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使篇  第24章 啥?她狼变啦?

章节字数:4079  更新时间:10-07-23 19: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魔兽赤焰,你终于现身了。”祭司欣喜地朝着台无数不明所以的群众大声宣布:

    “各位,如今这个关在笼子里的红毛怪物,就是魔族的主魔兽,大家且待我施法让它现出原型。”

    位下一片安静,从没见过魔兽的大多数民众既期待又害怕地盯着台上那笼子里的人。

    “不,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魔兽。”绑在桩上的女子听闻祭司所说,用嘶哑的声音惊声朝着底下的人群呼喊,之前即使被烧也没说什么,此时却不顾一切地要维护那被称为魔兽的男子,其中深意不言自明。

    笼中的男子深情地望着那女子,沉默着朝她摇摇头。

    祭司朝一个方向看了一眼,便开始口中念念有词:“万神朝礼,役使雷霆。鬼妖丧胆,精怪忘形。内有霹雳,雷神隐名。洞慧交彻,五炁腾腾。金光速现,覆护真人……”随着最后一声“速速显形!”

    笼中蓦地一道强光刺眼,人眼不能承受其利,片刻后强光转弱,笼子里果然出现一头异兽,静静地呆在笼子里。

    “哇,好大一个红烧狮子头哦。”旁边一小孩子童言无忌,所有人几乎都直盯盯地看着这突然的变化,觉得煞是神奇。

    此兽全身火红,状似狮子,前额比狮子凸得更厉害些,样虽凶猛,性却温和。

    台下众人哪管他温和不温和,只见是一只魔兽,便激动地将手中的杂物纷纷冲他扔了过去。铁笼对于变身后的他显小,左躲右闪仍躲不开铺天盖地扑面而来的投掷物,脸上身上皆是污浊。

    “不——不要打他,他是无辜的,他不是魔兽,他没有什么任何对不起大家的事,大家为什么要这么对他。”桩上女子红着眼睛哭喊着。

    可台下人群哪里会听她的,仍旧喊着:“处死它,处死它!”

    祭司诡谲一笑,从旁边的架子上拿下一把巨型宝剑,一拔出鞘便觉剑光晃眼,定是一把劈金断石之利器。他念了道咒,将自己的血抹在剑刃上,那柄剑便散发出阵阵寒光来。

    “此兽不畏火,如可以寒冰咒将其冻结碾碎,便再无托生之可能。”

    “不要,祭司大人,我求求你不要杀他,你烧死我吧,不要杀他。”女子用仅余的力气声嘶力歇地苦苦哀求祭司,笼里的异兽在笼里局促地转来转去,却不得逃脱,不时地看向高处那女子,发出阵阵吼声,状甚凄惨,小狼看得不由心酸不已。倒底是因何要将他们逼到这种地步,只因为他们是魔吗?

    看着仍情绪激荡的人群,呼喊着要求祭司处死魔兽和女子的民众,小狼暗暗问自己:这么做真的是对的吗?

    祭司高举宝剑,见寒气已然充盈,便将剑对准异兽,那如注的寒气便向火一般的异兽冲去。

    正那一刹那,台下一道白影,霍然出现在台上,飞身挡于笼前,双手虚空一划,便如一道屏障般将那寒气尽数挡回,受到小股寒气的反弹,祭司竟被弹飞到人群之中,台下一片哗然。所有的一切尽在眨眼间发生。

    即使如此,小狼还是可以飞快地认出,那人便是先生。小狼心头狂喜,却也为先生的安危担忧,他这么做,无疑是成了公众的敌人。

    苏步玉淡然看了眼被弹下去的祭司,收回如墙般的屏障,转身并不多说,将两手握在笼子的两根铁杆上。

    他莫不是要以徒手将铁杆掰开吧?所有人都忘了刚掉下来的祭司,将目光投注在这个刚刚出现的“劫法场”之人身上。

    那是真的,他真的用力在拉那两条有小孩子手臂粗细的铁杆。并且还真让他扳断了两根。

    “这,这怎么可能?”下面所有人一阵惊呼,几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明明是个弱不禁风的年轻公子,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力气。

    等他又扳断了两根后,人们终于开始相信这是真的。

    “大胆刁民,竟敢私放魔兽,罪不可恕,快将他抓起来。”

