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毓天  第7章 美人,别做傻事

章节字数:3241  更新时间:10-08-12 14: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眼前紧张的气氛依然在升温。那九个蒙面的高手听到他们头目的呼喝,一点都不敢迟疑,就算知道会再次被弹回来,还是要进攻。他们似乎是中了什么奇怪的法术,变得如傀儡般无条件地服从命令,生死已不在他们的概念中。头目利用这一点,在一旁密切地注视先生的反应,希望可以看出什么破绽。

    结界虽然可以保护小狼与苏步玉不被攻击,但二人同时也受结界的限制无法出去。毒发身亡只是迟早的事。看得出苏步玉也在暗暗地思忖着时间的紧迫性。他环视了一下四周,轻声在小狼耳边说:“等会儿我把你送出去,你不要回头,用最快的时间解毒。千年草,丹红,褚红海棠,记住了。”

    “……”

    “有我在,他们进不去。无论外面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他用坚定的眼神望着小狼,容色肃然,小狼觉得自己像是看到了一个从没看到过的先生。知道他已有了决定,再多说也是没用。小狼只有让他放心地点了点头。

    结界慢慢缩小,只将小狼一人护在结界内。缓缓升起,从上方将小狼带离包围圈,将小狼稳当地送到房门口。水上狼赞叹,原来真有这种神乎其神的法术,看来这便是“悬浮术”了。

    那九人还在等待头目的下一步指令,头目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他手上的铁爪瞬间脱离了他的肢休,以极其凶猛之势冲苏步玉飞去。没有结界的保护,又不能停了悬浮术,完全是将自己暴露于敌人的攻击下,局面非常被动的境地。

    “先生--”小狼一急,疾声呼喊,想让他小心。之前苏步玉说的话自然是顾不得了,可惜便是叫得再大声,也只是个旁观者,一无可为之处。在最后关头,只见他轻轻一侧身,身形变幻于瞬间,那魔爪擦着袖袍而过。岂料,就在同一瞬间,另一只纲爪以毫不逊于前者的速度与力量飞将过来,一招不行,且有后招。这头目果然不是泛泛之流。小狼刚放下的心又一次被悬起.

    那一爪带着凛冽的煞气,狠狠地扎进他的肩口,鲜红的血顷刻间染红了素衣,变得如此猩红夺目。先生没有出声,仅是蹙了下眉.他永远都是这样,让人不知道他到底有多难受,到底在想什么。岂知,在一旁关心他的人会有何种感受。小狼只知自己的心脏仿佛停跳了一拍,痛得不能呼吸。已经不知道这痛到底是来自于毒素还是来自于刚刚那个画面的冲击。“啪”,周身的结界也破碎了,小狼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还不快进去。”

    小狼有时真的很无奈。这种情况下,你还顾别人做什么,先给自己止血或先把自己的危机解除方为上策吧。

    苏步玉果决地用力道将钢爪生生地逼出肩头,带出一串血柱,那一边血肉融于一起,狰狞可怖。即便如此,他也未再皱过一丝眉头,仿佛那个肩膀是别人的,非他自己的。那头目本欲借刚刚那两下子至先生于死地,猛扯着他伤口的力道使他在钢爪被逼出那一刻连续向后退了数步。

    他的伤口还在留血,一滴一滴,滴在地上,染红了一片泥地,小狼的眼前一片猩红。小狼不是没有见过别人受伤,但这是第一次觉得,他受伤竟会比自己受伤更痛更难过。

    “还愣着做什么?”苏步玉厉声斥责,他从未用如此严厉的语气说过自己什么。

    那头目是奸诈之辈,见苏步玉不顾自己受伤仍关心小狼的安危,又生一计,怒吼一声:“给我把那丫头抓过来!快去!”

    小狼突然明白,此时若落入他们手中,不但自己性命不保,恐怕连先生也会受胁制。便不再迟疑,运起所有力气,忍受伤痛带来的阻滞,只一个劲地向屋内跑,没有再回头。当然,那九个人在触到小狼之前就已被先生击翻在地,只有躺在地上哼哼的份。一个人对九个,先生不是一般的厉害。

    小狼冲进药房,锁上了门之后,并没时间休息,时间不多了。身体内的毒素开始快速扩散,手脚都有些刺痛了显然是在告诉小狼不一会儿,自己的手脚将被麻痹,无法动弹。幸亏平日练习配药练习得熟,在最短地时间内找到那些药材,捣碎,入水,上火,一气而成。就算没有浪费任何时间,小狼还是觉出自己的手已经不听使唤,即使是端个碗的重量,也不停地颤抖。

    外面的打斗声仍然没有停止。小狼想,如果没有自己的牵绊,那些人应该伤不了他的。刚刚见识到他强大的力量,已然超出了自己的理解范畴,隔空袭击,一招横扫一片,还有瞬间移位,就算是再厉害的练家子,也达不到这种效果。先生……应该不是如自己一般的凡人吧,那……他是什么人?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小狼收敛心神,无法用手了,怕把辛苦弄的救命汤药洒了,小狼灵机一动,用牙齿咬起碗沿,就这么“骨碌骨碌”给自己灌下去了。接着就是等着毒性退去。

