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回

章节字数:3062  更新时间:10-08-08 10: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烟儿,这两个字也是你称呼的起的,你且住了这个称呼,上山教书的事咱们好商量。”清烟顿觉自己已无可相抗衡的砝码,可也总不能事事都称了他的心吧,教书就教书吧,称谓上还有要有尺度的,得了寸也就算了,还想进尺,真把豪门千金挤兑的无立锥之地了。

    “这也成,你先说答应不答应我说的这事,若果真允了,我们马上护送你回清水,不过得立个字据,若你到时赖了这帐,也是可以上门讨要的。”清烟知道自己左右是逃不过这人的手心,不如老实的立了字据,早些回去,况且梦娴还痴傻着,就是要留在家中诊治,也是要人去她家送个信的,时间都耗在这些无谓的事上,会越闹越大的,只怕以后再想独自出门是不可能了。

    “行,君子一诺,言而有信,只是这黑灯瞎火的哪里讨要笔墨。”清烟又怕将起来,若无笔墨,会不会把自己拖到青眉山再绕一圈。

    展枭鹏不慌不忙的将学生装的上扣解开,从内里的口袋中取中一枝嵌玛瑙鎏金官用钢笔,一旁的小六早从身上背的搭袋中取出一沓上好的荣宝斋制信纸,立时就有个手下呈半趴跪姿势,将后背弓平,展枭鹏也知时日不早,不再废话,唰唰不消片刻,一封措词简洁,内容详尽的字据就呈于清烟手中。

    “请楚姑娘过目。”展枭鹏的绅士状及一蹴而就的文笔,让清烟稍有不适,看着展枭鹏手中递过的字据,略愣了愣神,接了过去。

    “兹因青眉山中众人,不曾识文断字,不会舞文弄墨,巧遇楚家四小姐清烟,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愿以一己之力完草莽各人之心愿,辅佐山中之事物,助各人早日脱离目不识丁之窘境。展枭鹏携山中一干人等敬谢,叩拜!”文墨虽粗略,但意思一目了然,只一句“辅佐山中之事物”让清烟拿捏不定,这不是邀约自己上山入伙,难不成自己也要成个草寇,这个匪人才肯饶了自己吗?

    “展大当家的,这句‘辅佐山中之事物’,能否剔除掉,若日后传扬出去,怕被人胡乱揣度出别的意思。还有最后再标个时限,总不能无止境的在山上做先生吧,不如教完一批给个时限,以后山上有了识字的,也可以互相传授了。”清烟委实放心不下这句话中的弦外之音,又察觉这里面独独没提到日期这也是个极大的隐患,莫不是真的要自己终身被青眉山奴役。

    “恕展某一时欠虑,未曾想到时日之事,这就加上去,就以一年为期吧。”展枭鹏绕过辅佐一句,加了时间在字据上。

    这一吵一闹又过了大半个时辰,叶梦娴不知怎么的醒了过来,看着黑洞洞的天地,又开始新一轮的歇斯底里,沉寂了大半天的林子,被她的尖啸之声惊醒,乍的惊飞无数鸟雀,扑愣着翅膀四下飞散,齐齐飞起的鸟儿们无节制的将各种粪。便散落下来,弄的众人掩着衣袖护了脸,清烟茫然不知所措,想找东西遮盖已是来不及,展枭鹏已将她护在自己臂弯中,藏了个严实。

    百鸟轰鸣后。林中终于又静了下来,清烟平生第一次在一个男人的怀中耽了一两分钟,等反应过来时,‘推却’二字显得动作过于冗长,只是找不到更快的行动,将他从自己身边赶走,只想找个地缝跳了进去,方才好顾了自己的体面。倒是展枭鹏宛如未有任何事情发生过,从裤口袋中掏出了块帕子,看了看不知何故不舍得用又收了起来,只拿着袖子将头上的雀屎擦了擦,又擦的不清不楚,倒象是头上多出了一簇簇的白发,添了几份沧桑的痕迹。

    经此一事,清烟也顾不得再和他讨价还价,拿过展枭鹏递过的笔,龙飞凤舞的写了名字,不再看他一眼,躲瘟疫似的,跑去岫妤身边。

    岫妤正忙着在身上找星星点点的白色斑点,一边擦着一边怪责梦娴:“醒便醒了,怪叫的吓人不说,还招了一身的鸟屎,死丫头,下次若还和你一道,那就让我天天被鸟屎掉在头顶上。”

    清烟坐在她身边小声道:“快点走吧,别顾身上了,咱们回清水还要请楚大夫为梦娴看病,你别磨叽了。”

