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使篇  第26章 莫非是传说中的JQ?

章节字数:4067  更新时间:10-07-25 16: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咦,这个方法甚好。”春铃眼尖,凑过来对着绳索瞄来瞄去,又转头对风月道:“风月哥哥,我们也弄个这种绑一起,岂不是妙?”

    “没听我刚刚说什么吗?要死自己死,别拖累别人。”说完头也不回便随龙翘之后进入了。

    春铃碰了一鼻子灰,叹道:“所以说你风月道注定寂寞啊。”

    龙宁平日里没少受风月气的,虽之前对春铃并不怎么对得上眼,此刻因她这一句大为赞同起来。

    说着,一行六人都进入了山洞。此洞一人多高,两人宽,光线并不充足,越到里越是看不清迹象,只能大概看个轮廓。地面时有高低起伏,行走却还是可以的。

    “啊,那个……”龙翘突如其来的声音,所有人皆警惕起来。

    “什么事呀?”龙宁性子急,催促道。

    “总觉得怪怪的,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龙翘没有停下,仍在摸索着往前走。

    龙宁很不留情地嘘了他,指其有说等于没说。

    很快,小狼也觉出了问题。脚下怎么这么粘乎,像被沾住了一般,抬不起腿来,身子还在慢慢地往下沉。

    “怎么了?”秋硕见小狼突然不走了,也发现了异常。

    小狼强装镇定地回道:“我陷在里面了。”

    一群人一下子都听到了,齐齐回头看向小狼,神色紧张。秋硕正要使力拉她,小狼急急制止:“别拉,你脚下的地面也在下陷。”

    众人一看秋硕脚下,果然如此。

    “糟了,我这边刚刚还是硬的,现在也还始沉了。”龙宁的一声惊呼让受有人都明白了,原来这洞一担有人进入才会开始变软,用不了多久,另外三人站的地方也将开始下沉,慢慢地吞没所有人的身体,成为这“枯骨洞”底新增的枯骨。

    龙翘一看小狼已沉下去一尺,心里一急,不管不顾地过来拉小狼,小狼阻止不及,结果龙翘力量越是大,这两人沉得也越快。

    这就下去四个了,剩下能动的只剩风月与春铃。

    春铃仍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好整以暇地看向风月:“如今怎么样,我们两个是不是继续前行,让他们自生自灭去?”

    风月懒得答理春铃,四下打量了一番,见石洞壁上附着有两指粗的藤蔓,便要跑过去扯下几条来。

    “风月,没用的,你若用力扯,你也会下沉。”秋硕看出了洞内地内的本质,似乎是在考验一群人的人性,一个陷下去,若不救那人便会死,若救了,一起跟着死。

    “哎,此时若是云川在就好罗,把这地都结了冰,你们虽说出不来吧,好歹也不会沉下去。”春铃无所谓地调侃着。

    “都什么时候了,不帮忙也算了,你还说风凉话。”龙宁气不过,心里暗骂这人冷血。

    风月像突然想到了什么,“龙翘,等会儿我会启动月石之阵,可以将这周围十余丈地面全部石化,你一等到石化,便用力将地面打碎。动作要快,我目前的体力撑不了多久。”

    风月师承天道界最是德高望重的迟远君,只是迟远君性情高远,素来不喜争斗,好回归自然,修身静性。因而修练之术皆以防守为主,传授风月两大法系术法,风系法术与月系法术,皆与自然界的风与月相辅相成,若离开此媒介,不担威力大损,勉强启动更会耗损心脉,风月心知强来不得,只是此时在洞内已无他法,只得不得已而为之。

    龙翘知风月的难处,没说什么,心领神会地点头。

    风月凝神聚力,四周果然肃冷之气渐重,连小狼都感受得到那无形的力量之强大。少顷,地面便被完全石化。龙翘深吸口气,一拳砸向地面,地上便出现长约一尺的几条裂缝,从被击处向外延伸。小狼还是不能动。接下去又是重重的一拳,直震得地面都颤抖起来。

