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使篇  第19章 为谁心疼为谁忧

章节字数:3903  更新时间:10-07-24 16: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小狼完全忘了是怎么回的客栈,因为她的意识一直停留在之前那幕血淋淋的过程中,那股血腥味至今还萦绕在周围,不断冲击着她的感观。小狼跟本不在意身上那一点点小伤,只是心里的痛却怎么也化不开……

    在客栈的床上,小狼被薛默凌定了身,找不到方法来渲泻,只能任泪静静地流着,流着,流向无尽的黑夜……

    清晨,第一抹曙光透过还蒙蒙亮的窗台爬进屋来,爬到小狼的枕边时,定身术已自动解开了。

    得知无绵在薛默凌的房间里,小狼迫不及待的冲了过去,走到他房门前因太鲁莽脚步趔趄地撞向走廊上的盆景和支架,连人带盆景地栽在地上,一片狼籍,在这么寂静的清晨,惊起好几位住客开门来看,当然出来的也有薛默凌。小狼还没来得及起身,他便将小狼抱起往小狼房间里去。小狼死死地掰住房门边上,不想进去,那些看戏的人那惊讶的嘴巴都可以塞下一个馒头了。估计都以为要上演某出妓院里的红戏了。薛默凌无视周围人的眼光,“放手!”

    “不放。”小狼心情不好,硬卯上了,说什么都不放。

    “放手!”薛默凌把声音又提高了一度,脸色也更加冰冷。

    “就不放,有本事把我的手砍了!”小狼也提高声音,不怕被人听到。其实小狼也知道这事不能完全怪他,只是这时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他不想见你……”薛默凌压低了声音。

    小狼的手慢慢软下来,任他抱进屋,关上门。

    两人在沉默中僵持了一会儿,最终由于小狼的急切心情先打破了这个沉默。“他怎么样了?”

    “他有点虚弱,下不了床,不过生命无防。整件事,他都跟我说了。其实……他是个男子。”说这话时,薛默凌在一边搜索着小狼的反应。“你早就知道他不是女的?”小狼未反驳,只觉得现在这时候哪有讨论这个的心情。

    “是又如何。你从来都不屑听我的解释。”小狼赌气着甩过头去。

    “你从来都没有解释过!”薛默凌用近似于激动的眼神看着小狼,“从我第一次在集市捌角的小弄里看到你在睡觉时,我就认出了你,我上去问你是不是紫樱,你边睡边说不是,让我走开。到后来你和妙无绵被贾……被那女的逮到,你都只是一味地避开我,后来在饭馆再次见面,你还是不承认你是紫樱,更不解释什么,甚至连话都懒得说一句,你让我如何知道这些事!我甚至都分不清你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如果你早一点解释,何以弄成现在这样子。”

    “好,都是我不对,都是我的错,是我害无绵被打成这样子的……”小狼无没法排解那烦闷的心情,又一次想到前一天的事,虽对着薛默凌说,更像是在自责。

    让小狼想不到的是,一向态度强硬的薛默凌,也会过来帮她擦泪水,也会将她拥入他的怀中,一时呆住。这……还是不是他?

    小狼虽然难受,但还是很清醒地推开了他。

    “他……为什么不想见我。”小狼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他怕你看到伤心,所以一直嘱咐我不要带你去看他。还让我告诉你,他没事。其实他之前就伤了多处,而且伤口很深,之前我一点都没看出来他伤得那么严重。到底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小狼把头低得很低,低得就快埋进自己的手臂里。

    “是那天你去追你的马,我偷跑出去,想上山,结果碰到了魔族的人,他为了救我,和那个叫什么熙玑的打起来,才弄伤的。”小狼反省之后觉得之前什么都没让他知道,可能也并不是件好事,他也是一心想帮她,自己又有什么资格来怪他。

    “熙玑?”他的神情中有一种不可思议的紧张,“你确定是他?”小狼点点头。

    “你可知道他是什么人?”

    “听无绵说他是魔族花间派的魔主。”

    薛默凌惊讶之色未减反增,“熙玑的法术让人防不胜防,而且出招之快是各族之间都有耳闻的,他对植物的控制力出神入化,这些你可知道,你们居然还能活着回来。”他转念又想到另外一件事,“妙无绵又是什么人,竟然和熙玑过招,要保全你的情况下,只受了这么点伤。”

    小狼从中得出无绵并没和薛默凌说自己的身份,既然没说就是不想让他知道。“那你呢?你知道那么多事,应该也不是一般人吧。”小狼瞅瞅眼前人,见其反应必是让自己猜中几许。

    “我……现在还不是时候,你只要知道我是苏步玉的故友,我不会害你就好了,我会一直保护你,就像无妙绵之前所做的一样。”

    小狼一比之下便得出结论:还是不一样吧,无绵可以毫无保留地将他的事都告诉我,可是……你还是有所保留。当然我也知道,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会选择你这样的做法,对自己的保护也很重要。

    “你的伤怎么样了?一直没顾得上你,让我看看。”薛默凌也没再问无绵的事。

    “我还好,跟他比起来,不足一提。”小狼下意识地往旁边靠了靠。

    “那也得上药,我等会儿把药拿来。再去弄点吃的。你昨天肯定没睡好,眼睛这么肿,再睡会吧。”

