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章节字数:2844  更新时间:11-01-12 00: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冯公子没去接展枭鹏的话,面对着清烟谄媚一笑:“楚小姐,叫我翰元就行了,叫冯公子外道了,昨天虽说是碰巧遇上,可这也是冥冥中的缘分,我和楚小姐的缘分怕是老天爷早就安排好了。”冯翰元的眼里并未把一个小小的师长放进去,语气里旁若无人的轻薄,让展枭鹏满脸的不悦。

    清烟瞄到展枭鹏脸上的表情,却不以为然的坐了下来。

    “楚小姐,刚听展师长说晚间大家一起去百乐门坐坐,我有个意见不知当讲不当讲。”冯翰元将身子朝清烟坐的方向凑了凑。

    “有话但说无妨,您可是我的大恩人,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清烟身子坐正,朝他温柔的一笑。

    “是这样的,去百乐门那样的场合,楚小姐这身衣服是不大合适的,不如这样,趁着这会没事,我带楚小姐去购置几件行头可好。就当是给展师长未来夫人的一点小小的见面礼。”冯翰元三句话不理本行,没说两句,就开始施些小手段以博取清烟的欢欣。

    展枭鹏的脸上再也挂不住了,脸色不郁的从靠着的壁炉边走了过来,坐在清烟身边揽着她的肩说道:“这样的事不敢劳动冯公子,内人的穿戴行头还是由我这个做丈夫的来置办更合适,刚突然想起,下午还有个会要开,也不知一时半会能不能赶回来,这个东道且留着,等改日有空我再单独请冯公子前往。”

    清烟迷茫的看着对话的两人,忍不住插口道:“我是你未来的夫人,这事我怎么不知道。”清烟话刚落音,冯翰元一张包子脸笑开了花,站起来拍着展枭鹏的肩笑道:“展师长,襄王有意,美人无心啊,你这该不是一厢情愿的吧,楚小姐,你不知道展师和已经把你定给自己了吗?”

    展枭鹏此时有种向把这包子脸打烙饼脸的冲动,拳头握了又放,放了又握如此几回,最后把手塞进了裤兜中。勉强的挤了笑言道:“清烟,上楼休息吧,大夫嘱咐不可劳累,我先送冯公子出去,回头过来陪你。”

    冯翰元有些着急,展枭鹏这一送客,又要找机会过来亲近清烟,自己今天的表现,以后于见她怕不是那么容易了,这个展枭鹏不是个好惹的货:“展师长,你给楚小姐找的什么大夫,要不我把我父亲的私人医生找过来替她看看,不要留下什么后遗症才好。”

    “多谢冯公子好意,在下心领了,若有麻烦的地方,鄙人自是不会客气的,冯公子请。”展枭鹏抬手一挥,硬逼着冯翰元离开。

    “如此那我就先行告退,楚小姐明天我再来看您可好?”冯翰元事先约定,防着第二日再来有被展枭鹏拒之门外的可能。

    清烟坐在一边尚在生气,自见到展枭鹏以来,他事事替自己拿了主见,没有一事征求过自己的意见,如今又对外宣称自己是他的未过门的妻子,独断专行,自说自话,根本就怕自己当做是他的附属品,对她这个向以新时代新女性而自居来说,根本就是不可理喻,难以接受。这会她摆明了和展枭鹏呕气,听见冯翰元的话朝他温柔一笑:“翰元,我住在这也是烦闷的紧,有空就过来玩玩,陪陪我说说话,枭鹏公务繁忙,经常不在家,家中也没有个可以说话的人,真正闷死人了。”

    冯翰元听了本就难以睁开的双眼更是眯成了缝,笑呵呵的连声称是:“只要楚小姐不嫌弃,鄙人天天过来陪您都成。”展枭鹏忽的站起身,扯了扯扎在皮带中的上衣角,大声喊了句:“冯公子,请!”

