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使篇  第17章 帅哥,前面可是火坑来着

章节字数:4976  更新时间:10-07-24 15: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原来你们两个真的在一起。”迷迷糊糊间听到有人说话,这声音……有点微怒,撑开眼,薛默凌帅气的脸庞没啥意外地出现在眼前。

    唉,昨天还说不想见的人,今天怎么又出现在我面前了呢?他的跟踪能力也忒强了点吧。

    “我早该想到她偷我的马是为了引开我注意好让你逃跑,还让我不能骑马来追你。”薛默凌又开始发挥他强悍的断案能力了,小狼揉了揉眼,瞟向旁边的妙无绵,他也刚刚醒,也是被薛默凌的教条给唤醒的,不过他倒轻松,一点没把薛默凌放在眼里,倒有心情伸手帮小狼理了理凌乱的头发。

    “跟我回去。”他有点把语气放缓和了点。

    小狼不太爱理薛默凌,将头撇向一边,很明摆着不想跟他回去。

    薛默凌一见小狼如此,不由分说便抓住小狼的手硬从地上把她拖起来。头也没回就把小狼往外面拉。

    “啊……!”被薛默凌的大力扯到伤口,小狼忍不住轻声呻吟。

    “放开她!野蛮人。”妙无绵用之前的女声喝止,扯住他抓着小狼的手,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爆出丝丝火花,暴力冲突近在眼前。这回薛默凌总算没有冲动行事,望了一眼小狼的腿部,松开了手。出于公平公正原则,妙无绵也放开了抓着他的手。

    “怎么弄伤的?昨天你们去干什么了?”

    小狼一看薛默凌那表情猜想他定是以为两人行窃失败,被人惩戒了。

    “昨天我和她去干其他生意,我学艺不精,被人射伤了。这个解释很符合你的思路吧。”小狼想:索性我就认了,等他对我失去耐心,也就不会碍着我去找先生了。

    妙无绵惊讶的眼神小狼倒是可以理解,只是薛默凌那眼神是什么意思?又一次的失望?好像还有那么点恨吧。

    瞪什么瞪,我不敢看妙无绵的眼睛,我还不敢看你的了,要瞪大家一起来。小狼眼睛也不小,两人大眼瞪大眼谁也不输谁。

    “你知道我不会放你走的,念在你受伤了,我不想用强。”薛默凌仍在瞪着小狼,眼神像是在说:“别逼我用强!”小狼知道等薛默凌动手,自己肯定讨不到什么好果子吃,只能垂头丧气地收回眼神。

    “哼!对女孩子动粗你还有理了,你是不是男人?”无绵嗤笑道,一脸轻蔑。

    “我不是,难道你是!”这两人又怎么开始口舌之争了。

    “我……”小狼怕妙无绵冲口而出说他就是男的,连忙用手捂住的的嘴不让他说下去。谁知妙无绵也不示弱,偏爱跟他斗,就算小狼捂着他的嘴,还是能清楚听到:“比你像!”三个字。这句话在小狼听来倒没什么,但在薛默凌听来肯定是在骂他连女人都不如。

    妙无绵呀,不要再火上加油了,他这人脾气不好,你这种轻蔑的话语可是会引来严重后果的,虽然你现在是女子身份,可是之前你偷他马的事还没解决哪!你有没有看见我在给你处眼色啊,我都快成白眼了我。小狼那个使不上劲的苦啊。

    果然,小狼设想的情况还是发生了,薛默凌目光凛冽中出现了攻击性,还来不及看清是怎么回,一条极细的绳索如一条小蛇般缠绕在妙无绵的左手手臂上。妙无绵的左手刚好前一天也受过伤,他虽说是男子,可皮肤比起女的还要细嫩,且不说还伤着,就算没伤,被薛默凌这一抽一收紧也掐出血来了。而此刻妙无绵要和他打起来也不知道有没有胜算,毕竟薛默凌也不是一般人。眼看着妙无绵就要出手了,小狼一个跳起插在他们中间,抓紧薛默凌的绳索不让他用力。

    “我跟你回去,你放开他。”

    “樱樱。”这声是妙无绵的,他说以后只希望他可以叫这个名字。

    薛默凌用一种寻求确认的眼神看向小狼,当小狼再次说“不骗你”时,才松了妙无绵手上的绳索。为免妙无绵再寻衅,小狼转身装作抱他,附在他耳边悄悄说:“你慢慢养伤,我会再找机会逃跑的。”临了还轻微地耸了下肩。

    谁知,还没等小狼转身,刚刚缠住妙无绵的滑不溜丢的绳索现在也滑上了小狼的右手上。

    薛默凌,你还缠上瘾了。你不是猎户吗,什么时候成捕块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还有你,暂时也不能放你走。”绳索的另一端又缠上了妙无绵的左手。

    “你不守信用!”小狼怒斥薛默凌。

    “对你用不着讲信用。”他又转向妙无绵,“等解决了贾小姐的事,我自会放你走。你们偷了人家的东西,理应去向人家赔不是。东西呢?”

