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十二回

章节字数:3001  更新时间:10-09-15 09: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清云手上捧着烧纸钱的盆子,摔了吉祥盆,被人搀了起来,接过灵头幡,将母亲的遗像捧在胸前。全体孝属及执绋的近亲友便跟着一起高声举哀,这时,烧了一所纸扎的小四合房。被请来扬纸钱的此刻大显身手,趁着纸活的火势,一连扬了三把纸钱,顿使漫天皆白,良久不能落地。有许多小孩,甚至老年人都凑过去,伸手接抢那些尚未落地的纸钱,说是用这种纸钱擦拭面部或身上的疥癣,当可霍然。此说虽然属无稽,但无意间却为丧礼壮大了声势和场面。

    盛殓楚于氏的棺材很是讲究,乃是一口精选的金丝楠“四独板”(即两帮、底、盖,均为四块整板)的“重材”,这是最上品的殓具了。是几年前娘特意从一个落破的富商家中买了过来,那年楚老爷也不过刚刚过完五十大寿大病了一场,娘是买了来做冲喜之用,买来之后不过几日楚老爷真的有了起色,或许是医生对症下的药起了见效,但家里人却更着紧的是这上等棺木确实是有起死回生的作用,楚老爷更是对爱妻尤为感激,私下里只说:这等上好棺木买了来,治了我的病,是你的功劳,百年之后,这上好的东西必是要留给你用的,我不过一块薄板也就将就了,这一生我绝不容你受半点委屈,即使是别了尘世,也要你睡的安稳,躺的舒服。不曾想一语成谶,如今发妻真的先一步而去,而这副棺木也似早就预备妥当,单等着主人躺了进去,好盖棺尽了自己的义务。

    清烟被奶娘和桔香扶着,已是哭的浑身无力,刚被搀扶上了马车,又爬了出来,扑到棺木上撕心裂肺的放声大哭,静轩忙喊了几个家里有些力气的女佣,把她拖拉回来,清烟孱弱的身体抑制不住的抖动,无力的瘫在众女佣的怀中,被人抬上了车。

    孝属的后边便是二十四名头戴青毡荷叶帽、插着红雉翎、身穿绿驾衣的杠夫,扛着棺木,上扣一卷崭新“百寿图”的大棺罩。

    送葬的队伍缓缓而行,楚家的亲眷们和着念经的颂文的和尚道士,更有哭灵的,一路如丧考妣将灵柩抬至墓地,葬入事先由阴阳先生择时辰挖好的墓穴中,用土掩埋出坟头,将清云所持灵头幡插在坟头上,并将纸糊的金银库在坟地焚烧,供娘亲在阴间“受用”。

    清烟爬在墓穴处双手死死抠住泥土,死活不肯起来,一边的阴阳先生看着时辰,在旁急催:“姑娘,若误了令堂大人西去的时辰怕是要误大事的,倒不入日后时常过来看望,倘或因为你这般愚孝着不肯入葬,令堂在阴间不得超生,遭些零碎的苦,受些鬼差的气,那就是大大的不孝了。”清烟本不信这些鬼神邪说,可这一会摊在了娘的身上,竟都信这些所谓的迷信之说有证有据,只是刚刚和拖拉自己的下人们拼尽了气力,这会脚下发软,手上无力,撑不起来,静轩从旁伸出手将她扶了起来,清烟一手的黄泥也弄脏了他的手,他只觉这双手冷如冰碴,寒气直入自己的掌心,只想握着这双手,把自己的温暖传递过去。

    清烟冷不防被静轩扶起,起身后桔香已经贴了上来,搀扶住她,她很自然的收回了手,不再看静轩一眼,只是脸上的泪犹自垂落。

    这一日,哭累了,喊累了,挣扎累了,清烟回楚宅时,已软的如同烧过头的面条,一碰就要断开,从上至下没有一个关节是可以抬的动的,最后也是被下人们背进房的,桔香今日也不敢再聒噪,和着奶娘一起打水替她净面,擦身,换衣服。清烟强撑着想起床,却又软软的倒了下去,心里直记挂着爹,忙又遣了桔香过去看看。

    约一顿饭的功夫,桔香才回来。

    “桔香,爹怎么样了?”清烟歪在靠枕上,强打着精神问道。

    桔香看了清烟一眼,忙将眼神躲开,假意替她理了理床上的被褥,才嗑巴着回道:“老爷,老爷睡了。哦,没睡,是我去的时候没睡。不是,是我走的时候睡着的。他早起没赶上送灵,在家闹腾了一阵,后又没了劲,这回吃了药睡了。”

