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回

章节字数:2799  更新时间:10-09-26 09: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清风拿着那张粉色浣花笺,在鼻间处嗅了嗅,久远以前的东西这会早消失了香气,可清风依旧不住的轻嗅,似乎从里面可以嗅出自己想要得到的某些东西,这小小的浣花笺里面蕴藏着无穷的能量,或许只消自己一个小小的眼神,那个自己一向无多大兴趣的赵家二小姐就要臣服在自己的跟前,动一动小手指,那一脸娇羞的赵岫妍就会为自己粉身碎骨。做大事就要不折手段,牺牲区区几个条小鱼,能成就自己跃龙门而飞仙,又有何不可呢?

    清水镇外的清水河边立着个萧索的身影,绣满金丝凤的外氅裹着纤弱的身子,在初春里更觉瑟瑟,风起叶,外氅的裙边撩了起来,撇见脚下紫红色的绣鞋,绣鞋上白色的花瓣在这初春里更觉楚楚动人,只可惜花瓣上沾了些土,让那朵扎人眼的白,一下子就被弄脏了。那朵白色山茶诉说着自己主人的洁身自好,却最终免不了被玷污了的悲惨命运。

    清风从远处缓步走着,看着风中的人,绝世而独立,虽披裹着明艳的外氅,整个人却依旧看不出生气,如同一直在花瓶里插着的几枝塑料花,远远看去娇艳夺目,让人有一触芳蕊的冲动,待走到跟前,方始发现不过塑料耳,既无香气,又无生气,手触时,硬梆梆不见分毫温柔娇嫩之感。清风一念至此,又想起云娘的软语温存,软玉温香贴满怀如若无骨的媚态,心中不由一动,腹下就有了冲动,恰逢一阵风过,树叶随着风打着旋在脚边旋绕,才收了心神,大步走了过去。

    清风轻轻在岫妍的肩头拍了一下,柔声道:“等久了吧?”

    岫妍轻‘哦’了一声,羞的脸色通红,面对着一池有河水吹了半天风,脸上早就冷的刺骨,被这一吓,倒是让脸又热了起来。

    “冷吗?”清风很自然的伸出手去握岫妍的手,岫妍一时无法适应,赶紧缩了回去,又抬眼看了看路上,见无行人,方才定下心来,幽幽的说:“三哥,男女授受不亲,瓜田李下被人看见就糟了。”

    “哟,如今岫妍小妹妹也成人了,成大姑娘了,还跟三哥避起嫌来了,若果真如此,今天干吗要跑的来,这就不怕人说三道四啦,傻丫头,三哥想你了。”岫妍听着前面的话,一时想不出好驳的话,正不知所措,又被最后一句话,震的脚下虚浮,一下就歪靠在河边的树杆上,捂着胸口,话也说的不利索了。

    “三哥,你,不好乱说的,说什么呢,唉呀,这话。。。。。。”岫妍剩下的半截话再没敢说下去了,只是双眼里包了一潭水,望了清风,又急忙低下头,情急之下,又觉热的难过,扯下手套在手中不住的搓揉起来。

    “怎么不信三哥的话吗?不信你看。”清风从口袋中小心的掏出张浣花笺,双手捧了递到岫妍跟前,打趣的说:“你怎么大了反不如小时候皮厚呢?”

    岫妍抬眼看见那张粉色的笺,更是忙不迭的说:“要死要死,这是小时候不懂事的玩意,先学的词就卖弄给你,你怎么的还留着,还我吧。”

    岫妍伸手去抢,被清风机敏的收了回去。

    “这是你的心,既然给了我,怎么好要回去,我只有好好保存,并把我的心也一并交你保存才好。”说完,清风又另拿了张同色的笺出来,上面写着“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字却比原先岫妍的强上百倍,字体丰腴雄浑,宽博而气势恢宏,骨力遒劲而气慨凛然,了了数字,不难看出清风确实是个难得的人才,饱蘸笔墨的笺上,分明写满了主人的心思向某位心仪的女性倾吐心思。

    岫妍睁大了眼睛,觉得今天这一切来的太突然,突然到她已经忘了呼吸,忘了言语,忘了责问,忘了中秋月圆夜曾经看到的一幕,只因为自己想这个男人想了太久,久到自己都不相信他对自己有过一点动心的痕迹,而此刻听到的这番话,太不真实,又太喜欢听到。

