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使篇  第18章 心碎的感动

章节字数:5313  更新时间:10-08-03 08: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薛默凌过来帮小狼解开系着绳索,让小狼跟金银花去试装。一旁的金银花在一旁摆着个“等你入瓮”的姿态,无绵的眼神小狼有点不敢看。小狼真想头也不回跑掉算了,可心知薛大侠是不会允许自己这么做的,金银花又岂肯就这么放过,无绵还受着伤,小狼亦不愿意再让他为自己受伤了。唉,就认了吧,只要她不要太过份就好。小狼正要挪开步跟去,手却被紧紧地抓住,那双柔软细嫩却有力的手,小狼还是没有回头,想用力甩开他的手,可是他怎么也不放,这么一直僵持着……

    “我跟樱樱一起去。”

    “你去干嘛,你留在这里,我试完马上就出来了。”小狼知此去定是没啥好果子吃,便不想无绵一起去受罪。

    “我想看看你最美的样子,走吧。”他的执意让小狼不再推却他的美意,虽然他也知道这是鸿门宴。

    金银花没说什么,一路上沉默地把二人引到一个据她说是试衣房的地方。在门口,无绵停住了脚步,阻止小狼进去。

    “你到底有什么花招,不用遮遮掩掩了,我们不会进去的,你还是及早收手吧。”无绵恨恨道。

    “看你说的,我哪有什么花招啊,不过是一番好意……”

    “樱樱,我们走,就说我们已经试过了,没合适的。你要我们演的戏也算演完了。”

    金银花阴郁的眼神闪着如蛇的目光。悴不提防间,她使力将小狼往门里面一推,那门支呀一声正欲关上。在临将关上的一刹那,妙无绵反应极快,瞬间移到屋内,但这门就死死地关上了。

    “你这恶毒的婆娘,你把我们关在这里怎么向外面的人交代?”

    “交代?这戏本我都写好了,你们就先在里面享受一番,等会儿自会放你们出来和我一起演戏的。外面的薛公子应该会对我的角本非常深信不疑的,你说呢?哈哈哈……”

    “你!”纱无绵正欲踹门,小狼便听到一种“咯咯咯咯”的机械声,正是对面的机关已经启动,就要向这边发射。

    “无绵,机关!”无绵以小狼看不清的起势与落势将箭全数用两只手抓住,但这只是第一拨,很快第二拨又不留任何喘息机会地迎面飞来,无绵兵来将挡,动作灵活变幻,在小狼面前形成了一道人工的屏障,任一支箭都没办法靠近小狼。只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那东西像长了眼睛似的小狼二人到哪里,它就对准哪里。

    无绵在第二拨结束之后,蓄了下劲,用他的光焰引爆了那个装置。当二人觉得应该安全的时候,突然,小狼脚下悬空了,整个身子就要往下掉。无绵及时拽住了小狼的手,他的另一只手扣在上面地板的边缘。

    “千万别放手。”他看了看下面,神情紧张。

    下面是什么?小狼不低头还好,低头一看,不由抽了口冷气。距离脚下一米的距离密密麻麻布满了吐着信的猛蛇,好像随时会向自己进行攻击。再望望上边,无绵因为刚刚的动作,手臂的伤口已再次裂开,鲜红的血正缓缓从包扎的布上渗出。

    “无绵……你再使力伤口会裂得更厉害。”小狼不敢看下面那几条蓄势待发的蛇准备得怎么样了。无绵没有理会小狼的担心,一使力将她托出陷井,小狼甚至还能感觉到那些蛇擦着脚边过的凉意。无绵相继跃上,几滴晶莹的汗珠顺着他冰雪般的脸颊滑下,他躬身单膝跪地,调整气息。

    “无绵,你怎么样。”

