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回

章节字数:2800  更新时间:10-08-25 10: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清烟从未见过静轩发火,这也是头一次见他脸上的怒色,吓的哆嗦了一下,仍旧死撑着嘴硬的回他:“我说的句句属实,不信你去问楚怀仁。”说完,清烟用手抠着身下的木栏杆,指甲抠的‘咕滋,咕滋’的响,在这静谧的园子显得犹为刺耳。

    静轩突然止了怒,玩味的看着清烟问道:“你不是喜欢上了楚大夫吧,要不怎么费尽心机的替他隐瞒,既然如此又何必跟他撕破脸皮,就是抓了把柄,也要看准时机再用,这么轻而易举的说了出来,一点用处都没有。”

    “你,你,你说什么,我不明白。”清烟铁了心的不肯说,眼神游离的看向别处,她也知道自己迷恋静轩,迷恋归迷恋,头脑还是要清楚,自己和楚怀仁之间已经多了许多看不见的牵连,就目前而言,一时半会是甩不掉的,而自己对静轩的那点心思,也只能束之高阁,只可惜他看上的是岫妤,若换做别的女孩,自己决不会这么轻易放手的。

    “他那么侮辱你,你也不肯说,是确实和青眉山土匪有不可告人的事,还是存了心的要为楚怀仁瞒着。你不说,就不怕他以后还会骚扰你吗?”静轩觉得清烟这女子,不是个顽固不化的老古董,怎么就这么难以沟通呢。

    “说了,他就不骚扰我了吗?”清烟被静轩说的脸上一阵白一阵青,忍不住顶了句嘴,说完懊恼的盯着静轩。

    “你怕他什么,他就算是个妙手医生,可也不能没有品德,我听到他最后说的那段话,恨不能上去抽他耳光,真没料到,平日看着衣冠楚楚的,能说出这些败坏人清誉的话,要我说,你就该说给你父亲听,让他知道这个楚怀仁的真正面目。”清烟还道静轩有什么好点子,一听是回家告状,扁了扁嘴,走下亭子,随手揪了朵花在手上,撕扯着玩。

    “听我的,回去告诉你令尊,别让他的外表给蒙蔽的,难不成你真希望有天被你父亲许给楚怀仁,那时候再说只能说你无理取闹,小孩子家闹脾气的傻话。”清烟耳朵听着,却没往心里去,鼓了鼓嘴,望着静轩,想说又漏了气的将花扔在脚边。

    清烟蹲下身看着地上的花瓣一片片的散落开来,气咻咻的说:“如果我爹真这么做,我就离家出走,这个镇子我早待腻了,如今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我从未见过,若能做只翱翔天际的鹰,就算被猎人打死我也甘愿。”

    静轩从来不知道清烟的心胸是那么广博,只以为她不过是和岫妤一样,在深闺大宅里养着的小女子,读了些书,识了些字,说些浅显的道理,对事实人云亦云的盲从,在他眼中左不过是长的漂亮与否,今天却听见清烟发自肺腑从未对人言起的一番论调,不由对她刮目,忍不住又泼了盆冷水过去。

    “被猎人打死倒是一了百了,只怕是被捉住了,受些零零碎碎的折磨那才不是人所能忍的。不要这山望着那山高,你不过是在报章上看了些激励人的文字,哪里知道这清水镇其实是座世外桃源,只不知哪天也要被战火蔓延,这片净土能净的了几日呢?”静轩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从未和清烟谈过时事,也不愿将外面的世界乱成了怎样告诉这些心知未熟的女孩子们,民间的疾苦,易子而食,良家女子好端端的在路上走着,就被人掳去,卖进了妓,院,为了生存不折手段,丧尽天良,政。府与政。府,军。阀与军。阀长期混战,天天咬的一嘴毛,互相谩骂,今天你是卖国贼,明天他就是走狗奴才,被错杀的人何止成百上千,他不愿沾上政治的边,却又不得不跟着父辈们了解政治,身为男子身不由己。

    “就算外面真如你说的那样,我也要去看看,我可不想跟娘一样,一辈子除了家里那个大宅子,连青眉山都没上过,不过是活着住一个墓,死了住另一个墓。”清烟很可怜自己的几个母亲,虽然吃穿不愁,生活富足,可始终是坐在井底的蛙,她可不要这样终其一生,也不想再在悲剧后面再添一笔悲剧。

