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毓天  第6章 这些小黑老鼠谁呀?

章节字数:5444  更新时间:10-08-12 14: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清晨,和熙的阳光透过薄薄的纱窗洒在小狼的床头,清清悠悠的鸟鸣声注入了清溪居整片土地醒来的生息。窗台新添了几盆娇嫩艳丽的紫萝花。

    房间内弥漫着淡淡的清香,那是先生身上味道。一定是先生来过了。小狼猛地起身,突觉一阵头晕,凉水泡多了果然不好。小狼伸了个懒腰,不经意间,瞥见书果上的字条,欣喜地捧起来看,上书:

    紫樱,早上醒来好点了吗?也许还是不要见到我比较好,所以没叫醒你。放在桌上的药记得要按时喝,早饭我留在客厅餐桌上,记得好好吃。你有一天没吃东西了,身体会受不住。好好照顾自己。

    天未转暖了,如果出门多加件衣服。另,最好不要跑远,有事没法照应。我在清溪潭,如果不是特别急的事就不用来找我了。想说什么可以留字在我的书桌上,我会及时看的。

    保重身体。

    苏步玉没有赶小狼走,小狼便视为一种胜利,就算是这种方式让自己留在他身边,也无不可。他的良苦用心小狼也明白,只恨不能为自己多做些事。小狼想,自己也是该收收心思,免遭不必要的麻烦。悄悄掀起衣袖看那个个狰狞的千红长成什么样了。还好,虽然昨晚与先生聊到很晚,但看这紫色的一点小瓣要长成完整的千红花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这样想来小狼又好受一点了。

    昨夜苏步玉说过这千红褪变有三个过程,一粉,二紫,三红。等第三个阶段完成的时候,小狼将被锦刻中的灵魂侵食,成为她用来诅咒并魔化锦刻的一部分力量,而自己就会像他之前的那个朋友一样,灵魂将一直被囚禁在锦刻之中,来实现那个魔族邪灵对先生的报复。

    锦刻最后会变成什么样谁都不知道。等它所有神器的属性消失殆尽变成一把真正的魔器时,那等待我们的将会不会是另一场声势更浩大的劫难的开始呢?而那个邪灵是谁?是什么样的仇恨让她宁愿放弃自己的自由,在囚禁别人的同时也囚禁了自己自由的灵魂,以此来成就对先生那生生世世的诅咒。还有那个被先生称之为一份牵挂,一丝愧疚的朋友又是谁?也就是成为这个诅咒第一个受害的人是谁?先生虽没提起这人,但小狼隐约感觉到她在先生心中一直存在着,从没消失过。有那么一刻小狼似乎还羡慕过这个人,毕竟她的付出换来了先生对她延绵未尽的思念,为了她,先生宁愿受罚,也不曾离开过这把给他带来痛苦的锦刻。更不知道,原来以先生的能力是可以将这完全毁灭这把称之为神器的东西,但他却没有这么做。

    当小狼觉得就算这样平淡地过下去也不失为一种幸福的时候,突如其来的一切还是带走了这短暂的平淡,也就是那天,在小狼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宣告了她与先生的分离。

    那天清晨,小狼独自在药房里收拾药材,想起之前向苏步玉询问的几个问题先生没有直接告诉自己,便想去苏步玉房里看看,他是不是留了什么东西。小狼已经有好久没有与苏步玉照过面了,就算与他交谈,也只是站在门外听他的声音,并不能看到他。即使如此,小狼仍是开心,至少还可以听到他的声音,感觉到他的气息,就像现在,小狼打开门进到他的房间里,呼吸着房间内他留下的余香,心里也是暖暖的。

    通常这个时候苏步玉不在房里,小狼可以为他稍作番打扫,把晓春园里自己喜欢的花了点缀在他的窗口,苏步玉书桌上还留着小狼亲手捏给他,以他为原型的面人呢。而书桌的正当中放着的应该就是为解答小狼前两天的问题而准备的医书吧。小狼抱起这些书,将它们抱在怀里,细心地感受着他那份沉默而深沉的关爱,小狼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他其实都一直在关注。

