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回

章节字数:2956  更新时间:10-07-11 17: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马在一路狂奔后,脚步渐次慢了下来,清烟举目四望,除了树木还是树木,根本无路可寻,清烟放了缰绳,任马在密林中闲庭信步,自己望着天空寻找太阳的方向,马不明方向的乱奔一气,象是进了山中,清烟由开始的无所谓,也变的焦灼起来,嘴里低声叽咕:“该死的瘟马,你把我给拖哪了?”这话也就自个说给自个听的,马哪有那闲情去搭理她,倒是被满地的青草引动了食欲,索性停了脚步,低头吃了个痛快,清烟瞅它这模样,急又急不得,干脆也下的马来,靠在一边的树干上,略略歇息。

    许是早起吃了些稀的,又多饮了几口水,劳顿了半日,尿急了起来,强忍着尿意,拖动着对着青草爱不释口的畜生,慌里慌张的四处乱走,这会她才觉得平日不起眼的青眉山,倒象个迷宫,怎么走都走不出去。

    找不到路还可暂时放一放,这内急却怎么也忍不住了,清烟此时也顾不得许多,四下里张望着,周围一圈都扫了一遍,确定没有人,从马背的袋子里掏出几张草纸急急的躲进草窠蹲下身,尿虽憋了许多,急得要命,可轻烟怎么说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在解手这方面也是从小有乳娘调。教过的,那尿也只是细细小小的解在了草丛中,几乎听不到声响,何况这林中风吹鸟鸣,就是有人经过不刻意倾听,也是听不到一点古怪声音的。

    片刻后,清烟整了整马裤马靴,轻哼了小曲向栓马的树旁走去,待走近时,马身旁的树干上斜靠个人,嘴里叼着马尾草,一根细细的马鞭在手中荡来荡去,那一脸的痞样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轻烟,清烟心里不由的犯了毛,嘀咕起来:刚刚明明看了半天,周围是没人的,这人从哪里就冒了出来。又想自己刚才小解这人是否发现了,一念及此,脸庞象火灼了似的滚烫起来。

    清烟打定了主意,不和这人搭腔,还是找路回去是正经,自顾自的就要解马的缰绳。

    “如花似玉的姑娘,光天化日在这深山野洼做什么,莫不是山上的女土匪。”清烟的手刚触到马缰绳,就被痞子一把抓住了手腕,不由的粉脸恼怒起来:“放肆,哪里来的野人,恁的如此不懂规矩,男女授受不亲懂不懂,都不知道什么叫礼义廉耻吗?”

    “礼义廉耻,别说我没读过几天书,可唯独对这几个字领悟深刻。这青天白日的,大姑娘家家在草窠里发出悉悉嗦嗦的声音,敢问姑娘您在做何事?”清烟还心存侥幸的希望这人不过是路过并未察觉什么,这会听他话里有话的不再顾忌自己的颜面,就这么直言不讳的问了出来,女孩家的自尊哪里容他这样轻,贱,怒火在胸腔里翻搅起来。

    “无耻,混蛋,流。氓。”清烟也顾不上什么体面,大家闺秀的形象了,抽出插在马鞍旁的马鞭朝那人挥了过去,对方轻蔑一笑,轻轻松松的抓住了清烟的胳膊,贴着她的脸调笑道:“女孩子家首要的就是温柔,说到这点,你真该和销香窟的姑娘们好好学学,她们伺候起爷们来,那才叫一个体贴,销。魂。”

    清烟听他语气轻薄,眼角向上挑着笑,倒象是在和自己调。情,又听闻他将自己和那些下贱的女人相提并论,那火气腾腾的越燃越旺,抬起脚朝他的胫骨踹去,对方不知用了什么招术,另一只手又将她的小腿抓住,清烟只觉得自己重心不稳,整个人就掉进了那人的怀中,直气的又急又怒又羞又恼,剩下的一只手猛的抬起向那人的脸颊挥去,手风颇急,这一巴掌下去,脸上肯定会留下五个手印,肿胀起来,只可惜人家动作比自己的要快的多,头微偏于一侧,这巴掌又躲了过去。

    清烟的眼内已通红一片,强忍着向下滑落的眼泪,那痞子样的男人仍在一旁添油加醋:“啧,啧,这张小嫩脸,生起气来都叫人心醉,姑娘,你说你爹妈怎么这么能干,生出你这张俏脸出来,这男人要被你祸害多少。”清烟这会已没心思再和他对嘴,两人此刻的姿势实在是太淫。糜,就是那销香窟的女人们也做不出这样难堪的样子,也幸亏在这林子里,若是在集市上,死的心都有了。

