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回

章节字数:2803  更新时间:10-07-26 20: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赵静轩早做好了准备,单等着许庭礼的拍案大怒,却不料他的涵养是极好,除了阴郁的脸由饼脸状幻化成的马形,其余都还算正常。

    也就这么一忽儿的功夫,许庭礼的脸又放了晴:“贤侄是留过洋的,颇有些洋作派,对女方的出生门楣就一点都不着意,初识男女之情的毛头小子,自然是一头栽进情网里拔不出来的,这些个我这个过来人都能理解,只是令尊那能否说的过去,只怕他说的过,你那大家出身的母亲也是不会答应的,尝不闻,百行孝为先,不是伯父倚老卖老,年轻人做事还是要多虑着点才好,莫要弄的家里唱一出大闹天宫的全武行,就没意思了。”许庭礼自认这番话带着调侃的意思,虽没明劝,也是暗里递了话过去的。

    赵静轩想都没想直接就回了过去:“有劳伯父费心,不过家严家慈都是开明通达之人,对我的婚事完全采取听之任之的态势,若没有他们的意思,侄儿也不会这么恣意妄为,把高堂都抛在脑后。”

    许庭秋没料到静轩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隔着面子,也不好明说云娘已被自己看中,凤姑在一旁想说什么,被许庭秋使了眼色,将话吞了回去,他却不知,凤姑早将云娘的事告知了静轩,倒是坐一旁愁肠百结起来,和一个晚辈争起女人来,若传出去,自己的这副派势就要被削弱不少,必会成为这清水镇上的一大笑话,向来只有自己笑话别人的份,哪来别人笑话自己的事。

    桌上已听不到觥筹交错的声音,极细微的呼吸声时有起伏,这样的光景约摸能有盏茶的功夫,静轩稳坐钓鱼台,用不着拿话去勾着对方,这样的事不过是闲聊时议起的,哪里用的着许庭秋来管东管西。

    “闲侄,其实我倒有个上佳的人选,和令尊以前也共过事,祖居清水镇,和你们家称的上门当户对,就是那家的女儿也是个绝色的,绝不会辱没了贤侄,且知书达礼,还在镇上的女校读书,真是太相配不过了,贤侄可有兴趣一见。”许庭秋想了半天,终于想起了一户人家的女儿,原来只是闲谈,却扯出这么个闲篇出来,弄的自己灰头土脸不好收场。

    “伯父,侄儿虽说是受的洋派教育,但骨子里仍是**男儿的风骨,秉承着炎黄的血脉,尤对国对情自是抱着从一而终的传统观念,我即是选中了心仪之人,断不能有中途,改弦易辙这样的念头萌生,对自己的感情都三心二意的人,就是日后为人处事也必被人所不耻的。”静轩抱定了主意,要与许庭秋周旋到底。

    “这说的什么话,咱们这些世家子弟,不过是和这些青楼女子逢场作戏,哪里还当真娶回家做太太的供着,这传出去才是大笑话呢。”许庭秋听了赵静轩的谬论气的吹胡子瞪眼,这是从哪里得来的时髦思想,还把个窑。姐当了真,可真真是贻笑大方。

    “哦,听许伯父这番话,小侄心中有个疑问,不知当讲不当讲。”这半天的圈子,总算是绕过来了。

    “什么事,旦说无妨。”一旁的丫环早就将香茗奉了上来,许庭秋才刚吃了些油腻的食物,这会借着这茶消消食,翘着尾指,悠哉游哉的轻吹了吹茶盅内的茶水。

    “许伯父必是不把这青楼女子当回事,也不会赎了他们回家去当太太供着,您才刚说的是不是这么个理,是不是已经做了表率,让小侄看到了您的高节之处,必不愿与这些下。贱女子同流合污。”静轩这些话,深怕让老奸巨滑的许庭秋想起什么,说的时候心里没底,怕他话锋一转,折回原话,殊不料,许庭秋被他的话激了一腔义正之气,想都没想,张口就回。

    “那是当然,我们这样的人家,岂会做出这等不顾颜面的事,青楼女子如何能进的家门,这是要辱没祖宗的,就是娶二房,娶小妾,也断不好把这样的人娶回家的,何况我还是堂堂一镇之警署局长,体面何存?体面何存?”