    台上的守卫被祭司这一嗓子喊回了魂,纷纷冲上去拿人,苏步玉只一挥袖子,所有人便被掀翻在地,连滚带爬。赤焰重获自由,感激苏步玉,只是满身的浊物,让他不好意思靠近。苏步玉不顾,抬手为他拂去那些脏物,蹲下身子,轻抚他的皮毛,仿佛是一位久违的朋友一般。不待片刻,那火红兽便渐渐恢复了人形。这又是让台下人看得一楞一楞的。

    先生真是威风,小狼在台下暗自拍手叫好。正想着等先生救下这两人,自己太跑去找他。

    这计划还没拟完,这台上又发生了另一番变化。两道黑色身影如箭般落在台的后方,其中一个双手一划,圆台内便浓烟四起,黑蒙蒙的一片,小狼跟本看不清台上发生了什么,只觉生先周身光色涌现,忽左忽右,似是与刚刚一人动起手来。

    待浓烟消散,台上一片狼藉,正当中台面裂开一道巨大的口子,另有大片地面凹陷。再抬头看那桩子,上面绑着的女子已然消失不见。赤焰一见如此,奋然不顾地追着黑影而去。苏步玉尾随其后,一瞬间便也遁得无影无踪。

    小狼一见,机不可失,奋力挤开人群,朝他二人消失的方向狂奔而去。就这么没头没脑地跑离祭坛,拐过无数条街巷,穿过几条弄常,实在喘不上气了,小狼挨墙而立。

    咦,这都是哪儿了?从没见过……糟,迷了。

    小狼想到都没跟薛默凌,妙无绵打声招呼都风风火火地追到这陌生地儿来了,是不是太冲动了些。现在人没追到,倒把自己给丢了。

    小狼再三思量,决定先回去向他们二人报个平安,再作打算。小狼沿着原路,兜兜转转,尽量朝着人多热闹的地方去。正好遇上客栈住他们隔壁的小姑娘小绿。戏班的其他几人仍在表演,她的部分已经结束。

    小狼还没来得及跟她打招呼,小姑娘便已自行跑上来,急道:“紫姐姐,你知道和你一起的两个大哥哥正在找你吗?可把他们急坏了。”

    “他们来过这里?”

    “不是,小绿就在另一边碰到他们的,就一盏茶的功夫,或许他们还在那里找你呢。”

    “小绿,你告诉我在什么地方,我自己去找。”

    “反正小绿的表演已经结束了,就让小绿带紫姐姐去刚刚的那个地方吧。”

    小狼点头,跟着小绿后头又开始找人。

    走了半晌,二人竟离闹市越来越远。小狼抬头一看,前面竟已是一片树林子了。顿感不对劲,遂停下脚步。

    “小绿,你是不是弄错了,他们怎么可能会在这里找我,这都快出城了。”

    小绿仍从容道:“不会有错,刚刚小绿就是在前边的林子里见到他们俩的。我们进去看看吧。”

    小绿一向胆小,此时却一把拉住小狼的手,急急向林子行去。林中雾气密布,越往里就越看不表东西,甚至周身一米开外的东西皆是模糊的,这种情况下要辨识方向更是难上加难。那么这个叫小绿的小女孩如何可以如此镇定,如此有把握地拉着自己七拐八弯?

    小狼一个细细想过,心中已察觉此事决不简单,便多了些心眼,不动声色地将手抽回。

    “小绿,我丢了件东西,你在这里等我,我回去找找。”

    小绿动作极快,小狼刚转身,她便拦住了去路。

    “紫姐姐,是什么东西这么要紧,我们先找到他们,别让他们找得心焦了。”她依旧眨着她水水的眼睛,小狼突然感到一阵寒意,不知道她明亮的眼睛是不是已经看透了自己强笑背后的东西。

    “不行,那东西很重要,我知道丢在了哪儿,你等我一会儿就好。”

    话音未落,小狼撒腿便跑,仿佛那小绿是洪水猛兽般。

    开玩笑,再跟下去指不定就进狼窝了。小狼再笨不还没到那种程度,一个小小的孤女有那般凌厉的眼神?鬼才相信。

    没命似的跑了一阵,看看身后并无人追来,小狼扒在小树上松了口气。这心里还是后怕得厉害,这世道真是不太平了,别看那是个娇小可爱,楚楚动人滴水灵女娃,要狼变起来,还不知会是啥样呢,真是防不胜防。从惊悚程度上来说,可把赤焰比下去了。

    “紫姐姐,你是在找我吗?我就在这里。”小狼被这一声吓了一跳。

    跑了这么久,她原来在这里守株待兔等我啊?果真不是人啊,不是人。

    “紫姐姐为什么要跑呢?你很怕小绿吗?”

