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回

章节字数:2752  更新时间:10-09-07 00: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爹,你哪听来的?”相对其他几人,清风还算冷静,筷子既没掉地,手也没抖的抓不住酒杯。

    “我只问有没有,有就告诉我,没有就当爹没问过。”楚墨言心里很不踏实,他害怕清风真的在外面做出些有辱家风的事,不过他更愿意相信自己的儿子,只要他说没有,就绝对相信。

    “爹,大过年的,你怎么突然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咱们天天跟三哥在一处玩着,他若有了外宅,怎么可能天天还待在一处呢。”清烟走下位子,端了酒壶走到楚墨言面前倒了杯酒。

    “烟儿,让你三哥自己说。”清烟瞅见爹爹脸色黑沉,忙收了话,端了酒杯又坐回位子。

    “爹,儿子就是想弄个外宅,也要有钱啊,您每月给的零花钱一分不动的攒着,也不够这里的开销啊。”清风没有正面告诉爹到底有没有这回事,他心里还是不敢对爹说谎,他是怕的,怕有一天,真的查出来,再加上自己说了谎的,那可是错上加错,罪加一等的。

    “既这么说,爹就不再多问了,怕是传话的人看错了。”大哥,二哥连同清烟都长长的吁了口气,却不敢彼此对望纷纷低了头或吃菜,或饮酒。

    席散后,几人都聚在了清风的房中,下人们都退了下去,屋内燃着火盆,暖烘烘的,几人都退了外氅,一齐坐在桌边,倒水剥桔子的忙了一阵,又静了下来。

    清风不开口,他知道几个兄妹的来意,只是自己的事带累了他们,说感激或道歉的话,也无多大用处,不如索性不说,等他们说。

    清云喝了三杯茶还是忍不住的开了口:“三弟,你这事不能再这么拖着了,爹今天分明就是在递话给你,还不赶紧着想办法把事情处理了。”

    “处理了,怎么处理,告诉爹,我在外面有了自己喜欢的女子,想娶回家来,怕我还没说,就又打的半死了。”清风哪里不想让云娘早日进府,这些日子,他苦思冥想想给云娘一个说的过去的身份,可究竟什么身份才好呢。

    “三哥,爹当初不就是怕云娘的出身不好,都快半年光景了,爹也该把那事忘了,你只想法子,让她寄在那家门下,或亲戚也好,或朋友之女也好,只要名声好听,爹是不会考虑家境殷实,门当户对这些虚东西的。”清烟的话清风早就虑过千万次,可知道这事的人就这么几个,再左扯右牵的,没事也弄出事来。

    “我早想过这事,可是找谁好呢,怀仁自小跟着爹,他的身世里肯定塞不进一个远房妹子之类的名头。我也想过找静轩帮忙,可人家帮过一次,又来帮忙,万一日后事出了,他的干系肯定是脱不了了,我怕这个人情这辈子都还不上了。”清风算来算去也只算出静轩一人,可这事再找他,自己也是抹不下脸的。

    “三哥,你哪来这些个顾虑,趁早把嫂子娶回家要紧,况且静轩也不是那隔岸观火,投井下石的小人,若真是这样,当初也不会帮你的忙了,你不如再去和他说说。”

    “是啊,烟儿说的极有道理,你就再说说看吧。”清云和清雷也插了话进来。

    “唉呀,你们不知道,我在外面虽然给云娘租了房子,可一个月接不上一个月,已经向静轩借了两三个月的钱了,哪里还好意思说这些,若不然,清烟你帮我去说说。不是三哥我多嘴,静轩这阵子常来家里走动,聊天时总旁敲侧击的提起你,怕是对你有意思的。”清烟分不清三哥说的话是真是假,不过心湖一下就漾开了,即使是假的,心里也是窃喜的,只是女孩家哪里肯对这样的话做出喜色。

    “三哥,别乱说话,这话传到岫妤那里,成什么样了,行了,这忙我帮你,但今天的事哪说哪了,不要再乱嚼舌头根了。”清烟面上有些不悦,可心里却一下有了盼头,好歹也可以借这事做个由头,几个月未见静轩,心里是想的发紧的。

