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使篇  第28章 重烟君的那些破事

章节字数:3883  更新时间:10-07-26 20: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想听我讲故事吗?”

    春铃真是个相当善解人意的娃呀,知道此时的小狼好奇心膨胀得睡不着,自动奉上八卦一段,小狼岂有说不的道理。

    “你说。”

    “好,作为交换,你要对我说实话,答不答应?”

    “说吧说吧。”小狼急于想听下面的故事。

    “凡事都有个先后,你先答应如何?”

    小狼也没想她这通答应不答应是什么用意,只管应了。“我答应。”

    “此故事事关重大,乃天道界内部一些至机秘的逸事,也可以说是某一代人想极力掩饰抹去的丑闻。这些事,我可以肯定,在还活着的人当中,不会超过五个人知道。”

    “这么严重?你不会是在告诉我之后,就把我灭口了吧。”小狼被好奇心冲昏的理智,好不容易回来了。

    春铃笑得很无害:“那倒不会,只想让你看清一些形势而已。”

    “你只讲秋硕那部分就好,那些什么机秘不机秘的,我还是不听了。”小狼突然想起之前那个变态的魔头熙玑那不成文的规矩,说什么见了他脸的都要死。可见知道得多了,并不是件好事。

    “其实都是同一段事,是关于师兄和云川,还有……秋季道前一任掌权人。你也不用怕,在我春铃看来,知道秘密最爽的一件事,就是说给别人听,看到他人那种震惊的表情,我觉得特过瘾。”

    小狼用惊讶的目光看着春铃,真是想不到看上去挺正常一娃,有这么奇怪的癖好。

    小狼枕了手臂躺下,期待这故事的开场,当然也会仍在思忖这娃给自己讲这么个故事,是不是还有其他用意。

    估计故事会很长,春铃也挨着过来躺下了,娓娓的声音像在开启一扇陈封已久的门。

    “这故事得从我还没入门开始说起,云川,秋硕和我都是同门,师承当时位为四大天道界掌权人之一的莲云君门下,习文修术。云川最早入门,是我们的大师姐,秋硕排第五,我排第七。我们这些人拥有同样的机会,成为下一届天道界的掌权人,这对于所有天道界掌权人的弟子们来说都是趋之若鹜,必争得头破血流的大战。

    云川一直是个很霸道,很强势的人,入门又早,法术功夫在当时天界一众小辈中颇被看好的一位,没有师兄弟赶在她面前造次。但秋硕不同,他入门晚,却因为天赋极高,很快超越其他师兄弟,成为最有可能竟争权位的人选。而且那时候的他生性孤避,不喜与人交谈,从来都是来一人,去一人,也没有什么特别要好的师兄弟。那时候,云川看到他被其他师兄弟弟欺负,总会站出来替他说话,护着他。但是秋硕从来都是性情孤冷,并不领云川的情,对云川也是不理不睬。有好几次,当着很多人的面,秋硕让云川下不了台。

    云川是什么人,个性强得要命,自尊更是强得一塌糊涂。当然受不了有人这么践踏她的好意。便开始欺负秋硕。时不时地打压着他,戏弄他,同时也不让别人欺负秋硕,好像秋硕是她的专属品一般。而秋硕也是个倔性子的人,岂愿被云川戏弄,所以那会儿经常可以看见他们打架。问题是秋硕虽然强于其他师兄弟,却每次都打不过云川,毕竟她是我们所有师兄弟中最强的一个,就连师傅对她也是赞不绝口,夸她天资聪颖。但就算打不过云川,秋硕也不会低头,至少不会任她胡作妄为,更不可能答应她那些无理的要求,比如说什么以后只听她的,还要秋硕……做她的人。秋硕不依就把他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第二天却拿药非要给他涂上。”

    听到这里小狼实在难受,不禁冲口而出:“这云川仗势欺人,算什么英雄?”

    “怎么,心疼啦?”春铃侧过脸调侃起小狼来,饶有意味地将目光在小狼脸上留了片刻。

    “本就是事实,哪有她这么强迫人的!还师姐呢,一点没点做师姐的样子。我要是你们师傅莲云君,早把她逐出师门了,岂容她如此嚣张。”小狼义愤填膺,早在心里打了那个云川十几二十顿。

    “你听我说完,或许就不会那么气云川了,她那是爱之深,责之切嘛。他们俩之间的事多着呢。刚刚说到云川将秋硕打伤,要给秋硕上药,秋硕又负气不让她给上药,一来二往把云川弄不耐烦了,就用定身法把秋硕给定住,硬要脱衣服给他上药。秋硕不堪忍受这种羞辱,再难听的话他都骂过她,可她丝毫不理。最后秋硕别无选择硬是用逆身法强制破了她的定身法,但因为逆身法是用自身骨骼逆向动作的原理,造成了全身关节多处松脱弯折,让秋硕在床上足足躺了半年才好起来。那时候谁也没料到,一向自负强硬的云川竟然在秋硕的床前哭了,这件事其他人不知道,要是知道肯定会惊得下巴都脱舀了,这可是云川破天荒第一次掉眼泪。之前就算再大的伤痛,再严厉的惩罚她也没落过一滴眼泪。自那次之后,云川就不再像以前那样狠欺负秋硕,虽然依旧把他盯得牢牢的,无论秋硕做什么她都知道。前前后后地关心他,为他做了不少事情。当然秋硕那性子肯定还是不会理她,甚至恨她还多些。后来,小师妹春铃我就入了门,亲眼见证了之后发生的所有事情。”

    “那之前的事你又如何如道,就像你说的,受伤那次事件,别人都不知道。”

    “因为我是人见人爱的小师妹嘛,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就知道整个来龙去脉了嘛。”说到此,春铃为自己的打听本事颇为得意。

    “是云川告诉你的吧。”小狼开始大胆猜测春铃给她讲这个故事的原因了。

    春铃笑意微收,眼神难掩惊讶之色,“你又如何知道?你为什么不猜是秋硕告诉我的呢?”