    岫妍比不得岫妤,只跟家里请的私塾先生念了几年书,识的几个字,能吟几首诗也就够了,赵老爷本就不承望家里几个女孩子个个都能跟子建一较高下,若真有想读书的自然也不会反对,偏这岫妍和岫娥都不是这里的料,老赵老爷也就不强求,只岫妤一个人进了女子学堂。

    深宅大户里住着,根本不知道人心的深浅,何况又是从小玩到大的清风,只他几句甜似蜜的谎言,就把岫妍哄的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岫妤,怎么是不是一年大似一年,心里有了别人,不喜欢三哥了,那三哥可真是要伤心欲绝了。”清风等了半天,不见岫妍回出一句话来,颇有些不耐烦的燥了起来。

    “不是不是,三哥,岫妍自小心里就只有一个你,再没旁人,你千万别乱想,只是你突然来找我说这些话,我还未来的及理清头绪。”岫妍总算能说出句整话来了。

    “唉,若不是家里巨变连生,家里家外忙的脚不沾地,我过完元宵节就想和你说这事了,眼看着你也快二十了,我只比你大两岁,就想着和爹娘提这事的,不巧家里屋漏逢雨,只到今天才忙了个八九不离十出来,这一闲就想你,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呢,我也弄不清,就想喊你出来两人商量个答案出来。”清风笑兮兮的望着岫妍,再次握住她的手,这回她的手再也没抽回去了。

    “这事眼下也是不成的,你在热孝中,哪有刚死了娘就结婚的道理,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就希望别再给你添乱就好。”岫妍只觉自己也应该去和清风一起守灵守孝,才能说明自己是重视这个人的,可又没有那样的身份,早知如此,不如趁楚伯母未去世前,先订了这事,她这一厢情愿的单纯,真是清风稳操胜券的一把利刃,这未开封的利刃到底要向谁捅去呢?

    “我也真为这事发愁了,所以你要体谅我,还有以前我对你总是不冷不热的,你不要以为是我不喜欢你,其实我就是怕两人未成热络在一处,做出些有违伦常的事,是害了你的名声,我怕自己一下把持不住,这可是关系到你的一辈子的名声,你可千万不要怨恨我才好。”清风早编好了应对的话,对付这样一个未见过市面的傻丫头,实在是太容易不过了。

    “我不会怪你的,我才不是小肚鸡肠的人呢,你这么一说,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呢,如果有什么事要我帮忙,你只管说,我可能帮不上什么大忙,或是有跑腿送东西买东西的事,我倒是能帮的上的。”岫妍一下就觉得跟清风贴合的越来越近,三言两句就这么心甘情愿的随他去天涯海角也甘之若饴了。

    清风路踢了踢一旁的树,又用拳头敲打了一下,难过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怎么了?”岫妍不由担心起来,刚刚开了个好头,这才多久,自己哪里就得罪他了,不由的低三下四的哀求起来:“三哥,你有事只管开口,我什么都听你的,你别用这副表情对我,我哪里错了,你说啊。”

    清风摇了摇头,从树干上抠了块树皮下来,在手上小块的掰着,忧伤的说了句:“其实我今天真的是有事要求你的,只是这事,你恐怕帮不上什么忙,若让你知道,倒是为难了你,我实在狠不下心来让你难做。”

    这样的话,若是精明点的,有些常识的人,定会看的破的,可惜的是听话的人是岫妍,在她听来,清风是把她当自己人了,有了困难才会想起和她商量,心里不由的甜丝丝的,嗔道:“有事你说好了,为你做事,有什么好为难的。”

    “我是怕连累你的。”清风再次否定了要说出这件事的想法。

    “你不说,那我就不再理你了。”这个威胁倒是起了极大的作用。

    “别,别不理我啊,我说还不行。你听了,为难就直说,我不会逼你的。”清风继续卖着关子,把鱼饵下的重重的,单等着这条呆头鱼上钩。

    “恩,快说吧。”没脾气的岫妍也变成了有脾气的岫妍,男人宠女人,是不是都怀着目的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