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回

章节字数:2933  更新时间:10-08-13 12: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本不想提起的人,却偏偏被人提起,清烟心里哀叹,只得敷衍道:“这么快,都有一周了。”想打趣的说点什么,又厌厌的提不起劲,简单的回了一句。

    “没良心的,亏得平日都玩在一处,你倒一点都不惦记。”听见清烟的回复,岫妤不由舒了口气,自己度日如年,这丫头倒觉得光阴似箭,若是心里有情,断不会这么没心没肺。

    “惦记什么?”清烟干脆充愣到底,不明就理的反问。

    “没什么,困了,我先睡了。”岫妤自小就是个含而不露,外弱内强的性格,从来在人前不显山不露水,背地里尽做些大人们不给做的事,不论是偷着看禁书,抑或挑唆着清烟去找家里唱堂会的小花旦学戏,更有甚者,给学堂仰慕的先生送封不留名的信,这些事赵家三小姐做起来得心应手,不为外人所知。

    房内的烛火仍旧烧着,清烟懒怠喊下人们进来灭了,自己也不想动,侧身望着跳动的火焰,思忖着岫妤的话,虽说性格大大咧咧,心中不藏男女之情,行事光明,可自从遇见静轩后,激起千层浪,第一面便狂风大作,巨浪涛天,夜不能寐,实指望天长日久,也仿效宝黛,却不料,那人心中早有了别人,自己不过是枉做了场春,梦罢了。今日岫妤的旁敲侧击,也幸得自己头脑尚自清醒没胡言乱语,若真说出蜚短流长,好姐妹怕是要成陌路人的。

    一席无话,次日天微明,清烟便起了床,偷偷的让桔香将小徒弟送来的药煎了,放在一边晾凉。等到梦娴和岫妤起床时,清烟已坐在窗下,对着窗外的湖水凝神许久。

    “唉呀,这一觉睡的头疼欲裂。”叶梦娴爬了起来,手敲着头,似乎将昨天的一切忘的一干二净。

    “快喝吧,叶小姐,我们家四小姐一早就把我喊起来替你煎药了。”桔香打着哈欠,一肚子不高兴,昨天去县上小姐就没带自个去,晚上回来又把自己折腾的够呛,早上的觉都不让睡安省,全是这个叶大小姐闹的。

    “快喝了起来吧,漱洗了去前厅吃饭,再迟些上课该来不及了。”清烟瞪了眼桔香,用话岔了过去,生怕叶梦娴一时起疑,自己如何知道她早起会头疼的。幸亏叶大小姐没那么精明,不及思考桔香的话,端过药碗一饮而尽。

    “苦死人了,这什么药?”桔香把漱口水递了过去,又端了小痰盂一边伺候。

    前厅里三个哥哥正在用饭,两个小弟,因是家里请的先生,倒不急着来前厅吃饭。

    三个女孩进屋时,楚墨言已吃完饭,下人们早将沏好的茶奉了上去。

    “爹,早。”

    “伯父早。”三个女孩各道称谓的喊了起来。

    “早,快吃了饭去学堂吧,昨天回来的那么晚,三家人都急死了,以后可不能再出这样的状况了。”楚墨言先接过阿达递过来的水烟吸了两口。

    “爹,食不言寝不语,有话等晚间下了学再跟我说吧。”清烟挟了块枣泥馅的桂花糕咬了口,就着碗里的粥喝了两口,因连着昨天的惊吓,又一夜未曾阖眼,已是没了兴致再吃,就停了下来,唤过一旁的下人,净了手,漱了口。

    “烟儿,如何不吃了,女孩子还是丰腴些好,看你最近一段时日瘦了一圈,你看岫妤可比你丰实多了。”楚老爷原本只是劝女儿的一句话,却把其余几人全逗笑了,岫妤原本就生的珠圆玉润,肤如凝脂,胸部又比同龄人丰。满,可腰肢纤细,盈盈而握,因此衬的胸部更觉突出,夏日里皓腕可比莲藕,常被同学笑称‘杨贵妃’,十分忌惮别人说胖道瘦,今天被楚老爷拿来说事,气又气不得,只得忍了,连粥也不喝了。

    楚墨言摸不着头脑的望着几人,不明白自己哪里说的不对,引的几个孩子暗示眼色,捂嘴窃笑。

    “爹,我们去学堂了。”大家一见气氛不对劲,忙丢下碗筷,纷纷道了再见,鱼贯出了前厅。

    “阿达,是不是我哪里说错了,怎么几个孩子这副表情。”楚墨言还在继续纠结他心中的困惑,阿达见不到他们的背影,才放心的松了口气说:“老爷,您不该在女孩子面前说胖道瘦,这让赵家三小姐很丢面子的。哪有女孩子不爱漂亮的,说苗条她们喜欢,说丰腴这就变相在说她胖,她能高兴吗?”