    小狼终于明白,风月单要让龙翘来做这苦差事,原来这身小灵活的龙翘,竟蕴藏着如此惊人的力量,这会儿想当初抱起小狼轻松劲,定如是捉起一只蚂蚁一般轻便了。

    连续数十下重地石面,地面已如废墟般,所有沉在里面的人皆将身体拔了出来,可以自由走动。

    小狼见龙翘手指关节处皆是片片血迹,心疼不过,扯下衣服的一角便要替他包扎。龙翘收回手,神色紧张地道:“你们快走,风月快撑不住了。”

    风月此时已是脸色苍白,显是到了极限,只是如果现在收手,只能是前功尽弃,因而无论如何,也不能在这个时候放弃。

    一行人不再耽搁,全力向前方奔去。百余米后,地面终于一片平坦,结结实实,完全不同于刚刚那段埋尽枯骨的黄泉路。见众人皆已安全,龙翘回头一扫,看到风月的身影,二话不说便又折了回去。

    众人等了片刻,才看到龙翘扶着嘴角滴血的风月缓慢走来。

    “风月,怎么样?”秋硕走近关切道。

    风月摇了摇头,并不说话,龙翘知其内息未稳,扶他盘腿坐下调息片刻,难得细心地为他擦去嘴角的余血。

    小狼想替风月医治,却被他拒绝。小狼看风月这样子,既是担心又是害怕,她怕看到再有身边的人受到伤害,而自己却什么忙也帮不上。这才走了没多久,就是这般险象环生,不知道要这个知返谷前方,还有什么莫测的艰难险阻等着他们。

    稍适休息后,风月的情况稍有好转,脸色也不似之前那般苍白,向前之路还是要继续。由于之前的遭遇,这会儿所有人都不敢松懈,打起十二分精神,时时关注周围环境的变化,一时间倒安静不少。

    这段路倒是出乎意料的平静,其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这倒让众人有点意外。

    “看,前面有亮光了,想必我们离出口不远了!”龙翘兴奋地指着前方,脸红扑扑的,甚是好看。

    “天哪,总算是快出了这个鬼地方了,可快把我憋死了。”好久没说话的龙宁,时此终于舒了口气。

    秋硕和风月却仍未露什么喜悦之色,两人一个比一个凝重。小狼心里也在暗暗奇怪,不会这么容易就可以出去了吧。

    正想着,头顶突然传来“咔啦咔啦”类似石头相互磨擦的声音。

    小狼抬头一看,那山顶的顶部竟然在一寸寸地下降,眼看已近在头顶咫尺,照这趋势,不过片刻,所有人将被压成肉饼。龙宁前一刻的笑脸,此刻已然凝固。有些慌乱不知所措。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巨变,把六人从看到曙光的喜悦中再一次拉回濒临绝境的紧张气氛中。

    风月环视周围并无任何开关之类,“停止洞顶下降的装置定是在这山洞的外面,得赶快有人出去停了它。

    龙翘见状,微抬了抬头,两手一使力,竟然托住了顶部,暂时阻止了石顶下降的趋势,石顶发出的咔咔声仍在继续。

    “你们快走,我顶着。”显然这洞顶下降的重量非同一般,龙翘说话也有些吃力。

    “可是等我们出去了,你要怎么出去?”龙宁急得快哭了,毕竟是自己的哥哥,平时再怎么吵闹,心里的关心从未比别人少过。

    “我……自己……会想办法,快走。”龙翘神色坚毅,全完没有平时那般的小男孩样子,俨然如一个英伟的男子。

    其余四人皆知道现在不是慢慢商量的时候,早些出去找到机关的解法才是上策,纷纷抓紧龙翘为他们争取来的每一分每一秒,飞奔而去。

    看到龙宁还在原地婆婆妈妈,风月急吼一声:“走!走啊!这顶的重量在不继增加,你再不走就害死他了。”说完,不由分说便拉了龙宁往外跑去。

    快了,离洞口只有几十米了。小狼跑得不如其他几人快,也是咬紧牙关,拼了命地在跑,她知道龙翘正在承认着常人无法想像的重量,自己哪怕跑慢一分,都会带给他巨大的折磨,甚至可能是付出生命的代价。

