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回

章节字数:2826  更新时间:10-09-07 23: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呼啦一声,亭子上空几声鸟叫,在这寒意深重的初春特别的悲戚,似呼唤远去伴侣无奈的伤卓,又似离群之雁形单影只流离失所,更似失子之痛的苦怆,听之揪心不已。

    这一声鸟鸣过后,静轩不由自主的冲动被安抚了下去,那股子蓄势待发的劲转化成口中轻浅的低问:“清烟,大哥一定会竭尽全力的,但说无妨。”也许只这一念之差,从此改变了人生的轨迹,如果静轩真的大着胆子做出逾越的举动,是不是这一生两人的命运又会不同呢?只是终归静轩忍住了,这鸟飞的太不合适宜,这鸟明明就是来拆散鸳鸯的,看不惯旁人的双双对对,我不得舒坦,你们也别想欢欣。

    “我们兄妹商议着,是不是能请静轩大哥出面,接了云娘过去,或找个时机带来家中,只说是你的远房亲戚也罢,朋友之妹也可,撺掇着我爹识得这女子的好,温柔体贴,得体大方用这些话来树她的形象。然后再谎称三哥喜欢她了,只要混过爹这一关,让他点头认了这门亲事,那你就是我们的兄妹几人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了。”清烟嗓音甜润,吐字如兰,因天气寒冷,每说话间就有一团白雾自口中喷出,静轩自己都不明白是在听清烟说话,还是在隔雾观花,只盼今天永远不要过去,又怕过了今天,再来见她,还不知要有多少理由在前面做先锋,又不能如今天这样借着事情机密,两人单独相对。一想到这些,他的表情黯然,又闷闷不乐起来。

    “静轩,是不是这事很难办,是怕日后出了事,露出马脚来?”清烟小心翼翼的等着静轩的答复,心里也明白,这样的事谁肯无怨无故的揽了来。

    “哦,不,不是,你说的这事,我完全可以胜任,你就放心好了,这事我去办,你让清风放心吧,过几天就是元宵节了,到那天我会和岫妤他们,领着云娘过来邀你们一道观灯,你最好安排令尊能和云娘见一面,让他有个印象,就是以后提起,也不会想不起人来,又要费周折。”静轩不敢再和清烟多待了,他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定力,能稳的住心神,不再岔了想法,他看见清烟尖如嫩笋的十指在风中吹久后象抹了层胭脂般泛出透明的肉红,不久意的双手搓揉几下,手与手相交处,指尖纤细,又若无骨,那股子压抑的冲动又漫了出来,这双手始终不是自己能握的住的。

    “好,静轩大哥,这事就全交托你了,我和家兄等你的好消息。”清烟兴奋的站了起来,不小心带动了身。下的围巾,清烟吐舌一笑,蹲下身去捡那条围巾,静轩一个箭步上去,两人两只手在围巾的左右两侧分握,却无法聚拢在一起。

    “谢谢。”两人同时说出口的谢谢,却各有不同,却都明白,他们能说的只有‘谢谢’二字。

    静轩走后,清烟去了清风处,屋内空荡荡的没人,只得又回了自己的屋子,她本不想这么孤单的一个人坐着,现在却又不得不这样。

    “小姐,你去了哪里,怎么才回来,先前有人送了封信过来,我给你放在书桌上了。”桔香趴在桌上扔石子玩,沙包上下飞着,手不停的翻动桌上的石子,正玩的不亦乐乎,清烟看着她笑的如此灿烂,突然万分羡慕,一年前自己不也是这般没心没肺,人何故要长大,长大就长大,又何来‘情伤’二字。

    清烟淡淡的应了声,转身向屋内的书房走去,书房的窗户上被雾气抹层了烟白,看着屋外的湖面烟笼寒水,似真似幻,如同刚刚那一幕,只不过两人对了几句话,就觉得身体沉乏,和他说话既伤神,又伤情,想说的不敢说,敢说的也就那么几句虚话。

