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回

章节字数:2950  更新时间:10-07-11 17: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夏日的晌午,日如毒舌,吐着信子,烧灼着行人的皮肤,即使长衫长裤也抵挡那阵阵热粮的侵袭,这样的天气哪里再能找个半个人影,清烟心里哀婉的叹息,此一去凶多吉少,生死未卜,更听说土匪都无人性,残暴成性,奸淫掳掠无所不为,就是这镇上的警署也拿他们毫无办法,只能提醒百姓,尽量绕道青眉山,如与土匪切记不要硬碰硬,舍财保命才是头等大事,清烟这会才想起这些平日听来不以为然的警世之言,只是这会再和展枭鹏讨论拿钱赎命显然是自取其辱。

    镇上冷清的让清烟想大叫,又对展枭鹏突变的态度忌惮的不敢乱说乱动,墨镜也被戴在了脸上,清烟想用眼神向人示意的想法也被打破了,她尽力拖延,脚步沉重,举步维艰,眼睛在墨镜后四处逡巡,寻找逃脱的时机,只是她的手被展枭鹏紧紧握着,只这一会功夫,两人手上热汗粘腻,却象胶水似的甩都甩不脱,清烟暗暗叫苦,这客栈还有多远,自己这条命今天怕就交待了。

    正思忖间,瞧见楚怀仁带着他的小徒弟从对面缓步过来,若换做平时清烟定然在心中冷言冷语的讥讽:这么热的天,还摆什么派头,还不赶紧着回家避暑乘凉,走路跟数步子似的,这般做作的让人做呕。

    今天楚四小姐如何也没料到,她千呼万唤始出来的‘良人’,竟然是平日怎么看怎么讨厌的楚神医,这也算是给清烟一个最大的讽刺,刺的她一下惊觉起来,动作摆动的幅度大了起来,将展枭鹏的手甩脱,身体向前栽冲下去,跌趴在地上,展枭鹏动作的敏捷的将她从地上操了起来,压低的声音说“再耍滑头,把你卖去销香窟。”

    ‘销香窟’又提这个地方,清烟又气又怕,明知道对方只是吓唬她,却还是有种伤自尊的感觉,待清烟掸了身上的尘土,捡起掉落的墨镜重新戴回的时候,楚怀仁连影子都找不见了,这跤摔的真是太没技术含量了,姿势相当的丑不说,也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清烟真是欲哭无泪,想和展枭鹏吵几句,又被他刚才声色俱厉态度把到嘴的话又吞咽了回去,楚四小姐何曾受过这么大的委屈,清烟连带着将楚怀仁恨了个大洞,新仇旧恨聚在心头,狠不能将那个白眼狼撕成碎片,发泄发泄心头的怒气。

    “小姐。。。。。。”桔香又惊又怕又热,走着走着就昏了过去,清烟倒是暗暗赞许桔香此时昏倒又是一个时机,刚想过问表示下关心,再拖会时间,小六子根本没给她机会,将桔香扛在肩头,大步流星头前带路,比先前慢吞吞的步子快多了。

    “你如果想昏就昏吧,扛你不会废多大劲。”展枭鹏依旧拖着清烟的胳膊,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听来很有危险的味道,清烟心中暗自大骂:姓展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给我等着,只要我逃了此劫,从此我们就势不两立,见面就是兵戎相见,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留点劲赶路吧,别再想报仇的事了。”展枭鹏那阴冷的声音又传了出来,清烟觉得自己完全把思想裸露在他面前,一举一动甚至包括思想都被他全部囊括在手中,根本不可能有独立思考的权利,这太诡异了,这是土匪还是神棍。

    被人看穿了心思,没遇到熟人,逃跑也无望了,清烟十分老实的跟着走,眼睛向四处张望着记路,走着走着已经到镇东头一家生意清淡没有名气的小客栈,她还想望望周围有什么可借以逃脱的可能性,已被展枭鹏扯进了店内,直向店后走去,一直打盹的店老板,一下子机灵的跟个狐狸似的,往门首左右看看,旋即上了门栓,利落的走在几人前面。清烟一直在心里盘算着,这路上没瞅见熟人,可单就几人的古怪行动,也应该引起大家伙的注意吧,要知道这样的小镇,平时没什么大新闻事件,有一丁点风吹草动都会是茶余饭后的谈资,更遑论一路走来,四个男人,一个扛着,一个挽着,若在平时,是一定会被口水淹死的,可今天怪了,没人,就是有,也都是行色匆匆,根本没人看他们一眼,这让清烟郁闷的想大叫:你们的好奇心都给狗吃啦。在平时被她最看不起的好奇心,真的跟她失之交臂了,她成了被抛弃的婴儿,自生自灭了。

