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使篇  第27章 蝶变

章节字数:4356  更新时间:10-07-26 18: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从“枯骨洞”全员逃脱出来,眼前可谓是豁然开朗,空气清新。头顶看得见天日,低头却是一片深不见底的山谷,此山谷便是世人传得神乎其神的“知返谷”。

    只见谷内处处萦绕着一股另人晕眩的五色烟气,气流动态地流动着,盘旋而上,变幻莫测,更给这个“知返谷”蒙上了一层未知的神秘。与其说这是一个谷,倒更让人觉得这是一个慑人的深渊。而越过这个谷,对面便是传闻中的魔族地界,远远地,小狼看见那是一边灰蒙蒙的地域,不明不暗的光线让人莫名地烦躁起来。

    那是个什么地方?住在那里的都是些什么样的人?不对,是些什么样的魔?自己光是看看就觉得心烦意乱,如果真是到了那边,会不会精神不正常?小狼忧心忡忡也没不无道理,这里六人除了小狼之外都是身怀绝技的非人族高手,自保有余,唯独自己什么本领也无,要对付自己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只能躲在他人背后,成为拖累。

    “樱樱,怎么了?是不是在担心到了魔界怎么办?”秋硕是个怎么细心的人,小狼的一举一动又怎能逃得出他的眼睛,“别担心,有我在呢,你只管粘我粘得紧些就好。”

    小狼抬头看见秋硕又回复到原先那副笑容可掬的样子,心里好受许多,遂点了点头。

    “不过你要记得,不要想着去抱别人,要抱就抱我,听到没有?”秋硕显然是看到了刚刚要不是龙宁抢了先,小狼早就将龙翘抱个满怀的趋势。

    “这不还没抱成么。这也拿来说,你这人真是小气得紧。”小狼虽这么说,倒也没真怪他的意思,完全没想到就算是抱成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看来这段时间下来,竟已经习惯于被他约束了,自己还浑然不觉。

    “我就是这么小气,就是不准抱别人,不然……”这话还没说完,便被春铃无奈的声音打断:

    “唉,你们两个可否在耍花枪的同时,稍稍分那么一丁点精神,来想想我们该怎么过这乱七八糟的桥啊?”春铃看了周围一圈人,休养的休养,哭诉的哭诉,最有可能可以解决问题的便只是这两人了,偏偏这两人全完忘了这是什么地方,说些非常不合时宜的话。等了半晌,终于忍不住上来掺了一脚。

    小狼顿觉失礼,忙看了下眼前的情形,只见知返谷上方盘着错综复杂的藤桥,纵横交错地貌似有无数种走法,当然真正能安全走到对面的只可能有一条,其余的只是死路,弄不好掉下去出人命也是有可能的。

    “这些藤木是千年生的缠生藤自然生长交汇而成的,这种藤木相当诡异,已通灵性,时连时断。每处的缠生藤会因为生长环境不同,气场不同而产生出不一样的交缠,分离的条件。所以我们在想通这个条件之前贸然过去是相当危险的。”秋硕微微皱着眉,一脚踏在一块大石上,俯瞰着眼前这大片自由蠕动的缠生藤。

    “气场……,我以前听先生提到过一些有药效性能的植物有阴阳属性之分,这周围的属性与气场必是这些植物变化的规律。”小狼盯着这些变化中的缠生藤看了一会儿。

    气场?阵法?小狼突然想到刚刚解洞顶危机时那个八卦九宫阵法,中间是一个“土”字,旋即挑出五色烟气中的土属性烟气,突然看出一条通道,并且细看之下,发现无论缠生藤如何延展断裂着变化,那条通道始终是连着的,只是形状略微有些为化。

    看出这一玄机,小狼松了一口气。

    春铃以为她是没法儿在叹气,拍拍小狼肩头:“别叹气别叹气,总有办法的,不然我们可就和周围那些白骨一样,和它们做伴了。”

    小狼这会儿才发现四周竟零星堆着不少人的残骨,吓了一跳。必是之前进来的人,因找不到出路被困死在这里的。这种地方,还是快快离去地好。

    “其实这个缠生桥现在生成的就是刚刚我们解的那个八锁玲珑阵,乾位在西北,沿顺时针转依次为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分别指向休生伤杜景死惊开,我们要走的便是生门。”

    “哦,原来是这样。”春铃赞许地点了点头,“看来这里的所有机关,都是同一个人所为。不是什么人这么无聊,凭白想出这些个要将人置于死地东西来。”

    这么一说,小狼觉得确有这可能,撇开缠生藤不说,刚刚那“枯骨洞”的机关必定是人为。而缠生藤的迹象双与“枯骨洞”相连统一,亦可推出人为的可能性极大。那么设计这一切的人到底有什么目的?又是谁有这个能耐?

