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使篇  第12章 帅哥,看人不要钱么?

章节字数:4624  更新时间:10-08-16 18: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日清晨,小狼早起,想一个人偷偷地溜掉,刚鬼祟开门,便传来一声熟悉的招呼声。

    “喂,小麻烦。”

    这一出声可把小狼吓了一跳,四周一点声音都没有,可别吵醒了俩龙宝宝。一把把他拖回房里说话。幸好昨晚龙宁酒兴上来,死活要龙翘和启籽陪她喝酒,之后自然是全军醉倒,最后还是风月被酒店小二捉去收拾残局的。

    “我得赶着他们醒之前走的。”小狼示意他有话快说,说完让自己溜。

    “你的伤好得差不多了,这些药你自己会敷了自己搞。”他把一包药塞到小狼手里,原来这么早他来给自己送药来了。

    “多谢多谢,咦?你怎么也背着包袱?”难道这就是龙翘口中所说的不辞而别?

    “很明显是。”这么问一句不用那么不屑吧。

    “你这是要去哪里,为何走得那么急?”

    “你自己的事都管不过来了,还有空关心别人。”

    早料到会是这种回答,小狼也就随便一问。

    临了,他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递到小狼眼前。

    这不正是我之前为它的遗失难过了好一阵子的发带么?那条先生留下的唯一东西。还以为永远找不回来了呢。

    面对这失而复得的东西,小狼岂止是惊喜。

    “怎么在你那儿。”小狼话一出口就觉很不妥,会让人觉得是他藏了故意不给自己,小狼马上补了一句:“对不起,我没有质问的意思,只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风月还是一贯的无所谓态度,“看到就捡了,不就是根破发带么,有什么好兴奋的。”

    “谢谢你。”小狼不想过多地解释这发带的意议,虽然小狼感觉到风月对这件东西不经意间透露出来的一丝好奇,“那……你多保重。”其实说这话时,小狼有一种舍不得的感觉,毕竟他算是今天唯一一个和自己话别的人了。

    “少废话。”风月是华丽而遥不可及的,一举一动中流露出的骄傲同时也泄露了他的孤寂,可能小狼并不完全了解他,只是在某些时刻,小狼会感受到那股隐隐约约中释放着的,类似于温柔的东西,像冰雪中的睡莲,隐蔽而矜持。

    回仙霞山会经过一个叫留下的小镇,是几年间小狼和苏步玉经常往来置物的地方。如同这名字,这里留下了多少她和苏步玉的足迹,这里几乎每条街道他们都走过。而今,剩小狼一人,回想起来,这里的一幕幕仿佛只发生在昨天,清晰而鲜活。

    “小妹妹,又来看面人了?有一阵子没见到你了。”面人郎刚刚看小狼望着他的面人发呆,试探着是不是傻了。

    “面人大哥还记得我?”小狼很不好意思地回复正常,发现面人大哥很明显地松了口气。

    “记得,当然记得,之前你一直和一位很俊的小哥一起来走集市的。说起那位小哥长得那个俊啊,之前盖着衣帽没看清,那次你领他来看面人,这才看清。哎呀,当时可把我看傻了。我面人张这在这里摆了那么多年摊,还从来没见过长这么漂亮的哥儿。那模样就算是长在一个女娃身上那也得是个人间找不到仙女呀。小妹妹你可能不知道,每次你那位小哥经过这里,旁边那些个男的女的眼珠子都快看得掉出来了。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透过那衣帽看出来的。连隔壁那个平时里眼睛长头顶上的香倩姑娘那会儿也像没了魂似的,脸还一阵一阵地红呢。好多次我都想问了,那小哥是你什么人?”这位面人大哥原来也挺能说的,之前倒是一直没发现。

    当初确实在他辅前停留过几遭,苏步玉还问小狼喜不喜欢他家的面人,要不要买几个回去呢。哪里知道小狼只想学这本手艺,回去自己捏呢。在众多面粉前赴后继,屡败屡战,壮烈牺牲的情况下,这才有了后来那两个能让苏步玉认出来的面人“习之”和面人“苏步玉”。小狼当时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差点把那两面人的有头给甩下来。

    “他是我先生,我是他收养的。”小狼笑笑道。

    那位面人大哥反应是不是有点太大了,一拍脑像顿悟了一般:“我说怎么长一点都不像,原来不是一个爹妈生的。”

    这位大哥说话还真不知道拐变啊,一针见血,一语中的,一箭射中小狼要害啊。亏那位大哥立马又反应过来考虑小狼的感受了,“妹妹别介意啊,哥是粗人不会说话。没有说你难看的意思。”他要不说下面那句,小狼可能还是有点自信的,“你虽说没你先生好看,但也不至于长得太难看,肯定嫁得出去,放心,噢!”临了还拍拍小狼的肩头以示安慰。

