数十兵将已经将风氏和公主通通围住,因为在这大云猎场众所瞩目下出了人命…还是商将所为,这俨然伤了大云的尊严!

    相夫人之前的脚已经受伤,却是还跌入湖底,怕是凶多吉少。

    十月的湖底,藏了太多安逸,无人打扰甚好。

    云帝,太子纷纷赶来,一脸愁云,这骑射复试简直就是一场闹剧!太子迅速命人下湖搜救那命悬一线的相夫人上来,然此时唯独不见那身影,却是从头到尾没有在场见识这般惊心动魄的燕相,他到底去了哪里……如果他在,这事情还是否会发生?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