    小狼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翻看这些医理的书,心里记着苏步玉说过的话,不到处乱跑了,也好让他不要担心。

    看着看着,好像门外有什么动静。虽然声音不大,但有种奇怪的感觉,决不是风吹树草所发出的声音,也不是苏步玉回来的声音。难道是有什么人闯入清溪居?想到这里,小狼心“咯嘣”了一下,警觉性开始提高。小心翼翼地打开门,外面看似没什么发生,平静得出奇,但是还是有蛛丝马迹给了小狼一些警示。园内除石道外的草坪,小狼和苏步玉平时不会去踩,但如今却有小片草地被压歪,像是有人从上面经过。这时,屋顶有瓦片淅淅沥沥地响动,园外出现的声音也比平时多。

    “不好!”小狼心里暗惊,隐隐感觉来者之不善。现在回房躲避一下可能是最安全的选择了。小狼刚想冲回去,但却为时已晚。那一刹那间,小狼还来不及看清状况时,已有什么冰凉的东西横空架在她脖子上,直觉告诉她那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剑,寒光逼人,只要小狼稍稍再往前一步,就会划出一道口子来。小狼只能站在原地不动,等待身后的人决定自己的命运。

    “说,穆清一在哪里?”身后的声音阴冷且透露着杀机。

    奇怪,这人为何问我先生的先生在哪里,难道他不知道清一先生已经不在了吗?

    “我,我不知道穆清一是谁。”

    “婆苏先生在哪里?”他换了一种问法,但听上去好像是指同一个人。小狼脑袋飞速思考着,此人的语气又急又狠,要是让他知道自己在装傻,一剑杀了的可能也是非常大的,得小心回答才行。

    “你是说婆苏先生吗?他不是已经失踪很多年了吗?他和你说的穆清一可有什么关系?”

    “现在是你问我还是我问你,别那么多废话。”他开始不耐烦了,“有没有见过什么人用奇异的功夫,比如悬浮术什么的。”

    “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也没见过什么什么悬浮术。”

    “信不信我一剑杀了你!”此人又将剑逼近小狼的喉部,感觉生死真是在一线之间啊。

    “你杀了我,我也不知道啊。”小狼的身体其实已经在微微颤抖了,现在说不恐惧那就是自欺欺人了。

    如果他从我身上什么也问不出来,为了泄愤是不是要这么结果我了?

    还来不及细想,另两个黑影凭空出现在小狼眼前。这两人一身黑衣装扮,连头和脸也用黑布包住,只有一双灼灼的眼睛露在外面,此刻焦聚在小狼身上。从眼里折射出来的视线看得小狼浑身毛毛的。其中一个人以轻蔑的口气讽刺小狼身后的人:“还在磨蹭什么,找了这么久还是没线索,我看你还是回去吧。”

    “我的事不用你管,你有本事自己去找,别防碍我。”

    另一个黑衣人似乎也很不满身后那人的行为:“连个小丫头都摆不平,太丢脸了吧。”此人说完不经身后那人的同意,突然从袖中放出如蛇一样的细长物,勒住了小狼的脖子。好痛。是条皮鞭,细滑却锋利。一下子便有凉凉的液体从脖子上滑下来,并顺势滴落到手上,地上,红红的。

    那人不慌不忙地警告小狼:“别以为我也那么好骗,你住在这里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还是说……你并不是一个人住在这里。来,告诉我,让你少受点苦。”这位黑衣人乙虽然说话没身后的人狠厉,但手段决对比那人狠毒。

    “婆苏先生已经死了,谁还能找得到,你们……找他做什么?”

    “我真是很不喜欢不诚实的小孩子。虽然我不喜欢杀人,但是我还是会生气失手的哦。”还是一腔不紧不慢地做作。手中的鞭子却越勒越紧了,小狼心想,再这样下去,肯定撑不了多久了。还好现在小狼还保持着清醒。她在等,等一个时机,在这之前,小狼还想多知道一些东西。“你们为什么一定要说婆苏先生还活着,而且还是出现在这里?”