    他用暗示阻止小狼过去他身边,示意周围还有暗器,不要挪动,也不要发出声响。他用手指了指屋顶,又指了指小狼。小狼明白他是要带自己从屋顶出去。小狼会意地点头。因为小狼离他有两步远,等下需要配合,他用唇形告诉小狼他会数三下,数到三的时候就过去抓紧他。他开始用手指数数。一个手指,两个手指,小狼已经作好准备,等他伸出三个指时,小狼一把猛扑过去,抱紧他的腰,无绵回抱住小狼,纵身跃起,直冲屋顶,干脆利落。俩人到了屋顶,终于安全了。再看看此时二人的造型,小狼整个人压在他身上,一手还揽着他的腰,这脸一下子发烫起来。赶忙将手抽回。刚想坐起来,发现腰却仍被他带着倒回他胸口。

    “你……你快起来吧,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

    “你脸红的样子好可爱。”他用柔柔的男声在小狼耳边轻挑道,小狼能感觉到他嘴里呼出的暖气。慢慢推开他,怕用力会再次碰痛他,小狼却不敢看他的反应。

    “你不让我抱着你怎么带你下去啊?”还是那绵绵的声音,还真应了他的名字。他对自己的了解非常深刻呀。小狼心想:我啥时候也去学点翻墙越瓦,飞檐走壁的功夫,不用老让家载着我,累赘啊累赘。现在就算再难为情也只能涩涩地依到他身边,将手围在他的腰间。

    等二人再落到地面时,金银花已不在了,小狼估计是怕妙无绵找麻烦已经回中堂的客厅去了。躲在一旁的一家丁畏畏缩缩着上前来传话。“小姐请两位回中庭议事,你们的朋友还在那里等你们。”

    “樱樱,别理他,我们自己走了算了,再回去让那毒妇再玩一次吗?”小狼点点头,表示同意。

    “小……小姐还让我告诉二……二位,如果你们一走了之,那……”

    “那又如何?”无绵质问。

    “那外面的薛公子所中的毒就来不及解了。”

    “这女人是不是疯子!她到底想玩到什么时候!……樱樱,你不会想再去救他吧,他只会害你,你还要去救他。”无绵总能在小狼说出口前就看出小狼的心思,这一点小狼甚是佩服。

    “但是,他是我先生的朋友,是来保护我的,如果我们就这么走了而让留他在这里为我们承担后果,我……我做不出来。”

    无绵知道小狼心里的负担,仍然柔声劝道:“樱樱,你听我说,姓薛的如果这点警惕都没有,被毒死活该。再说那疯婆子不一定做得出来,她只是吓吓你而已,大白天的毒死人,她不用坐牢吗,她以为她是谁啊。相信我,不要回去,我陪你去你想去地方,好吗?”

    无绵的眼神真挚,不染半点俗尘,清澈透亮,再望下去任谁都会被他的柔情一点一点渗透了。不知出于对他的逃避,还是对薛默凌的担忧,小狼仍坚持道:“无绵,我学过医,我去看看他,你先走吧,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无绵的那声微弱的叹息可能只有小狼才听得到,“走吧,你知道我不会丢下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小狼觉得自己已经对他有了依赖,似乎只要他在自己身边,自己就不会受到伤害,只要看到他的笑,小狼就会感到安心。但小狼那时还不时道,自己的依赖即将给他带来巨大的的伤害。

    来到中堂客厅,那位金银花已端坐在刚刚的位置上了,只是这会儿她的脸上比之前冷了不少,再看看薛默凌,光从脸色上看,好像还没什么中毒迹象,也许还没发作吧。小狼刚想冲过去抓他的手,给他号号脉,谁知他神色愠怒地斥责起二人来:“你们俩人还真是冥顽不灵,刚刚都做了些什么事?”

