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毓天  第10章 兄妹的隔夜仇啊

章节字数:2789  更新时间:10-08-13 18: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是海味的虾粥,这是凤爪,五香排骨,鱼汁牛柳,还有虾仁臆面,五味什菜,你喜欢吃哪个?”

    这一清早龙宁便满心欢喜地望着一桌刚搜罗来的“早餐”,一片盛情地辅在小狼面前。

    小狼颇不受用地摇了摇头,“你确定这只是早餐?”

    “对啊,来来,一起吃一起吃。”不由分说已递上小狼手中,小狼不再推却,给什么就吃什么。

    “龙翘呢?”平时他肯定是第一个来看小狼的,今天却不见人影,他也没晚起的习惯。

    “他在床上卧着呢,敢惹我,惹一次整一次。”又闹矛盾了,这两星期来,他们真没少交锋,明里暗里,随时随地。当然胜者永远是龙宁,通常龙翘只是防御而已。

    “宁儿,你对你哥怎么有这么大的仇恨?”

    “他竟然把我最心爱之一的绣花帕巾拿去裹煎药的壶了,还敢烧出个洞来,你说我怎么可以原谅他啊。”

    “无心的吧,他只是做事比较粗心没什么坏心。”

    “你是不知道啊,从小到大他这毛病害了我多少次啊。我众多心爱的人偶,香粉,衣裳,甚至是我的头发,都曾无辜地葬于他的手下,刚开始我只是哭,他倒会来哄我,向我道歉,说什么下次不会了。但是呢,一转身就忘到天边去了,一再地再犯,让我忍无可忍,就开始用暴力解决了,从某种程度上说,我的暴力也因他而起。现在倒好,他干脆躲我躲得远远的,让我看不到他,骂不到他。”说这话时,小狼从龙宁眼中看到了一丝不舍,看来这趟追来找龙翘,不仅仅是想一起出来玩,还想见见她久没见的哥哥吧。

    “那你刚刚把他怎么样了?”

    “没什么,我放了点泻药在他的早餐里,泻死他。”龙宁说得异常轻松。

    说话间,小狼眼睛的余光瞟到屋里不再只是龙宁和自己两个人,并且他已经开吃了。

    “风月,早!”小狼与风月打招呼,龙宁才发现风月的存在。

    “嗯?你进来也吱一声,有点礼貌是不是好一点。”

    “我饿了,吃完我自然会说。”他的眼睛还是只盯着吃的没离开过。

    “什么态度,我还没同意你吃呢。”

    “那你现在赶快同意,不然错过时辰了。”风月用嘴对付人的时候真可谓是游刃有余。

    “早知道连你一块儿下药,现在就不用看见你在这里烦事了。”

    “好啊,你可以试试,看看能不能把我变得跟你一样笨。”

    今天的风月好像有点不一样。平时虽然嘴巴不饶人但总还讲道理,今天却是没来由就和龙宁对上了。

    “风月道――”龙宁的声音比原先高了一轮,“我招你惹你了,你干嘛看我不顺眼。”

    “有进步啊,看得出来我不是很想跟你交流。”风月仍对她漠然相待,声音一如既往不急不徐,温温吞吞,外面人听来就好像只有龙宁一个人在闹似的。

    “你算什么男人啊,只会逞口舌的威风。”

    “我是不是只会逞口舌的威风你以后就知道了。至于你这个女人没人敢要,现在连自己的哥哥都可以下药,你又算什么样的女人?”

    “你――”龙宁此时肯定是有把火却不知如何倾泄。风月却还是可以步履坦然地拿着两盆小菜悠悠地晃出去了,大概是拿去给龙翘吃的吧。小狼明白过来今天风月的无礼是缘自何处了,说起来倒还是情有可原的。

    吃过早饭,龙宁还是嘟着嘴巴,没缓过来。这一点在风月按惯例进小狼房间替小狼换药时又升级了。要是眼光能杀人,恐怕风月已经被砍了好几刀,伤痕累累了。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得把他们两个分开。

    “紫樱,我替你换吧,省得让人占便宜。”按情理上说,龙宁这一要求也无可厚非,龙宁是女生,也可免去尴尬。加上她也是好意一萝筐,之前也曾提过了,光是看着她闪啊闪啊的眼睛,小狼就算有再多的理由也不应该拒绝了。风月瞅了小狼一眼,就大概明白她的决定了。

    “这是绷带,上下都要用,别缠得太厚。这瓶是用在上面的药,另外一瓶是用腿上的……”

    “行了行了,少罗嗦,别以为就你会。”

    风月懒得多说,无声地出去了。

    虽说龙宁是女孩子,但她的力道倒是一点不逊于男的,现在想想,风月的手法还算轻了。

    “紫樱,你觉得我是不是很讨厌?”龙宁冷不丁地冒出这么句话来。

    “怎么会,在想刚刚风月说的话吗?”