    这些问题小狼是无法在这一时半刻得知的,眼下众人休整妥当,正准备再次出发,只得先撇开这些想不通的问题,过了谷说不定便有解答。

    为了方便带路,小狼这回换到了最前面,随后是秋硕,春铃,龙宁,最后是龙翘与风月。

    小狼对阵法的了解当然没有问题,只是千算万算,算漏了一样东西,那便是创造这一切机关的人。小狼如何也想不到那个人与自己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前一段一路无事,周围虽不时有缠生藤断断连连,他们一行人还是平稳度过。

    走至中断,意外还是发生了。

    “啊!”突然间,小狼脚下毫无预示地生出几条缠生藤来,以极其迅猛之势将小狼腰间,双臂,双腿死死缠住,快速向谷底扯去,竟将秋硕连在小狼手上的绳索一并扯断。秋硕反应不及,欲抓小狼的手已是不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狼被缠生藤卷走。

    还是逃不过坠谷的命运么?小狼心想,可能连老天也觉得自己对他们五人来说是个沉重的包袱,早点甩了倒有利于他们的行进。这么一想,便也认命了。

    咦?上面怎么还有一个人下来了,小狼望着上方那花花绿绿的小人,就好像一只花蝴蝶一般朝自己飞来,身后那一对同样花花绿绿的翅膀晶莹剔透,把小狼看傻眼了。

    春铃?她竟然有翅膀,还这么好看。怎么是她呀?小狼最想不到的就是她了。之前不是一直冷眼旁观作看客状的春铃,这会儿倒会为自己跳下来?

    足降了千丈有余,缠生藤将小狼卷到了谷底,便收回消失了。小狼庆幸这些缠生藤还算有点灵性,只是带自己下来,并未将自己弄伤,算是安全着陆。

    不一会儿,春铃扑闪着翅膀也停稳了,翅膀一收便消失不见。

    小狼好奇地跑到她背后左看右看,竟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煞是惊讶。

    “你怎么下来啦?你不是不爱管闲事的吗?”小狼一直好奇这个问题。

    春铃高速飞了这么一段,有些疲累,歇坐在地上:“唉,我也不愿意呀,是师兄把我扔下来的。师兄反应还真快,知道自己不会飞,想都不想就把我扔下来了,一点都不考虑我的感受。”

    小狼一脸“原来如此”的觉悟。

    “你说,我们六个人,那东西怎么偏偏就卷你呢。莫不是你人品太差了?”

    小狼听罢,只能摇摇头:“我暂时还无法回答你这个问题,可能算漏了什么。”

    二人转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好计划下一步动作。四处没有什么出口,空空荡荡地一片凹地,周围虽不乏一些生长旺盛的高大树种,一眼看去竟也看不到边,而我们所处的大概就是这块谷地的靠中心的地方。想不到谷上方看,只有浓烟层层的外象,真正的谷地却是一番郁郁葱葱的生机。

    小狼的肚子在此时非常不雅地发出了一声出于本能的呼声。小狼的脸一下子红了,这旁边还坐着个看好戏的春铃呢,失态啊,还是一声接着一声,如此不听使唤,让小狼无可奈何。

    还好春铃此时也是有气无力:“你饿啦?”

    “我一天没吃东西了,不饿也不可能了。你不饿吗?”

    “还好,还好。”春铃刚说完,好巧不巧,这肚子也开始叫起来。小狼忍不住一番好笑。这春使春铃倒是好玩,就算只有两个人,也总喜欢摆着付天道使君的样子,拿腔拿调得厉害。明明是个未成年的小姑娘,却要无时无刻不装一下深沉,着实有趣。

    “你看,你的肚子比你诚实多了,饿了就饿了,有什么好遮掩的。”小狼走过去很是开心地拿她取笑了一番。

    春铃也不生气,只坐着没了声响。

    “你不是这么着就生气了吧?”小狼过去推搡了春铃几下。

    “不生气,现在没东西,还不得省着点力气。看在我是被你连累的份上,你是不是想想办法找点吃的,或者找路出去?”

