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回

章节字数:3139  更新时间:10-08-09 11: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楚大夫,好悠闲啊。”也不叫下人通传,清风进的屋内,拿着几案上的《伤寒杂病论》朝楚怀仁的头上敲打了一下。

    ‘啪’的声响惊醒了梦中的楚怀仁,拍着胸口,责备道:“人吓人要吓死人的,一天不得闲,做个梦还有人给惊破了,看来今生发财无望了。”

    “快起来,跟我走一趟吧,清烟那惹祸精,又带了一桩祸事回来,也只能我们这些做哥哥的替她抗着了。”清风提溜着楚怀仁的衣领子,又向身边的小徒弟吩咐道:“小家伙,别打瞌睡了,领上你师傅的药箱子,准备出诊。”

    小徒弟木讷的看着师傅,装出一脸憨态,分明心里是想着师傅不去,躲个懒。

    “行了,别装傻充愣了,楚家的事谁敢说了不字,快些吧。”楚怀仁拧了拧小徒弟的鼻子,好帮他把瞌睡虫赶走,又对清风说:“我是个不写卖身契的下人,这辈子是躲不过你们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差遣了。”

    “行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思,你不言明,可我不是傻的,为什么你独对清烟的事,事事上心,别以为我成天坐在家中,就不知天下事,你那点花花肠子,我只不想点破,这可是个机会,我倒还想你这个知根知底的人做我的妹夫呢,打小也是跟你一起长大的,你虽比我们痴长几岁,心思可比我们活份多了,只不过你不是那种大奸大恶,奸佞之人,我才比大哥他们与你更亲近些,帮你创造机会,你再不主动些,清烟就要被人抢走了。”

    清风和自家的大哥份属同胞,但因自己的母亲为人无城府算计总被其余几房的太太欺负,兼之又心直口快,并不得父亲的喜欢,所以和家里弟兄会总有些嫌隙,不明显可就这么搁在心里,时不时跳出来一下。相反,倒是对无父无母的楚怀仁走的更近,不过都是私下里,在人前两人也是淡淡的。

    “那我倒是要承你这番美意了。”楚怀仁笑了起来,将宝蓝色绸大褂套在了身上,边走边系着扣子。

    “那倒不必,只要你记着我这个月下媒人,不辞辛苦为你们二人牵线奔波就行了。”

    “得了吧,要谢你该先谢我吧,若不是我们二人无聊逛红。袖楼碰巧见到云娘被人欺负,你怎么会和她有此缘份,要说大媒,你先谢我还差不多。如今怎么样,芙蓉帐暖度春宵的,被底翻红浪,是何等的销。魂,真是羡煞旁人啊。”楚怀仁外表的端庄,正襟危坐,不拘言笑被完全颠覆,若此时的清烟看到也会震惊不已。

    “附耳过来。”清风看了看一边傻头傻脑的小徒弟,还是多了个心眼,不该让人知道的,还是避着点好。

    “我这点坏都是跟你学的,你婚前坏坏就罢了,婚后若对清烟有不轨举动,我是不饶的,还有上次和你说的事,待有了机会,你可不能推辞,事成之后,楚家的家业我们三七分成,钱会不会烫手,全在你一念之间了。”楚清风推着楚怀仁大步走着,甩开了后面跟着的小徒弟,语音压到了最低点,楚怀仁听的半真半切,但最后那几句,却听的真真的。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见机行事,咱们可要稳扎稳定,这么多年建立起来的信任可不是一朝一昔的,没有万权之策,断不可打无把握之战。”楚怀仁秉性中的谨慎,觉不肯行差踏错半步,他就象条潜伏在草丛中,伺机而动的毒蛇,不动则已,动则就是要一口致命。

    “你我二人里应外合,把事情策划的周详周密,一定会成事的。”说着说着楚府已在眼前,两人很默契的不再多说什么,清风和楚怀仁从边门绕过楚老爷房间,偷偷的潜到清烟房中。

    三个女孩在房中看着忽明忽暗的烛火,各怀心事的偏于一隅,叶梦娴比在林中好了许多,看到了家的感觉,心里蒙的尘被掸去不少。

    岫妤两眼发直的望着灯花结蕊,想到了回郴州老家有一周之久的表哥赵静轩,当日走时,两家年轻人聚在一起给他饯行,她心情低落,想着要与心上分别数月愁肠管百结,黄莲入口,苦不堪言,可抬眼处,望见静轩眼眸追逐着清烟的行迹,偶尔见两人眼有对视时,清烟羞怯又胆大的凝视,两人何时暗通款曲了。幸好今日见到青眉山的匪人也对清烟青睐有加,若促成展枭鹏的好事,那自己的担心就是不必要的多余了。