    “嗯,别再用定身法定我了,我不会乱来的。”小狼感慨:他终于相信我了,只是这相信的过程……好艰难。

    小狼在床上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直到听到他下楼的脚步声越来越远。

    对不起,这回是真的骗子你了,我想去看他……

    这回,小狼吸取前车可鉴,轻手轻脚,尽量不惊动别人,走到他门前,停住了脚步,就隔着这道门,她知道无绵就在里面,可这刻小狼竟然有点语塞。

    “无绵,是我……”小狼的声音很轻,甚至有点怀疑他就算醒着听不听得到,“你可能并不想我进来,我也知道为什么。其实没关系,我没那么脆弱,我只想看看你,为你做点事,就算做不了什么,陪你聊聊天也可以。”小狼静静等了一会儿,里面没有声音,可小狼还是不想走。

    “无绵,我以前是个小乞丐,是这世上身份最低贱的人,活着死了都无足轻重。命运一直都在教会我一件事,每当我觉得上天对我有一天天的关爱时,下一刻就会无情地收走,老乞丐对我好,然后没过多久,他就被人打死了。先生对我好,收留我,最后,也是一样要离开。所以,我觉得可能我就是个不值得得到幸福的人,就算拥有也只是暂时的,于是我怕害那些突如其来的幸运,想着不投入,或许失去的时候,就没那么寂寞了。其实你可能不知道,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会安心许多,就算受伤,都不觉得太痛。你不说话的时候,就这么在一旁陪着我,心里就暖暖的。但有时候我会想,从以往的经历来看,我身边对我好的人一直都在受伤害,那么我就该远远躲开你,可是……我原来也很自私,明知道后果,我也不愿你离开。当每次我勉强自己我应该让你走的时候,心里却在留你,所以那些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当你说要陪着我一起去我想去的地方,我虽然不说,可心里却有说不出的开心。说了这么多,我真是唠叨,我想说的说完了,我心里好受些了,我先回房间去。”小狼心里里默默数着数,如果数到三,他没出声,就不执着了。一……,二……

    “樱樱……”房里传来无绵微弱的声音,小狼听得清清楚楚。小狼暗骂自己:明知道无绵心软,还是喜欢这么试探他,我真是有罪啊。有罪就有罪吧,谁叫我这么想见他呢。

    小狼一进去,心头的酸楚便涌上心头:昨天的他明明还珠唇粉黛,娇柔媚惑,只一天时间就变得清瘦了,脸色苍白,没有血色,唇也不像之前那么红润欲滴了。只是那双眼睛依然清澈如水,在那双明眸里,小狼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小狼心里一阵酸楚,无声地跪坐在他的床边。他看见小狼强装的笑,他也笑了。“笑得真难看。”他气弱流丝地说着,边轻缓地伸出手抚向小狼的脸颊。还是那双手指修长如玉的手,还好没受到任何伤害。

    “看什么?”他发现小狼在看他的手。

    “看你的手,真好看,怎么才能长成这样子。”小狼握住他的手,才发现他的手是凉凉的,没有了之前的温暖。抚上另一只手,希望可以帮他的手暖一暖。

    “我现在……是不是很难看?”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想着好看难看的事,真有他的。

    小狼摇头摇得拨浪鼓似的,“不会,还是那个‘超凡脱俗,美艳不可方物’的绝色妙盗,可知妹妹我当时削尖了脑袋想要来认识你呢。姐姐莫不是不记得了?”

    他轻笑着:“还叫我姐姐?”

    “对啊,叫你这么年轻的女子作姐姐是不太合理,你说我叫你妙妙好呢,还是叫你绵绵?”

    “叫什么都可以,别不理我……”

    小狼心里感动:哎,这都害你这样了,你却让我不要不理你,这样的妙无绵,怎能让小狼不心疼。

    “我哪有不理你。”

    “有……,好多次,在面人摊看面人的时候,在客栈旁的弄堂睡觉的时候,在杂货铺的门外,在药铺的人堆里,还有……客栈的屋顶上。”小狼讶异:天哪,自己在弄堂里睡觉的时候,到底有多少人来“看望”过啊,自己竟然还睡得那么香。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当时我还不认识你,怎么可以怪罪于我呢。”

    “樱樱,你的伤怎么样了?”无绵的声音轻轻的,柔柔的,小狼想不通,怎么会有受重伤的人声音还这么好听的,连小狼也被影响,说话也变柔了许多,生怕说响了扰乱了这美妙的气氛。

    “我的伤都长你身上了,还能有什么事?”小狼自觉自己学他说出来的效果就没那么好,倒像是在调情,自问:难道是我不适合温柔?

    “现在……我不能给你敷伤药了,要记得自己敷,不然我的伤都好不了。”

    “你忘了我是学医的?我不但会自己敷,我还要帮你敷呢,你有福啦!”谁知这话竟让这个从不知羞愧是何物的美人范起一阵红晕来,小狼一度怀疑是自己看错了。

    “不用,还是让那马夫替我弄好了。”他真的在害羞,那就好玩了。

    “那不行,薛马夫干惯了粗活,手脚重着呢,跟本不懂怜香惜玉,这种事,还得由我这种专业人事来。”被调戏了那么多次,这回该轮到我调戏你了吧。本着开玩笑的心态,小狼此时笑得甚贼。

    “好,那我……就把自己交给樱樱了。”小狼本也只是说着玩,并不想打算占这便宜。如今妙无绵这句把小狼将得无言以对,小狼立刻投降,终于知道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

    只是心里还在犯嘀咕:为什么又是我被调戏?真是忘了人家可是千年修成的正果,岂会被我这黄毛丫头得逞。

    望着病中娇弱的妙无绵,小狼便知自己是亏欠他了:无绵,你要快点好起来,这样我心里的愧疚才会淡去,我才能安心地去找先生。无论什么时候你要离开,我都会笑着送你,祝福你。离开我,你会过得很好的。不过,你不要告诉我,我怕我会管不住自己,要留你。而且,要走就要快,时间长了,我会越来越舍不得你……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