    “好吧,既然你死也不肯说,那我就成全你。不过在这之前可以让你死得明白点。十年前,婆苏先生穆清一清失之前,曾使用过几招可以证明他特殊身份的招数。而就在三个月前,某些特殊的招数又出现在这一带,这种力量与十年一模一样。可以肯定穆清一并没有死。好了,是时候你说点什么了,比如,你是什么人,和穆清一有什么关系之类的。我知道你肯定见过他。”

    三个月前?不正是我被溪流冲落,显些丧命,先生将我救起的时间吗?他们说的什么神奇的力量出现,难道……算了,现在没时间想了,先保命要紧。

    小狼尽量不让他们查觉她手上的动作,洒下无色无味的尸花毒,希望可以保自己一命。但因为平时没有试验,所以小狼不知道那毒发作要多少时间,只能祈求他们不会这么快对自己下手。

    “不要再浪费时间了,这丫头不肯说就了结算了,别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黑衣人甲一直没吭声,此时也已失去了耐性。

    “哼,死丫头,别以为我性格好就会放你一马,现在就送你去地狱走一趟吧。”黑衣人乙的语气也变得凶狠起来,但是毒依然没发作,难道真的就这么离开了吗?他的皮鞭正欲完全发力将小狼的脖子截断时,鞭子却莫名地断成两截。三个人都惊呆了,正欲寻找出手的人。小狼闻到了苏步玉身上的清香。

    那三个还在发呆之际,苏步玉已经以看不清身形的速度移动到小狼这边,将小狼抱起,接着又快速移动到几米远处。等他们三人看清苏步玉,已是这之后的事了。小狼感觉不到苏步玉的步伐,只是感觉一种瞬间的移动。小狼身后那人,与前面两人一模一样的装扮,一身黑衣,黑布蒙面,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难道他们真的有那么见不得人吗?还是说这是他们这个组织的统一服饰,方便自己人相认。

    “你是什么人?”在小狼身后的人紧张地问道,似乎他已经感觉到苏步玉的不寻常。

    “难道你就是婆苏先生穆清一?”黑衣人甲用惶恐的眼神注视着先生。

    “不可能,传闻穆清一十年前已是近四十岁的人了,怎么可能这么年轻,但是有能力这么轻易就截断我的夺命金索的力量又好像是穆清一,这是怎么回事?你……你是什么人?”现在这种情况下,黑衣人乙已完全没有刚开始那么轻松的语气了,声音的颤抖泄露了他的害怕。在小狼眼中的苏步玉一直都是温和轻婉,亲切仁爱,如今到底是什么让眼前这凶狠残忍的三个黑衣人恐惧成这样子。先生给了他们什么样的压迫感?到底先生还藏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小狼的疑问不会比他们三个少,知道的也决对不比他们多。

    “这些你们不需要知道,况且你们也没时间听我说了。”苏步玉不急不徐地说着,神色镇定却不带丝毫表情,冷峻得让小狼有点不认识他了。

    小狼立刻发现这三人的表情开始起异,脸也开始扭曲,是尸花之毒发作了。毒发作得很快,他们三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倒下,七窍都流出血液来。小狼从来不知道尸花之毒发作起来如此恐怖,小狼不禁闭起眼睛不忍看下去。

    这是小狼第一次用毒杀人,而且还是在先生面前。

    先生是不是对我很失望啊,曾答应过他不再用毒的,终还是破例了。

    “对不起,我又……”顾不得颈项淌血,倒是一心想着这事了。

    “今天事出突然,为了自救实乃不得已。我知道你没有害人之心,刚刚的事,忘了吧。”他过来从袖子里取出平时备用的包扎布帮小狼包住伤口,暂时止血用。突然,他的眼睛余光好像看到了什么,再次将小狼抱起纵身盈盈一跃,落地处距原来的地方约五丈远。如雨点般密密麻麻的暗器排布与刚刚的位置。小狼回头看去,那些是件带鬼附的暗器,深深地扎进了旁边的树干上,从插入树干的深度足见其力道非同一般。同时小狼也感觉到了苏步玉速度及力量的惊人,抱着自己还能有如此轻盈敏捷的身手,这哪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莫非这就是方才那几人说的某种神奇的力量?

