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回

章节字数:2959  更新时间:10-07-24 10: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赵静轩去**楼的时候,**楼里的姑娘们不过是才刚起床漱洗,大茶壶看着这么个嫩涩的青年,这么早跑的来,很是奇怪,先自过来打了招呼。

    “这位爷怎么称呼,您真是雅兴,这么早不去茶楼听说书,怎么想起来到我们这,姑娘们可是刚刚起床,要不您先坐会。”大茶壶示意一旁的丫环们,先端了茶上来。

    “开门做生意,哪来这么多的废话,这是你们凤姑平时这样教导的吗?”静轩端了茶吹了吹,眼也不抬的训了一番,大茶壶心里对他一顿好骂,表面仍笑嘻嘻的:“您教训的是,我这嘴早起没好好刷,乱说话了,要不您先做着。”

    看着点头哈腰的大茶壶,静轩一阵鄙夷,只淡淡的说:“请你们凤姑来一趟,我想买你们这一个人。”

    大茶壶眼珠转了七八十回,肠子转了百把十回,小九九先自敲打了起来,敢情是看中了人来赎人的,这可是大买卖,不知哪位姑娘有造化,摊上这位个好主了。

    “好呐,您先稍坐,我马上请凤姑过来。”大茶壶作了个揖,往后院奔了去,等他把凤姑带了出来的时候,静轩已经喝了三四盏茶,已有漱洗好的姑娘,站在二楼过道上对他指指点点,他倒没有羞涩的意思,依旧落落大方,凭着各方的指点,只充耳不闻。

    “姑娘们,早起都闲的慌是吧,该练曲的练曲,该弹琴的弹琴,别跟这瞅热闹,师傅们呢,都躲懒去了吗?”凤姑厚重的粉脸,滴血的嘴唇,张牙舞爪的吆五喝六,这一声咋呼,人都做了鸟兽散,大堂立时安静了下来。

    “哟,我说哪位呢,这么俊俏的公子哥,凤姑在这清水镇几十年,还头次见到这俊的人呢,真是赏心悦目。”静轩不由被‘赏心悦目’四个字逗乐了,脸上微露出点笑意,朝凤姑点了点头,算是招呼。

    “小少爷,怎么称呼,是哪个府的。”凤姑也在一旁落了座,与静轩叙起了家常。

    “我今儿就是来赎人的,别的你甭多问,开门做生意,有钱也不肯赚吗?”静轩并不答理凤姑的探听虚实的花言巧语。

    凤姑不过是想拖延个时间,打探清楚,摸了底才知鱼藏的深浅,要买的是哪位姑娘,这价格也是要看人给的,若是官宦大户,那价钱就不能过高,这里面带有七八分的人情,万一出了事自然好讨人情,若是商贾大家,那银钱自然不能少要,这样的人家,肯花钱买个姑娘,那必定是讨做偏房之类用的,是主人的心尖上的人,那银钱花出来也是不计较的,倘或碰到个做黑市生意道上的,那这趟生意死活也要推掉的,最怕偷鸡不成蚀把米,要多要少都不好,这些人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自己这**楼可没兴趣惹这里头的人,就是有靠山,也架不住这些亡命途隔三差五的找碴子。

    “开门做生意,当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哪能不问清呢,我虽不是姑娘们的亲妈妈,可也是把她们当亲闺女待的,什么样的人要赎她们,势必要问清的,她们下半生的日子,也就在我这个妈妈一念之间。”凤姑说着说着,眼角似有泪要垂下,忙用香帕在眼角边点了点。

    “凤姑,咱们明人不做暗事,我今就是想赎你们这的一个使唤丫头云娘,你也别给我绕弯子了,这丫头还是个雏,该多少钱,我出双倍。”静轩懒得跟她再废话,在这种地方待时间长了,自己也憋闷的很。

    “唉呀,云娘啊,您来的可正不巧,她被警署的许局长买了,昨就买了,约了三日后验明正身就带走。不过是个使唤丫头,要不您再看看别的。”凤姑也没料到一个云娘倒成了抢手货。

    “许局长出多少钱买的,我出双倍。”静轩手不停的摩挲着大拇指上的玉斑指,凤姑是个识货的人,一看这斑指就知道是个老货,就是许局长怕是也没见过这样的东西,心里一下没了底,不由重新打量了静轩,这位公子爷年纪轻轻,穿着学生装,足下的皮鞋锃亮,却偏偏在手上戴了这么个东西,这摆明是在透露自己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这可怎么话说的,这清水镇敢和许局长叫板的人真是没见过,您这不是为难我嘛。”凤姑开始用话激静轩,一心想探听出他的底细。

