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使篇  第29章 她是珠玉我是泥

章节字数:4653  更新时间:10-07-27 12: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夜已深了,小狼被春铃的那段过往讲得百般滋味杂陈,越发地清醒,听着她继续为小狼揭示那道上着层层坚锁的大门背后,天道界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此后,天道界的四个掌权人在经过这一事件后,知道了重烟君的一切,但为了掩饰这个天大的丑闻,并未对外伸张,只草草地料理了下重烟君的后事,原因只说是突然身染恶疾过世。因为那把烟云剑,秋硕因此顺利地接管了他的所有事务,也就成为了第一个在这个年纪就当上掌权人的使君。

    云川昏睡了一个月后,终于被莲云君救了过来,这件事情也算告一个段落。但秋硕还是对她不冷不热,没多久,云川也顺利成为天道界的掌权人之一的云川道,而我则有幸继她之后掌权春季道。大家有了各自的住所与管辖,也忙了,见面的机会也少了很多。而秋硕少年成名,在天道界一直是个传奇般的人物。天道界乃至整个天界都知道有这么一个容貌惊世绝艳的人物,无数人对他朝思暮想,远远地躲在什么地方,只为一睹其风采。甚至愿意抛弃地位尊严,主动求爱。只可惜,后来的秋硕只越来越冷,就如一座冰山一样,脸上的冰霜从未融化,也从未为谁展露过笑颜。

    但尽管如此,我知道云川从没搁下过对秋硕的思念,总会抽时间去找他,秋硕还是那个样子,总让人看不透他在想什么。这些我都看在眼里,因为有几次我去找秋硕,总能碰上云川。云川从未变过,几十年,上百年如一日,还能一直等着他,等着他的笑容。就这样都快有一百多年了,还没等到。

    再后来,一个长相平凡,什么都不会的黄毛丫头出现了。只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秋硕脸上的冰雪竟然融化了,竟抵得上云川这上百年的等待。你说是不是有点奇怪?”

    春铃索性用手肘撑起脑袋,固定好侧着脸看小狼的姿势,等着小狼的反应。

    小狼当然也知道最后那人是指谁,只想打个马虎眼,打了个哈欠:“都这么晚了,我先睡了。”

    “这一听完就睡,是不是有点不遵重人啊,好歹谈谈看法,也不枉费我讲了这么久。”

    小狼知道这如果不说些什么她今晚是甭想睡了,遂直接了当道:“你是想让我成全云川吗?”

    春铃淡然地摇了摇头,“其实没所谓成全不成全,这些事的决定权不在你,也不在云川。”

    “那你说这些的意思是……”小狼起初以为春铃在为云川当说客,现在看来好像又不是。

    “如果你真有这么个机会,请你好好珍惜,别再让他受到伤害了。无论云川之后如何,始初是伤害过他的,我也不列外,他看到我,便也会想起那些不堪的往事。所以能给他一份纯粹幸福的,不可能是我们。”

    小狼总算是明白了春铃的用意,不禁对春铃有了另一番认识。

    春铃说自己对秋硕的感情及不上云川,但小狼倒觉得,云川的爱是自私的,尽管付出了血与泪的代价,与春铃这种以舍弃为成全的爱相比,远显得缈小许多。如果可以选择,为了救秋硕,春铃肯定也愿意付出同样的代价,只是上天没有给她机会,一次晕了,一次被锁住了。当然还有那些她为秋硕做过却没有提的事。

    “春铃,你……”小狼望着春铃变得柔和如水的脸,突然觉得,她的外貌真是骗人。十几岁的模样,心里却住着看破红尘的冷静。

    “你刚刚不是说困了么,还不快睡。”春铃不由小狼分说,把小狼掰过身去,让她背对着自己。“睡吧,我会保护你的。”

    小狼明白她这话的意思,为了他,她要好好保护自己。

    次日清晨,小狼被一阵香味诱醒,睁眼一看,旁边的位置早已空空。不远处,春铃早已烤着一只兔子,哼哼起来。

    “怎么起得那么早。”小狼揉揉睡眼,朝着香味散发的地方走去。

    “我昨天太思念肉的味道了,等不到你起来给我抓,只好自己去了。”撕了一半递给小狼。

    “嗯,很香很好吃。”

    春铃一听,小小得意地笑了笑。

    两人草草地进了食,便开始探索出路。走了一圈,发现四周团团围住的皆是大片大片的林子,与上面的知返林不同,这里的树高大得有点可怕,密密的板叶都能把天给遮起来,只是稀疏地有几缕光阳透过枝叶洒下来。东边和南边两个方向的尽头皆是耸立的峭壁,直通谷顶。直壁光滑林立,跟本不可能攀上去。