    小狼和无绵对视了一下,马上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我们做什么了?”小狼只好等着又一场戏的上演。既是无奈,也是酸楚。

    “还装傻,刚刚你们又想偷东西,要不是被人发现,是不是已经得手了。贾小姐好心带你去试衣服,你们竟然以怨报德,不知悔改。”

    “我们跟本没偷东西,别在这里信口开河,你怎么就那么相信她的话,她给你吃什么迷魂药了。”无绵与薛默凌起了争执,那金银花却像个看戏的似的在那里悠悠然地啜着茶。

    “妙无绵,你自己不洁身自爱,还带坏他人,还将他人也想得跟你一般污秽。”

    “污秽?你知道什么是污秽吗?亏你还长了双大眼,这么大个污秽在内前都看不到,真是有眼无珠啊。”

    小狼趁他俩说话的时候过去抓了下他的手,脉相平和,根本无中毒迹象。同时,金银花以皎洁的笑容看向小狼,那眼神分明是在说“你又中计了”。

    小狼此如明白,无绵猜得是对的,这女人只是在利用薛默凌骗自己。只可惜没得后悔了。

    薛默凌见小狼抓他的手,以为小狼求他向贾小姐求情,愣了一愣,偏坦之心倒不定期是有的,说道:“贾小姐,我知道他们两个今天这么做实在罪不可恕,不过请您手下留情,别去报官了。”

    金银花如今坐得是四平八稳,像成了掌握生杀大权的主了。

    “以薛公子与我的交情,我自是不应该多做计较,报官当然不会了,只是又怕妹妹这么小年纪养成这不好的习惯以后就不好改了。要不小惩大戒,让她长长记性好了。薛公子意下如何?”她这哪里是商量,分明就是以报官来作要胁。形势所逼,薛默凌只得点头同意。

    “那好,那就每人随便打个三十大板好了,打完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此话一出,二人身边立刻围拢来四五个彪形大汗,将无绵与小狼手脚按住压在地上。

    这女人是干什么的,没事家里养这么多打手干嘛,都快赶上衙门了。这三十大板一下去,不皮开肉绽了吗?想不到这女人如此心狠手辣,大家都是女人,怎么也下得去手。小狼突然恍然大悟:不对,就因为是都是女人,所以才下得去手。如果换了是帅哥,或许就是场误会了。

    这时候薛默凌也终于露出了焦急的神色,可是……他还是没有说话。小狼叹其不争:唉,你这堂堂大侠就是这么当的么,事情真相不清不楚,任人颠倒是非黑白,让两个无辜的人受这等杖刑之苦。即便有小错,动用私刑的岂会是什么善类。小狼望着薛默凌,眼中一片寒凉。

    妙无绵是什么人,岂会被他们区区几个打手按住,他三两下将那几个人掀翻,正欲来救小狼,谁知打手中一人已经将一把小型的匕首架在了小狼的脖子下方,因为匕首细小,且角度隐蔽,只有妙无绵看得见。妙无绵停止了所有动作,金银花一个眼色示意那些打手过去抓住他。

    “等一等。”妙无绵这一喝止,那些身大胆小的打手竟也不敢靠近他,可能是被他打怕了。

    “这些事都是我做的,樱樱没有任何过错,罚她作什么。要罚罚我一个就可以了,她的三十大板我替她受。”

    其实当下小狼已经作好了挨打的准备,一听无绵这话小狼顿时慌了。小狼并不是受不住挨打的人,那三十大板既是板上钉钉的事,一咬牙便也过去了,总不致打残了吧。这六十板,可不是开玩笑的。

    “无绵,不要!不用你替我,我挨得住。”无绵,你在说什么啊,你知不知道你受的伤要比我重多少,现在伤口还在渗血。你虽是天界族的人,可你和我一样都是血肉之躯,贾如珠摆明了就是要一次性把她受的气给还了,手下绝不会留情,这六十大板会要了你的命的。

    “樱樱,你不用说了,等会儿你把头转过去就好。”说完顺从地让那些打手压倒在地。

    “贾小姐,紫樱只是受他人唆使,这回就算了吧。”

