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使篇  第16章 男的?竟然是男的!

章节字数:3679  更新时间:10-08-20 17: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他策着马,带着小狼飞奔在这苍茫的夜色中,晚风轻拂着小狼的脸颊,让小狼格外清醒,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也知道这个现在护着自己,帮自己挡着风尘的人是“他”,而不是“她”。他的长发随着晚风的拨弄也会似有似无地轻触小狼的脸庞,调皮如先前的她。虽知道那已是事实,但在心理上还是有点无法接受那个事实,小狼还没想出该用怎么样的态度来面对他,毕竟人家刚刚为了救自己受了伤了。

    来到一处僻静的小庙前,他栓好马,来到小狼面前,两手伸向她。小狼知道他是要抱自己下来,因为腿受伤了。小狼犹豫了一下,但就是一下,就顺从地让他抱下马,然后再抱进庙里。

    他动作轻缓地将小狼放在草堆上,上身靠着柱子。

    “你忍着点儿,抓着我这只手。”他用他自己真实的声音跟小狼说着。小狼看着眼前这个美得有点不太可能的男子劝说着自己要习惯。他是男的,他真的是男的,紫樱快点适应。

    “啊!”他帮小狼拔出花枝的同一时间,小狼不由自主地狠狠抓了他一把,还将指甲深深嵌入他的手臂。小狼很不好意思地低着头。他倒也没说一句,只动作迅速地拿出一瓶药,扯下衣裳的一角将她包扎好。动作虽快,却相当小心,碰到小狼伤口处小狼甚至还感觉到他手的颤抖,他是怕弄痛我吗?这么轻柔的动作,让小狼白给自己洗脑了,他到底是男是女啊。

    他望了望小狼的脸,拿出一块香帕,静静地为小狼擦着脸上的污秽。那双迷人的眼睛正深情地望着她,望进她的眼睛。

    我,我受不了了,不要用这种眼神看小狼,小狼快不能呼吸了。

    “你的伤口在留血。”小狼别开他的眼神,勉强地分散他的注意力。

    “不要紧,我会处理的。你还疼吗?”他虽然恢复了男声,但语调还是那么轻轻柔柔,任谁听了都会要被溶了一般。

    “我不疼了,倒是你,伤了五处,一直在留着血。我看着难受,你先处理一下吧。”担心是一方面,想避开他炽热的眼神也是一方面。他微笑着点头,绕到另一个角落去处理他的伤势。

    “要我帮忙吗?”还是一个傻问题。

    “好啊,你帮我脱衣服如何?”还有心思调侃。

    “当我没说。”小狼暗骂自己骂,老是被他戏弄。“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小狼脑袋如今一团浆糊。

    他沉默了一会儿,“可以!”小狼跟本没想到当时他在咬着牙拔那些凶器,却还要硬生生忍着痛,装作没事地和自己聊天。

    “我……该怎么称呼你?”

    “……妙无绵是我在人间的名字,你就叫我这个名字。”

    “你是什么人?我的意思是你不是凡人吧?”

    “天界族,属天道界。真名秋硕。”他原来是天界的人。

    “刚刚那个人为何叫你秋使呢?”

    “因为天道界掌权的除了四大天道之外,就是我们四季道,我是其中的秋使秋硕。”这些还真是闻所未闻,小狼除了人世间之外,对其他各族的人真是毫无所知。

    “那你认不认真龙翘龙宁?他们也是天界族的,属龙族。”

    “他啊,认识,不就是风月每天有空没空就跑去私会的小……小子么?”

    “你还认识风月?”

    “他是天道界四大天道的风月道,你说认识不认识?”原来风月和秋硕才是一近族的,还同是天道界的首领人物。

    “你们不是天界的神吗?为何也会受伤?”一直觉得天界的神就该无所不能,金钢不坏的那种,难道从小就形成的概念全都是错的?

    “你是听什么人说天界的都是神?天界素来与其他五界交隔,自成一体,也是凡身肉体,只不过通过修行,拥有更为强大的力量而已。你还真以为是打不坏,压不扁的?我可是很容易受伤的哦,你别不心疼。”

    “啊?哦……”小狼又词穷了。本只是回应前两句,出口发现这样回也不好,听好去好像自己愿意疼他似的。这家伙不但自恋,还喜欢撒娇,莫非是小狼在山里呆久了,太孤陋寡闻,没见过市面?他那模样,那身打扮,有此嗜好倒也看得过去,不让人觉得讨厌。

    “那刚刚那个人又是谁?看上去很厉害的样子。”想起那个红衣的面具男,小狼仍是心有余悸,尽管身材很好,头发很长很漂亮,动作很赏心悦目,但如果这是个危及生命的物种,再好看也是没命欣赏的。

    “他的来头可不小。你遇到他没死也算是个奇迹了。他是魔族里五大势力之一的魔主,花间派熙玑。魔族有两个谜,一个是他,一个是魔夜君。熙玑法力深不可测,没人见过他的样子,见过他真面目的人都死在他的手下了。所以刚刚他就算怀疑你,他都要杀了你。”

    “魔族?传说中最邪恶的一种族群?他真的很可怕,最好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他。”小狼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还能跟魔有一面之缘。只是这缘,还是不要的好。这种缘多了,恐命不长久。

    “你乖乖呆在我身边罗,我会好好保护你的。”他从木柱后面探出身来,走到小狼身边坐下。那双眼睛啊,可不可以不要那么闪啊闪的,嘴角可不可以不要笑得那么媚惑?