    这位面人大哥太实诚,嫁是嫁得出去,只是嫁给猪肉强还是嫁给麻子李就有待考证了。小狼自认,这也是事实,别说跟龙宁这种神仙美人比,就算是和习之比,自己也不及她一半好看,站在人堆里,那肯定就是一扫一簸箕。曾经小狼还以为和美人先生,习之在一起久了,多少会沾到点光,受点影响变漂亮一些。殊不知有些距离的存在有其不可抗拒性,无法轻易改变。就算追溯到各自起源的地方发现,原来最初的小狼与他们跟本没有交集,对当时的小狼而言,任期望如何这美好,等待多么地漫长,现实却都可以轻易地将它击得粉碎。

    小狼赶了一阵路,累了,便坐在弄堂的墙边打了个盹。再醒来,便有了些精神。既然没什么线索,就到处打听打听。在没有找到先生之前小狼不想放弃任何一个可以找到先生的机会,抱着那丝说不定先生也来了这里找自己的希望开始了搜城计划。

    第一家:杂货辅

    一跨进门,掌柜的就认出小狼来。“紫樱小姑娘,好一阵没见你了,这阵可有事忙?”小狼当下愣在那里,心想:这算起来与这位掌柜没说过几句话呀,平时也只是买东西,我更加肯定我没告诉他我叫什么名吧。

    “掌柜认得我?”小狼好奇地问。

    “认得,之前总和一位年轻男子一块儿来的,你唤他先生的,我可有记错?”果然是因为苏步玉。

    “可我没告诉过你我的名字呀,你又怎么知道?”

    掌柜扶了扶他的镜片,说道:“你先生告诉我的。”这小狼就更纳闷了,“他不是一直有喊你名字吗?他声音好听,所以印象就深刻些。”

    原来如此,做掌柜的是不是都比一般人细心,记性也特别好。

    “掌柜的,您贵性?不好意思,都来了那么多趟了,到现在才来问您的姓。”

    “免贵姓白。”

    “白掌柜,这下我记住了。”

    “其实紫樱姑娘倒并不那么难接近,只是您那位先生……话就少了许多,基本上每趟来挑了东西付了钱就走的。虽说说话也算客气,但就是不多说一个字。我这当着你的面这么说你先生,可别生气啊。”看来这白掌柜的这些看法积累已久,只是平日里当着先生的面一直没说而已。

    小狼笑回掌柜:“他确实如此。”这些都是正题前的偏题,始终还是要拉回来:“白掌柜最近可有见到过我先生?”

    “怎么,你们没在一起吗?”

    小狼摇头。

    “我刚还在想平时你们都一起出现一起走的,今天怎么只你一人了,原来是走散了?紫樱姑娘,我真没见着你先生,要不过一阵子你再来问问,我帮你留意着。像他这么出众的人来,我肯定注意得到。”

    小狼谢过掌柜的,刚想走,掌柜又接了问:“你们怎么走散的?难道……吵架了?”

    “没,白掌柜,那就麻烦你了,我不打扰你做生意了。”这话问得有些想像力丰富了些,不多作停留,小狼便向掌柜的告辞了。一直以为这里的人都是过客,谁想他们早已记住了小狼与其苏步玉二人,只是他们不自知而已。

    刚跨出杂货铺的门,小狼的目光不自觉地被眼前一头高头大马吸引住。小狼叹道:好一匹良驹,浑身毛色光滑均匀,体态健硕有力,行步踏实稳健,更重要的是,没有臭味,这点很难得。这马儿的脖子上还挂着个铃铛,一路走过丁丁当当地响一路。

    出于对这马儿的好奇及好感,小狼又看向它身边的主人。这主人并没有骑马,只是松散地牵着缰绳,走在马的一侧,穿一身综黑色行装,衣领处还覆了些同样颜色的不知是什么动物的皮毛。装扮与这镇上的行人甚是不同,是附近过来的猎户吗?他看上去比小狼年长一些,二十出头的样子,长相是细致中带点英气,刚毅中带点柔和,眉间飞动着正气,但正气中又混杂着稚气。

    这……怎么这么矛盾呢。可他确实如此。明明这身装扮,这种阵仗可说是张扬的,引得路人纷纷侧目回顾,可其走路的姿态之平稳,扬起尘土之寥寥,目光之淡然又让人觉得他是喜欢隐于世之人。

    他似乎发现小狼在打量他,竟然在小狼一点不提防的情况下看向她这个观察者。那是一双如星空般的眼睛,乌黑闪亮,深远处像能看得到天边的迤俪。看人果然不要钱啊,所以他也要把小狼刚刚看他的份全看回来,才不吃亏。上上下下打量个遍,又回过来对上小狼的眼睛。

    这……是什么意思?这大街上看你的人不止我一个,可为何就盯回我来?是我长得太难看,没资格看你还是怎么地?不会是认错人了吧!

