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卷走出清水 第一章

章节字数:2643  更新时间:10-12-27 07: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春早就爬满了枝头,蝶早将春舞的烂漫天真,蜂汲取每朵花蕊,一片生机中,郊外的油菜地里,遍布金黄,人头攒动着,背着画板写生的女学生,嘻嘻哈哈,叽叽喳喳,将这片宁静的天空渲染的蒸腾勃勃。

    “清烟,快过来,这边取景最好。”一个娇俏的声音传了出来。

    “唉,来了。”黄花的菜花被拔动的摇摇欲坠,身姿曼妙,拔开这片耀眼的金黄,清烟背着画板,淡蓝色的侧襟学生装,齐整整的两条辫子俏皮的随着她的走动而弹跳着。

    “姗姗,怎么就你一人,你的小尾巴呢?”清烟脸庞红润,樱红的唇瓣吐气如兰,忽闪的长睫下一双灵动的眼睛捉狭的望着姗姗。

    “什么小尾巴,今天咱们女生出来写生,他跟了来,我才不要呢。”姗姗撅着嘴露出小儿女的羞怯,脸上一丝红云飘过,又转了话题。

    “我听他说,现在局势很乱,整天不是这个党就是那个党的互相勾结,又互相拆台,让我不要随便参加什么活动,可他自己却跑到南京去了。”姗姗一面端着写生板,一面两言直愣愣的望着眼晃眼的油菜花,只觉得心一下就乱了。

    “他恐怕是关心你多过他自己吧,毕竟是女孩子,参加这些运动总是会出事的,还是安分读书的好。”清烟聚精会神的盯着远处一景,用笔在眼前比划着,漫不经心的劝慰。

    “好了,不说这个,说的倒挺烦心的。对了,你这两天去看尤先生了吗?上回见他都瘦成那样了,两腮都凹陷下去了,听去探视的同学说,他痰中还有血丝呢,学校安排他住院看西医,可他偏不肯,固执的要死,再这么固执下去,那身体肯定是抗不住了。”姗姗一想起尤先生风华正茂就病体沉疴,心里不免又是一阵嗟叹。

    “我这两日天天都过去那边看他,他这病好象是有极重的心思,心口郁结了很大的症结,只要他能解了这个结,也就没事了,只不知到底是个什么结。”清烟摇了摇头,忍不住心里的好奇,尤先生胸怀锦绣,课讲的生动,他上课从不用书本,一向都是侃侃而谈,长长一节课说下来,全班学生竟不觉的就下课了,况且外形上又是清俊神朗,声音琅琅,讲课时抑扬顿挫,声情并茂,还不时的穿插些小笑话,课堂气氛带动的妙到毫巅。

    这样一位开朗健谈,心无芥蒂的先生,为了何事,竟是如此想不开,清烟想不通。

    连着几日,清烟总带着桔香去看尤先生,桔香忍不住抱怨:“小姐,行了吧,你比他女朋友照顾的还周到呢,况且他又是单身,你就不怕人说闲话。”

    “就是怕人说闲话,才带了你来,要不我就自己来,不要你陪了,快点,把熬炖好的粥食拎上。”清烟从人力车上下来,径自先向里弄里走去,尤先生住的地方算不上贫民区,但也不是什么上等人住的地方,里面住的人杂乱,时不时能看见门口有人生火做饭,呛人的烟无规则的四处乱飘,孩子们奔前奔后的大呼小叫,越过外面的开间,再往里一口天井旁,几个妇女正边说笑着,边将手里的菜洗的稀里花拉,紧接着又听她们无所顾忌的大笑,也同那井边泼出来的水声无二。

    尤先生住在二楼,走进楼道,木质的地板很有些年头了,踩在脚下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这是让桔香深恨的一件事,每回出来天必是黑的,走在这样的楼梯上,心都是提在嗓子咽,一是看不见,二总觉得那楼板里总能听出些久远以前住在这里怨妇的低诉抽噎,跟清烟说过两回,又被训了两回,以后再不说了,可心里总是存着这个念头,看不见的却愈加害怕,常常被楼道里的一阵冷风吹的后脖子梗子冒凉气。

