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回

章节字数:2779  更新时间:10-09-18 10: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四十三回

    清烟胡乱睡了一夜,一会想起了娘,一会又怕爹出事,再一会又看见三哥狞着一脸的假笑威胁她嫁给楚怀仁。这一梦,弄的浑身冷汗涔涔,天未亮,就已坐了起来,再也睡不着了。

    睡在清烟脚下的桔香微微的呼吸声均匀而绵长,睡梦中嘴里发出听不懂的单音节。

    清烟披了外套,站在窗边向外看,天空呈暗青色,初春的寒气铺就在窗玻璃上,用手触去凉的扎手,清烟被这冰块似的感觉惊了下,缩回了手。屋外隐隐绰绰,能见度非常低,镜泊湖面起了雾,湖面被雾笼着,披了层纱衣般轻薄,瞅不见湖面是否结了冰,但在雾气中犹可看见有两个人影晃动着,越走越远。

    这个时候怎么会有人在湖边走动,只是那身影隔着雾根本看不清,只可见的是两人身影,都着深色的衣服,若不如此,换成暗色或淡色恐怕未必能看的真切,清烟有些想冲出去看看,只是又恐就是出了门,那两人也早就走的没影了,打消了这个念头。

    跨进爹房中时,里面已经坐着三哥和楚怀仁,两人正对着药方子说着什么,清烟心里不由‘咯噔’一下,这药方里难道出了什么问题。

    “三哥,你们看什么呢?”清烟走过去,也跟着看了起来。

    楚怀仁假作墨迹未干,拿了药方用嘴吹了吹,又用手轻轻掸了几下,也不是明说,但那动作就是不愿再让清烟看那药方了。

    “桔香,拿着楚大夫的药方去抓药。”清烟知道那药方是看不到的,忙打发了桔香去讨过来。

    “不劳四小姐费心,怕是丫头不懂药,可怕抓错了,还是让我的小徒弟去抓吧。”楚怀仁忙把药方递到小徒弟手中,催促他速去。清烟欲说什么,又被清风一语带了过去。

    “烟儿,去看看爹吧,娘这一走,爹一蹶不振,人已经萎靡的不成个样了,昨日又未让他去送葬,回来就瞧见他吐了一口血,怕是急火药味攻心,这个怎生是好?”清烟望了眼清风,今天却觉得这个哥哥是如此的让人愤恨,那张道貌岸然的脸上堆砌着虚假的悲容,愁蹙的眉宇间隐藏着看不见的心机,温和里深掩着看不见的杀机,清烟手心不由出了一层汗,爹就是自己的靠山,一旦这座大山倒下,自己的命运就不在掌控之中,看三哥与楚怀仁之间的必有猫腻,楚怀仁对自己的垂涎已非一日,难道自己真的要成逐波之水,任其发落了吗?

    床上的楚墨言不过几日功夫,已瘦成一把,深陷的双颊衬着抠搂的双眼,干裂的双唇啜嚅了半天,一个字也未吐出,只是他看见清烟时,昏聩的双眼闪了一闪,又被一旁的清风给灭了下去,只是这一愰眼没逃出清烟的眼中,清风一直在旁边,爹有话也不能说。

    桔香很乖巧的搬了张凳子放在清烟身后,请她坐下,来日来的操劳让清烟的体力大大透支,这点桔香倒是看的分明,就算是家里的下人也知道楚家的基业自老爷倒下的一刻开始走向衰亡了。

    清烟想和爹单独说上几句,可偏清风一直陪在一旁,她也只能摸摸爹的额头看看爹的气色,握握爹的手,问几句饮食医药上的问题,苦于楚墨言无法开口,也都有旁边的下人一一作答,根本无法和爹交流。

    清烟说话的当口,桔香不知何故溜了出去,一忽儿又跑了来,喊道:“少爷不好了,前面有下人拦了云娘不让进门,您快去看看吧。”清风一听这话,顾不上这边,又思量着爹已是个废人,话也不能说,派来看着的下人也是自己的心腹,有什么事自然会禀明的,当下飞奔着离开了。