    “那也好,我也不为难你了,你去把许局长请了来,今天我请他喝花酒。”

    “敢问您怎么称呼。”凤姑小心的添了句。

    “你就说郴州故人之子来此,想拜望一下许伯父。”静轩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样式,让凤姑心里犯了毛,还让许局长亲自跑来,会不会被他臭骂一顿,可看这架势,怕许局长也是不能与之相提的,遂喊大茶壶去请许局长。

    “小少爷,您还是移架后院吧,一会姑娘们就要接,客了,可别耽误了生意。”凤姑已从满脸堆笑升级成卑躬屈膝。

    “那就请凤姑头前带路吧。”静轩的礼貌让凤姑受宠若惊,心内不由赞道:到底是世家子弟,这礼数上确实是周到。

    许庭礼到的时候,已近中午,凤姑早让人摆了一桌的酒菜,陪着静轩闲谈,另又喊了两个姑娘过来弹了些古曲,唱了两首时新小调,静轩也不多言,不过偶尔赞两句姑娘们的才艺,表演完后,及时的鼓掌夸奖,越是如此,越博的座下几名女子,包括凤姑在内的好感。

    望着桌前站着的英俊青年,许庭礼脑海中四处搜寻这是哪位故人之子,静轩早就上前弯腰作揖自报家门:“许伯父您好,小侄赵静轩,家父赵英豪。”

    许庭礼一拍脑袋,作惊醒状,连道:“该打,英豪兄的爱子,是了是了,当年见你的时候不过五岁,这一晃十多年过去,没想到长的这般英伟,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虎父无犬子,英豪兄现在好吗?还在任上吗?”

    “家父已辞官有些年头了,不过在家时,时常提到伯父,当年与父亲一起共事,两人非常投缘。小侄因留洋了几年,所以今年才来清水镇探望叔叔,家父临行前,嘱咐务必要去拜望伯父,今日就在**楼做下这个东道,给伯父一个意外惊喜,望伯父莫怪小侄唐突。”

    赵静轩明知自己的做法是很欠妥的,无论怎么说,许庭礼也是长辈,理应登门拜访,然后再做东相请,可他却本末倒置,又特意说了自己留洋在外,倒象是洋派的作法,让许庭礼欣然接受了这不伦不类的相见方式。

    “哪里哪里,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虽不是老友亲来,不过见其子亦能聊慰想念之情。凤姑,在你们**楼找几个绝色的姑娘过来坐陪,今天这个东我做了。”许局长摆出了长辈的样子,很是豪爽的抢了这个东。

    这话当然是说给凤姑听的,许局长来**楼坐坐,已是给了天大的面子,如何还敢让他出钱,这不等于是打凤姑的嘴吗。

    “二位别争,今天这顿我请,多年不见的知交之子来拜会,真是天大的喜事,我这**楼也跟在后面沾沾喜气。”凤姑的话让静轩心底里偷笑的直打颤,这如果也算是喜事,那这凤姑恐怕光请客就要请破产了,这不过是权势在推波助澜而已。

    “静轩,今年多大了,可曾订了亲事。”静轩放下酒杯,突然听到许庭礼冒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忙回道:“小侄虚度二十四春,刚回国,还未订下亲事,况且小侄只想振兴国家,于小儿女之事暂无兴趣。”

    “话可不能这么说,振兴国家固然重要,自身大事也不能耽误,我和你爹象你这么大的时候,早就成亲了,成大事者,不需拘泥小节。”静轩搞不清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总不能被他牵着鼻子走。

    “想不到许伯父是如此开明的人,其实小侄也有了意中人,只不过怕家父错怪,所以迟迟不肯明说。”静轩此刻只有硬着头皮先应承着云娘的事,其余也只有从长计议了。

    “噢,是哪家千金,说来我听听,凭着我和你爹的关系,也是能做你半个主的。”想不到许局长这样的人,也是个喜欢保媒拉纤的活,怕是这个局长也是个闲差,闲的人发了霉才找这些妇女们的专宠来调剂日子。

    “就是**楼的使唤丫头云娘。”静轩眼不离许庭礼的脸,想看看他的脸会变幻成何种表情。

    ‘当’的一声,酒杯碰洒了一桌,许庭礼的裤子上溅了几滴,凤姑在一旁忙用帕子擦了他的裤子,明显感觉到他脸色阴沉了下来,刚才那番客套化为乌有,就差掀了一桌子的酒菜,大骂对面那个不识抬举的家伙。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