    书桌上摆着个纸盒,盒上一封未开启的信,雪白的信封上写着:楚清烟亲启。短短的五个字,笔迹却刚毅遒劲,又带了几分飘逸的洒脱。

    字写的很得清烟的心,自己虽算不上此道高手,但对于字的好坏,也有着自己的观点,看着这几个字,就生出了几分好感。

    清烟拉开桌前椅子,从抽屉内取出剪刀细细的铰开了一条缝,将信纸倒了出来,放在一边,又把一旁的纸盒也拆了开来,纸盒内不知装了何物,拿在手中有些沉重,送东西的人很有心思的把纸盒外面糊了层锦缎,上面还结了个八瓣的蝴蝶结。清烟好奇的解了蝴蝶结,拆了纸盒,里面摆着一个用弹壳做成的星,锃黄的弹壳密密相接,每处结口都是焊接上的,牢不可分的粘合着,星的五个尖角的弹壳不知怎么打磨的光滑而富有光泽。

    信被抖开,信纸内撒下片片玫瑰花瓣,若有似无的香味跟着一起飘落,在空中轻舞的花瓣,调皮的落在清烟的唇上,又有两枚落在清烟的手心,花瓣已不新鲜,还有些锈痕在花瓣上,在这样的季节能见到还算鲜嫩的花瓣,清烟不免觉得有些奇怪,只不知是何人的信,但就这下了一番心思的礼物和信件,已让她急于立刻揭开谜底。

    “自别后,甚念!”清烟被信中的内容弄的云里雾里,信封五个字,信内五个字,搞的象春节贴的对联,只等自己横批似的。清烟翻着信反反复复看了几遍,没见到署名,唉,这是谁呀?

    “桔香。”清烟坐在书房内高喊了一声,无人答应,只得站起身去外面。

    屋外客厅桔香已不见人影,空荡荡的屋子里燃着火盆,不觉寒冷,房门大敞,火盆被吹的火星溅了出来,不大会功夫,桔香又跑着从外面进来,反手关了门。

    “去哪了,这风吹着万一失了火怎么办?”清烟这会心情还算不错,并未多加斥责,只是提醒了两句。

    “去解手了,不就几分钟的事,不会着火的,小姐你想的真多。”桔香的厚脸皮不在意清烟的训斥,又趴回桌前玩石子。

    “礼物是谁送来的,人呢?”

    “是门房的人送了来的,只说是位当兵模样的人送了来的,人早走了。”桔香手下还在动着,并未因是回小姐的话而老实的立在一边。

    “当兵的。”清烟在口中沉吟,突然淡淡一笑,是了,定是他送的,一想到是他,清烟的笑意多了几分,比之静轩他的直接与坦率让人一目了然,一边是打着哑谜,猜着灯谜若即若离,一边是坦诚相待,起相思则说相思,想了便说,思了便讲,可惜的是自己的心却怎么也塞不进这个人,其实若塞的进又能如何?

    初春,天依然黑的早,屋外已渐次拉开了黑幕,夜色也清晰起来,下人们手上提着灯笼过来请清烟用饭。

    “我不想吃了,你去回了老爷,让厨房做些清粥过来,这几日吃的油腻,年饱了。”清烟遣了桔香跟下人一起回个信,也趁便去吃了晚饭再回来。

    晚饭后,桔香领着三位少爷一起过来,屋内一下多了些人气的热腾起来。

    “烟儿,爹让我们过来看看,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清云撩着大嗓门就在客厅内叫了起来,清烟从书房里出来,看见三个哥哥,笑着问:“平常也不见你们往我屋里跑,说我这屋太清冷,一点都没女孩房内该有桃红柳绿,就连纱帐也是素色的,又嫌弃我这陈设太过简单,只一面穿衣镜之外都没什么好看的物件了,今天怎么都跑了来,不是给我送家俱来的吧。”

    几日里都不大开心的妹妹,一下突然心情大好了起来,三人面面相觑,不知何故,清风拍着脑袋笑了起来:“我这个笨蛋。”他这么一说,其余二位也陡然明白了什么,相视一笑,不再说了。

    “烟儿,今天请静轩帮忙怎么说?”清风明白的自然是静轩今天过府来的事,这个妹妹也该到了情愫暗生的年龄,只可惜相见争如不见,有情何似无情。其实清风心中早将妹妹配了楚怀仁,他倒不会刻意去破坏静轩和清烟的事,据他观察岫妤更占上锋,让妹妹知难而退何必自己插手做恶人,若能趁妹妹心灰意冷的时候,再让楚怀仁上前安抚佳人,那事就可成一半,只是他未曾料到,清烟对楚怀仁已到了恨之入骨的境地,这段佳话他怕是圆不上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