    现在再看小绿那小小的声音,水汪汪的眼睛,小狼再也不会觉得她可怜,相反觉得自己很可怜,被人耍得团团转。她倒好,还在装,看得小狼一阵心火。

    “反正我来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了,还装什么柔弱啊你。耍我很好玩是不是?”事到如今,小狼也不想跟她玩计中计了,直接明了,想怎么地就怎么地,再烦我咬死你。

    于是,毫无意外地,这小孩狼变了,那张脸顿时由稚嫩无辜状变成狰狞可怖状(其实五官没发生变化,只是表情变了,当然在小狼眼里大大受到主观的影响)。

    “那就是没得玩了,虽然,你也不笨,如果早一点发现,说不定还可以捡回条命,但是现在已经晚了。”小绿双足渐离地面,悬浮于半空中,嘴角露出不善的笑意。

    “我不记得我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你莫不是认错人了吧?”

    “没有错,杀的就是你——紫樱小妹妹。我很同情你对整件事情的一无所知,但这并不防碍我要杀你的决心。你虽未害我,但你害到别人了,而且是一个很重要的人,这个人是我们圣帝最心疼,最不愿意看到被伤害的人。相对于他来说,你的存在不足一提。但凡对他有一丁点危险的人,哪怕仅是一种可能,那么圣帝将会不惜一切,将这个可能毁灭。”

    “圣帝?谁啊?还有那个他在乎的那个人,又是谁啊?我跟本都不认识,谈何伤害啊?莫名其妙!”小狼对于这种莫虚有赐死自己的理由相当懊悔。也不查清楚些再动手,要是错杀了,还能把命赔给我呀?

    “够了,死人是不需要知道得那么多的。乖乖受死吧。放心,我给你留个全尸。”小绿化掌为爪,小狼只觉得自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抓着脖子,缓缓往头顶拔着。随着脚离开地面,小狼觉得自己的血像是全部冲上了脸部,呼吸不畅。而身体仍然在往上升。到最后肯定不是被掐死,就是被从高空堕下摔死。

    “呃——”只听小绿一声闷哼,那只无形的身突然消失了,小狼迅速从半空中落下,正好落入一个粉色的怀抱。

    “哼,秋使君,还有风月道!是你们。”小绿抚了抚刚刚被伤到的手臂处,若无其事地看一眼刚刚从天而降的二人。

    “炎姬八将之首的影姬,别来无恙啊。”风月率先点破其实真身份。尽管如此,小狼对什么炎姬,影姬的还是一无所知。

    “想不到四大天道之中最为傲慢不羁的风月道也有好管闲事的时候,今天我可算大开眼界了。”

    “这不算什么,相比您影姬大人的深居浅出,百年难得一次露面的个性,我这算是小巫见大巫了。”风月一笑置之。

    “好说,不过与另外一个人最近的行为比,我们这些异常简直是芝麻小事了。你说是不是啊,秋使秋硕大人?”这话显然是对无绵说的。

    无绵冷眼瞟了他一眼,只将小狼放下来,对影姬小绿的挑衅丝毫不予理睬。

    谁想,影姬说起秋使的事,那是一个兴奋,竟滔滔不绝起来:“新鲜事天天有,只是你秋硕的事最为新鲜,你是天界第一美男,除了三百年前的九毓天,你是当之无愧的天界第一冰山美人,你的美貌无人能及,你的冰霜也是无人可比。纵然整个天道界,乃至整个天界的男男女女都为你痴狂,你却不过视为草芥,将别的人真心随意践踏。当所有人都以为你的心是石头做的时,你倒给了所有人一个惊喜,这——天界头一个新鲜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