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回

章节字数:3056  更新时间:10-07-23 10: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晚上的闹腾总算是结束了,清烟躺在床上,想着白天的遭遇,心悸的感觉还存留一些,却又隐隐觉得另有种刺激的余味,不是在嘴边,也不是在身上,是在脑海里,处在危难中时,尚未察觉这种隐藏的危机其实就是渴望已经的刺激,自己真的和打架劫舍的土匪们针锋相对了一次,虽说没大义凛然的和对方真刀真枪的动过手,倒也没失了自己的身份,没丢了自己的面子,即使是两腿打抖走不动路,也是离了土匪们的视线才撑不住的,就连小丫环桔香也是随了自己这个主人的性子,刚烈不落人后,到了什么时候都留着气节,不肯轻易认输服小,她想的倒也自鸣得意。却不肯把这里面的一点功劳分给楚怀仁半分,也不细想,若展枭鹏真和她做对,她今晚上能这么安稳的躺在自家的床上吗,怕是早被拖进土匪窝子去了,哪有闲情在这自说自话的闲磕牙,这只怕是大户人家小姐的通病,不进江湖,怎知江湖险恶,人心狡诈。

    清烟这一夜睡的极痛快,酣畅淋漓到日上三竿,桔香在门外等了一两个钟头,她才懒洋洋的起了床开了门,吩咐着漱洗更衣。

    桔香本就是个鹦哥嘴,在家没消停的时候,又逢上昨天的奇遇,这下在丫环婆子们哪里舌头都快磨破了,夸的自己天上有地上无,什么梁红玉,红拂女,穆桂英统统都成了自己个的代名词,那些下人们听的眼冒金花,一多半是崇拜,一多半是佩服,自然也有一小小半对她鄙夷:就她这样每天八哥子的乱窜的小丫头,碰到这种场面,没吓的尿裤子已算是好的了,还跟土匪据理力争,得了吧,真当扮了相上台演角呢,就她,顶多也只算是个跑龙套的,说到正主,把小姐从虎狼窝里救出来的,那自然是楚大夫,那才叫有勇有谋呢,一个黄毛丫头,不知天高地厚的胡说八道。

    “桔香,你今天起的挺早,昨天没把你吓坏吧。”清烟坐在梳妆镜前,望着正帮她梳头的桔香,这可不得了,话刚开个头,那个话匣子里的话立刻跑出来放风了。

    “小姐,您可不知道,我昨儿可是提着脑袋跟着您,桔香心里就一个念头,小姐去哪我去哪,上刀山下油锅,桔香都不带皱眉的,您说,那些个土匪强盗哪个是好相与的,那说话行事都透着狠劲,我就想如果您被他们捉了去,我也断不能一个人回来,到哪都跟着您,好随时伺候着,您一大家闺秀可不能动那些粗重的活计。。。。。。”

    清烟听着桔香唠叨个没完,不由怨恨自己开这个头干吗,平白惹了个话痨出来,忙岔了话说:“早起可看见我爹了,我想过去看看娘随便给爹请个安,你动作麻利些,别我过去都中午了,那就太难看了。”

    “小姐,您现在去也够难看的了,马上都快十点了,您可真能睡啊,是不是昨天被吓的不清。”桔香偷笑了起来,让清烟听了火冒三丈。

    “桔香,你别乱说,再说,我就把你昨天出门腿都的跟筛糠似的告诉大家伙,看你以后还怎么吹嘘自己。”清烟板着脸吓唬桔香,把小丫头吓的直吐舌头,讨好的朝清烟讪笑起来。

    在去前厅的路上,正巧碰上过来探望她的静轩和岫妤,清烟死里逃生,看见好友自然觉得分外亲切,紧走两步过去拉住岫妤的手。

    “你们刚来吗?中午可别走,就在我家吃饭吧,我让厨房准备小银鱼。”话刚说出口,清烟的脸就染了层红晕,小银鱼可不就是静轩最爱吃的嘛,自己怎么记得这么清楚,还脱口而出。幸亏清云和清雷也跑了过来,几人岔开了话题,将这事丢了开来,只是细心的岫妤还是记住了这句话。

    一行人先去了清风处,探望他的伤势,也幸得昨天清烟回来了,楚老爷光顾着高兴,忘了责打清风,今儿个家里又来了静轩他们,自然更是不会再提打他一事,想来清风这一劫算是逃了过去。