    冯翰元一见他脸色阴沉,晦暗的面容下怒气隐忍,怕自己再呆下去,不知会出什么事,拿了桌上的礼帽,朝清烟挥挥手,依依不舍的出了大门。

    冯翰元前脚刚走,展枭鹏一把抱起坐在沙发上的楚清烟向楼上走去。

    “你疯了,放我下来,一家子下人看着呢。”清烟被他莫名的举动弄的又羞又臊,不住的用拳头捶打他的前胸,只是展枭鹏此刻怒火中烧,根本感受不到拳头落在胸口的疼痛,相反倒是心口处却是一阵阵的绞痛,他恨自己在这个女人面前总是不能自拔的动情,而她却又是那么清冷的没有任何反应,莫不是自己一再的容忍,让她误会自己对她只是朋友的情义,今天他就想让她知道,他和她不是朋友关系,是恋人关系,他不管她爱不爱自己,最重要的是自己爱她,爱了三年多,想了三年多,等了三年多,终于见面了,本想慢慢的让她接受,可这个姓冯的花花公子几句花言巧语,就让她不顾矜持的在自己面前打情骂俏,若不让她感受自己的爱有多强烈,难不成还要让她红杏出墙。

    卧室的门被展枭鹏一脚踹开,桔香跟在后面,怕小姐受伤,又不敢太过靠前,只是苦苦哀求:“展师长,饶了我家小姐吧,她哪错了,你说好了。”

    展枭鹏根本不去理会跟在后面的尾巴,反脚又将房门关上,咣当一声,屋里屋外被隔绝,桔香象只耗子般贴在门上听里面的声音,钱管家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一把抓住她向旁边拖:“桔香,别在这听啦,小心师长一发怒,把你吊起来打,快走吧。”

    “钱管家,我家小姐还在里面啊,求求你别拉我走。”桔香奋力去掰钱管家的手。

    “笨丫头,你看不出来师长爱你家小姐当自己的命呢,再说你站这能帮什么忙。”钱管家继续拖着她往楼下走。

    “我就是怕师长爱我家小姐,我家小姐可是许了人家的,可别出什么事啊,她是要回清水嫁给楚大夫的,他们可是有婚约的,少爷就是让我来照顾小姐别出事的,这下我回去可怎么交待啊。”桔香边哭边说,说到最后,索性坐在楼梯上双手抱膝,脸埋在腿中抽噎起来。

    “胳膊扭不过大腿,师长要娶你们小姐,就你们清水镇那个弹丸之地怎么与他抗衡,他手中有枪,那个大夫手中有什么,再说,楚小姐心里也未必没有我们师长,要不怎么能把白丝帕送给师长做定情信物,那丝帕都是我们师长自己亲手洗了晾干,从来不让人碰的。”钱管家坐在桔香旁边继续开导她,想起师长对那块丝帕的钟爱,有回晾干后,下人们忘了收,一场大雨又把帕子淋湿,展枭鹏回来见了,脸阴沉沉的,打了洗衣工一鞭,赶出了府里,从此后府里上上下下,人人均知,可以不收衣服,不收被子,这块帕子是如何也不能出差错的。

    “这省城里有不少军政界,商界有头面的人物,这些有钱人个个都三妻四妾,情人养着,交际花包着,唯独我们展师长,从来不去那些地方,就是有些社交活动推不掉的,也是露露脸,提前回家的,对你们小姐用情至深,在这些场所打滚的人,还能出淤泥而不染,也真是屈指可数了,你们小姐跟着那个穷大夫有什么福可享,跟着我们师长可就大不一样了,这些天你住在这里也是亲眼目睹了,连你这个丫头也跟在后面风光不少,怎么这么不开窍呢。”钱管家的话让桔香慢慢抬起头来,托着下巴沉思起来。

    楚大夫和展师长,小姐会喜欢哪一个,在清水镇的时候怕嫁楚大夫还逃过婚,这个展师长小姐跟自己提都没提过,这会突然冒了出来,看两人又象是挺熟稔的样子,钱管家又说有白丝帕做定情信物,想必两人之间的关系是非同一般的。

    桔香还在屋外不着边际的乱分析,展枭鹏将门关上的时候,顺势将清烟放了下来,清烟怒视着他,双手轮番朝他挥去,他不管不顾,双手一把抱住她的腰,将整个人纳入怀中,低下头带着满腔的怒火,向清烟的唇上狠狠吻去。

    带着满腔的怒火,向清烟的唇上狠狠吻去。

    吻象喷薄而发的火山,四处流淌的熔岩灼烧着清烟的双唇,她紧闭着双唇,不想在这意乱情迷里沦陷,可双颊不受控的绯红起来,泛滥的情感冲闸而出,展枭鹏的唇已不再满足仅仅是唇与唇的密合,他的舌头温柔的抵触在清烟的唇缝间来回游移,两个未曾尝过此中滋味的青涩男女抵御不住这感觉带来的冲击力,鼻间呼出的热气,更助长了他们对彼此的索求。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0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