    “还有这种事,如今这世道,满地看见的都是瘦骨嶙峋,身无二两人的骨头架子,我倒愿意见到些有肉的,看着也舒服,白白胖胖多招人疼,这些小丫头们也不知整天怎么想的,有哪个男人喜欢啃鸭架子的。”阿达还是第一次听楚墨言的怪论调,想笑又不敢笑,下人们有几个已慢憋不住的笑了出来。

    “做事,还站着干吗,一会有你们哭的时候。”阿达支开了还站着的下人们,跟着老爷出门去铺子转悠了。

    楚怀仁的医术真可谓相当高明,只昨天一晚,叶梦娴已完全看不出有任何问题,岫妤和清烟当然也不会在她面前表露出任何不妥,三人依旧象以前一样,同进同出,欣赏先生们的风采和才情,贬斥教体育的老师,不关心女子的月信问题,又不敢上前理论,只能私下里同情来了月信还要跑步的女生,几人又偷偷的跑去找教导主任告状,可谁也不想当这出头鸟,还是岫妤的主意,写了匿名信,大家不过是同舟共济,想着自己也有这天的时候,因此才个个热心起来。

    学校里一周六天的日子过的飞快,加之新来的历史老师,博古通今,引证据典,颇多掌故,无论中外正史野史,均能娓娓道来,说的清新脱俗,备受学生喜爱。时不时又推荐些与前任先生不同的书给大家赏析,更是深得学生们的心。

    清烟对先生推荐的每本书都要细品慢读,常常熬到深夜,才意犹未尽的熄灯睡觉,中午不到就困顿起来,补个午觉,如此一来更觉时间不够用,只到周六回家路上,被个要饭的孩子拦住,塞了份信给她,看了内容才想起,第二天是周日,该上山讲课了。

    说是信其实只有六个字“明日恭候大驾。”

    无落款,无日期,倒是展枭鹏的作风,不会授人以柄。一念及此,又想起来,当日的字据虽立,可根本不在自己手中,不是应该一拭二份的吗,又上当了。

    因是周末,说是回家吃饭,可回家的只有清烟一人,其余三个哥哥都带了信说跟同学聚餐去了,都不回家吃饭,楚墨言倒还无可无不可,几位太太埋怨起来:“一周只有一天在家吃饭,那些同学天天都见,哪里来那么多话要说,怎么跟自己老子娘倒生疏的紧,说没两句就低头不语,看似低眉顺目,实则就是没话说。”

    每到几位母亲叽叽喳喳的时候,清烟心里就会下了决心的提醒自己:日后就是嫁了人,也不会允许丈夫娶三妻四妾的,凭什么自己交了一颗完整的心,他却要把颗切的七零八落的赏一份出来,又不是吃西餐牛扒,切的越小块越好咀嚼。

    晚饭还没吃完,三哥的丫头忆桔悄悄传了话来,请清烟过去他的房间,他刚从云娘那回来,带了云娘做的荷包给她。

    “三哥,荷包在哪呢,快让我瞧瞧。”清烟快扒了半碗饭,就一溜烟的跑了,留下身后的姨娘们的一片谴责,也不去理会,自有爹去打这个圆场。

    “就知道荷包,也不知道感谢感谢你的大恩人。”清风正在房中和楚怀仁对奕,看见清烟进来,拈着手中的棋子看着棋盘,头也不抬的说道。

    “恩人,哦,楚神医也在,真是恩人呢,可惜我不会绣荷包,要不我也绣个谢谢你的大恩大德了。”清烟凑过去看着棋局,两人势均力敌,杀的不可开交,各失了半壁江山,还在负隅顽抗,看样子和局的可能性比较大。

    “三哥,你这棋艺倒退了,看着还不如我呢,怎么被杀成这副模样。”清烟看这盘棋已回天乏术,轻蔑的口吻里全是不屑。

    “我不行,这盘完了,你和怀仁杀一盘,你别以为他只会看病,下了就知道这个段数有多高了。”被妹妹小瞧,让清风老大不开心,自己哪里不行,能把对方逼到这步田地,真是太不易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长评,短评,雷人评,无论什么评照单全收!谢啦!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