    老张早被一干人弄醒,只说是出门在外的商人会几下功夫,碰巧见到土匪抢人,和他们打了起来,将几位小姐救了下来,刚才也不过是故意逗弄他玩的,让他回去别多嘴,又给了他几块大洋,老张被这突如其来的好事弄的晕头转向,一看到手中明晃晃的大洋,嘴咧了老大,干脆装起糊涂来,说了句:“我什么都不知道,有事问我们小姐好了。”谁说他是老实人,老实人没肚脐眼,老张的肚脐眼可是溜圆的陷在他的肚子上。

    这一路走来,展枭鹏再没找过清烟的茬,硬是护送着她们进了清水镇,临分手时才对清烟道:“下个周日早上八点,我让小六在青眉山的山脚下接你,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清烟只盼着此刻早点进了家门,连看都不愿看他一眼,只胡乱的点了点头道了声“知道。”

    进府门的时候,家里上上下下围了一圈子人,楚墨言当先冲了出来。

    “烟儿,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赵家和叶家已派人来探问过多次,出什么事了。”楚墨言看到三个女孩心里的大石总算落了下来。

    “爹,没事,不过是贪玩,在县城里看了出戏,所以回来迟了,有老张这么个经验丰富的车夫赶车,没什么好怕的,怎么弄的一屋子人杵在这,都进去休息吧。阿达叔,麻烦您派个下人去叶家和赵家打个招呼就说我们回来了,今晚两位小姐都住我们家,明早一同去学堂,让家里人放心好了。”清烟一边和楚墨言闲话,一边让阿达去传话,只是这请楚怀仁的事,该怎么开口呢,总不奶跟爹直说,遇了土匪,把梦娴给吓傻了,这要说了,以后怕是出家门都困难了。

    清烟哄着楚墨言亲自送他去回房休息,转道又去了三哥的房间,自从赵静轩将云娘赎出来后,清风就在外间置了屋子把她安置进去,还找了个老妈子伺候,两人已秘密来往了一段时间,只是晚上他依旧按时在家待着,不露一点马脚。

    进清风房的时候,他屋内灯火通明,也不知在捣鼓什么,把个下人们支使的团团转。

    “三哥,你个没良心的哥哥,我这么晚才回来,你都不来门口接我,在这房间做什么营生呢。”清烟气呼呼的拧了下清烟的耳朵:“跟你说话听见了没。”

    “听见了,别吵我,没见我在做风筝,我和云娘说好了,后天去放风筝,这不正赶工做活呢。有事没事,没事就去睡吧,我还不知道你,出了门就疯的不知时辰了,就爹和大哥傻呼呼的以为你出事了,你不害人就不错了,谁有胆子害你,就是害你,也是死后没找坟坑,乱挖坑给自己跳呢。”清风头也不抬的支愣着竹篾子,扯着做风筝的布比划着。

    “三哥,这会是真的出事了,你妹妹我差点被土匪绑上山,这不梦娴都给吓傻了,我这会来,是求你给帮个忙,麻烦你跑趟楚怀仁那,请他过来给梦娴扎两针,若明天还不得好,这事恐怕就要瞒不住了。”清烟无精打采的坐在一旁,摆弄着风筝线,乱摆弄越乱,最后整个缠成了一团。

    “知道了,我帮忙还不行,求你别蹂躏这团线了,这都乱成麻了,回头忆桔又该说我给她找事了。”三哥对自己的下人是极好的,这跟清烟是一个脾性的,不象大哥二哥在下人面前摆足了主人脯子,所以跟着老三和清烟的丫头在府里不但吃的开,还清闲的很,一般他们自己能做的事,是不让下人们动手的,倒是把这两个丫头惯出了几分主子脾气,有时候还要主子们向他们恳求半天才懒散散的应承事情。

    “你快去啊,回头再来弄这些东西,我帮你看着。”清烟也不管他那些还未糊上去的竹篾子,扯了过来,把个清风急的直喊:“别弄折了,我劈了一下午才弄出来的。”

    清烟拿在手中转动了两圈,顽皮道:“快去,再不去我就把它弄断,让你再忙一下午。”清风拗不过清烟,边走边说:“好,好,你稍等会,我去去就来,别弄坏了。”

    早就立过秋了,偏这秋老虎依旧猖狂,白天的热气并未消尽,晚间洗了澡,楚怀仁正躺在书房,点了灯,躺在竹摇椅上看医书,一旁的小徒弟轻轻的打着扇,头一点一点,时不时的撞城摇椅的扶手上,撞疼了摸着头,有一下没一下的重新打起扇来,怕是早就想睡觉了。

    伙计把清风领进来的时候,楚怀仁已把医书盖在脸上,假寐了起来。

    ————————————————————————————————————————————

    求书评,求收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