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毓天  第8章 风月龙翘,幸会幸会

章节字数:4774  更新时间:10-08-12 15: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这种关键时刻,头目深怕小狼的话会坏了他的好事,紧捂着她的嘴不让她出声。只可惜呀,他不知道这小女孩的外号叫小狼,因为她有一口锋利的牙齿。于是,送上门的手不咬太对不起他了,小狼“啊呜”一口狠狠地咬了上去,痛得他“嗷嗷”直叫。

    知道后悔了吧。再无害的小妹妹都会一两个保命的本事,好好受教吧。

    他条件反射似地松开了手,但是他的钢爪仍然扎在小狼背部,只要他一拉,小狼还是逃不掉,得赶快把那爪拔了才好。小狼咬咬牙,生死就在此一搏了。还好苏步玉反应够快,他的手瞬间幻成了一柄金光利剑,“兵”一声,钢爪应声而断。小狼松开了紧咬的牙关,忘情地扑在他的怀抱,他紧紧地揽腰抱住了她。

    那是种小狼从没有过的拥抱,忘了他是谁,忘了自己在何处,鼻间只有他的清香味着。如丝长发轻拂着面颊。他的手怀抱着,不用担心会在下一刻便会离开。也许只有这种时候,他才会忘记那个万恶的诅咒,不吝惜他的怀抱与柔情。

    “不愧是邪恶之灵,竟有如此强大的能力,真是个祸害。”

    “紫樱,紫樱。”跟本不理会头目可笑的评价,他的眼里此刻只有小狼的身影,只可惜小狼因失血过多即将意志游离了。

    头目没有了小狼作为人质,一下子失去了倚仗,见到苏步玉突然出现的狠厉之色,开始发慌。双腿扑腾着想起来逃跑。只可惜,一个定身术便将他所有的努力化为灰烬。

    手中的金色利剑在散发着灼灼的光芒,预示着又将有人成为剑下亡魂。

    正在这个时刻,头顶飞来一个长相丑陋,体积比一般禽鸟巨大的秃鹫。速度极快地朝着小狼这边附冲下来,小狼眼睁睁地看着那巨爪逼近,趋先生不注意,一把将小狼抓起,飞上高处崖顶。

    小狼的目光一直也没有离开过,始终在那一抹素色的身影上久久停留,直到成为一个黑点,消失不见。到达最顶峰,便松了爪,任小狼从高处坠落。

    保护结界又一次为小狼打开,像一个柔和的手掌一托着她缓缓下降。

    那秃鹫惨叫一声,飞快地从小狼身边擦过,向崖底坠去,估计已经促死了。

    现在我离先生已经很远了吧,即使如此,他还是没有放弃过我,就算再遥远,他的目光也一直在跟随着我。我其实早应该想到,即使在后来我看不见他的那些日日夜夜里,他始终在我身边……

    结界在离山下密林十几米处阻止了小狼下降。正欲将她向上托的时候,突然又一次破裂了。

    小狼回想第一次破裂是因为先生受到攻击,那这一次破裂是不是也在告诉我,他受伤了?

    小狼继续往下掉。那些崖石,树梢将小狼的衣服都磨破了,有些甚至已伤到肌肤,好在还是减缓了我下降的冲力。最后擦过一棵巨木,摔到了最底下。最后的那一个着地的撞击,让我在一片绿色的包围下,模糊了视线。小狼好像听到有人在说话:

    “姑娘,姑娘,你没事吧?”

    那时小狼很想回答他一句:“都这样了,能没事吗?”只力不从心,昏去。

    我这又是在做梦吗?

    小狼看到不远处一群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怪异打扮的人,将苏步玉团团围在中间,他们各自用着和先生一样奇异的功夫,在黑暗中映出各种光色,四周还有刺耳的尖笑声。突然间一只龙爪似的巨爪从天而降,向苏步玉扑来。那是青色的巨爪,在黑暗中看不清他的实体在哪里,爪子都如此巨大,实体应该大得吓人。小狼在远处就这么看着,想喊却没有声音,只张大着嘴,没有声音……

    “啊――”在一声惊天动地的叫喊声后,小狼清醒过来。这,这是在哪里,四周小小的空间,布置也还算整洁,这好像是家客栈。

    “喂,你干什么,别以为受伤就可以随便卡油啊。”小狼回过神来,只是眼前这个人是谁,自己竟然还抱着他,一个陌生人。

    这家伙毫不客气地推开小狼,还弹出好远,好像吃了大亏似的。

    小狼仔细打量了下面前这个凭空出现的家伙,这人长得一张很清爽的脸,淡淡的好像秋后的空气,眉眼细长,五官也算精致。穿着一身淡蓝色秋衣,让人颇有距离感。

    我怎么会在这里?还有这人是谁?