    清烟望了望桔香,心里一阵狐疑,平日这丫头说话伶俐,一句话快过一句,从未见过这般神色慌张,又语结气紧的模样。

    “桔香,你去的时候谁在照顾爹,哥哥他们可曾去看过。”清烟不由忖度起来。

    “没,没看见。是远远看见只是没看清是哪位少爷,晚间夜色模糊,少爷们都差不多身量,又都穿了孝服。”桔香再度闪烁其辞,眼神飘移起来。

    “小姐,我帮您去端粥来喝。”这下清烟疑心更重,这丫头一向惫懒,能躲则躲,今天却益发勤劳起来,这里怕是另有文章。

    “我不饿,桔香,你虽平日顽劣,淘气,但我也不大管着你,事事都和你说,只把你当个心腹可靠的人,在我心里其实是把你当个妹妹对待的,你也见了别家的少爷小姐是怎么对下人的,你在我身边几乎算的上半个主子。你是个聪明人,我说的这番话可有给你什么提示?”桔香虽平日看着机灵,毕竟还是个十五岁的小丫头,真的出了什么事,她哪里搁的住,只这一会功夫,已经破绽百出。

    “小姐,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老爷是睡下了,真的不骗您,您别逼我啊。”桔香一下就表现出了心虚的一面,急的跪了下来,眼泪也掉了出来。

    “起来,我不逼你,你只说爹现在好不好。”清烟直觉上认为爹怕也是出了什么事。

    “老爷老爷,晚上咳了几大口血,不知何故,我去的时候,楚大夫正在把脉,说是前面医生药下的重了,老爷体虚担不住,虎狼之药怕是对老爷这身子有致命的伤害。”桔香扛不住清烟射过来的两道寒光,一下就忍不出的说了出来。

    “药下的重了,怕不是吧,前几日爹吃了根本没事,今天的药谁煎的,谁去抓的,谁开的药方,前几日替爹看病的郎大夫呢,去了哪里,是谁把楚怀仁弄了来替爹看病的?”清烟急的扯住桔香的衣袖,脸色愈发狰狞起来。

    “小姐,我不知道,我这几日一直是跟着您的,若不是您让我去看看老爷,我哪里会知道这些事情呢。”桔香吓的边抽泣边大声回道,清烟一听这话,身子又倒了下去,娘的死,爹的病,是不是就预示着这个家的土崩瓦解,三哥,我是错看了你,还是猜错了你,你引狼入室,只怕会引火烧身的。

    “桔香,你替我把三少爷请了过来,我有事要问他。”清烟略一沉吟,想了想对桔香吩咐。

    “小姐,三少爷自晚间吃过饭人就不见了,家里好些事还指着他调理,他全都撂下丢给大少爷了,大少爷这会还在发火,忙的头顶冒烟呢。”清烟知道大哥有少爷脾气,什么事都要别人办的好好的,这会让他管这些,肯定是双眼一抹黑,从哪头管起都不知道。

    “达伯呢,这事只达伯从旁协助,就不是问题,怎么大哥犯了糊涂,不让达伯来料理呢。”清烟不知道出殡这一日,家里象被人重新整合过了。

    “达伯被喊去采办开春的货物了,三少爷说,太太去世后,家里好些东西不能按旧例了,所谓人死如灯灭,也该有些改朝换代的新气象了。”桔象双眼警觉的望着清烟,生怕一个出言不逊,就被小姐骂的半死。

    “什么货物,开春要采办什么货物,哪里有过这样的先例,不年不节的,做什么?怎么把爹跟前的人给换了,大哥是死的吗?该他出来打理了,他那少爷脾气不是现在发作的时候,桔香,给我更衣,我要去看爹。”清烟用手搬着双腿就要起床。

    “小姐,老爷已经歇下了,您明天再去吧,这会有三少爷派的人在服侍,三少爷怎么会不对自己的亲爹尽心尽力呢,您还是养了精神再去调停吧。”桔香忙上前按了清烟,不让她起身。

    “我哪里还睡的着啊,这才几日功夫,是不是想把这个家弄垮了才甘心。清风你莫不是这个家里的白眼狼?!”清烟气的忍不住大骂楚清风。

    “小姐,还有个事没跟您提,我听厨房的管事说,三少爷想开了春娶云娘过门,所以让达叔去采办结婚的东西。”桔香理了理清风凌乱的头发,又用热毛巾擦了擦她额前急出的汗。

    “混帐东西,娘刚去世,孝还没守,就忙着他那些破烂事,畜生。”清烟从未这样骂过他人,这时禁不住大骂起来。

    “小姐,三少爷说,死的又不是他亲娘,干他何事,不过是看在爹的面上,帮忙打理些事务。”桔香不知深浅,把知道的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说了出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