    换了个方向,倒有些不同起来,不再是一片树林,而是出现一处瀑布,从不知名的高度飞奔而下,水流倾泻到下面随地势便也形成一汪清溪,淙淙流着。二人望瀑布心叹,莫不会又是死路。

    春铃顺势踢飞一颗石子,力道不小,触到飞瀑,竟然没入其中。

    “这瀑布里面有文章。”春铃眉眼一弯,如果猜得不错那就是出路了。

    小狼看其高兴的样子,知道她有了方向。

    “你先等着,我进去看看。”春铃说完深吸口气,扎入水里,沉到瀑布下面,全身上下湿透。

    小狼心里颇为担心,盯着瀑布不敢把眼神移开。

    片刻,春铃满脸湿漉漉地从瀑布里穿出,开心地喊:“里面是通道,快进来,我带你出去。”

    小狼忐忑不安的神色在见到春铃浮出水面之后,也放下心来。蹦进水里,深吸了口气,跟着春铃潜入水底。一口气将尽之时,上边隐隐有了光亮,不再是一片水茫茫了。春铃率先上岸,往水里一抓,把小狼好像捞鱼一样捞了出来。

    小狼气息完全用尽,上来踹得如接不上气一般,全身软软地伏在春铃身上。

    “憋了那久真是难为你了。我还以为你挺不过来呢。想不到还不错。”春铃柔得地帮小狼拍了拍背。

    “你水性怎么这么好?我都不算差的。”小狼顺过气来问。

    春铃淡淡一笑:“为了拿鸿鸣鼎给秋硕,练的。”

    小狼正想细问,春铃却没给她这个机会,直接起身向前,“走吧,前面就是通道了。”

    小狼知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不再多问,只匆匆跟上。

    这是一个圆拱门形通道,夹道的零星的几支烛火呈现出隧洞大致的轮廓来。墙壁开始变得光华平整,地面是一整片一整块的石头沏成,密不透风,没有随时间的流逝有所侵蚀。

    “这墙上有字。”小狼用手摸时触到墙壁上的凹凸不平的纹路。

    春铃拿过烛光台上其中一个火烛,将其靠近。三百年前的事实真相,也正在慢慢地向小狼靠近。

    天界族金道一千五百年,炎姬圣帝执掌帝界五百年,天界各族静益无争,各处其域,不相往来。炎姬诞下九子双生,一名九毓天,一名离绛。祭司祭天得悉,二人中其一人为祸星,必将引致六界异乱,危祸百年,此子便是离绛。窃告于炎姬。炎姬不忍将其杀害,只令其长期监禁于绛熙宫,终身不得踏出绛熙宫,不见天日。天界无人知有离绛此人,更无人得见此子容貌。九毓天之姿,化冰山为清泉,容貌倾世,与日月同辉,与天地共长。更因与身俱来之惊世神力,倍受炎姬宠爱,视为骄子,留于身畔。

    离绛深感命运不公,嫉恨九毓天受宠,设计引九毓天进入绛熙宫,得知其胞兄之存在。更骗毓天自己身染恶疾,不久于世。毓天兄弟情深,为离绛之病身,多处防医,未果。待至成年,毓天得神器一月鎏锦,并闻得天地间存灵珠,五珠集齐,可治百病的传闻。为求离绛生存,毓天执一月鎏锦劈星斩月,打开通往五届之通道。

    传闻灵珠散落于各界,其中之三位于龙族之皇族一裔,人间界群云依山间,魔界魔夜族千红魔主手中。九毓天初涉群界,虽技艺超凡,却不懂世间显恶,入魔界更被迷惑心智,大闹龙族,以武威逼夺珠,误杀龙族君主龙闻天之弟龙啸极与其长子龙止,龙闻天亦被其所伤,自此隐退。所有族内事务皆交付次子龙吟。其后,九毓天再入魔界,剑挑千红魔主,千红魔主之灵珠藏于其夫君千叶体内,为其久病之身续命。九毓天不顾千红魔主哀求,决意取龙珠,以至千叶命丧当场。千红一哭,万艳同悲。千红悲愤之极,终将自己的灵魂化为一道千古诅咒“魂与命与,化情为咒,赴情者,不得释。”这便是魔界传闻中极致可怕之千红咒,中咒者,终生不得解脱,牵连无限。此诅咒藏于一月鎏锦之中,自此,一月鎏锦即成魔器,吸食灵魂,增其魔性。遂得锦刻之名,因其咒之痛如刀剑刻入心绯之痛。

    龙族之龙吟向炎姬追讨九毓天之罪,索九毓天以命抵命。九毓天回复心智,自知犯下弥天之过,悔之晚矣,愿赴死以偿其罪过,炎姬迫于龙族压力,不得已赐九毓天毁金身之罚。自此,天界族得以平息此劫。同一时刻,离绛不知所踪。

