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毓天  第4章 小狼要晕了

章节字数:4358  更新时间:12-09-15 15: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习之原来知道小狼一直跟在她身后,出到居外,她回过身来,“紫樱,出来吧,以后可能没什么机会再见了。”

    小狼非是不想出来见她,只是想着这离别竟是真的?要自己如何和她道别?

    “刚刚我们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

    小狼无声地点点头。

    “这样也好,有些事你迟早都会知道,现在也差不多是时候了。”

    “习之,你离开……难道就是因为你……喜欢先生?”小狼自觉这话好像问得有点突然,好在习之并没有介意自己的鲁莽,淡淡的笑回映在月光下变成了一幅和谐的画。

    “你总是说自己笨,其实你挺聪明的。最笨的那个人是我,喜欢上一个自己不该喜欢的人。”

    “可即便如此,又有何大不了?非要离开不可?”习之垂下透着浓浓伤感的眼眸,一时间周围静得出奇.小狼很害怕在这种时候过早地结束两人最后的谈话,小狼不再细问那么多,只知道自己不想让她走。

    “可不可以不要走,我还没准备好,要不过两日我做些好吃的送送你,再走?。”

    “紫樱,别都道了,岂有不走之理。”

    “我去跟先生说说,不差这两日,好不好?”小狼紧紧地拽着她的手,不愿放开。

    习之把小狼抱住,一股暖意自她的胸间传过来。

    “我以前也觉得自己可怜,总是一个人,孤孤单单,没有人了解我的痛苦,没有人可以帮助我。但遇到公子之后,我才发现,原来还有比我更可怜的人,比起强加在他身上的那些诅咒,我此刻的孤独又算得了什么。带诅咒的是他,而不是我。我还可以有喜欢其他人的权力,但他没有。”

    此刻小狼终于明白,习之的之前的眼泪并不是为她自己而流,而是为先生而流。

    “紫樱,替我好好照顾先生,我走了之后,公子就只剩下你了,不要让他孤单。”小狼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只机械地点了点头。

    “不要喜欢上他,更不要爱上他,这样你就可以一直留在他身边,懂吗?”

    “嗯。”当小狼回答完她这句话时,却开始心虚。自问道:我真的对先生没有一点点的喜欢吗?

    习之开始松开小狼,准备离去。

    “习之”,小狼其实只是还想再看她一眼,“你还会再回来吗?”

    “等我不再喜欢公子了,可能就会回来了。”

    “习之”,她又要转身离去,小狼又喊住了她,多停留一会儿也好,“你刚刚叫先生什么名字?”

    “他的化名虽叫苏步玉,真名却叫九毓天,这是个秘密,只有你自己知道就够了。”提到苏步玉时,月光下她带着泪光微笑着,面容如春日的樱花般明丽动人,这一幕小狼把它深深地印在自己的脑海中。

    那天晚上,小狼没有回房,而是爬到附近最高的石崖上,看着习之的背影一点一点地变小,最后消失,还是在看着。不知不觉就坐在中秋时坐过的那棵树上睡着了。

    梦里,仿佛又回到了三个人在一起的日子,平平淡淡,却温馨。习之站在阳光下晒衣服,让屡屡晨光穿过他的头发,衣角,裙边,柔和的美丽就在那平淡的每个早晨给刚睡晨的小狼一个愉悦的画面,只是如今那只能是个永久的画面了。

    原来做梦也可以清醒,会让人想哭却觉得哭不出来。

    小狼慢慢苏醒过来,朦胧中感觉有人在自己跟前。

    “先生,你怎么来了?”苏步玉还是和昨天一样,看上去没有变化,脸上的神情也还是未改变。

    “你昨天一夜没回,想许是到这里来了。”

    “你知道……习之现在去了哪里了么?”苏步玉望着远方,微蹙了眉,虽然是极其细微的变化,但恰巧让小狼捕捉到了。也许有那么一会儿他的思绪也追溯过之前的场影吧。

    “紫樱,回去吧,会着凉的。”

    “我还想再呆会儿。”

    “过去的终回不来了,但是其他的一切还是没有变,太阳一样初升,风也一样游过这里,回忆只是回忆。”

    “你怎么没有留她,一句也没有……”或许还没有完全清楚,任性地说着梦里想说的话。连小狼自己都觉得惊讶,怎么会如此对先生说过话,习之如果听到,也会怪自己不懂事。或许是小狼潜意识里在害怕今天的习之便是以后的自己,便有了嗔怪之意。