    一门之隔的房外声音渐渐消弱下来,没之前那么喧嚣了。小狼战战兢兢地拨开门闩,留出一条缝隙。从缝隙中,看到了小狼有生以来最血淋淋的场面:那九个人均已倒在地上一动不动,鲜血染透了他们的衣裳,连带他们周围的土地也染成猩红。他们皆死于自己的兵器,有些甚至是直穿身体而过,他们的衣服上,手上,脸上甚至是大片的土地上尽是斑斑的血迹.血没有凝固,仍在流淌着蔓延开来。清溪居本是何等洁净,清明的寺方,如今却变成这番模样,看得小狼一阵心寒。

    只有那头目还能勉强支撑着身体,不过看上去已筋疲力竭,一只手也中了自己的钢爪还没拔出来。

    苏步玉一直只守不攻,如今竟然真的杀人了?一心救死扶伤,痛恨暴力的人被逼到如此境地,这感觉不好受吧。小狼早就知道他是善良的人,宁伤自己,不伤别人。冷冷清清的表面下,掩藏的是让他也痛苦不堪的诅咒。就像小狼一直相信的那样,他从来不是一个冷漠的人。

    “是你,十年前那个人是你!穆清一只不过做了你的替身死了一回,是吧。”那头目在说什么,小狼完全不明白。

    “……”他的眼光一凛,似乎在刻意回避着什么。

    “伪君子,想想自己的罪孽有多深重吧。最亲最近的人因你而死,这一幕是不是很刺激啊。”那是一种阴冷刺骨的声音,魔魇般充斥在周围,忽而又响起头目几欲疯狂地谄笑,像是发现了什么宝藏似的。

    那个魔魇般的声音还在继续着:“你如今这条命应该很矜贵吧,是死了人才保全的。是死了人的。看你现在活得这么生动,还能杀了那么多人,穆清一是不是应该大感宽慰啊。哈哈哈哈~”

    看着苏步玉神情变得恍惚,目光微散,小狼终于明白,那不是单纯的声音,那是一种咒术,让人迷失心智的咒术。

    头目眼里闪着金光,那是一道阴谋即将达成的喜悦兴奋之光。他用这种下三滥的技俩,来蛊惑人的心智。为自己的邪恶目的作铺垫。小狼已经看到他的钢爪似乎又在动作了。

    来不及多想,小狼冲出房门,奋力奔去,希望还来得及……

    “紫樱--”,苏步玉的声音在小狼耳边徘徊,竟变得忽远忽近,背部传来的痛让她几欲不能呼吸,那钢爪的力道极其强大,几乎快穿透小狼的胸口了。头目还不知足,还顺势将小狼扯回到他身边。小狼就像是他的另一个傀儡,命脉正被他死死地拽在手里。苏步玉想抓住小狼,但手伸到一半却停住了。他是怕扯到小狼的伤口,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远离他。

    “现在我只需稍稍刺深一点便能到达她的心脏,到时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她了。”

    “别,别理他……”小狼用微弱的声音请求着。

    “臭丫头,给我闭嘴,不然让你尝尝厉害。”他恶狠狠的声音直斥着小狼的脑神经。

    “你想怎么样。”苏步玉的手正紧紧地攥着,能听到关节的声音。

    “你这么好的身手,杀了在点可惜。不如吞了这蛊,从此跟着我,做我的狗,我就放了她。十年前的灭族之仇也算了了。”他扔出一个黑忽忽的小瓦罐。

    这种迷失心志的东西怎么能吃得,一辈子成了行尸走肉,还有什么意思?小狼拼命地挣扎,不管伤口有多痛,小狼都忍了。

    “你这小丫头还真是紧张他啊,他是你什么人啊,要你连命都不要地跑出来救他。作为回报,他是不是也该为你做点什么吧。你看,我这样做法多公平啊。没有我,你怎么知道他是不是也同样那么紧张你呢。放心,我会好好待他的,不会让他轻易死了的。他杀了我那么多部下,是不是应该补尝一下。”

    “呸!无耻!”小狼死瞪着他那张难看得想吐的面具,喷了他一口口水。

    想用蛊毒控制人心,做你的奴隶,做你的杀人工具,还不如让我死了倒干净。小狼愤恨地在心里下了这个决心。

    “紫樱,如果你还当我是你师傅,就好好活着。我不会让你死的。”他用幽深的眼眸望着,攥着的拳头也松开了。

    你想干什么?不会是要做什么傻事吧?别呀,小狼心头那许许多多美好心愿都还没实现,你怎么可以就弃小狼而去呢?你这么做,是想让小狼不安一辈子吗?我不会感激你的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