    清烟踮着脚尖望着窗外的镜泊湖边,总不见三哥和楚怀仁的身影,又不时回头看看尚算安稳的梦娴,盼着他们早点到来,万一梦娴哪个筋搭错,深夜在家中鬼哭狼嚎,真不知该如何去编织个圆满的谎言搪塞悠悠众人之口,万一再说出路上遇匪又被匪救的事,那真是百口莫辩了。

    桌上的茶壶内已沏了四回水,三位姑娘象渴了千年的老槐树,各怀心事的喝了一杯又一杯,又轮流着上了两趟马桶,终于盼来楚神医。

    “三哥,怎么请了这么久,你不来万一露马脚,我们一个都脱不了干系。”清烟边埋怨三哥,边示意他们说话做事的声音轻些,再轻些,因为叶梦娴的眼中又出现了不安定的目光。

    清烟和岫妤忙抱着梦娴嘴里喃喃的安慰:“梦娴不怕,楚神医来了,你不是最喜欢楚神医的吗?我把他请来了。”哪个少女不怀春,梦娴的少女之心早被这镇上的顶尖医道高手给捕获。

    “可以把手伸出来给我搭个脉吗?”楚神医招牌式的笑脸迎了上来,梦娴心如鹿撞,刚刚闪烁不定的眼神,一下有了聚焦点,抬了头看着一身儒雅书卷,又带着淡淡草药之气的楚怀仁,两朵红云飞了起来,又赶紧躲开那个眼神,不一会忍不住再去偷窥,这么会功夫她的注意力全用在了楚怀仁身上,倒是方便了楚神医搭脉施针。

    约莫过了一个小时左右,楚怀仁收了手,擦了擦额头的汗,叶梦娴已酣然如睡。

    “不碍事,睡一觉明早起来一如往昔,只是你们也莫再提今晚的事,这事可能只会埋在她心中最恐惧的一角,且不可再揭出来让她凭吊了。”楚怀仁收了针,又开了些镇气宁神的药,让小徒弟一会抓了送过来,明早煎好给她喝,若不肯喝也无妨,只不过是怕她早起会头疼。

    “楚大哥,真不好意思,这三更半夜的还请您过来,真叫人过意不去,可满清水镇找来找去,也就您是个让我放心的大夫,医德,人品,不说长道短,品性无一不是极品,无一不是百里挑一,还望您能帮我们守着这个秘密,就当是你我之间的秘密可好。”清烟微睇绵藐,顾盼生辉,恰如眉目传情,本就对她怀了十多年心思,却没一日得过好脸色。近段时日却频频与她朝处暮遇,缘浅缘深,怕真的是缘份到了。佳人已开了口,哪里舍得下心来拒绝,原本所提之事也只是小事一桩。

    “不过是举手之劳,就是路人甲乙遇此劫难,也是要出手相救的,何况你我虽不是兄妹,也是从小一同长起来的,便是你不求我,我也不会做三姑六婆的事,说那些生是非的话,是要下拔舌地狱的。”楚怀仁沉迷在清烟流转的眼波,轻启朱唇后吐的花词蕊语中不能自拔,这会便是让他上天揽月,入海捉鳖也是不在话下的,要担心的也是担心时间过的太快,夜深了,再也没借口可以逗留在此,继续一亲芳泽。

    终于还是等到了送客辞,楚怀仁心内长叹:地利,人和偏天时作祟,下一次还不知道是猴年马月才能进她的香闺一探呢。又暗悔,方才忙着治病救人,又忙灯下看人,却不曾仔细打探她房间内的摆设,没摸清她的喜好,只怕以后揣摩她的心思还是要另辟蹊径。

    清风看出楚怀仁的恋恋不舍,但恋又能如何,这般时候还逗留在清烟房中,若被爹娘知道,讨打的又是自己,虽说现在的风气也较明清开放了许多,可一个大男人这个时刻还驻足女子深闺,说出去实在是损了清烟的名头的。

    故此,清风对清烟三人嘱咐了一番,又让早些歇着,引着楚怀仁出了楚府。

    三个女孩中唯一睡的香的就是叶梦娴,岫妤脑袋里胡思乱想着,嘴里就拐着弯的问了出来:“清烟,睡了吗?”

    “还没,什么事?”

    “表哥回郴州有一周了吧。”岫妤试探着问了句。

    自打察觉岫妤和静轩有点暧。昧的影子,清烟就绝了对静轩的那点念想,当然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深,哪里能绝的尽,况且少男少女们又几乎天天玩在一起,清烟每每看着他们背着人的那点幸福,心里就冒着酸气,可又不能对人言明,渐渐的总是找些托辞,避免和他们见面,明知不是长久之计,也只得不得以而为之,这回静轩回了郴州,倒让她松了口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求评论,求收藏,亲们别霸王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