    他还记着那个金银花的事啊,大侠眼中果然容不下沙子,如果不完成这事他是不是连觉都睡不好,饭都吃不香了。无绵大美人啊,一定要忍啊,现在动手太吃亏了。小狼拼命地用眼波神功有传递这信息传递给妙无绵让他先忍忍。妙无绵看了看小狼,好像是懂了,虽很不情愿但还是从怀里掏出几张银票甩给薛默凌。

    “我是看在樱樱的面子上才这么做的,别以为我怕了你。东西已经卖了,放在身上不方便。”

    薛默凌收起银票,“走吧。”

    “等一下,樱樱腿受了伤,让她骑马吧。”

    小狼心里涌起一股暖流,有种被人关心的幸福感。心道:还是妙无绵关心我,依那位大侠是怎么也想不到我的。

    薛默凌点头默许。

    妙无绵小心将小狼扶上马,自己却在下面陪着小狼走。又因为两人的手是绑在一起的,他还要抬高了手让小狼减轻重量。看着他刚刚走路还有点不太灵活的样子,小狼心里酸酸的。他明明可以走掉,干嘛要陪我受这份苦。

    “让无绵也坐上来吧,他也受伤了。”小狼实在看不过去,第一次用比较柔和的语气请求薛默凌。“如果你不让他上来,我宁可下去陪他一块儿走。”小狼认真一琢磨,这真是愚蠢的要胁,他跟本不在乎我,还巴不得我下来一起走呢。得了,反正我下来陪无绵走至少我心里好受。

    “你也上去吧。”小狼都怀疑是不是听错了?今天他怎么这么仁慈了,让两个他最痛恨的小贼坐他的马。是不是因为快见到那个金银花小姐了,所以心情大好?

    迫不及待地,小狼开心地拉无绵上来,无绵抱以甜甜的笑容。不似之前那般飞来飞去,如今是规规矩矩地跨上马背,看来伤得不轻啊。他左手往小狼身前一绕,将小狼稳稳地圈在他的怀里。

    这——这绳索貌似还变相地在拉近两人的距离嘛。小狼不禁在心里反省:我是不是又做错啦?为什么被调戏的总是我呀?

    这贾府可真气派,小狼从来没进过这么大的房子,一行人前前后后进了快十进房了吧,这还没走到底。管家让小狼三人在中堂的客厅等,他去叫那个小姐了。小狼不知道他们家到底请了多少仆人,光是在客厅候着加在中堂院里打扫的人就有十个,客厅摆放的家具亦是精雕细逐,摆设的那些瓶瓶罐罐不会都是古董吧。见妙无绵正漫不经心地把玩着那些古董小狼就担心:可千万别摔着了,不然那女的一怒起来指不定做出什么事呢。只是小狼还不知道等会儿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只是但直觉告诉好,那贾小姐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那位金银花小姐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了,较之之前妆容更加浓了点,身上的金饰银饰丝毫未见减少,看来她应该不会在乎丢了的那些吧。这位小姐笑容可掬地迎向薛默凌,又吩咐倒茶,吩咐递水的,好不殷勤。只是看向小狼二人的表情跟换脸似的,冷得吓人。虽只是一刹那,还是被小狼捕捉到了。妙无绵对她的厌恶之情通过完全地无视她而传递出来,自顾自地用单手理着自己的头发,整理自己的衣衫。而那位贾小姐看她的眼神中充满了熊熊的妒忌之火,恨不得马上把他喷死。

    “贾小姐,之前他们俩偷你的东西都已经换成了银票,你点点看,如果不够我可以替他们补给你,他们也已经知错了,希望你看在薛某的薄面上,就原谅他们这一次。”薛默凌这态度很是诚恳,也是小狼从未见过的。小狼想:可能让他这么一代大侠为了我们两个小贼向人家赔不是确实有点委曲他了。小狼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说是愧疚,这不知愧从何来,自己确并未有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哎,他也算是个好人,就是入世不深,看不清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可能跟他一直隐于山林有关吧。

    “薛公子不必如此,这是他们的事,跟你并没有关系,你又何必为他们道歉。”金银花贾如珠仍笑得温和贤淑。

    “因为紫樱是我一位朋友的弟子,将她托付于我,所以她所犯的错我理应有一定责任。你们两个过来向贾小姐陪个不是。”

    这种情况下,小狼就算没错,也不能不给薛默凌面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当替妙无绵说吧。小狼正欲开口,妙无绵扯了扯小狼的手阻止,“东西是我偷的,跟她没关系,要说赔不是也是我赔。贾小姐,之前得罪了。”尽管这话是对着金银花小姐说的,但妙无绵还是不愿意看她。金银花当然也看出了妙无绵对她的不屑,只是碍于薛默凌在,她不好发作,仍装作不在意。但在她心里对小狼二人的恨意远没那么容易消除吧。