    突然间,“轰——”地一声,石顶猛降一个头的高度。原本刚好站立的高度一下子少去一截,五人都被撞倒在地。

    “糟了,……龙翘……”小狼心里似被猛地一击,回头已经看不到龙翘的身影。其他人的脸色也比小狼好不了多少,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继续跑——,不要停!”风月疾喊一声,猛地转了个身,向来时的方向奔去。

    “风月——”任秋硕怎么喊,他都没回头一下。这一举动,也许只有秋硕一人看得穿那代表着什么。

    秋硕叹道:想不到这般心高气傲,我行我素的人也有放不开的时候。一但有了牵挂,风月便不再不是那个潇洒来去的风月了,甚至可能是一场劫难,风月,你可想好了么?

    但没人在意自己的伤痛,四人皆沉着脸,飞速起身继续用最后的力量作冲刺。

    终于,四人都出来了,那久违的光芒重新洒在肩上,却没有人有心情顾及这些。

    “一定有机关,我们分头找。”风月不在,秋硕反而更加冷静,小狼觉得自己快不认识这样的秋硕了,冷冷的,异常沉稳,但又觉得是那样的自然,好像他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你们过来看看这里。”春铃突然指着一个龙头人身的石像背后。过去一看,果然有玄机,背后刻有密密麻麻的一段文字。但好像没人能看得懂,下面便是一个八卦盘,中间是个“土”字,周围一圈是可以移动的八个字符,分别是:乾坎艮震巽离坤兑。于八卦盘以下写有几字:八锁玲珑阵

    “这是九宫数术其中一种阵法。”小狼庆幸自己曾听先生讲到过此类机关阵数,当时只是觉得好奇,没想到现在是要用来救人的东西。

    从其他人的表情不难看出,他们对此了解并不多。这救人的重负便落到了小狼身上。

    小狼正仔细回忆着关于八锁玲珑阵的八个方向位,准备着手去试。

    又是一声“轰——”石顶再次下降到只有半人高的位置。

    “紫樱,拜托你快一点,龙翘他们快撑不住了。”龙宁急得团团转。

    “龙宁。”秋硕示意她住口,如今催促只会增加小狼的负担而已。

    小狼心里不比谁平静,却知道这种时候更是不可慌乱,一次排错说不定就无法挽回。

    乾位在西北,沿顺时针转依次为乾坎艮震巽离坤兑。

    小狼默想了一遍各个字符的位置,飞速排列起来。

    这两人命都在我手里了,可千万别记错了。小狼默默在心里祈求着,豆大的汗珠淌了一脸。

    等所有字符按新的顺序重新排列完,所有人都凝神屏气,看着机关的变化,这时间分分秒秒都长如一天。

    终于,这尊石像内部好像传来了某种机关转动的声音,之后那另人心惊的“咔啦咔啦”声终于完全停止了。

    又过了一会儿,一手从那仅为一尺高的石顶下露了出来。

    “是风月,是风月。”当看到他的头露出来时,龙宁兴奋地喊起来。

    众人七手八脚将风月从洞里拖出来,鹊悦不已。

    “龙翘呢?龙翘在哪里?”龙宁迫不急待地问还没喘过气来的风月。

    风月无力,只用手指了指洞口。只见身材娇小的龙翘正精疲力尽地慢慢往洞口爬着。

    龙宁此时激动难抑,一下冲了过去,扑到龙翘身上大哭起来:“吓死我了,你怎么可以这么吓我呀。呜……”

    小狼本来想冲过去的,只晚了一步,现在只有蹲在旁边看兄妹团聚的份了:“你没事,太好了!我真怕……,太好了!”

    龙翘看到小狼在旁边,又露出了那纯真干净的笑脸,“我知道你们在外面等我,我不可以死的。”

    龙翘的声音还是那么清亮,像有种奇妙的力量,会在不经意间带给人愉快,轻松。风月看着他那好看的笑,嘴角不禁扬了起来,小狼不禁意间看到了这一幕。从认识到现在,自己从来没见风月笑过,更不用说是这种月朗风清,如此会心的笑容,意外之余更是赞叹不已。

    那刚刚在山洞里发生的事,恐怕只有他们俩人知道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