    小狼努力回想之前发生之事。当自己从崖上摔下,结界破裂,然后摔得失去知觉,好像有人过来问有没有事。

    小狼再看看身上,换了身衣服,伤口虽痛但被包扎好了,那么眼前这人就是那时救自己的人?但这人的态度,实在称不上客气。

    也不知道先生怎么样了,当时结界破了,他真的出事了?

    想到这一层,小狼的心一紧,忐忑不安。没有多想,立刻掀开被子想起身去找苏步玉。谁知一使力,浑身上下的疼痛如洪水般暴发,背上的伤,全身的划伤,还有腿好像断了似的。这些剧痛一层层地打击着小狼,一下子扑倒在地上,状甚惨。

    “喂,你想干什么?”那人见小狼那么大动作,有点吃惊。但他没有上来阻止她,也没来扶她,任小狼在地上扒着。

    小狼没理他,还是一个劲地向前爬。

    “真那么想走。随你,要爬就爬远一点。”此人口气甚是清描淡写。

    小狼心下奇怪,既然如此干嘛还要救我?

    刚爬到门口了,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小狼眼前出现一位青衫男孩,长相俊秀可人,像初长成的青树苗那么鲜嫩,粉红泛光的脸色,水润的眼睛,小巧玲珑的鼻子,还有樱桃似的小俏唇,样子甚是惹人爱。他一看见小狼那副惨状,一脸着急的模样也很是可爱。

    “姑娘,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不在床上好好休息,怎么跑地上来了?”他转头问刚刚那位冷漠且淡悠悠喝着茶的男子,“风月,出什么事了,你怎么也不看住她,她伤那么重怎么可以下床来。”

    这人又是谁?态度上来说比方才那人要好许多,虽然长相各有千秋,但他身上有种逼人的灵气,又很亲切,好像早就该认识了这种感觉。应该来说,他比较像是救自己的人。

    “姑娘,得罪一下。”话毕,只觉得身体一轻,便被他仰抱起来,缓缓放到床上,说起来,他那么娇小的身体,力量却是不小,抱起来丝毫不费力气。

    小狼琢磨:难道真是我那么轻吗?之前先生也抱起过我,不过现在知道先生不是一般人,他的轻而易举也是在情理之中的。这位青衫男孩虽然很亲切,但于自己来说,他不过是个陌生的好心人,抱着也是不会有任何感觉的。

    “她有事要办,我可拦不着。”风月的漫不经心地倚着窗,眼睛看着窗外。

    他总算替小狼说了句她想说的话,青衫男孩回过头来问我:“是吗?”

    小狼看着他点了点头,“是你救了我?”

    青衫男孩开始用夸张的神情说起那时的情况:“那时我正在树上打盹。你就这么着从天上掉下来了,吓我一大跳勒。我走近一看,更加吃惊了,你受了好严重的伤,浑身是血,这里,这里,这里,还有那里。”他边说边点着自己身上的各个部位,忙得不亦乐乎,“我真怕你活不成了,你知道吗,当时我叫来的大夫看了你的病说,一般人可能早熬不住了,也幸亏救得及时,不然还真悬了呢。”他边说边拍着胸口,描述当时被吓到的样子。

    “谢谢你,”看着这个孩子般的人,手舞足蹈的样子说着,小狼在心里暗暗笑他好玩。

    他还在滔滔不绝地自顾自说着,“姑娘你真的很坚强,受了这么重的伤,一般人醒来肯定痛得要死要活的,你却一声没吭,男的都未必做的到呢。我就不行,从小到大最怕疼了,可能是被惯坏了吧。”

    “一个被惯坏的孩子是不会觉得被惯着的。”

    “你这都扯哪儿去了,她有事要办,说点重点的好不好。”风月打断了他的滔滔不绝。

    “对哦,姑娘是会么原因受了这么重的伤,还从悬崖上掉下来,接下去有什么打算?”他眨巴眨巴着一双明目问小狼。

    “哦……我和先生被一帮不知道是什么人的人袭击,我摔下崖,先生则不知道情况如何,所以我很想去找他。”小狼尽量挑简单地跟他说,因为很多事小狼自己也还不清楚。

    “姑娘的先生是指你的师傅吗?”青衣少年好奇宝宝似地盯着小狼看。

    “嗯,是我师傅,也是把我带大的人。”青衣少年眨着晶亮的眼睛,点了点头,露出好看的笑脸。

    “你们遇到强盗土匪了啊,那也用不着下这种狠手吧。难道说是什么特殊身份的组织干的?之前也听哥哥说起过很多奇奇怪怪的部族。如果是这样,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青衣少年又开始一个人自言自语了。看见其余二人都不说话,他开始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微红着脸说:“对不起,我话太多了。你刚刚有些好转,要好好让你休息。等你伤好了我们和你一起去找你先生,好吗?”

