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回

章节字数:2950  更新时间:10-08-02 10: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马腾烟起,树遮日薄,在树与树的缝隙间偶尔透过几缕微光,车一路行来,风声自耳边呼啸而过,马车的速度不慢,老张赶车的技术亦是相当娴熟,遇坑坑洼洼之处,轻巧的将马带过,车内的人并不觉得太大的颠簸,三女孩在车内谈笑风生,将青春之音一路播撒,说笑的声音忽高忽低,随风起伏,女孩家的体己话自是私密又带有点点春意,说到情深处,各人均用帕子掩了口舌,或捂了脸去互相斥责,又夹枪带棒的一通互相调笑,老张的车驾的平稳,抵不上三个女孩的打闹,动静略大时,老张自会扯了嗓子喊声:“小姐们,车驾不住你们这么闹腾的。”三人听后赶紧正了身子,又抑不住的大笑不止。

    一路无事,在驶到清水镇与邻镇交界道的林子处时,马车嘎然而止。

    “老张,出什么事了,怎么不走了。”清烟从车内开了门栓,推了车门,探头向外。

    林间不知何时冒出七八个黑衣男子,个个身着对襟盘扣练功服,下穿窄脚灯笼裤,足上俱是圆口黑布鞋,唯首那人上衣敞怀,腰间扎根老牛皮练功皮带,膀大腰圆,身材粗壮,脸上的横肉堆砌出一股子狠辣的模样,头发完全梳于脑后,二斤的头油抹的油头粘发,人未靠近,几日未洗的馊头油味就迎面扑了过来,让人闻了几欲作呕,那人兀自不觉,手叉腰,不时的用右手在头顶处不停的抚摸,又觉得发根处瘙痒难耐,小指尖长的指甲在头皮上来回刮蹭,事毕又将手收了回来,用大拇指的指甲弹了小指缝里的头皮屑,随后心满意足的将手汗在衣服上蹭干,努力睁开因纵。欲过度而虚肿的双眼,两步走到已吓的汗如雨下的老张跟前。

    “车上是何人?”那人用手中的匕首抵了老张的下颌,又斜着眼向马车方向望去。

    老张此刻已是无力开腔,不知是怕和那人对视,还是怕极了架在脖子上的刀,被匕首架的脑袋,紧绷的梗着,动弹不得,那男人猛的收回了匕首,老张的脑袋失了支撑,低垂了下来,蔫蔫的老僧入定的站着动也动不得。

    “没死吭个气,问你话呢。”粗壮大汉将手的匕首朝老张的脸上拍了几拍,不曾想,这一拍老张‘咣当’一声就倒在了地上,裤脚上‘滴滴嗒嗒’的一片潮湿,脚边更是一滩水迹,不用多说,定是吓的尿了裤子,末了更是吓的晕了过去。

    “晦气。”粗壮大汉踹了老张两脚,回身向马车处走去。

    车内的三个女孩吓的团抱在一起,瑟瑟的颤抖,嘴里不敢发出一点声响,可牙齿止不住的上下轻叩,发出几不可闻的“嗒嗒嗒嗒”的声响,脸上的泪无声的滚落,转而又用牙咬住泛白的唇,麻木的手指抓紧了白色的帕子,腿与腿之间互相帖合着,被彼此的抖动惊的用手紧紧按住腿部的懦弱,六目相望,泪如泉涌,实不知这次出门,是不是引诱她们奔赴阎罗地府的招魂游。

    车内的门栓早被清烟哆嗦着反锁了上,车外的人扯了两下没有打开,在外狞笑道:“不开门,就砸了这车。”

    三人俱是一样的心思,但凭他砸车好了,就是死也比落在这帮畜,生手中强上千万倍,于是抱的更紧,眼睛也闭的更紧,心里只把各路神仙,来往菩萨,如来佛祖求了个遍,一千遍一万遍的诉说着自己的境遇,盼来个救星,救出水火,回去高烛供奉,香油香火任佛自取。然求佛只得以慰藉心理,却难解当前之难,门被人一脚踹了开来,试想普通人家的马车又能结实到哪里去呢。

    “拖出来。”粗壮大汉向旁边人示意。

    三人紧紧拉着对方的手,死活不肯放开,还是抵不住男人的力量,被连拖带拽的从马车内拉了出来,在外口的清烟右臂上袖子被扯了个口子,半截皓腕裸。露在这一众男人面前,想遮住也是不能,清烟心中突然起了念头,同样是绑架,上一次却象是做了个游戏似的轻轻松松,但这次全身每个细胞毛孔都感觉到了危险,是绑架的人不同,还是绑架的地点不同。想来应该是地点不同,土匪和土匪本质相同,手段相等,哪里会有良善之心去体恤他们这些肉票。