    还未进屋,已经听到里面剧烈的咳喘声,声音里空空的,象是断了线的风筝,无力的叭嗒的掉在地上,咳着让人的心都快一并给咳了出来。

    “先生。”清烟猛的推开门,看见狭小的房中,尤先生正趴在床沿上大口喘着粗气,刚刚的一阵剧咳,让他消耗了太多的力气,一只手搁在身侧,一只手不住的抚拍着自己的胸口。

    恍惚中,清烟又回到了初见尤先生的情景,那时的他温和的注视着课堂上的每个同学,他浑身散发的书卷气,晕染在每个学生的身上,清烟也和许多女生一样为之倾倒,也和许多女生一样为他身边有一位娇俏可人,机灵聪慧的女伴而神伤过,却也不过是过眼之事,更令人折服的是尤先生的才华横溢。

    一晃三年过去了,这期间清烟回过两次清水,想接父亲来省城看病,却被三哥左阻右挡的推却,父亲一如离开时,面无表情的躺在床上,幸好下人们还算用心,身上也整洁干净,没有长年卧病在床而生的褥疮之类,三哥当时幽幽的回道:“父亲老了,离了故土,就失了地气,出了清水,恐怕凶多吉少,不如还是我看着好,况且如今世道大乱,路途遥远,妹妹有心了。”

    清烟听了这话,心里过了一下,也知若是出了任何差错,自己罪责难逃,必为千夫所指,行孝不成反害了爹,也没有万全之人肯打下包票,一定能治愈,想想也只得作罢。

    第二次回去,三哥成亲,不过娶的不是云娘,是赵家二小姐,云娘只落的个妾的名份,云娘没哭没闹,认命的跟了三哥,庆幸岫妍也是个大度之人,这一妻一妾倒也相安无事。大哥二哥与三哥分了家,他们搭伙捣腾市面上紧缺的物资,听说真正的发了大财,只是在外面许久没有音讯。

    这三年的时光,中华大地烽烟四起,饿殍遍野,枪炮声象盘旋在高空的秃鹫肆虐着觊觎着这个千年的文明古国,文明何在,道德沦丧,今天奉系,明天浙系,后天皖系,此起彼伏,乌烟瘴气,人们已经从最初的恐慌到了后来的麻木与茫然,大家不知道明天会是怎样,也不知道战争何时才能停下。

    最后的第三年,清烟已决定不再回清水,上次回去楚怀仁在几十里外看病,特意跑回来送她,临别时提着清烟的皮箱,盯着清烟日趋成熟干练的新女性形象叹气道:“烟儿,你真的变了,以前的独立还带着孩子气,如今无论从哪个角度望去,都是新时代女性所提倡的真正自我,以前我无法掌握你,现在已根本不奢望掌握你,只是希望你记住三年前对清风的承诺,三年后孝期满后,回来与我完婚,我等你。”

    那时的话经常在清烟的耳边敲打,三年光阴一晃即过,清烟亦下定决心,三年后哪怕家里不再寄一分钱过来,也要凭着自己的双手,在这里开创自己的世界,她也不再对楚怀仁有任何抱怨,他也有爱的权利,自己不可以去轻视,但至于接受却也是无能为力的,他们根本不可能有交集的一天,即使她现在的爱情生活一片空白,也不会在上面泼散任何墨点,她的爱情不允许玷污。

    “尤先生。”清烟推门的瞬间看到的一目,让她心焦如焚,忙走到床边的桌上去倒水,谁知提起的茶壶里一滴水都没有。

    “桔香,去前面的老虎灶打瓶水。”清烟轻声的对站在门外不肯进来的桔香吩咐道。

    桔香挪着脚步侧身挤进屋,将手中的食盒放在桌上,不情愿的看了看床上的人,嘴里哼哼唧唧的拿着桌上的水瓶,气呼呼的又拉门出去,那门发出沉闷的喘息声,配合着主人咳嗽的声音。

    “清烟。”尤先生睁开眼,看着面前青春朝气的清烟,有点自惭形秽,费力的将身子动了动,又将被子往上拉了拉。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