    清风见妹妹把事情答应了下来,心里的石头也落了下来。

    再见静轩的时候,已是三月初,依旧春寒料峭,风吹在脸上刀割似的,园子里百花凋残,只有几棵冬青泛着绿意,湖面上几片枯荷铺着,看着让人由不得泛起一阵酸意,只觉得涩涩的,眼睛里有东西要掉下来似的。

    “去那边亭子吧,好歹还有阳光照着,暖和些。”清烟跟着静轩后面走着,没吭声,静轩突然觉得这园子静谧的让人有种不祥的预感,大片的假山石照不到一丝太阳,愈发的苍凉悲楚。

    清烟抬头看了看前面的亭子,突然又想起赵家的迎旭亭,一下脸就红的如同云蒸霞蔚,前几日还在想着要不要把那张印着唇迹的纸给丢了,看着看着就舍不得了,最后又夹回了书里,单单这个亭子又勾了起她的羞怯,只是静轩却没有显出一点的不安,大约人家早把这事给忘了,怎么说这也不过是小事一桩。

    亭子被阳光晒的有些暖意,静轩解下脖上的围巾给清烟垫了坐下,清烟的脸又不能自主的红了起来,这话还没说,已经是先挑的心乱如麻了。

    “清烟,清风说你找我有事,这几个月来都没见你,今天见你比上回中秋时清减了许多,是不是病了。”静轩坐在清烟的对面,探询的问道。

    “应该是中秋那晚受了凉,后来就病了起来,绵延了几个月,时好时坏的,岫妤没跟你说吗?”清烟也想知道岫妤和静轩到底怎么样了,又不便去问岫妤,只能从静轩这打听着。

    “自从中秋以后,岫妤不知怎么就不大理我,我跟她说话,她也是爱搭不搭的,不知哪里出了问题,我今天也想问问你呢,你知道她怎么了吗?”静轩的话一说完,清烟的心就凉了半截,他几次三番的来府里找自己,是为了岫妤而来,自己又多想了,还道是那晚过后,两人的关系终是与别个不一样了,盼来的依旧是一厢情愿。

    “这个我也不大清楚,可能是课业繁重吧。”清烟不在焉的回了,收了收神,想起清风的事,今天这事才是最要紧的。

    “静轩,有个事想请你帮个忙,成吗?”清烟又恢复了正常,只是觉得原先的仅存的那点期冀一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什么事,别说帮忙成吗,只要我能做的,一定倾其所能的。”静轩望着清烟,一下又迷失了起来,他在清烟岫妤间徘徊了好久,就他而言,更喜欢的恐怕还是清烟多些,只不过自小就和岫妤订了亲,刚见面时就想着娶妻如此也就罢了,更是在清水镇住了下来,指望和她培养感情,可无端出了个清烟,心就乱了。他清晰的记得第一次在画舫上见着她时,那声清脆的“妤姐姐”当时就让自己六神无主了。对岫妤只能是一种责任或义务,不想违背父母之命,对清烟又如水中月镜中花,只可远观。再见她,洒脱英气的穿着马裤马靴,紧身的马甲衬的她飒爽英姿,与第一面的娇俏女儿样又是不同。只这两次,静轩就开始向后退却了,他知道自己的相思必定是一场空,岫妤和清烟关系如此密切,依清烟的性格决不会做鹊占鸠巢的事,其实,如果清烟做了,自己定然不会怪她。他,赵静轩何尝不想也随兴一把,只是上次回家时,家父言明,这个世上的女子个个都可以娶,唯独楚家,是万万不成的,这一句话把他的一腔深情打入万劫不复,清烟,我们终究能做的也只是朋友。

    “这事,其实也是和你脱不了干系的,就是三哥和云娘的事,当初也是你出手相助的,现在这摊子还要你来收拾。”清烟悬着身子不肯把全部力量压在围巾上,这是静轩的围巾,自己如何敢亵渎了。

    “那要我如何相帮呢,你且说了。”静轩目光温柔的看着她,一下子胸口就溢满了冲动,红扑扑的小脸上一对黑眸不知何故眨了一下,静轩只觉得心口的血气翻涌,一股子热力就要冲出来无法自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