    穿堂过院,在客栈的后院,几人进了一间屋子,屋里坐着位姑娘,正小心翼翼的替床上的病人擦拭额头,姑娘动作轻盈,床上的人身上盖了两床被子,兀自还是不住的打着寒颤,被下的身躯不住的抖动,清烟一看就明白这人是在打摆子。

    “春娥,二当家的好点了吗?”小六把桔香放在椅子上,急切的问着照顾病人的姑娘。

    “不见好,六哥大夫请来了吗?”春娥摇着头焦虑的脸上,笼着一层愁云。

    “我和大哥去请大夫,谁知今天大夫出诊没回,问什么时候回来,都说不知道,我们在那等了一早上又记挂着二当家,急急的赶了回来,实在不行,下午再跑去,好歹要等到他回来为止。”小六看着床上的二当哥,急的手搓在一起。

    周围的人都聚拢在二当家的床前,展枭鹏单手负在身后,摸了摸二当家的额头,也没什么好办法,只得在床前踱着步,寻思良久。

    “桔香,你怎么样了。”众人都去看望二当家的当口,清烟得空去照看桔香,摇了半天,桔香才幽幽的‘恩’了声,趴在桌上,有气无力的说:“小姐,我头晕心悸,还想吐。”

    “来人帮个忙。”清烟的小姐脾气又上来了,赜指气使的使唤起来,可惜周边没一个听她话的人。

    “楚小姐,这不是你楚府,这里没人听你指挥,没见这里真闹心着吗?”展枭鹏心里急着二当家的病,烦恼不已,听了清烟的话,没大发雷霆的大骂一通,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你们有病人,我这也有病人,都是人,怎么就不能帮个忙呢。”清烟的火气上来了,又开始得理不饶人的争辩起来。

    “别吵了,楚姑娘有什么能帮忙的您说。”一旁照料病人的女孩走了过来,展枭鹏瞪大双眼正准备发火,被那女孩拦住:“阿枭,你去看看二哥,别在这裹乱了。”清烟听着女孩竟然敢这么直眉赤眼的训斥展枭鹏,还以为会有场好戏要看,没曾想,展枭鹏竟能容的下这口气,乖乖的坐在二当家的床前,不再言语,一物降一物,任你多蛮横,自然有人吃的住你,清烟不由对那位姑娘多看了两眼。

    “楚姑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您尽管吩咐。”女孩说话很有礼貌,眉清目秀,水葱似的双手递了块湿毛巾过去。

    “如此多谢姑娘了,我的婢女中暑了,你这有人丹,百花油之类的药吗,若能来碗冰镇绿豆汤更好。”清烟也就按着平时在家时候的习惯这么吩咐着,又听到一声冷笑,不用问,自是展枭鹏发出的。

    清烟再也忍不住了,走了过去拍他的肩问道:“请问展大英雄有何高见,是不是对我说的疗效有疑问。”

    “你当这是楚府呢,还冰镇绿豆汤,要不你先搬两块冰过来,再亲自煮上一大锅绿豆汤,也让我们尝尝楚小姐的手艺。”展枭鹏那一脸的戏谑,在清烟眼中完全就是嘲弄讥讽,又加上自己的想象,幻想着里面还有看不起的成份。

    “我只是对病人治病方法有这么一说,哪里就碍着你展大爷的事了,你为什么三番两次跟我过不去,我是踩平你的山头了,还是端了你的土匪窝子,要不就是我杀了你的兄弟姐妹,跟你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你死皮赖脸的纠缠我,意欲何为?”清烟涨红了小脸,也顾不得身后的桔香了,先为自己讨个公道是正理。

    “踩平我的山头,来啊,我展某自出生以来还不知道什么叫怕,今天难不成还能被你一个女人糊弄住,真是太抬举你了,楚清烟,这事完后,我在青眉山恭候大驾,随便你等你来探山剿匪,你展爷若是皱一皱眉就是爹妈生的。”展枭鹏脸上的怒意已蔓延了整间屋子,屋里的人全都盯着清烟,那眼里的寒光象一把把刀直插进清烟胸膛。

    “你这人怎么认死理,这不过是两人争辩时打的比方,如吵架时说你死了好,难道说了,对方就死了吗?一窝子没文化的主,跟你没话可说。”清烟还想再吵几句,又把误会太深,把自己的小命给弄丢了,干脆又唇紧闭,回过头去照顾桔香。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