    “你说的,他自闭。”

    春铃不置可否,眼波有些浮动。似乎下面要讲的也是她自己也不太愿意想起的。

    “后来呢?你来了之后,发生了什么?”小狼见其半天没反应,催促道。

    “我的出现对秋硕来说也许没给他带来任何幸运,反而为他加深了他的梦魇。”说话间,一抹愧疚的神色悄悄爬上她如月芽般的眉稍。

    “我刚入门时,那时候师傅带我见过各位师姐师兄们,因为秋硕长得太突出,这么多人里面,我一下就看到了他。我心里就在想,这个师兄怎么长得这么好看,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男子。跟他比起来,其他师兄我看都懒得看了。当时我不知道云川的事。之后,我就经常有事没事地粘着秋硕,找他练习身法,法术。秋硕话虽不多,但也没有拒绝过我的讨好。那些师兄弟们本就因秋硕更得师傅的喜欢而排挤他,如今我这新来的小师姐又是眼里只有他一个,此番就更加对他恨之入骨。刚开始是些小小的恶作剧,秋硕也没放心上。后来有一次,他们竟趁师傅不在,把秋硕弄晕后,用铁链锁住他的手脚,扔在一处无人的悬崖山洞里。我到处找不到她,只道肯定出事了,便哭着去找云川帮忙。云川比我更紧张,二话不说就在附近山间脚脚落落的地方发疯似地找起来。很多次,她从山崖,峭壁上摔下来,浑身是伤口,有几处骨头都断了,但她就是不停下来休息,没日没夜,完全把自己给忘了。我看到了那一幕,终于知道她喜欢他到什么程度。两天的疯狂寻找让我体力不支,把我累得站都站不起来。只能远远的看着她,并没有和她一起去,也不知道她竟然三天三夜不睡觉,一直一直地把这些地方反反得得翻了好几遍,是怎么做到的。

    直到第四天的清早,云川找到了那个山洞,把憔悴不堪的秋硕从绝望中背了出来。其实那时候,云川自己也已近崩溃边缘,当她看到我的时候,也当场昏了过去。那两人回去后都大病一场,当时云川的样子我无论如何不会忘记,那双眼睛里除了秋硕,她谁都看不到。满手满身都是血。那时候,我觉得自己没法跟她比,我做不到像她那样。

    复原后,那些师兄弟心虚,被云川逼问出来,她将那些人每人教训了一顿,吓得那些师兄弟再不敢打秋硕什么主意。但同时师兄弟们更没人接近秋硕,他被孤立起来。因为云川,我也不再与秋硕走得太近。现在想来,我可能是错的,因为我看到他的时候一直是孤单的。就算云川救过他,他仍拒她于千里之外。我不知道秋硕对云川倒底是什么态度,是不是还是只有恨。

    之后就发生那些个另人不齿的事。

    按你们人族的年纪来算,我十一岁,秋硕十三岁那年,有一次师傅与其他几个掌权人的大宴,所有有机会成为掌权者的候选人,都参加了,当时风月也在场。云川,秋硕还有我被选中一起参加这个盛宴,那次也是我们第一次见到那些一直久闻大名却未有机会见面的风云人物。他们都是天界里的佼佼者,无论从年龄到资历还是到技能,都要高出我们这新一辈的好多。

    秋硕还是像以往那样孤僻,在整个宴请上话很少,只静静地坐在属于自己的角落里听着那些掌权高谈阔论,云川因为才能出众,被引荐给了多位掌权人,对她来说,成为下一任的掌权人已经是板上订钉的事了。我资历最浅,大多时间在仰慕地看着那些久闻大名的掌权人。当时我发现有个穿着一身深红锦服的重烟君却一直向我们这边看过来。

    宴请结束后没几天,师傅竟然宣布了一个另所有人震惊的消息:重烟君因为门下并无出众的弟子,为承衣钵向师傅请愿,希望师傅可以让秋硕转承他的门下,日后便可成为他的继承者。

    师傅考虑到将来他的门下有两位爱徒可以成为天道界掌权人,自然倍感欣慰,于是欣然答应。师傅可能万万也想不到他这是在将秋硕推向一个耻辱黑暗的深渊。可能所有人都不会相信那个道貌岸然,威仪端装的重烟君竟是个有着肮脏癖好的伪君子。

    我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在秋硕被送走后,我去找了云川。云川不在,我就知道她可能偷偷尾随而去,便也快速去追赶他们。在那个重烟殿厚重的帷幔背后,我发现了重烟君那个惊人秘密。原来重烟君看上的跟本不是那所谓的练术之才,聪慧之资,而是看上了秋硕那惊世骇俗的容貌。而他那些弟子所谓的意外之死,就是因为不堪忍受他的折磨,反抗之后,被其残酷杀害。我正想去通知秋硕,却不小心被重烟君发现。他将我绑在他房间的柱子上,自己向秋硕的房间走去。中间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只听到有云川的声音,有打斗声,还有重烟君犀利的嘶吼声。当一切都安静下来后,当秋硕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时,他手上握的是重烟君那把烟云剑,上面鲜血淋淋,一路滴下一条血痕。看不出他是什么表情,那双眼睛就好像黑暗中猛兽的眼睛,很吓人,我从来没见过他那样的眼神。云川被他抱在怀里,腹部被击穿,血流不止,头发散乱地贴在她脸上,双眼紧闭,就像没了气息一般。云川又一次救了秋硕,真奇怪,每次都是她。而且,几乎都是要付出血的代价。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