    七八个男人将三人围在中间,污言秽语不堪入耳,粗壮大汉手一摆,众人停了声音。

    “还是先摸清这三个女子的来历,不可轻举妄动,虽说我们被人称做盗匪,可也不能做草莽中的浑人,若真是普通人家的女子便带回山上,任弟兄们开心开心,若是有家世背景的,那少不得要换些日常用渡回来,各山头有山头的规矩,如不配合,那就怪不得老子手中的小兄弟不长眼睛。你好我好大家好,乖乖的听话,自有你们回去的时候。”粗壮大汉的这番话,面上是想起些安抚作用,但听在三个女孩子耳朵里无疑是疾风骤雨,抽打着每根神经,由心到身的被放在砧板上剥皮抽筋,一念及此,死也变成了奢侈的期盼了,还不知有多少凌辱,蹂躏在等着她们。

    三个女孩中,就清烟还有些胆识,又经过了些事情,此时脚踩在坚实的地面,纵然将心高悬也是惘然,求饶不过是自取其辱,一味的胆怯也是无济于事的。

    “既然各位爷都是江湖中人,那我们就不玩虚的,该说说,该讲讲,不就是要钱嘛,您也别绷着装腔,我也不摆小姐的臭架子,说个数,我自写封信,你们派个人送去我家里,等拿了钱,你们放人,咱们人钱两清,怎么样?”清烟推了推握着她胳膊的叶梦娴,神色淡然的望着粗壮大汉,表情凝重,说话间带着股子飒飒英气,大有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虽是一副学生打扮,也有着让人不可小觑的庄重。

    粗壮大汉面带着玩味的表情,上下打量着清烟,两条编结的长辫依偎在饱满的前胸上,眉眼间还是稚气未脱的神情,眼神里没有慌张和故作的镇定,挺直的鼻子,彰显着自身不服输的性格,那股子倔劲张扬着被宠惯坏了的桀骜不驯。黄毛丫头也敢叫板绿林中人,确实好胆识,刚刚鹌鹑似的抱在一块,浑身颤抖,下的车来倒把本色给逼了出来,看不出来,方圆几个镇子,还有不怕强匪的大家小姐。

    “你是在和我谈条件?”粗壮大汉又小指在牙缝处,来回剔着牙秽,时不时又用手指去弹开。

    “我是在说我们之间可以谈的条件。”清烟不惧他射。过来的凌厉眼神,用眼光迎了上去,强傲的性子一旦兴了起来,清烟是什么都不悚的。

    “嗯,会说话,若不是看你这身学生打扮,还以为你是哪个山头下来踩点的当家的。”粗壮汉子倒缓了交锋的速度,自己先将火势压了下去。

    “那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尊您声爷,您开个价吧。”清烟看见日头开始偏西,再拖下去,天晚了这些畜。生们若是喝了酒那就不会再以人的身份和自己交谈了。

    “这不急,你们既然来了,就不妨上山走一趟,参观参观,我想你们这些女学生,成天吟风弄月,没见过真正的土匪窝子吧,怎么样,有没有胆量进咱们的虎穴逛逛。”粗壮汉子似乎看出了清烟的那点心思,开始绕道而行,自己一个绑票的急个什么劲,该急的是被绑的才对,被她牵着鼻子走,以后在山上还能做谁的主。

    “不,我们不去山上,您行行好,放我们回去吧。”叶梦娴再也受不了精神上的压力了,开始嚎啕大哭,时间越晚,她的那根求生的弦绷的越紧,几欲断裂,她也不想再听清烟与土匪之间如何周旋,耽误之急就是让她回家,看着这群凶神恶煞的脸,她能撑着站到现在没到下去,已是极限,哪还有心力再虚与委蛇。

    “哈哈,怕了。”粗壮汉子大笑起来,周围的几名男人也跟着附和着大笑,并又开始猥琐的向三人指指点点,评头论足,刚刚还算平和的气氛被一下炒热了起来,粗壮汉子没有再制止手下人的嚣张气焰,还时不时的对手下人的真知灼见表示赞同。

    清烟知道这次谈判已经失败了,下面只能听任他们把自己三人带上山了,在山下若还存一线希望,上了山就等于是宣判了死亡,她留恋的左右四顾,这会倒希望再出现一伙山贼,两边发生火并,自己能收个渔人利就好了。

————————————————————————————————————————

求收藏,求评论,求一切可求之求!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