    “青眉山我也没上去过,怕是我们这就你一个人上去过吧。”静轩听她对青眉山情有独钟,脸上有些不郁。

    清烟闭了嘴,听出静轩话里的嘲讽,两人干坐着,谁也不说话,夜风吹起,花园里的枝叶碰撞着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秋天的夜里,蛐蛐声此起彼伏,虫鸣声伴着远处池塘里的蛙声,倒让这园子变的异常热闹,两人倒象是坐在一边听口技的看客,沉溺在这玄妙的夜境里。

    “烟儿。”清烟听见自己耳旁传来静轩的声音还夹杂着他轻轻呼出的气息,将耳廓上的绒毛吹动的麻痒不已,忍不住就抬了头侧着身子找他。

    静轩将脸贴的很近,清烟猛的侧身没刹住,两人的唇轻飘飘的触了一下,就擦了过去。

    这一下谁也没料到,月影横斜,两个拉长的影子恍惚动了一下,是风吹动了影子,还是心吹动了影子,远处的荷香也被风送了过来,只是被这浓浓的桂香终是挡在了外面,够了鼻子拼命的嗅才能觉出一点点淡淡的荷香,桂香与之相比终是浓腻了许多,还是那淡淡的荷香更得人心,只不过这浅浅的吻与这淡淡的香交叉着缠绕在一起,捆绑了清烟的心绪,将她束缚在这亭子里,腿软的斜靠在柱子上,闭了眼睛象是回味,又象是羞于见人。

    “楚小姐,你在哪?”隔着花园子的圆形门远远传来熏月的叫声,亭里的两个人顾不得刚才的猛浪,清烟扶着柱子站起身推了一把静轩:“你先走吧,让熏月见了倒不好了。”清烟情急之下急于想撇清,静轩微微皱了皱眉,想自己扶她走,想想还是从花园的另一处门出去,清烟目送他的身影在浓浓的黑幕中渐渐隐去,紧张的心情才慢慢放松下来。

    点点的烛光越来越清晰,熏月的声音也渐次大起来。

    “熏月,我在这。”清烟向圆月门的方向喊了声,突然身上的马甲掉了下来,让清烟吓了一声冷汗,急用脚踢向了栏杆里面,也顾不得脚的疼痛,一瘸一瘸的走下亭子。

    “楚小姐,站着别动,我来扶你。”熏月三步并做两步跑了过来,手中的灯笼被带起的风吹的忽明忽暗,清烟只觉得这一晚过的简直匪夷所思,怎么突然间跟静轩走的近了起来,看到熏月又想起了岫妤,脑子里乱了一团麻,对刚才两人独处的那一刻贪恋的入了骨子里,可一想到岫妤就象做贼的被抓了人赃并获,怎么也脱不了干系,那股子乱劲,在身体里四处乱钻。

    偏偏清烟怕被熏月看见那件物证,硬撑着走动,脚上无力的一葳,就摔倒在台阶上,身子也滚了两滚,幸好台阶不高,也就这么两阶,只是摔的有些狼狈。

    “跟您说,别动,我来扶您,摔哪了,疼吗?”熏月忙扶了清烟坐在台阶上,用灯笼在清烟上下打量了一下。

    “没事,跟你说没事,快走吧,我困了。”清烟生怕她的灯笼照出栏杆下的衣服,扶着熏月站了起来,格着脚就要走。

    “您没事就好,这么大晚上,您也不回去休息,不是说表少爷送您回来的吗,怎么把您一个人丢这,他去哪了?”熏月叽叽呱呱说着话,眼睛不时的看着地面,提醒清烟地面的状况。

    “他把我送到花园这,碰巧有人找他有事,我就一个人坐这赏了会月,岫妤酒醒了吗?你们家这花园子真是不错,坐亭子里看月亮,听着虫鸣蛙叫的,好久没这么轻松了。”清烟想着法子将话岔开,不想再说关于静轩的事。

    “回房里吐了一些,洗漱后就睡了,到现在也没醒呢,我看都九点了,就赶紧出来找您了。”“都这么晚了呀,唉哟我的书还没看呢,回去赶紧拿你们小姐的书看会,明天古文考试真是考鸭蛋了。”

    “怕什么,我们小姐也没看,有人给您垫底,您不用怕的。”熏月用话安慰着,月亮越来越清亮,已成满月,圆盘似的挂在正中,看着世间苍生百态,演绎悲欢离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