    “你都知道了。”

    “先生可以将这么多年的主仆感情也可以当作没发生过,表现得若无其事,真的很厉害。”其实那一刻,小狼是失去理智的,说的都不是真心话,是伤心也好,是心虚也好,只将那积蓄已久的怨气都发泄在先生身上。

    其实事后曾好几次因这件事自责过:我怎么可以对一个同样受伤害的人说出这么过份的话,他的离愁不会比我少,而他却用自己受伤的心来安慰我,我却再一次刺痛他的伤口。

    苏步玉也不作任何解释,也不生气,静静地陪在小狼旁边,直到她平静下来。

    等小狼平复下来,脑子也清醒了,回头看看在风中站了有一个多时辰的先生,突然觉得很是愧疚。还是快回去吧,任性也够了。但当她一站起来,整个身体却使不出一丝的力气,瞬间瘫软下来。

    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手臂轻松地怀着她。平时见苏步玉算是比较柔弱的,想不到那刻接住小狼整个身躯的手臂是如此有力,也从不知道他的怀抱是如此温暖。在他的怀里,小狼可以完全放松下来,心却起了波澜。许是一个晚上的寒风吹得小狼发烧了,再加上伤心导致抵御力下降,小狼身上脸上烧得厉害。

    一路上,就这么被抱着,小狼突然有点恍惚。难得有机会如此近距离地看先生,但自己的视线却那么模糊,好可惜。

    “先生,对不起,刚刚那都是气话。”小狼吃力地说着,他可千万别把气话当真才好。

    “我都知道,不要说话。”见先生没有生气,小狼终于可以安心地睡过去了。

    回来后,小狼沉沉地睡了一天一夜,而苏步玉也在小狼床边守了一天一夜,脸上的倦容依稀可见。眼神却依然清晰明亮。

    见小狼醒来,苏步玉过来用手轻触了下她的额头,发现烧退下去了,这才舒心地展开笑意。

    “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小狼听得出他还担心自己为习之的事伤神。

    “我……肚子不舒服。”

    苏步玉疑惑中带紧张地望着小狼。

    “我都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肚子空空的好难受。”小狼调皮地揶揄了苏步玉一回。他这才明白过来,眉头才舒展开来,温和地替她拨开眼前的碎发,小狼的视线呆呆地落在他脸上,一时间小狼觉得自己怎么又发烧了。

    苏步玉照顾起人来原来是非常细心的,这段时间也是难得的独处。很快小狼又活蹦乱跳地穿梭于清溪居这一带了。已经接受了习之离开的事实,但小狼还是会经常去习之原来住的房间打扫打扫,整理她留下来的东西,一切就按先来的摆设,就好像她会随时回来一样。

    这段日子,有些细微的变化,习之走后,本来有很多话的小狼突然少了一个倾听者,心里一大堆的话不知该找谁说。苏步玉又不喜欢说话,小狼怕烦到他,便有了经常去晓春园对着花花草草发呆。

    苏步玉可能也察觉到了小狼这些多出来的寂寞吧,他会时不时留她在他房里陪着他,就算话不多,总也好过让好一个人去发呆。小狼常想要是一直能这样也很好,心装着的是满满的快乐,即使不说出来也没关系,不快乐的东西都让它停留在以前那些时光里,眼前只要有先生陪着自己就够了。

    虽然生活平静,一日接一日地过着。那天小狼跟苏步玉如往常般下山去购置用品,路过一家饰品店,先生端详了小狼一下,接着走了进去,小儿正纳闷着,他便出来了,手中多了一条漂亮的淡紫色发带。

    绕到小狼身后,小狼感觉自己的头发被轻轻地撩起,那丝带在头发上缓缓绕了几圈,动作甚是轻。苏步玉笑意淡淡地看了一会儿。“还不错。”

    “只是不错啊,那不要了,还给他。”小狼故意嘀咕道。

    “紫樱不须要太漂亮,这样就足够了。走吧。”他都不给小狼机会再问他什么就径直走开了。害得小狼追得上气不接下气。

    猛然间,一张熟悉的面孔映入小狼的眼帘。这张丑恶的面孔就算化成灰小狼都认得。就是这张脸恶狠狠地威胁自己如果偷不到东西就让自己吃苦头,就是这双手,拿着长长的皮鞭使力地抽打在小狼的身体上,说要将自己活活打死。小狼努力不让这些不愉快多停留在脑子里。但这种痛恨的感觉依然鲜明如昔。