    “福海,帮我去泡杯茶来,再让厨房热碗粥来,我要喂爹吃粥。”清烟感激的看了眼桔香,回头又对始终立在一边的下人吩咐道。

    “银莲,快去帮小姐泡杯茶。”福海没出屋子,只对着屋外伺候的丫头喊了起来。

    “放肆,难不成我喊不动你,让你做的事,你倒吩咐起旁人做了,这个家到底谁是小姐,谁是下人。”清烟愠怒的喝斥起来,把福海吓的一哆嗦,忙回道:“不敢,小人不敢,我马上就去。”

    桔香很机灵的站在了门边,喊着站在外边的银莲两人扯起了闲篇。

    清烟忙低了头贴着爹的唇边,低声问道:“爹,你是不是有话要和烟儿说。”

    楚墨言艰难的吐了个“是”,清烟忙回身望了望,确定没有人,又再次低下头听父亲说话。

    大约十来分钟的光景,清风已从外面一阵风的冲了进来,只看见清烟拿着小碗细细的吹着勺子上的米粥,楚老爷被扶着靠在软垫上,斜着身子,手不住的颤动,嘴角边又流了些口水。

    “烟儿,爹这模样多半是中风了吧。”清风一脸焦急的搓着手,又四下打量的问道:“福海哪去了?”

    桔香从门口转了进来回道:“福大哥去厨房送煮粥的锅子了。”

    “谁让他去的,他的任务就是好好照顾爹,别的用不着他管,反了他了,瞎跑个什么劲。”楚清风突然暴怒起来,心中转了几个圈,这福海莫名其妙的跑去送锅子,怕是妹妹找的借口吧。

    “我让他去的,怕不是妹妹在这个家里,连个下人都支使不动了吧。”清烟一边缓缓将勺子递进父亲的口中,一边慢条斯理的回了清风的话。

    “烟儿这说什么话,倒象是哥哥我不待见你似的,如今家里这事那事,事事都要我操心,免不得性子急了些,妹妹别往心里去才好。”清风心里一阵比一阵急,父亲到底跟清烟说了些什么,家里的秘密是不是都告诉了她,自从听了楚怀仁提过家里藏着的一件东西以后,是日里夜里挖空心思的想,也是时时留意着父亲的言行举止,可这一年多来,却从未见父亲露过一星半点的蛛丝马迹,这让他焦虑不安起来。

    “三哥,只要心里有着爹和娘就行,我这个妹妹却不必太在意的。”清烟淡淡的点了点清风。

    “烟儿,莫不是在外面听了什么谣传,怎么说这样的话,你看三哥是个不忠不孝的人嘛,自家里出事以来,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我得过一点空闲吗,娘的丧事办的怎样你也是看见的,十里八乡怕没哪家有这么风光的,我哪里心里没有爹和娘了。”清风不知是不是在前院碰了钉子,这会只觉得委屈,不由的说话的声音又张大了起来。

    “三哥,你有孝心最好,这一大家了,也就全承望你照应了,大哥那里你多帮衬着点,他是个实心肠的人,不如你做事体面圆滑,若爹真的就这样了,你们可是要相助扶持的,昆仲之情不可消弥,万万不可让楚家走向衰败之途,妹妹这里乞求三哥看在一家子骨肉份上,切不可存私念,徇私情,断了自家骨肉的情份。”说着说着,清烟泪如泉涌跪在了清风的面前。

    清风被清烟的举动吓了一跳,他未曾料到妹妹会有这么低三下四的时候,又在心中盘问,清烟这么做是不是感觉到自己的意图了,究竟是十几年的兄妹,被她这么一番话弄的心里酸楚不已。

    “烟儿,快起来,这个家不会倒的,有三哥在,一定不会的,三哥会把这个家护在羽翼之下,也会让你一如既往做你的楚家四小姐,照读你的书,照样过你以往的日子,家里的事,爹爹的病都有我操持,不要胡乱听了别人的谗言,分割了我们兄妹之间的情分。你只需记住,三哥做什么都是为楚家好的。”清烟望着三哥,想从他那双深不见底的眸中看出此话的真伪,却只看到眼中的存着自己的影子,不由低叹,自己以后怕只是个做棋子的影子,共同生活了十几年的三哥,怎么就让自己如此不信任呢?

    清烟回到自己房中关了房门,只留桔香一人,对她深深施一礼:“桔香,我素日是看错你了,只道你懒惰,只喜说嘴,小小年纪就势利的不行,今天这事,却全亏了你,以后我再不会小瞧了你。”清烟话刚落音,桔香已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