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使篇  第30章 万劫不复又如何

章节字数:3813  更新时间:10-07-27 19: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小狼收拾起心情,继续往前走。但见眼前遂洞越来越宽阔。没多久,这个通道便以一个密室形式终结密室里除了一以排石台上的几盏灯就什么也没有了。

    怎么,就这么走到尽头了?不可能吧,设计这么多机关,难道就是为了把我们困在这里啊。小狼立刻排除了这种可能性。

    “这里肯定有什么机关。”春铃与小狼想法达到高度统一,四下翻找起来。

    当小狼再次走近那几个石灯台,仔仔细细地审度一翻后,竟发现石台底脚有一排刻上去的碑字:

    九生九死得重缝,阴阳相隔离愁终。隔户相望不同世,馨园美昔成幻梦。

    “九生九死……阴阳相隔……”小狼反复了念叨了几遍,觉得这其中必有蹊跷,喊了春铃一起来看。

    “你觉得这四句诗是什么意思?”小狼心里有了些概念,仍是不确定,想听听春铃的意见。

    “这诗隐隐透着一种伤悲,必蕴藏着一段感人的爱情故事。我猜,是不是在说两个相爱的人历经重重磨难,以为终于可以在一起了。哪知其中一个不幸死了,两人从此阴阳相隔,活着的那个思念逝去的爱人,郁郁寡欢地度过了余生。阴间的人也可以看到阳间的那个爱人,但无法勾通,没办法在一起。而阳间的那个用有生之年一直守着他们以往住过的园子,回忆过去的美好时光,如梦一般美好。”春铃说到甚有感触处,面露婉惜。

    小狼感叹春铃实乃是性情中人,同样一首诗,两人的观察点完全不同,倒是有趣。

    “你这么解释也有道理,我刚刚是从开机关的角度来来解,你看是不是这样:这儿有十八盏灯,九生九死就是九盏亮,九盏灭。阴阳相隔是说亮着的灯和暗的灯间隔起来。离愁终则是最后一盏是灭的。”小狼边说,手下边试做起来,一盏隔一盏地用灯罩将其熄灭。当最后一盏被熄灭时,一声闷响如意料中地响起,接着一整排的石台齐齐向前移动,背后显现一个不到一人高的石门出来,顶上刻着“馨园”二字。

    “真是如此,厉害啊。”春铃对此赞许不已。

    门的那边便是“馨园”了么,看到这个名字的同时,小狼有一种莫名的怕害,总觉得这个馨园没那么简单,毕竟创造它的是一个幻阵高手。

    靠近后,小狼突然发现门边上,地上皆有一摊血渍,在一间呈灰色的密室中格外显眼,甚至有点触目惊心,小狼心中不由一凛。

    “这里怎么会有片血迹?”春铃也发现了这一点。

    “有人来过这里,并且……受伤了。但之前都没有看到有血迹,说明此个人到了这里才受的伤。”小狼推测道。

    “不,不止一个人。应该是两个人,另一个便是伤他的那个。这馨园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不然怎么会到了这里才动手,而且血迹在门上,那个应该已进入了馨园。”春铃又试着推进了一步。

    小狼知道春铃的推断是对的,而且其中一人必定就是那个穆梦仙,那还有一个人是谁?谁又是那个受害的人?是梦仙,还是另外一个?小狼心中突然有了一个颠覆形像的猜想,既然这一些都是梦仙的手笔,那么,受害的人应该不会是她。

    “紫樱,怎么了?是不是怕里面有什么危险?”春铃见小狼直望着那推血迹出了神,以为是害怕。

    “还好,走吧。”小狼回了回神,扯了扯嘴角。

    “馨园可能是最后一关了,出去便好了。”春铃安慰道。

    小狼伸手去推那石门,当手碰触到门沿上的血时,突然一股猛烈的东西撞进小狼的脑子里。小狼还来不及分辨那是什么,那团东西便迅速展来,在小狼的脑子里飞呈现一个又一个连贯的场景。

    一个俊美的少年,一个美若仙子的女孩子,来到这门前,向外望着这美丽得如同梦幻般的园景。少年牵着女孩的手,笑得如此开心,如同那画中人一般,突然间,俊美男子的笑凝固了,瞬间转化为不可置信的惊骇,一把匕首捅进了男子的心窝。少年问那手持匕首的女孩:“为什么?”

    “因为我恨你,我恨你——都是你害了他,都是你的错!”女子悲愤的朝那少年哭喊着。

    少年在震惊中被少女推进这个门,绝望的眼神,痛心的眼神,像一个无助的孩子般深深地定格在那一刹那,紧紧地抓住小狼的心不肯放手,那是个寂寞了千年的眼神,深刻到只一眼,便在心里留下永不磨灭的烙印。

    为什么,为什么离绛是这样一个人……

    “紫樱,紫樱!”随着春铃高频率的呼喊,终于把小狼的魂喊了回来。

    “我没事,我们进去吧。”小狼的声音异常压抑,喉间说不出的苦涩。

    越过那一道门,眼前豁然开朗。一个偌大的庭园出现在小狼与春铃面前,每个角落繁花似锦,各色纷呈,美不胜收。园内布局精细绝伦,山水有致,树荫错落,桥梁优美,亭台玉立。更有阵阵如仙境般的烟雾盘绕其中。