    小狼抱以傻笑。

    “你之前不是已经偷了马走人了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那里?”

    他双手抱着单膝,脸慢慢靠近。“因为……我舍不得你,所以又回来找你了。”他用一种低沉的声音绵绵地说着。他一靠近小狼就害怕,因为在那刻小狼可以深切地感受到他是一个男子,也终于知道他之前为什么老爱靠过来。

    “你,你不要靠太近,我不习惯。”小狼的声音越说越小,小到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到了。

    “好,我等你慢慢习惯。”他不再压过来,正经坐直了。

    “你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危险救我?”这问题一问出口小狼就后悔了,这种问题对这个尤物来说不拿来好好调戏一下就不是他了。

    “你说呢?要我直说吗?”他弯起娇俏的嘴角,眼神诱人。

    “不,不用了。”小狼弱弱地回看他一眼,看他一付等回答的样子,“也不是什么要紧的问题。呵呵。”

    “乖啦!自己想,我也不喜欢不动脑筋的人。”他用宠溺的口气细语道。

    我突然又想起一个问题,“我还想问个问题。”

    “说啊,我喜欢听你说话。想起之前我跟你说话,我说半天你都没反应,现在得好好补偿补偿。”

    “你……为什么扮女的?”貌似这个问题很有挑战性。

    “因为,我长得漂亮罗。”貌似这个问题问得又让他如鱼得水,尽显该祸害自恋本色。

    “你,就算是事实你也不用一直提醒我。”自此两人的谈话终于变得轻松一点了,小狼适应能力果然强。这一聊,把受伤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倒也好。

    之后,两人又聊了会儿,小狼始知道他当飞贼竟然是因为喜欢被人追着玩的感觉。心下里说:兄弟,你是不是太寂寞了呀,好好的放着天界使君不做,来这里当小贼,天界的人就不怕你坏了他们的名声?

    而这位天界使君又兴趣十足地评起小狼来:只不过一般人只追个一两条街就放弃了。而小狼是他从盗以来碰到过的最好玩的人。

    小狼心里自嘲:是啊是啊,没人会像我那么傻,狂追你五条街,还落得替你背黑祸的境地。

    小狼说笑着把后来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当然还带点夸张地把自己受委曲的事向他倾倒了番。谁知他嫣然一笑,冷不提防地搂过小狼的肩膀说:“我当时没走,如果你真出什么事,我就出来替你认了。我实在讨厌那种矫情的女子,跟她说句话我都觉得难受。”小狼条件反射般又一把推开他,这下碰到他伤口了。

    小狼心口一紧,开始责怪起自己来:人家是为替我挡着凶器才受伤的,我倒好,还不知好歹地戳人家伤口。

    “你没事吧?”小狼小心翼翼地问。

    他用另一只手撑起上身,把秀发轻轻捋顺,露出那张媚颜煞是无辜地盯着小狼看。

    “你看什么?”小狼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

    “你有时候——下手挺重的嘛。还说要好好疼人家呢。”看他那我见尤怜的神情,是男人,不对,是女人,也不对,是人见了都觉得自己罪孽深重啊。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对……”小狼此时觉得自己像是在辣手摧花一般不可饶恕。

    他拍了拍着沾在身上的杂草,随即换上一脸幸福的笑容,说:“我没事,刚刚只是假装而已,想让你关心我一下。”他在说谎,小狼清楚地看见他的伤口有点渗血了,他这么说只是为了不让她自责。这人果然是水做的,蜜做的,忍不住让人心疼得紧。唉,与他相比,小狼觉得自己这样子怎么看都那么地不娇嫩,那么地不需要人疼爱尼?

    小狼将功补过,扶他过来靠在自己身边,继续刚刚的谈话。

    “你一个天界族的使君,来这里做什么?”

    “找宝贝罗。”他回道。

    “什么宝贝?”有时候好奇心太重就是自取调戏嘛。

    “不就是你罗。”他笑得一脸讨好的样子,只是小狼知道又被调戏了。

    “当我没问。你的伤要不要紧?”

    “伤倒没什么,就是死马夫的那匹马脾气跟他一样臭,让我这样的美人骑,竟然给我摆架子。幸亏大爷我聪慧无双,气质非凡,拜倒在我裙下者无数,更何况匹马,被我偷是它的荣幸。”他轻描淡写地盖过小狼之前的提问,小狼如何知道他之前为救自己所倾注的力量,更无法知道这个花间派的熙玑是个多么强大的对手。

    “妹妹,都是你在问我,换我来问如何?”

    “我可以不回答。”不想被调戏。

    “我就问一个,一定要回答,不然我睡不着。”看着他一脸的倦容,加上那渴求的动人眼神,小狼勉强点了点头。他一看小狼点头,立马笑得跟朵花似的。拜托,别再拿出绝色美女的那种笑容了,我要醉倒了就回答不了你的问题了。

    “你和那个马夫是什么关系?你喜欢他?”

    “马夫?你是说薛默凌?”谈及薛默凌的名字,他一付不乐意的样了点了点头。

    “你这是两个问题,说好问一个。”

    “那……回答第二个。”

    “我跟他不熟,谈不上喜欢不喜欢,我也不想回去见他,对我来说,他只是个路人。”……

    说来也奇,昨天还跟小狼素不相识的人,今天竟然会倚在一起谈天说地起来,更奇怪的是,昨天对小狼来说他还是位“绝色女贼”,今天就成了一个绝色男子。也不知道两人聊了多久,浓浓的睡意不知不觉地袭来,把二人拢入夜的悠静。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