    “其实紫樱妹妹长得还是挺可爱的,等过几年肯定也是个美人。”金银花突然将话提转向小狼,让小狼有点受宠若惊。

    小狼心中提防:她这是为何呀?这种赞称出自她之口,让人很是毛骨悚然的,似乎是一个陷阱,难道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比你肯定是要可爱。”妙无绵竟也会接她的话,现在好了,害她当众下不来台了。小狼当下便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仇恨火花正熊熊燃烧,离烧化两人也不远啦。只是此女非一般人,着实会掩饰,下一刻看向薛默凌时又换回一脸的含情脉脉。小狼叹道:此等功力非一日而成。孰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无绵那犀利的目光瞥到这一幕,没忍住一口茶水吐了出来。薛默凌警告性地瞥了眼妙无绵。

    “不知这位该如何称呼。”贾小姐转向妙无绵,言语倒听不出是否不怀好意。

    绵无绵当然是不屑理她。为打破这种尴尬,小狼接了话,“她叫妙无绵,是我刚认识的朋友。”

    妙无绵对小狼投来“多事”的眼神。好似他的名字让金银花听到都让他觉得不舒服。

    “你们俩感情那么好,我还以为你们认识了很久了呢,原来是刚刚认识,看来应该是很志同道合,有不少共同爱好的吧。”小狼故作轻松地笑笑,心里却知道她还是没把那事放下,这才像她。

    “你自己看不就明白了,我们不须任何修饰一样楚楚动人,不像某些人,身上要披一层金银盔甲才能在人堆里显得出来。更可怕的是,还有好多张面具,见一个人换一张脸。不过呢,还是太麻烦了,干脆把自己的脸皮先丢了,岂不简单些。”唉,一直以为风月那张嘴毒得可以杀人了,想不到这位也是不遑多让啊。莫不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此时的小狼在心里却在哀求:妙无绵,拜托你不要再说了,再说下去我们可就出不了这个门了。我知道你是在替我出气,可也不能这么来呀,之前的努力不都会费了吗?

    “妙无绵,怎么可如此无礼。”薛默凌脸色铁青,拍桌而起。看样子他也是忍了很久。妙无绵哼了声斜了他一眼,貌似他谁都不放在眼里,薛默凌又岂能管得了他。

    小狼已经看到那个金银花的脸在抽搐了,青筋都快暴出来了。这种富商家小姐,可能从来都没被人这么说过,能忍到现在已经算是帅哥面前的奇迹了吧。她强忍着怒火把旁边一杯茶一口饮尽,这口茶恐怕是用来浇灭胸中那股愤怒的火苗。

    这时,管家正好有事情进来禀报,好像是做衣裳的店前些日子他们小姐订做的衣衫已经做好,这会儿送来正在门外候着。一听到这个消息,金银花眼睛忽地一闪,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脸上招牌笑容当下在严寒之后重归大地。她先是有点不怀好意地上上下下打量了妙无绵,随即又将眼光对准小狼,这眼光之灼灼,看得小狼浑身汗毛竖立,想:她……是在打我什么主意?

    “紫樱妹妹长得如此娇小可人,怎可让这一身如此朴素,连男女都不得辨识的衣物遮了光彩呢。今日正巧赶上裳衣馆送衣服来,紫樱妹妹不如挑一件,千万莫要客气。”这一脸的热情来得这么突然,傻瓜都知道这是阴谋了。

    “不了,不了,我就喜欢穿这样的,你那些衣服太华丽了,我穿不惯。”小狼心头好多毛毛虫在爬呀爬呀。

    “没关系,紫樱妹妹且先试着,若挑不中意再作打算。”她眼睛牢牢盯住小狼,像是不答应她就不离开。

    “真的不需要了,我不适合。”其他时候可以妥协,这种明知是陷阱的地方怎么可以说跳就跳呢?小狼这么想着,眼神看向薛默凌求助,希望他替自己说句话,可他倒好,俨然一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样子。

    “人家摆明了不喜欢,你强塞给人家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用意?”妙无绵倒是适时来表明了一下小狼的态度,虽说有点太直白了。

    “我也是一番好意,莫不是紫樱妹妹还一直间隙着之前的事,过去就过去了,妹妹就同我一样将其忘了吧。”

    “那倒不是,只是我实不习惯。紫樱心领了。”

    “且试试无防,无需顾忌太多,就拿我当姐姐一般便好。如紫樱妹妹再推托就要伤姐姐的心了。”小狼心里愤愤道:我们什么时候这么熟络了,这戏要演到什么时候呀!小狼已经在心底里掀了她家无数次桌子。

    “紫樱,那你就去试试吧,别辜负了人家一番好意。”哎呀,大侠呀,你刚刚没说话现在说什么呀,你还真以为她把我当妹妹呀,好歹我没害过你,你怎么老把我往火坑里推呀。连妙无绵都闻到了她殷勤后面那涩涩在作响的阴谋味道,露出担心的神色,你怎么就那么相信表面的现状呢?生怕我死得不够难看还是怎么滴。小狼在心里捶胸顿足,表面强忍着保持镇定。

    听到这句话,那个金银花小姐嘴角已隐隐露出得意的诡笑,似乎在说:“接着就等着看好戏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