    墙上的文到此就结束了,小狼看呆在那里。始得知原来先生的诅咒由此而来,更为先生曾经经历过的这些劫难深感痛心,想不到如此重情重意的人,竟被自己的同胞兄弟欺骗,落得如此境地,早知如此,还不如不要去理那个内心邪恶的离绛,便也不会生出那么事来。那离绛,果然是个祸星……

    在墙上刻此文的人又是谁?既然炎姬要一力抹去离绛这个人,必是守口如瓶,此人如何对当年之事如此清楚?并且对千红咒的痛感如此有感受,莫非……

    “春铃,你不是包打听么,那你知不知道这些三百年前的事?”小狼转头看向在一边正托着下巴,细细琢磨的春铃。

    “只是知道一点,并不如这石壁上刻得如此详尽。只知后果,并不知前因。特别是离绛这个人,倒是第一次听说。”

    “那你知道九毓天中咒之事?”

    “嗯,因为当时龙族讨伐九毓天,炎姬为平息此事,给的解释便是因为中了魔咒,倒并没中千红咒的事,炎姬对九毓天可是宠爱有加,其他八个儿子都被遣去为她扩张领土去了,就这一个留在了身边。这么想来,那个离绛受到的对待可说是天壤之别,会嫉恨九毓天也是情有可原了。”

    小狼听春铃竟为那陷害先生之说人话,心里颇不是滋味,反讥道:“他自己内心邪恶,惹出那么多事来,有何值得同情,反倒是九毓天被他害成这样,何其无辜。”

    “可遭受炎姬幽禁时,离绛也是无辜的,他并未有做错过什么,不也平白受了那么多年的惩罚?”

    “这……,可他也不能把对母亲的恨强加到别人身上呀。”小狼说着有些激动起来,声音也不自觉地抬高。

    春铃闻言一付探究的模样看向小狼:“为何说到九毓天之事,你如此激动,莫不是你与九毓天……”

    怕了春铃那八卦的眼神,小狼不待她说完便制止:“没什么,只是看了这墙文替他婉惜而已。”

    春铃见小狼尴尬,便不再追问,突又盯着一个角落细看起来。

    “紫樱,你来看,这个锦刻之噬竟是有解法的。”

    小狼一听,忙凑近一看,果然有一行小字:

    解法有三:一,中咒者死亡,牵连者自动解除诅咒束缚。二,毁锦刻,为救生人,锦刻中吸附之灵魂一并被毁。三,释罪。与除受咒者外的其他男子交合,牵连者的罪也就自动被释了。千红对牵连者将不再有效。

    来此者即为有缘之人,锦刻之咒终需了结,望来者勿重蹈覆辙,化解前世仇怨。

    小狼看完,在心里默默将内容全部记下。另一边更加怀疑写这些东西的人是个中咒受牵连的那个,最后那句话似乎是在告诫后来的人,不要重蹈自己的覆辙,解救中咒之人。那么此人必定是个爱慕先生的人,联想到之前那些缠生藤将自己这个同样受咒的人卷下来,似乎也是她特意安排之下,为让自己看到这里所记载的东西。

    那么,这个人到底是谁呢?现在身在何方?可有解了自己的咒?

    春铃也是站在原地顾自深思起来,默了片刻又道:“说起这锦刻之噬,倒让我想起一个人。据说那人莫名其妙地得了心痛病,他父亲是天界最有名的医圣,却也束手无策。说起来这病正是在九毓天中咒之后发生的事。更奇怪的是,后来莫名其妙地失踪了,连尸体都找不到。现在想起来倒像是中了千红咒,被锦刻给吸进去了。”

    “这个人是谁?”小狼急切地问。

    “此人便是炎姬九将之医将穆清一之女穆梦仙。因该说是九毓天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玩伴。”

    穆梦仙——真的有这么个人,曾经有这么个人存在在先生的记忆里,从未消失过。从前她不知道锦刻明明的件不详的魔器,为什么先生拿着它时竟有种怜惜,更夹杂着忧伤,悲凉的情怀。现在她明白了,原来是因为这个叫梦仙的女子。

    小狼仍沉浸于这一打击中,春铃又感叹起来:“据说,这个穆梦仙清雅脱俗,甜美动人,精通奇门遁甲,迷幻之术,她所创造的幻阵无人能出其右,更弹得一手好琴。如此绝世之佳人就这么被锦刻给收了,着实可惜。”

    “……不要说了……”小狼顿觉得自己与她相比真是一天一地,难怪先生喜欢梦仙,不喜欢自己了。

    见小狼满脸萎顿,像蔫了的菜似的,春铃倒觉得相当可爱,伸过手去,抱了抱她的肩膀。

    “这都是三百年前的事了,很多事都会变的。走吧。”

    小狼仍是神魂不附,只由了春铃将自己推着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