    躲在暗处的敌人也终于现身了,这一看还真让小狼倒吸了口冷气。眼前出现了与刚才打扮一模一样的黑衣人,只是数量上增加到九个,并将二人团团围在中间。这阵势都是在短短一瞬间形成的。看来这些人也决非泛泛之辈。如此一拨一拨的,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终于现身了,看上去你应该是个厉害角色。肯定是个很重要的线索,那我们这么多天的搜查总算没白费。穆清一是你什么人?身手如此相似。”又有另外一个狠角色从树上落下,也是一身黑衣,但衣服的式样要更复杂显贵一些,胸前有护甲。他没有用黑布蒙面,取而代之的是吓人的鬼面具。

    其余九人都没说话的份,看来这人应该是这九个人的头目了。不对,加上刚刚三个,应该是十二个人的头目,因为此九人的装扮与刚才三个一样。此人的声音略微显老些,但威严却远甚之前几位。

    “我不想与你们纠缠,让开。”苏步玉仍是用平静地语气说话,会让人错觉人并没有处在这种紧张的氛围下。

    “好,只要你说出穆清一的下落,或者告诉我你们的关系,也许我就不会缠着你们,让你马上回去替这位小妹妹急救了。虽然她刚刚用毒时闭了气,但她不知道该毒也会从皮肤进入身体,慢慢流入血液,恐怕再过半个时辰就没救了,我说的没错吧。”

    什么?我也中毒了?只有半个时辰了吗?可是现在,我们还没脱离险境呀。先生还是如刚才一样平静,原来他早已知道了。

    苏步玉还是没有理会那人,只淡淡地说:“让开。”波澜不惊的话语背后潜藏着什么样的想法,小狼也无法猜透了。

    “你以为你抱着一个人,还能打得过我们十个人吗?你毕竟不是穆清一。”头目颇有自信地说道。

    “确实不能。”他轻轻地将小狼放下,小狼不知道他下一步想做什么,但有点小狼可以肯定,他肯定不会扔下自己不管的。

    那头目嗤笑道:“你也不过如此,还装什么英雄。到了保命的时候,还不是保自己的小命要紧,什么女子都不过是包袱而已。”说完他一挥手,他的手下九人便得令亮出他们的武器,蜂拥向二人袭来。他们手中的武器各不相同,但看得出件件都锋利无比,透着寒光,更重要的是,都噬血成性,非夺人命不可。这种情况就算躲得了一两个,又怎么能同时躲避必个人,更何况还有一个头号人物还没出手。小狼虽然觉得要致胜难如登天,但苏步玉身上似乎真有什么非比寻常力量,能让小狼如此相信,觉得就算再困难的情况,他都能控制。

    在那些人向二人出手的那一刻,苏步玉双臂旋即张开,释放出之前从未见到过的力量,对单个的敌人视而不见。那九人就像被什么无形的墙阻挡,一一反弹回去,力量越大,反弹得就越远,九人成一圆周散开,仰面扑倒在地。

    “这……这是”那头目的惊讶丝毫不亚于小狼,“阿修罗结界!”

    阿修罗结界?是什么东西?

    苏步玉听到此人说到这名称,稍许有些意外的神情。

    “七年前穆清一用过这一招,但是这力量……。为什么?”头目开始失去冷静,“你们还不快起来,不想死的快给我上。”

    眼前这位头目像有了什么重大发现,两眼发着红光,急于想证明些什么,更不可能轻易罢休。而小狼毒发时间只剩半个时辰,这场硬拼看来是躲不过去了。苏步玉不想恋战,更不想伤人,但他人却不一定会因此放过他,小狼不禁在心里问: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