    看这架势,这人是要和自己杠上了,清烟只有先忍了这口气,日后再慢慢找他算帐。

    “大侠,小妹今日误入林子迷了路,也不知您怎么称谓,算小妹有眼不识金香玉,多有冒犯,得罪了,请您高抬贵手,大人不讲小人过,得您今日一救,他日必定结草衔环感您恩德。”清烟溜溜的说了一段戏文上的词,说完后倒觉得轻松许多,仿若自己也成了戏中的侠女,脸上的神采飞扬了起来。

    那人已放下清烟抬起的腿,又将她手中的马鞭拿了过去,背负着双手,绕着轻烟转了几圈,悠悠道:“在下在这林中生,林中长,这林子就跟我的父母一般无二,本以为今天碰到了让父母心怡的媳妇,还准备娶回家去侍奉公婆,却不料是江湖儿女。按说,大家都为江湖中人理当互相扶持,可我怎么就看你这么不顺眼,你污了我父母的身体,你说该怎么办?”

    清烟一听就知道这人故意找她的麻烦,什么污了父母的身体,纯属托辞,可毕竟在别人的地界,小姐脾气只有收敛起来。

    “大侠,您大人大量,此番我回去,定让家人备上薄礼,亲自登门请求二老的原谅。”清烟心里这个气,暗下狠心,真若让我回去,我必定召集人把清水镇翻个底掉,也要把你翻出来,报今天的仇。

    “那倒不必,我就是想娶房媳妇,继承我家的香火。”那人怕是站累了,就着树底下的石头,一屁。股坐了上去,两腿重叠,轻轻的晃动,白绸子的灯笼裤晃的让人觉得眼晕,腰间的玉佩搭在腰际,上面挂着的穗子也跟着白色的绸子裤起起落落。

    清烟定了定神,压了压胸腔的怒气,脸上挤着笑:“那也好办,回去后,帮您娶两三个媳妇,这点忙小妹我还是能帮的上的。”

    “可我就是想娶你。”那痞子的标志性笑容又浮在了脸上,清烟觉得这笑是欠抽的笑,一气抽十多个耳括子也不为过,只是现下是求人的时候,她虽贵为家里的掌上明珠,却从来都是知道‘变通’二字,这是她跟男孩子们天天玩在一处不无关系的。

    “娶我,也是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哪能这样草草了事,怎么说我也是大户人家出来的,总不能学那些不长进的无媒苟合吧。”清烟边和他周旋,边在心里期盼着,哥哥们赶紧找到自己,再这么拖延下去,到底会出什么事,自己也是无法掌控的。

    “这么说,你是同意我的提议了。”对方打蛇随棍,让清烟只得继续虚与委蛇。

    “我同意没用,关键是要三媒六聘,礼数周到,我们楚家在清水镇也是有头有脸的。”清烟这会只有搬出家里的名头起下震慑作用。

    “楚清烟,楚家四小姐,我展枭鹏这一生发誓非你不娶。清烟你也给我发个誓吧。”清烟突然觉得自己今天真不该出门,展枭鹏青眉山的山大王,传闻中眼若铜铃,狮鼻阔口,身高两米,声如洪钟,走起路来山都要抖三抖的土匪头子,敢问我楚轻烟何德何能,招惹上这样一位‘英雄’,几个月前将百里外的何家寨的三百护家军打的抱头鼠窜,逼的何家寨的何金彪乖乖送上枪支两百条,子弹四百箱,金条一百根才换回自己的独养儿子何延宗,这一战打的何家损失惨重,元气大伤,若不是此战,何家早就派人过来与爹爹谈结亲一事了。

    清烟打小就不喜欢何延宗,说话做事流里流气,一肚子草包,惯会在女人堆里讨生活,没点男子气概,当初听到这个消息时,轻烟亦曾向往过展枭鹏是何等样的豪杰人物,把自己从那桩死水婚姻中解救出来。没料到今日活生生的见到了,却也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只是面相上瞧不出匪气,倒是满脸痞气,若不是心里对他有嫌隙,存着讨厌之心,其实这人长的真是不赖,一张自来笑的脸,与赵静轩的高大挺拔各有风采,赵静轩是带着书生气的儒雅,这人却是狂傲不羁的张狂,他的眼晴有着宝石的色泽,明亮清透,可以直看到你心底,将你心底的一点隐秘毫无保留的呈献出来,嘴角若有似无的笑,就象羽毛在鼻间飘过引来的阵阵奇痒,忍不住的就被他拨弄的鼻息紊乱,不能自已。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