    小狼找了个借口离开了一下,目的就是想报复一下这个曾经让小猴子吓得不敢睡觉的恶人。心里的愁恨太强烈,让一些卑劣的本性得以滋生,忘记了先生告诫过不能用所学伤人,忘记了不能让先生失望。

    小狼无声无息地在经过他身边时洒下了蔓陀罗花粉。听到他在自己身后传来中毒后的胡言乱语时,有那么一会儿,小狼心里有了小小的复仇快感。只是一点点小惩罚,不算过分吧?小狼有点小心虚地想着。

    回来见苏步玉,发现他的笑容淡了很多。尽管如此,苏步玉仍不表现任何更深层次的意味。走在路上,有好一会儿小狼都没说话,苏步玉也没有。

    他应该是知道了我刚刚施毒的事了吧。

    正想开口,不想苏步玉先开了口,“紫樱,蔓陀罗的功效是什么?”

    小狼心里一怔,先生果然知道了。小狼支吾着回答:“适量的蔓陀罗可使人神清气爽,精神振奋。”说到这里小狼停了下来,苏步玉还是没有说话,似乎在等着什么,小狼只得硬着头皮接着说,“两倍于适量的蔓陀罗会使人麻木,产生幻觉。三倍或三倍以上可以使人发疯致死。”

    苏步玉轻轻地叹了口气。“这是我教你的,我也有错。”他不再回头看小狼,只顾自往回走。小狼知道,这次自己真的让先生伤心了。

    回去后,苏步玉没对小狼说任何话,进了自己的房间,房门紧闭着。小狼想敲门,可是悬在空中的手却僵在那里无法动作。做了这些,小狼觉得自己是没脸请求他的原谅的了。回到房间放好包袱,心甘情愿地跪在清溪居外,心里倒觉得好受些了。

    那天天气变得很快,傍晚时分,天空突然降下大雨,而且越来越大,大而厚实的雨滴毫不留情地砸下来,冰冰凉凉地打在头发上,脸上,肩膀上……,小狼竟然有种痛快的感觉。

    既然先生不舍得责罚我,就让老天来惩罚我吧。等等,先生给我绑的发带不可以被雨淋坏。小狼立刻解下发带,将它揣入怀中,任头发披散开来。

    雨依然下得很大,模糊了小儿的视线,一个熟悉的身影却慢慢走近,带着他温暖的气息。他将伞撑在小狼的头顶上方,却顾不得雨水从伞的边缘及外将他淋湿。

    “紫樱,这又是何苦呢?”

    “你快回房去吧,外面雨大。”

    “紫樱,我并不想如此责罚你,你既已知错,以后改了就是了,不需如此。”

    “紫樱有过,当受此罚。当初我答应过习之,不会做让先生伤心的事,我没做到,就当是请求习之原谅吧。”

    苏步玉静静地望着小狼,为她捋了捋湿透的头发,那眼中迷蒙的竟是一种称之为心疼的情绪。“你刚刚病愈,经不起再一次的淋雨,回去吧。”

    “先生多心了,紫樱自小命贱,这些小事算不得什么。”

    “你怎么如此固执。”小狼看到苏步玉眼里的责怪与焦急,却殊不知接下来发生的这一切更为令她震惊。

    他缓缓放下手中的伞,轻轻地将小狼抱住,因为小狼浑身湿透,冰冷的感觉已渗入皮肤,直刺骨髓。他想用自已的体温来温暖她,让她不致体温急剧下降。

    “先生……”小狼的理智告诉她应当推开他,让他快回去。但是这种柔情小狼又如何拒绝得了呢,虽然他可能并不含有自己此刻产生的感情。小狼的双手不由自主地也环抱住先生。

    “我说过,你是我的弟子,你做错的一切,我也同样有责任承担。”

    先生果然只是出于师徒之情。但是,你为什么要过来抱住我,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有多少危险,让我本就不坚定的意志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小狼多希望先生干脆把自己定住,然后带进房间关着也就罢了,这样自己就没有机会犯更多的错误,思想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不受理智控制,小狼开始慢慢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当初对习之的承诺了似乎摇摇欲坠了。

    习之,我该怎么办?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