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回

章节字数:2664  更新时间:10-07-13 10: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床上的二当家身体抽搐的更回厉害,拳头握的骨头都要碎了,骨节‘咯咯吱吱’的响着,展枭鹏和小六紧紧按着他,旁边的女孩再也忍不住了,绷紧的脸,眼框通红,死撑着不让泪水掉下来。

“六,你还是再去趟楚大夫的药馆,就是扛也要把人给我扛回来,疤子你跟着一起去,先把店门给关了。”展枭鹏冷静的安排着各人:“春娥,去再拿床被子来。”

清烟拿过春娥递过的百花油,在桔香太阳穴上抹了抹,又摆她鼻子边,随后又在桌上倒了杯水,将桔香抱在怀中,想找个人过来帮忙,各人都忙着,无法,只好又捏着桔香的嘴往里灌水,桔香被呛的大咳起来,倒也好,马上就回过神来。

“小姐,您这样灌水是要呛死人的。”桔香止了咳,低声埋怨,清烟平日在家中就是个没架子的主人,经常和下人斗嘴,从不生气,也不摆主子架子,所以丫环们也不怕她,该说什么也敢说,只是在老爷太太们面前还是收敛的非常好,也正如此,小桔香才有胆子说这样的话。

“那你说怎么灌,这会大家都在忙真正的病人,你这中暑若不是本小姐体恤下情,早不管你了,任你自生自灭,左不过睡一觉吐一吐就完事了,还帮你擦油喂水,真把你自个当小姐了。”说完清烟伸手指戳了戳桔香的额头,似嗔似怪的打趣她。

“我不是这意思,可您好歹找根筷子什么的撬开我的嘴再喂啊,您瞧把我这衣服上淋的,不知道还以为我尿床了呢。”清烟细看水从胸前直印到前襟的裆部,坐着时,倒真象尿湿了一样,不由的忍不住大笑起来。

这边厢清烟放肆的大笑,那边二当家命悬一线,展枭鹏听了那笑觉得跟夜枭催命一样,气的震怒道:“六,将这两人绑了,把嘴堵上,看她们怎么笑。”

小六也早看清烟不顺眼,自墙角处拖了两根晾衣绳,随手又将桌上端药碗的两块抹布拿在手中,狞笑着向清烟和桔香走过去,清烟急的大叫:“你想干吗?我不笑了还不成,那抹布脏的恶心,要不你给换两块干净的。”展枭鹏听了大摇其头,敢情这位大小姐神经不太好,这个节骨眼还讨价还价,他一下将小六手中的绳子扯了根过去,把清烟双手反剪背后,清烟哪里是他的对手,大嚷大叫:“救命啊,土匪杀人了。”

“你再叫一句,我把你扒光了绑起来。”展枭鹏拿准了清烟对清白二字看的如何的重。

“展大侠,北宋有位南侠展昭,劫富济贫,嫉恶如仇,替天行道,您是他的后代吧,也是子承祖业,也是位侠士,请您高抬贵手,手下留情,他日做牛做马报答您的救命之恩。”展枭鹏沉着的脸,被清烟的话给逗的忍不住‘哧笑’出来。

“楚小姐过奖了,不过展某搞不清何时救过你的命。”

“您不把那块臭抹布塞我嘴里,就是救命恩人了。”清烟两眼都要将眼珠瞪出来了,死死看着那块抹布。

“六,你们先去请楚大夫,这里交给我。”展枭鹏看着床上了二当家一眼,没时间让小六搁这跟着耗时间。

“等等,二位大侠等等。”清烟几乎是嚎叫起来。

“快说,你是不是有意拖延时间。”展枭鹏眼中杀机顿起,炎炎夏日让楚清烟感到一阵寒意直袭心头。

“您听我说,您请的楚大夫是不是楚怀仁楚大夫,如果是,那不如我去帮你们请来,他可是我爹的干儿子,是我爹一手培养起来的,换句话说,他就是我干哥,我让他做什么,他是不敢推辞的。”清烟想到此时不说更待何时,一定要抓住楚怀仁这根救命稻草,否则自己的小命就要交待了。

