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章节字数:2861  更新时间:11-01-06 10: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屋内的影子被拉的细长,孑然而萧索,孤寂的空间里,空灵的象座未盖板的棺材,让清烟遍体生寒,未知的一切让她惊恐万端,人一下子全部都消失殆尽,她虚弱的跌坐在沙发上,慢慢的捋着头绪,是谁?为什么这么做?目的何在?

    绞尽脑汁的思考,让时间的脚步飞弛,钟敲打了十二下,下人们全涌了出来,餐桌旁下人们川流不息,一道道菜蔬,转瞬间将桌子全部摆满,清烟冷眼看着这些受命于人却不肯吐露一星半点的下人,暗暗思忖该如何才能套出想要知道的事情。

    “小姐。”门外的人大呼小叫的闯了进来,一名军人领着桔香走了进来,桔香鼻尖上密布着细细的汗珠,前额处的发丝因潮湿而零乱的耷拉着。

    清烟看着桔香,愰若隔世的冲动,一下抱住了她,纷乱的心定了下来,清烟觉得自己是如此脆弱,外表的冷静被一层孱弱的浮壳掩盖着,只要轻轻一击,就会崩溃的粉身碎骨,而一个小小的桔香,小小的丫头,却能给自己莫大的力量将内心绷紧的弦完全舒缓下来,想到这,清烟不禁自嘲的笑了。

    “小姐,他们是谁,这是哪啊?”桔香环顾四周,应接不暇的突变,让她来不及适应,富丽堂皇的陈设让她眼前一亮,小心翼翼的抚摸着沙发的靠背,这里与清水的宅子大相径庭,一中一西,一暗沉一明亮,一陈旧古朴一大胆新潮。

    “楚小姐,师长让我们把您的贴身丫头找来伺候您,师长这两天忙于公务,无暇分心,您稍安,他事毕会马上过来和您解释的,您就安心在此待两天,学校那我们也去请过假了,请尽管放心。”军人毕恭毕敬的转述了那位师长的交待,却依旧没有破解清烟心头的疑云。

    “既然我是你们师长请来的客人,那我也有离去的权利,男女有别,即使风气开明到今天,我也没觉得有必要住在陌生男子的家中,如果你们师长事毕,再来找我就是,何必多此一举强留我在此。”清烟傲然的望着对面的军人。

    那名军人‘啪’一声行了军礼,昂首挺胸却不敢直视清烟,继续背书似的答道:“楚小姐,非是我们不愿让楚小姐离开,实在是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师长这么说的,我们也只有服从。”

    身处莫测的困境中,清烟欲再争取,却不妨一旁的桔香‘哧’的笑声打扰了这所谓的紧张局面,

    “桔香,不得无礼。”清烟瞪了眼桔香,桔香撅着嘴咕叽着:“木头桩子上刻个人脸,还装了弹簧,又不是数算盘珠子的,拨一下动一下。”

    那军人仰着的脸被桔香气的乌紫,鼓胀的脸庞缓缓的呼气又吸气,半晌闷着声问:“楚小姐,有事请吩咐下人,鄙人军务在身,就先告退了。”

    桔香象是逗他逗上瘾了,赶上两步叫道:“还有事呢,你急什么呀,我们又不是鬼,是鬼早掐死你了。”清烟看着两人剑拔弩张的斗了起来,端起桌上的一杯茶抿了口,坐在沙发上看着两人。

    军人伸出的左腿被自己生生的搬了回来,立在一边,垂手道:“有事找下人就可以了,我只负责传话。”

    “废话,找你当然是让你传话,总不能请你吃饭吧。”桔香玩性大起,言语间轻,薄了几分。

    “回楚小姐,我都是回驻地用饭,不敢劳动。”在他看来这话再妥帖不过,却让桔香听的大笑不止。

    “小姐,碰到块大木头。”桔香笑的直拍沙发扶手,一个劲嚷嚷:“笑死人了,太好玩了。”

    军人垂下的手已经成了拳状,清烟看出对方的耐性到了极限,柔声道:“你先回去吧,带问你们师长好。”

    军人行了个军礼,脚步声渐渐远去,清烟用手戳了下桔香的头,气笑道:“你呀,专捡软柿子欺。”