    趁着一帮人说话的时候,清风得空拉了清烟过来,小声嘀咕:“烟儿,你赶紧想个法子去探听云娘的消息,这次你不要亲自跑去,要不再托托楚大夫,这次他也帮了你的大忙,不如就让他知道这事,一起求他办了算了。”清烟觉得三哥是异想天开,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病急乱投医,虽然投的确实是个大夫,可也不看看这大夫就等同于爹的左膀右臂,求他,也就是自投罗网,飞蛾扑火。

    “三哥,你急疯啦,楚怀仁若知道这事,准保会和爹说的,你是不是嫌命长,非要让爹把你打死才对得起云娘。”清烟不由的斥责了他两句。

    “那你说怎么办,前几日云娘就和我说,警署的许局长看上她了,已经和老鸨子说过了几回,都被她左推右挡,还幸亏我塞了不少钱,这两天又没去,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被许局长弄了去,许局长的大老婆是全镇出了名的恶婆娘,万一被她知道,云娘怕是会被打死的。”老三说着说着,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清烟坐在一边陪着长吁短叹,心里也什么主意。

    几个人聊天正聊的热火,静轩不经意的回头看向里屋,碰巧看见清烟正拿着帕子替老三抹眼泪,心里转了几转,想着该不该过去问清楚些,况且这两日也风闻清风的一些事,若真是能帮的上忙,也必然可以和楚家的三少爷结成莫逆之交,也不失为好事一桩。

    “你们兄妹俩偷偷说些什么体己话呢。”说话间静轩跨进了屋里,清风忙收了泪,清烟尴尬的清了清嗓子,笑道:“什么体己不体己的,你过来听好了,也没拿你当外人。”言者有心,听者无意,清烟暗毁自己今天话真多,且说的全是不该说的,转身佯装喝水,掉过脸去。

    “清风,你的伤势怎么样了?”静轩刚才已和大伙过来看过他的伤,这会又没话找话问了出来。

    “还行,不过是些皮外伤。”老三不明白他为什么赖着不走,随口敷衍。

    “你这伤是怎么弄的,看着倒象被人打了,可曾报了警,让帮着查查凶手。”赵静轩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自然家里人都知道是楚老爷打的,可赵家的人又怎么会知道。

    “是被爹打的,因做了些爹不喜欢的事,惹恼了他老人家,这也是我该认的罚。”老三嘴上这么说,心里可没这么想,自己喜欢一个女孩,爹不问清红皂白的就打了一顿,其实是极不服气的。

    “是什么事呢?”这会连清烟都回过头来,这赵静轩是个什么货色,明眼人都知道三哥是不愿提这事的,他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没什么,是打坏了爹喜欢的一件瓷器。”“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把爹收藏的一副画弄残缺了。”兄妹二人异口异词说出了两个不同的理由,两人很是难看的对望了一眼。

    “你也不必遮遮掩掩了,这事我也听到些风声,左不过是清风兄起了相思,爱慕了一位家里不能允许的一位姑娘是不是?”静轩笑着问了出来,让两兄妹倒有些如释重负的轻松。

    “你明知故问,还给我打埋伏,你这人真不地道。”清烟忍不住埋怨起来。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清烟昨天的走失怕也是和这事有关联的,不如这样,清烟一个女孩子不便抛头露面探听消息,我去帮你走一趟,你看如何?”静轩看了看门外正聊的热火朝天的几人,压低了声音询问。

    清风看了看清烟,清烟咬着唇不说话,赵静轩这才和他们认识几天,竟然敢拔这样的刀相助他们,这委实有点让人起了疑心,参到这样的事来,可不是闹着玩的,若被楚老爷知道,怕是连赵家也是要一并责怪的,这其中的干系可就大了。

    “赵兄,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这事确实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若被我爹知道,怕把你一并连累,你实在没必要趟这淌混水。”清风低头想了想,还是决定算了吧,何必把不相干的人也扯了进来。

    “其实你们误解我了,身为一个新时代的年青人,为了爱情为了自由敢作敢为,真是我辈人所推崇的,清风我很佩服你,有这样的胆识敢和家里的旧观念旧传统相抗衡,我没有心上人,也不知道将来的心上人会是怎样的,只是看到你现在的境遇,我只想伸出自己的手,如果人人都退缩,那么想要婚姻自由,爱情自由,生命自由一切都是空谈,只有奋斗才会有奇迹的出现,你们说呢。”赵静轩的论调是兄妹二人第一次听到,什么这个自由那个自由,他们没想过那么多,在这清水镇,他们只能坐井观天,外面的大千世界到底怎么样,是不是真的很令人向往。

    “好,那我就把我和云娘的命运托付给你。”清风坚定的下了决心,就让赵静轩帮他去搏最后一次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