“此话当真。”清烟这会真想抽展枭鹏一耳光,一个烂土匪还吊起文来,正当自己是孔圣人的门徒呢,心内的鄙夷,可不敢在脸上露出一丝半点。

“这样,若你们不信,把桔香留着当人质,我跟六少侠亲自跑一趟,如果请不来,我甘愿自断一指。”清烟想他们都是土匪讲的是江湖道义,只要自己舍身取得他们的信任,见到楚怀仁,其余的事可不是自己的事了,他愿不愿意治是他的事了。

“阿枭就听这姑娘一次吧,好歹也是死马当活当医,若真的人家医生不愿来给绑了来,把人治死了那可就不好了。”清烟看着春娥急切的表情,看着床上二当家,揣测这二人之间的关系应该非比寻常,比之跟展枭鹏的关系有过之无不及。

展枭鹏眼睛犀利的盯着清烟,清烟强做镇定与他对视了好一会,展枭鹏放下了千斤闸,打开了城门,这城门重千斤,被清烟的一番言语给打了开来。

“记住,别给我耍花招,你们楚家上上下下几十口子的性命全在你手上握着,若有差池,可别怪我血洗楚家。”展枭鹏话说完,将右腿抬了抬,从裤脚拔了把匕首出来,利落的将屋中飞动的苍蝇盯在了墙上,清烟看的目瞪口呆,桔香吓的大叫不止,被小六一巴掌打的不再言语。

顺着原路,小六带着清烟顶着大太阳向回春堂走去,清烟这会比小六还急,急着看见楚怀仁,好想法子逃离别人的箝制,又怕这一走,桔香不知要受多少折磨,想的脑袋都要破了,也想不出个好主意,心里急如火,太阳如火烤,把个清烟急的头顶都冒了烟。

被绑了去时,觉得山长路远,遥遥无期,可这会去回春堂又觉得路途短暂,眨眼间就到了。

清烟老远就看见回春堂门大开,伙计在柜台后面正给人抓药,夏天的中午人迹罕至,除了一个抓药的,再也见不到第二个人。清烟心里犯开了嘀咕,这个楚怀仁不会又出诊了吧,这可是要把人给生生急死了,伙计替人包好了药,抬眼看见清烟,忙过来招呼。

“四小姐,您今天怎么得空过来,是给谁抓药吗?”伙计低眉顺眼,看着就是个会做生意的好伙计,没什么脾气,却不晓得今天出门是不是没看皇历。

“抓药,犯得上我亲自来吗?你头一天当伙计嘛,这点子规矩都不懂,楚怀仁哪去了,倒要问问他是怎么教的伙计,话都不会说。”清烟脸被太阳晒的通红,汗珠子在帽子下直往下滚,口干舌燥恨不能一头扎进井里痛快的凉爽一把。

“对不起,四小姐,小人不知哪里冒犯了您,请您多包涵。”伙计还在一边不住的道歉,清烟心里急的直骂娘,依旧指着对方的鼻子吼道:“滚开,让你们老板过来答话,没你的事。”

小六冷眼旁观,知道楚清烟不过是在演戏,他也不急,将长衫撩起,款款的在看诊椅上落了座,看着楚清烟如何演这场好戏。

清烟眼角不时偷瞄小六,见他没有任何举动,倒是定了心的坐在那看自己发刁出糗,伙计又被她没头没脑的一顿乱骂,早有人去后院报了信。

彼时,楚怀仁正在午睡,听了下人一番添油加醋的形容,眉头不由蹙了起来,据一贯的观察,楚四小姐从未这么张狂过,就是那楚府的下人也交口称赞她对下人好的不得了,怎么今天特意跑来捣乱还是出了什么事,楚怀仁又把下人叫了来。

“楚四小姐是一个人来的还是和谁来的。”楚怀仁摸着下巴,眼神定定的看着前方出着神。

“禀老爷,跟楚小姐一块的还有位先生,不过不是楚家或者赵家的人,那两府的我们都是见过的,这是个生面孔,就是镇上也没见过。”下人双手立在身两侧如实的回答了。

“没见过的生面孔,有意思。”楚怀仁的眼睛闪过一道寒光,说了句:“走,去前面瞧瞧,总不能让我的伙计白挨骂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