    “那您不如把云娘送给小侄如何,小侄定谨记大恩,铭感肺腑。”静轩未等许庭秋高调落地,赶紧送了句话出去,许庭秋正慷慨激昂,被突然冒出的话把舌头给夹住了。

    酒过后的脸倒还算正常,此刻却如同勾了脸的托塔天王,气的乌紫乌紫的,那眼珠横着扫向了凤姑,凤姑早就被两人的对话弄的心神不宁了,想插话进去,偏都被许庭秋制止了,这会变成了出气筒。

    “倒没看出来,红。袖楼还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出了个侠肝义胆的江湖侠士,演了出救鸳鸯的戏本子,我还真是配合的天衣无缝,跟着后面锣鼓喧天的敲的正在点子上,凤姑,你这出‘救风尘’真是唱念俱佳,连我都被诓了进去。”许庭秋,手中的茶盅‘咯嗒’一声放在了桌上,这一声吓的凤姑汗如雨下。

    “许局长,您就是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太岁头上动土,这小小的红,袖楼还全指着您给我们撑腰,您说我这不是自个砸自己的脚,偷鸡不成蚀把米,我就是再笨再蠢,也不会拎不清这里面的关系。”凤姑腿抖的差点没跪在许庭秋的脚下,别人不知道,她最清楚不过,许庭秋是个睚眦必报,小肚鸡肠的人。就连喝花酒时,有个姑娘不能喝,薄了他的面子没喝,这样的小事,也会记恨在心,找个机会必定会让那姑娘在人前出尽洋相,他一贯的论调‘君子动口不动手’,打骂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只有将那点仅存的气节钢骨全被锯断,才能让这些姑娘们懂得如何取悦别人。如今他的自尊就被人剥光了在口水中鞭打,这让他如何能禁受的了。

    “伯父,您就别为难凤姑了,这事全是小侄一人闹出来的。”说到这里,静轩对凤姑道:“你们先出去,把门带上,我有几句话要和伯父单独说,不叫你们进来,不许放任何人进来。”凤姑想再为自己辩解,已没有了机会,只的知趣的带着丫环出去将带关严。

    赵静轩和许庭秋在房内长谈了大半个下午,待到红。袖楼内灯笼高挂,彩灯悬起时两人方才从房内出来,许庭秋已一改下午的满面阴霾,抓着静轩的手,笑声爽朗:“轩儿,你且放心,此事就这么定了,不过是个女子,你许伯父又不是没见过女人,自是不会放在心上,成大事者不在乎小结,有事跟你许伯父知会一声,出人出物,我还是有些小权利可以谋一谋的。”

    “那如此,多谢许伯父出手,静轩就代表家父多谢了,日后还有合作的时候,许伯父勿要推却才好。”赵静轩已经开始行告别礼,许庭秋依旧抓着他的手不放,非要与他一同离开。

    二人走后,凤姑对着房内的桌子转了几圈,实在弄不懂这位相貌英俊,面带青涩的小少爷,到底说了些什么,能让事事着紧的许庭秋和颜悦色的不提中午的事,这世道真是变了,一个新的时代即将来临,年轻人的天下,就是如自己这样的老江湖是不是也该考虑退出了。

    再此踏进楚府大门的时候,楚家有仆人直接将他领去三少爷的房中,一夜未曾好眠的楚清风,眼圈眍瞜着,后背的伤有的已经开始结痂,痒痒的他不住的用手在后背上轻拍,看见静轩时,那眼里闪着强烈的渴求,渴求他能给自己带来个好消息。

    “躺着别动,我说你听就好。”静轩,已先过去扶他躺好。

    “事情办的如何?”清风已顾不得寒暄,直奔主题。

    “放心吧,你只需将身子养好,其余的事一律交由我来处理。”静轩沉笔在胸,笃定的表情让清风安心。

    “静轩,这次多亏了你,日后若我和云娘能在一起,必定备重礼答谢,你真算的上是我们的再生父母了。”清风单手掌着,腾出只手去握静轩,表情庄严而凝重,静轩心中不由好笑,楚家的三位少爷他俱是见过的,原以为属老三还有些出息,却被个‘情’字缠的五迷三道,这样的人也是成不了大事的,只不明白,楚墨言这样人何以调教不出一个好儿子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