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使篇  第20章 舍不弃那纷乱的尘世

章节字数:3102  更新时间:10-07-24 16: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小狼终于知道什么叫最毒妇人心了,那个贾如“猪”贾小姐竟然把镇上药铺的所有伤药都买去了,为的就是不让小狼买到。不仅如此,连邻村的药铺也席卷了。

    小狼实不理解,怎么还会有这种女人,是不是被她讨厌的人她都要想着法儿地往死里整你,甚称她生活的主要乐趣?这回连薛默凌都不能忍了,要去那女的那里“评理”,要不是小狼拉住他,这会儿估计已经冲到那边了,性情中人哪。

    “你干嘛拦着我,你怕我还会被她骗吗?”

    “当然不是,现在无绵伤势严重,你跑去她那里,万一,我是说万一有个什么闪失,我怎么能安心。何况现在当务之急是去找药,让无绵快点好起来。”实在不好直说是因为他个性太单纯,容易被“贾如猪”利用,说了怕太伤人自尊了。

    “我知道附近采药的地方,我这就出发过去,你在这里照顾无绵好吗?”小狼不管他在那里犹豫什么,顾自收拾了下东西,准备上路,“对了,别让无绵知道我去采药了。”

    “你等等!”这位大哥终于反应过来了,“我跟你一起去。”

    “那无绵怎么办,你就放心让他一个人在这里?”

    “这个你放心,我会在房里设下结界,一般人接近不了。”小狼差点忘了,他也非一般人哪。

    由于大侠豪气干云的请命,及自愿借出良驹一匹,充当马夫,小狼也是识实务之人,不好意思大侠了,就利用一下吧。

    这回他倒没急着上马,先将小狼扶上去坐稳了,再自己跨马而上。看来人都是有两面性的,不是他不会,只是之前他不愿。当他讨厌你时,你是一袋米。当他不再讨厌你时,你就自动又变回人了。

    这一姿势有点熟,还是同一匹马,同一位坐法,只是后面换了个人。可这感觉也不一样,中间像有着层隔阂。

    “你为何离这么远,你很怕我吗?”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薛默凌也变敏感起来,或者说他一直就是这么敏感,只是之前不愿关心小狼。

    “没,不怕。”小狼自觉没必要再防着他,往后面蹭了蹭。他一蹬马腹,这马就蹬开四腿,欢快地跑起来,小狼一下失去平衡能力,便倒进他怀里。小狼倒不是吃不得苦的人,为了早一点采完药回去,这些都是可以忍的。

    忍足了两个时辰,腿已麻,汗流浃背。

    “怎么了?”薛默凌见狼脸色微白,露出难得的关切神色。

    “没什么,你的骑术……真好。”小狼拍拍屁股蹦下来。

    薛默凌有点不悦道:“你坐得如此辛苦怎么不与我说……我不像妙无绵那么细心,你不说,很多事我猜不到……”说完偏开脸,好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小狼此刻明白薛默凌是率直坦荡的人,也是有错便认的好人。只是个性单纯一点。

    “好,大侠,我下次一定说,你别放心上。”小狼其实心里仍在急采药的事。

    这会儿,薛默凌被小狼说得脸色土黄了,心里肯定憋得慌,憋了半天终于吐出几个字:“不要叫我大侠了,叫我名字吧。”

    “你不再要求我当你徒弟了?可以直接叫你名字?”

    “还是……算了吧。”唉,他终于明白,勉强是没有幸福的道理。这场关于师徒称谓之争终于以薛默凌的妥协而告终,小狼心里小小地松了口气。

    采药是小狼的特长,当然爬山就是基本功了。以薛默凌的身手也很不错,身轻如燕,如此徒峭的崖壁对他来如如履平地。“噌噌噌”地几下就将小狼甩得老远,还不时回头看看脚下的人。小狼暗自抹了几把汗,为啥自己碰到的都是些高人,只有自己如此平凡呢?

    如果不是那场大雨那一切就会很顺利,只是这两天人背,做啥事都要有点小挫。

    “紫樱,这雨越下越大,山壁也越来越滑,对你来说太危险,我们先找个地方搁搁脚。”

    小狼心里并不想休息,抬头那山顶就在眼前。

    “就快到了,不如就一鼓作气爬上去。”

    薛默凌神情复杂,但还是点了点头。并有继续往上走,而是下了几步来到小狼身边。

    “把手给我。”薛默凌一手攀崖壁,一手递过来。

    “不用,我自己行的。”边说边还一爪一爪往上爬着,薛默凌只得尴尬地收回了探过来的手。

    雨还在不要钱似地倾倒着,不断将上边的泥石冲刷下来,也不时有细流经过不成道的蜿蜒潺潺流下。两人的头顶并没有什么遮挡物,少顷,小狼二人便已成刚从水里捞上来的鸭子一般浑身湿透。