    “薛默凌,你住口,你少自以为是,我不要你替我说情,你什么都不知道,你这大笨蛋!!”小狼从没那么气愤过,今天终于忍无可忍,一下子大吼起来,把薛默凌吼得呆在那里。眼睛已蒙上了层雾水,对即将到来的血腥一幕感到战栗。

    “既然薛公子这么说,那就按薛公子的意思办吧,紫樱妹妹那三十大板就算了,打另外那个六十吧。”阴毒的女人,你还真说得出口,六十大板啊,你来试试!小狼恨不得上去撕了她的那张毒口,看见它一闭一合,就让她想起刚刚那几条吐着信的毒蛇。

    “啪!”一声重重的板子落在无绵白皙的背上,背上立刻出现了一条清楚摄人的血痕。但无绵一声没哼,默默地承受着那些人的毒打。

    “你们这些混蛋,毒蛇,怎么可以对一个受伤的人下如此重手,你们还是不是人——”小狼拼命嘶喊着,挣扎着,可是身子被人死死按住,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无绵为自己,因为莫名其妙的强加之罪,受这些非人的折磨。

    “疯子,你这疯子,你打我好了,你来打我啊,不要打他了,不要再打了。”看着无绵浑身被打出血来,娇嫩的皮肤逐渐看不清原来的样子,小狼的心难受得快要窒息了,她宁愿挨打的人是自己,也好过让这样眼睁睁地看他变得血肉模糊。小狼就算再坚强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一滴滴地拼命往下掉。

    那条毒蛇看到无绵的样子,竟然嘴角掩饰不住地扬起。小狼咬牙切齿:你下手这么重,无非是他嘲弄过你,偷过你,蔑视过你,更重要的是他比你长得好看,你早就想把他除之而后快了,我还那么笨,不听他的劝阻来自投罗网。我真是笨死了,笨死了。

    “薛默凌,我求求你,救救他,让他们不要再打了,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他们会把他打死的,薛默凌,你救救他,我一定乖乖听你的话,跟着你,再也不逃跑了,不跑了……”小狼带着哭泣求他,希望他可以看在自己的份上阻止那些人的恶行。你不是大侠吗?看到这种场面,你竟然还可以无动于衷,你还是不是人?

    “樱……不……不要……求他,……我……不要你……求他。”

    “啪!”一声,棍子打断了,那些人下手狠到连棍子都会断。这是人啊,不是没有生命的沙包呀,这些人的心肠怎么就可以这么硬呢?

    “再拿一根新的。还有二十板。”那毒蛇用一种幸灾乐祸的神情慢悠悠地说着。

    “贾小姐,要不……算了吧,我带回去处罚好了。”薛默凌总算开腔了。

    “薛公子,如果就这么算了,我以后就没办法管教下人了,到时家里有人犯了错是不是也都可以算了。”

    薛默凌竟然低下头,就这么觉默了?

    小狼再次在心里骂了一通薛默凌:薛默凌,你怎么那么没用啊,被她这么两三句就说得没话了,你平时不是挺能说么,这时候你的大侠气概都到哪里去了?

    “继续打!”

    “你无耻!卑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恶毒的人。”小狼一边骂一边还在挣扎。

    小狼只恨自己为什么没那么多骂人的话来骂她,力气为什么这么小。

    可能是抓小狼的打手走了神,小狼趁机一用劲从他们手下钻了出来,想都没想就用自己的身躯覆在无绵的身上。

    “啊!”小狼终于知道这板子的有多么厉害,只一下,就感觉背上火烧一样的疼,第二板下来的时候,这种痛已经达到小狼的脑神筋了,让她的呼吸都是疼痛的。不过,小狼心里好受了许多……可是,无绵虽无力,却仍挣扎着将小狼护在下面,小狼反而难受得像刀在剜着一般:你就那么不能让我省点心吗?

    “无绵……你别这样……”小狼泣不成声,一边是心碎,一边是感动。

    **********************************************************************************

    胧夜的小说催更讨论群:38245903欢迎加入讨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