    “行,我去找点果子吃。你先歇着。”吃饭大过天,小狼着实饿得不行,找吃的可是不遗余力。

    “我说,能不能有点肉啊?”

    这一句可没把小狼跌死,都这境地了,有吃的就不错了,她还要肉?

    “你说呢?”

    “我刚刚看到鸟啊,兔子什么的了,这些都可以凑和,去吧去吧。”春铃边说边笑得像花似的,让人不能拒绝啊。

    现在小狼可以肯定,这小丫头肯定是从小被惯坏了,习惯于有人把替她做了她不想做的事。对吃的要求也是不少。好吧,好歹她是被我连累的,就当是欠她的,让让她吧。拍拍腿便觅食去了。

    小狼在林子里转悠了一会儿,还真有兔子,那丫头倒是眼尖。捂着饥肠辘辘的肚子,小狼冲向了这只可怜的兔子。

    兔子,原谅我吧,我也是被逼的。

    谁知兔子见小狼眼里闪着狼光,撒了腿没命似地跑。小狼追了一大圈,竟还是没逮着。

    不行,我小狼怎么可能连兔子都跑不过!小狼擦亮眼睛,痛下决心,奋起直追。

    最终可怜的兔子实在跑不动了,只得躲在树后哆嗦。小狼不骄不躁,从背后突袭,轻轻向它伸出魔爪。

    嘿嘿,抓到你了吧,不要作无谓的挣扎啦,这可是跑来跑去跑半天的成果啊。

    小狼抬头一看天,这会儿天算是彻底黑了。

    “紫樱——”不远处传来春铃的声音。

    算她还有点良心,这会儿知道跑来找我了。

    “我在这儿!”小狼刚喊完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刚过来时这边有个一人宽的深洞的,不小心掉进去就麻烦了。正想着,春铃已经出现在那边,就是那边,离那个洞如有两三步远。

    “你别过来。”

    “你说什么?”春铃没听清,仍往前走。小狼见状,把兔子一扔就往春铃扑了过去。

    “你干什么啊,才多久没见就亲热成这样?”春铃不明所以,怏怏地推开小狼。

    小狼指了指那个又大又黑漆漆的洞,岂料春铃非常郁闷地托着额头。

    “你忘了我会飞么?煮熟的兔子都给飞了。”

    小狼还一急,还真把这事给忘了。

    “哎,算了,天都这么晚了,先回去吧。”春铃拖着一脸沮丧的小狼往回走。

    回到原来的地方,小狼看到春铃早已准备了一小堆果子,两人饥不可耐,只稍许擦了擦便狼吞起来,谁也没比谁的吃相好看。

    吃得差不多了,使君大人看了看天又有吩咐了:“看来,得生个火。”

    小狼之前累个关死,此刻早已不想动弹,只回了句:“确得有这个必要。”便没了下文。

    春铃好面子,说不出命令的话来,看了小狼一会儿,又僵了一会儿,终于唉了一声,自己动手去干了。

    不一会儿,这火堆倒也生得有模有样。

    “想不到,你这么个娇生惯养的春使君,倒也会些基本生存之道。”

    春铃看了小狼一眼,笑道:“不愿意和不会是两件事。再说之前跟师兄出来行走,早为他做惯这些事了。”

    “什么?你为秋硕做这些?你不是师妹么?做师兄的不是应该为师妹做才对么?”

    春铃像是听了什么很好笑的事,“让他做?他是什么人,争着要为他做这些事多不胜数,哪里需要他动手。”

    这么一说来,小狼更觉得不能理解。自己认识的妙无绵,几乎与所有人口中的那个秋硕不只是差了一点点。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春铃看小狼一脸的疑惑,自是知道为什么。

    “他对你是不一样的,你当然不知道他的另外一面。只可惜了那些等了他几百年的人,到头来可是什么都得不到。”

    “等他几百年的人?你说的是谁?”小狼好奇心愈重。

    “云川啊。”

    “云川是谁?”小狼之前听春铃说起过这个名字,只是仍不知道这人与秋硕有何关联。

    “天道界四大天道之一的云川道。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师兄从来不愿说起以前的事。”

    确实,虽然秋硕在小狼面前并不隐瞒什么,却也从没主动说起过自己的事。春铃说他不愿说起,是不是有什么难言的苦楚。然越是如此,小狼却越想知道,那些自己不知道的过去,发生过什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