    “说一点都不在乎是不可能的,难道我在他们眼里真的那么差吗?”

    “没有,至少你很诚实,想什么就说什么。”

    “就是因为太诚实了,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矛盾啊,龙翘也是。我和龙翘,从小吵到大,都没歇停过。而现在龙翘渐渐地不再与我争吵,只是一味地躲我,我竟然又开始不习惯了。紫樱,你说我是不是有点不正常了。”

    小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在小狼记忆中,好像没有和先生或者习之有过什么争执。他们处处都会让着自己,尽量让自己开心,却也因此无形中筑起一道墙,把自己的内心关封闭起来,小狼不知道他们的担心,伤心与期望,直到习之落泪的那一刻,小狼才知道她真的伤心了。直到她离开,小狼才知道她有多绝望。

    “你没事吧,是不是让你想起了什么不开心的事了。”看到恍惚中的小狼,龙宁有点不放心的问。

    “宁儿,我其实挺羡慕你的,你并不孤单,有哥哥,有朋友,伴着你降临,一直陪着你,这种关系牢不可破,就算今天有什么矛盾,明天他还是照样叫你妹妹,其实你也是一样的。这是一份一辈子的缘份,可以一直在一起,就算分开,你也可以有理由天涯海角地把他找回来,跟在他身边,多好啊。”小狼也想要一种可以一直一直留在苏步玉身边的理由,找一个可以毫无顾忌去找他的理由,可找到的却只有离开的理由。

    “紫樱,我知道你是个孤儿,但你内心一点不自卑,脾气又好,让人很愿意跟你做朋友,我还羡慕你呢。”

    两人就这样聊着,换药也换了足足一个多时辰才完成。聊过后,龙宁开心一点了,她出去后小狼乖乖地扒在床上静置着。过了一会儿,小狼觉是背上脚上的伤口越来越不对劲,这种火烧火燎的感觉是之前敷完药后从未有过的。想过一会儿再看看状况,谁知情况愈来愈糟。思前想后,得出一个结论:龙宁敷错药了。

    小狼撑起身子,想去找个救兵。怎么头会晕晕的。打开门,风月正在楼梯口倚在扶杆上闭目养神,不知是他听到小狼开门声还是感觉到有人靠过来(确切地说应该是撞过来),他及时地睁眼恰巧扶住了左右摇晃欲扑倒的小狼。

    “干嘛,又想趁机卡我油啊。还升级到大庭广众了。”

    “有事……请你帮忙。”小狼怕他多说话,一把把他拉进自己的房间,关上门。

    “喂,你发烧了。”

    发烧的事小狼自己没发现,不过小狼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应该是龙宁把两种药敷错了,引起的伤口发炎。”

    “这家伙果然靠不住。背过去,我看看伤口。”

    小狼乖乖照做。

    “这个野蛮女还真是能整,伤口化脓了,周围都发炎了。”

    “她也是无心的,我没关系的,我写张方了,麻烦你帮我去抓些药好吗?”

    “你是大夫吗?”

    “我学过医。没问题的。”

    等拿了方子他转身便要向外走,小狼想到一件事,勿忙间,扯住他白色的衣衫。突然想起以前自己不小心碰到他衣服时,他那嫌恶得像自己是蟑螂老鼠那样的眼神,还严重地示以警告的场景,有点担心这会儿会有什么反应。

    “什么事?”这次他没发火,还好还好。

    “不要让龙宁和龙翘知道。”

    “我这人记性不好,说漏嘴是很有可能的。”他明白小狼这话的意思,迟疑了一下,没再说什么。

    “还有,”小狼又一次把他喊回头,“谢谢你。”

    “省了,别再添麻烦的话我谢谢你。”慢慢地适应了风月的说话方式,小狼也没那么在意了,倒也能一笑置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