    薛默凌确实如他自己所说,是个粗枝大叶,不拘小节之人。淋湿了便淋湿了,丝毫不在意。待小狼“吭哧吭哧”翻身上山顶的时候,已是狼狈不堪。满身满脸的泥水混合物,正湿嗒嗒地往下滴着水。他倒看得笑了起来。

    虽说这样子被笑是件挺郁闷的事,不过小狼还是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笑起来真好看。跟不笑时完全两个样子,去了大侠的架子,回归纯朴大方的本性,这时候的薛默凌才算得上是看了让人舒服的人。

    不知道薛默凌是怎么养成了的习惯,从小狼认识到现在,看人时候的眼神总是很霸道,丝毫不知道收敛。这让小狼想到了另几双眼睛。无绵看人的眼神总是很媚惑,一不小心就带出他的绵绵情意来,让人躲不及防;龙翘的眼神很纯粹,看见喜欢见的事物时,眼睛会闪出光来,灵动得像海里蕴藏了多年的夜明珠;风月的眼睛细长,眼神很是庸懒,成天一付谁都不待见的样子,无绵有时候也会这样,不过看我的时候从没那样过;先生的眼神是最难形容的,只觉得很晃眼,像那道春日里最明媚的阳光,无时无刻不在照亮生息,却藏着千丝万缕的谜团,冷静的时候也有浮浮沉沉的画面在眼底闪动,让人看了恨不得一头扎进他的心里去看看,他的柔情是何样的动人。

    “你在想什么?”薛默凌的话语终于将小狼漫天飘扬的思绪拉了回来。

    “在想我下山后遇到的一些好玩的人。”

    “是吗?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都是很好的人,他们救过我,却从不要什么回报。”

    “你还恨我吗?”薛默凌说话很直接,很少拐弯抹角。

    “恨还谈不上,不过之前发生了那些不开心的事,多少有点怪过你,但后来站到你的角度来想,觉得你也是被骗的,也是受害者,就没什么好怪了。”

    听小狼这么说,薛默凌仍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你是不是在担心无绵还生你的气?他肯跟你解释所有的事,就说明他没想隔阂你。你今天为他来采药也算是将功补过了。”

    “你误会了,他告诉我实情是因为他不想你受委曲,跟我没什么关系。其实他个性中与生具来的骄傲是不会让人轻易接近他的,总觉得……他骨子里冷得很。”

    “我想是你误会了吧,就像我一开始误会你一样,觉得你也是那种凶巴巴的,不可接近又自以为是的人。从来不向人透露自己的心声,现在熟了便是大好人一个。”

    薛默凌坦然笑笑,倒也觉得自己确实担得上大好人这一称号。他这人倒也好玩,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是非黑白相当明晰,倒也不懂得谦虚二字如何运用。莫非这就是所谓的君子坦荡荡?

    没过片刻这雨就停了,云也开了,甚至还有那么道彩虹挂在天边,远眺整个山景,在小狼经历了暴雨泥水的冲刷后,以级尽的景致向人们露出其难得一见的美丽容颜。

    旁边的那位俊逸少侠,也在这出美丽画卷中充当了一隅亮色,头发上的水珠俏皮地挂在发稍,随一阵惬意的凉风吹来,轻轻顺着他立体有致的脸颊滑落。就算是浑身湿透,也难掩他欣挺秀颀的身形。

    “这景色很漂亮,你说呢?”他转过头来,剑眉舒展,嘴角微微扬起,就像这雨后山中的景致一般,清新怡人。

    深深呼吸着这刚经过滤的空气,小狼心中愉悦:“是啊,刚刚一直没有发现,原来这看似平凡的山中竟也能勾勒出这么漂亮的景色。”

    “其实我一直觉得,山中的景色确要比市井好很多,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想带你带开这纷乱的尘市,去山间过些平淡却最真实的生活。自然界从来不会掩藏什么,而人却会。”他的目光仍然跳视着远方,平平地,淡淡地,像跟本没想要听小狼回答一般。

    小狼心中了然:是,他来自山林,热爱林中的简单生活,对于人世间的险恶从无防备,经此一截,必是对尘世非常失望,当觉没什么可留恋之处。如今却因为对先生的承诺,不得不担起保护我的责任,也实属为难。

    小狼知他心性,答应过的事必是要做到,但如今若让小狼放弃寻找先生,也是不可能。只得当作没听见刚刚那席话,似乎是想让这山间的微风到两人各自的烦忧带进山林深处。只让此刻的沉默酿成一坛美酒,留待日后细细品味,把这难得的美景尽收眼底。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