    不理他,小狼避开他有点霸道的眼神,顾自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第二家:药辅

    来药铺抓药的人一向不少,只是今日是不是多了点?小狼环视了一下这辅内的情形,有点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今天这药辅生意旺盛还是仰仗了一位动人的小姐。看她穿着绫罗丝缎,发饰手饰和首饰都发着亮光,都快把她的人包了一层金色的盔甲了。果然这人还是要衣装来衬托的,因为除了一部分人仰慕这位小姐的迷人容貌外,另一些人则是仰慕的这些身外之物啊。

    正事,正事,小狼及时拉回心神。因个儿小,小狼将身形一缩,钻进人堆,扭呀扭呀地就到了柜台前。

    “掌柜的,我想问件事。”小狼尽量诚恳,因为正见着掌柜在忙着给那位金光闪闪的小姐抓药。

    “姑娘,你等会儿好吗?等我抓完这付再回答你。”掌柜很不好意思地回小狼,因为之前小狼他们经常卖草药给他,他也记得小狼这张脸。他边说手还不能停。

    “那您继续,我等您称完再问。”

    那位小姐斜过眼来睨了小狼两眼,接着又很轻蔑地将脸高高仰起,下巴快指着天了,这姿势是不是有点过了,长期如此,对脖子不好。其间小狼的耳朵还收集了些来自那些闲来无事专来滋事的公子们的信息,这位身价不凡的小姐姓贾名如珠,正是附近最大权贵贾员外的千斤,据说为了美容,经常来此处买些名贵药品。而这些公子哥儿之所以成为包打听,貌似有人财双收的嫌疑。

    “贾小姐,这些是您要的药材,这都齐了。”忙完这个,生意可去了大半了。掌柜的笑脸总算迎向小狼了。

    “紫姑娘,你刚刚找我有什么事?”

    “我想问一下我先生可曾来过你这里?”

    “那倒没有。”这位掌柜一边和小狼说着话,一边还若有所思的样子,这是不是说明还有下文。

    “掌柜的是不是有什么消息。”

    “不是你先生,倒是有其他人来我这里问起过你。”

    小狼讶异:嗯?还有人找我?我认识的人不多啊。

    “是什么样的人哪?”

    “一男一女,都长得很好看,女的一身火红的,男的嘛像是一色青衣,像是外边来的人。”

    明白了,是龙翘龙宁。他们来过这里。其实我该想到,就算留了张字条让他们不要来找,他们也未必会照做。想不到只是萍水相逢的两人竟有如此情谊,实属小狼之幸。若有机会再遇,再于他们陪不是吧。

    奇怪,怎么又遇见那个“猎户”了?小狼纳闷了,果真是有缘?就在这药辅门口,与上回不同,这回他是进去,小狼是出来。

    躲开那人的眼神,小狼心想:他是不是真对我这么好奇啊,怎么还没看够,要不是身后药铺伙计迎上来,他是不是还要再看下去,或是用眼神在我身上穿几个洞?

    这回小狼开始怀疑是不是之前就认识他而自己又一点不记得了,不然怎会如此。

    正想呀想,突然一个女子的身影自小狼身边快速擦肩膀而过,身形轻盈得让她有点错愕,这速度是不是有点偏快了。自小接受的一些见不得人的技能直觉让小狼在第一时间检查包袱。果然如此!

    “你给我站住,别跑!”这一喊,效果当然适得其反,那女子跑得更快了。

    “你还跑你。”小狼腿脚虽还没养利索,还是死命地追了上去。

    那可是风月包在药包里,暗暗留给我的银子,我都还没怎么花呢。

    就这么着,小狼追她跑,跑了整两条街,她一点没想停的样子。不仅如此,她还……还挑衅小狼。她转过脸来,露出一张“绝色小偷”的美艳笑颜,嘻笑微吐道“你怎么老追我,是因为仰慕我吗?”

    天哪,怎么会有这种人,明知故问,还不忘随时随地自恋一番。

    “继续追呀,追到就还你银子。”她说完这句,便纵身跃起,身形轻如矫燕,瞬间移至屋顶,脚尖点屋顶而落的时候,听不到一丝声响。

    小狼郁闷:原来她是一直在耍着我玩呢,今天算是遇上高手了,还是一美娇娃,但却自恋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