    走,肯定是走不掉的,别看这么大的房子,上上下下可以随便走动,只要在院门处站立,就会有士兵冒出来,恭敬的请回二人,清烟和桔香闲的无聊,四处逛看。

    密密层层的林木,象一道天然的屏障将大大的院落四周围满,透过树木的缝隙渗进的阳光,点点碎散在地面,屋前的大草坪上立了遮阳伞,伞下的一张桌上摆了些水果零食,这里的一切被布置的井井有条,看的出这里的主人对此很在意,只不知是专门为了清烟这么做,或是为每个登门而至的客人这样准备的。

    “楚小姐,饭菜摆了多时,您再不用,一会就凉了。”一位中年的模样的妇人,站立在旁,温顺的提醒,清烟手中握着一颗佛手,闲极无聊的抛上抛下,不曾瞧那女人正眼,自顾自的对桔香言道:“桔香,这个佛手给你玩吧。”

    “这个做菜还是挺不错的,回头让人给您凉拌着可好。”桔香随手接了过来,握在手中搓蹭着。

    “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又不是没吃过,不稀罕。”清烟懒懒的瞄了眼,主仆二人旁若无人闲聊着,站着妇人又略提高了声音说道:“楚小姐,中午了,您该用午餐了。”

    清烟仿若刚刚发现有这么个人存在似的,“哦”了一声,就便坐在了身旁的椅子上,斜靠着身子,淡淡的看着前面摇动的树枝,又没了下文。

    妇人有些急了,欲上前再说,又踌躇着是否该上前,猛听的后面有人唤她:“黄嫂,怎么还不请楚小姐进去用餐,师长知道,小心你的脑袋。”

    “钱管事,您来的正好,我请了半天,小姐她不搭理我。”黄嫂一肚子的委屈,总算找到人倾诉了,急急的跑到管事的跟前,焦灼的辩解。

    “一定是你说话不中听,气着小姐了,回头再找你算帐。”钱管事不管三七二十一排揎了黄嫂一通,赶紧跑到清烟跟前,立了身子,又半弯了腰。

    “楚小姐,吃了中饭再看吧,这园子大呢,回头让下人们带领四处逛逛,若您觉着累,还可以让人骑自行车带着您逛,吃饱了咱们才有劲逛,您说是吧。”钱管事谄媚的语调,让清烟入耳很是不舒服,这管事跟自家的达伯可不一样,做作的让人恶心,下人这样,想必这主人也不见得是个高风亮节的人物,这个师长怎么来的,倒让人看轻了。

    “我在等你们师长回来一道用饭,主人不出来,我这个客人,哪里敢喧宾夺主?”清烟挥了挥手,打定主意,不见这位师长,自己是不会做出任何举动来的。

    “唉呀,您这是为难我们呀,楚小姐,师长最快也要两天后才能回来,您这两天不吃不喝,师长回来知道了,我们的脑袋都要搬家的呀,楚小姐,我们也是有家有口,上有老下有小的,一家老小还指着我们养家糊口。。。。。。”钱管事老奸巨滑的搬出一堆理由,挑战着清烟善良的心,终究姜是老的辣,清烟一来不堪忍受他那冗长的哀诉,二来跟一个下人过不去,也不是自己的品性,三来不吃饭就是跟自己过不去,既来之则安之。

    清烟站起身来,说了句:“头前带路吧。”

    钱管事的声音一下愉悦起来,欢快的往前走去,边走边吩咐一边的黄嫂:“快去桌前照应,楚小姐要用午餐了。”

    黄嫂一溜向前小跑,一旁的桔香轻声在清烟耳边道:“这位师长是什么人啊,对咱们为什么这么周到,这里的下人都要把你当祖宗供起来了,小姐你是不是救过他的命,是他的大恩人啊?”

    清烟茫然的摇了摇头,轻轻敲了敲前额,哀叹道:“这个问题,我想半天了,一点头绪都没有,我在省城除了同学老师,根本就不认识外人,哪里会跟军政的人搭上关系,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找错人了。”

    “找错人,我看不会,连你的名字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谁会做了好事不报自己的名,报你的名,该不是有意要报复你,结果适得其反了吧。”在八卦中成长起来的桔香,顽强的秉承了八卦人的传统,继续创造新的八卦故事。

    “好了,别乱猜了,等那个师长来了,所有的迷都会解开的,现在咱们就好吃好喝的享受着。”清烟突然兴起,带起头向前小跑起来,桔香紧跟着后面笑着追了上去,钱管事还未反应过来,两人已超到了前头,钱管事看着两条轻盈的身影从眼前飘过,嘴角牵了牵。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