    在一旁一直装透明的风月终于有了反应,“喂,你总是这样,不问问我就替我决定我的行为。”

    “对啊,就不让你反对我,这次就这么定了吧。”

    风月虽然有点不乐意,但也不发表意见。

    他又转向小狼:“姑娘觉得呢,你不嫌我碍事吧。”

    小狼微微摇摇头表示同意他的说法,他轻松了口气,“我去买点东西给你吃。”

    他笑得很是晴朗,像一个无忧无虑的娇子,说不定他真是,他应该从小就很幸福吧。

    刚走到门口,他又停住了,回头笑道:“忘了说了,我叫龙翘。他是我朋友,叫风月道,我和我家里人都叫他风月,你呢?”

    “紫樱。”

    “紫樱,很好听啊,也很配你呢,紫樱……”他又默念了一遍,“哦,风月,好好照顾紫樱,我一会儿就回来。”

    风月无奈地瞥了他一眼,“小朋友就是精神好。”

    龙翘走后,屋里只剩小狼和风月,小狼总觉得他这人很不友善,气氛开始变得尴尬,干脆闭了眼。风月亦不理小狼,只一个人静静地倚着窗喝茶,仿佛屋里就他一人。

    小狼一闭眼,刚刚出现在梦里的情景又一遍出现在眼前,还是那帮人,那个巨爪。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一直出现这个画面,连没有睡着的时候都会。难道是一种暗示?

    风月好像注意到了小狼的异常。

    “又怎么了?”这次的语气没之前那么凶了,不过还是一样的不耐烦。

    “我,我没事,只是在回忆一些事.对了,我这衣服……”

    “你的衣服早就破得不能穿了,这是龙翘帮你买的。怎么,还还嫌不好看啊?”

    “不是这个意思,我还要谢谢他呢。是谁……帮我换的衣服。”关于这点,小狼作为一个女孩子,总会有点不好意思问出口。之前是先生当然没有关系,可现在,那两个都是不认识的,还都是男子,想到这点,小狼的脸不禁泛起热来.

    “是龙翘请店里的老板娘换的,满意了吧?”

    “嗯。就随便问问。”小狼顺着看了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我的发带,发带去哪里了?”

    “什么发带?怎么那么多事?你最好不要乱动,伤口裂开了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是条淡紫色的发带,我一直带在头发上的,你们有没有看见,有没有?”

    “又不是什么宝贝,我们都是男子,就是看到了也不会去捡。别以你为希罕我们也希罕。”

    这是先生留给小狼的唯一一件东西了,怎么可以把它丢了呢。想着想着,小狼把自己的脸深深埋进了被子里,一阵酸楚侵袭而来,除了叹息未有其他。终归还是留不住啊……

    “热腾腾的包子来了。”龙翘提着两袋冒着热气的包子满心欢喜地进来,眼里全是包子的样子,他看到小狼坐起来了,立刻将包子丢掉桌子上,蹦到小狼的床沿,“紫樱是不是好些了,可以坐起来了。”小狼笑着点点头。

    “你怎么买那么多包子,吃得完吗?”那可是整整两大袋啊,少说也有二十个。

    龙翘自信满满地说:“能,等下示范给你看。”

    “平时我们两个人都要吃那么多,今天是不是没带够钱啊。”风月慢悠悠地说着。

    “还是风月了解我,确实是没带够钱,之前那些钱都付给大夫了。亏我还和卖包子的讨价还价,要不然还买不到那么多呢。”龙翘一脸开心的样子,递了一个包子给小狼。

    “你也会还价吗?”风月用疑惑的表情瞥了眼捧着包子乐呵呵的龙翘。

    “对啊,本来是一文半一个包子,我跟他说五文钱三个卖不卖。他很爽快就答应了,看来还价也不难嘛。”边说边拿起包子顾自啃起来。

    这话听得风月快背过气去。“有你这么还价的吗?有没有人是越抬越高的,大少爷。终于知道你哥为什么不让你出来了。”

    “什么?没便宜吗?”他开始扳着指头算起来。“如果一个包子一文半,两个包子就是三文,三个……”算了半天,终于……“我怎么早没算对呢,原来是四文半三个呢。”龙翘“蹭”地跳起来,开始捶胸顿足不停在房里打转,口中念个不停。“我真是笨呢,本来一文半一个买下来可以省好多钱呢,还可以多买几个的。现在亏大了,才买了那么几个。失策啊失策……”

    这位龙翘还真是挺好玩的,看到他那样子小狼忍俊不禁地“扑哧”笑出声来。风月无奈地摇了摇头,与龙翘比,他吃东西的动作算是细致许多。真是好久没有笑了,这个叫龙翘的男孩儿,在小狼刚刚经历了一场猩风血雨,如此无助的时候,悄悄地带来了一丝温暖,小狼心里豁然不少。

    先生,小狼现在没事了,你现在在哪里,是否也一样想我呢,等我能走了,我马上来找你,等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