    “这儿真漂亮。跟天界花都的林园都差不多了。”

    “我们快走吧。”小狼经过刚刚那段记忆的传递,深觉太美的东西,好像不太真实且不详。

    也没听到春铃答理,小狼回头望去,春铃平白无故竟然消失了,小狼急呼春铃几声,均未见答复。少顷,小狼便觉得周围的景色地移动,那座桥一会儿到这里,一会儿到那里,又好像在不停地转啊转啊,脚下踩的也像是棉花一般,软软的踩不实。

    小狼意思里忽然飘过刚刚那两句诗:隔户相望不同世,馨园美昔成幻梦。

    隔户不同世,两种景致,成幻梦……这个园子里有可以让人进入幻境的物质。

    当小狼意到这点时,她的意识早已不由自己控制,那片片飞来回忆几乎将其淹灭。

    馨园的可怕就在于你怕什么,便会来什么。

    “小狼,我死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别让自己饿着,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当老乞丐把手中仅剩的馒头递给幻小的小狼,便以作好了饿死的准备。

    “爷爷,爷爷,不要离开小狼,不要离开小狼,小狼只有你这么一个亲人,小狼会乖的,小狼会去找吃的,爷爷别不要小狼。”小狼衣衫破得只能覆体,手臂瘦得只剩下骨头,黑漆一团的小脸上,大颗大颗的泪珠滚滚落下。

    “爷爷年纪大了,也活够了,小狼别难过,明天就会有其他吃的了。”小狼抹着泪,知道就算是明天,后天,都不会有吃的,因为村里的饥荒把好多人家的孩子都饿死了,还哪有饭给乞丐吃。

    “爷爷,你等着小狼,等小狼长大了,就可以照顾爷爷了。”小狼知道自己才五岁,跟本做不了什么,抢吃的更是抢不过其他小孩。

    可是,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爷爷被饿死,就算命运如此不公,她也不认命。

    看着爷爷如枯树般的身形,小狼抹干眼泪,咬咬牙,冲出破庙。心里暗暗下了决心,今天就算被人再怎么骂,再怎么打,她都要要到东西给爷爷吃。

    “臭乞丐,都什么时候了,还来要吃的,滚开!”

    “没看见我们自己都吃不饱吗?问多少遍都没有。”

    “把这小乞丐打出去,死不要脸的!”

    …………

    一整天,经历了多少辱骂,挨了多少棍子,扫把,小狼没来得及数,她只要她的爷爷活着。

    当她终于兴奋地拿着半碗稀得不能再稀的饭跑回破庙,爷爷已经永远醒不过来了。

    “爷爷——,你别走,爷爷——,是小狼不好,小狼回来得太晚了……爷爷……”

    一个时辰之后,小狼放弃了摇醒爷的可能,爷爷……已经不在了。

    …………

    “给爷听好罗,今天要是偷不到东西,回来呆起来打,打得你们长记性为止。”头头扬着长长的皮鞭在空中挥舞,不时发出“啪!”,“啪!”的响亮声。

    “小狼,我不想再当小偷了,所有人都骂我们是坏人。”

    “小猴子,我们没有选择,你不偷,他们会打死你的。”

    “可是我真的不想当坏人,呜呜呜……”

    “我也不想……,可是,我想活下去……”

    …………

    “紫樱,我们不要再见面了,我不想再见到你。”

    “不,先生,不要走,连你也要丢下紫樱吗?”

    “你还不知道你做错了什么吗?”先生的面容怎么这么冰冷,冷得小狼像到了冰窟一样。

    “我……我知道,我知道错了,紫樱会管住自己的。”

    “那看看你手辟上的是什么。”

    那赫然显目的千红红得狰狞,转眼前先生冷眼看了眼小狼,甩手离去。

    不要——不要离开——

    锦刻中恶魔的脸在狂笑,阴森森的声传刺骨传来:“来吧,把灵魂奉献给我吧,让我变得更强大,我会好好把你收藏,用来加倍地诅咒九毓天,他会更加恨你的……哈哈哈哈——”

    “不——我不要诅咒他,我不要——,就算我死,我也不要成为他的诅咒,我宁愿自己死。”

    悲痛没有尽头,泪流干了,痛还在继续着,周而复始,更像一下旋窝,越卷越深。不……我快不行了……谁来救救我,或者……就让我死吧……

    这是什么,抓住了……一只软软的,温温的手。

    小狼感觉有一只温和的手牵引着自己,将她拉向一片同样温暖的地方,是他的怀抱,清瘦的却很坚实。好舒服,好细致的触感,就像躺在一堆用花瓣堆起来的暖床上一般,被小心地呵护着,珍视着。一片一片粉色的花瓣从头顶飘落,轻抚着小狼的脸颊,感觉有些痒痒的,好奇怪。这花瓣怎么还是温温的湿湿的呢?还带着一股温香的水气。咦,一颗娇艳欲滴的果实,红得快要滴出红色的果汁来,一定很可口。小狼忍不住诱惑,轻轻地舔了舔,真的好甜,还有阵阵香味不断溢出来,真是极至美味。被吊起胃口来,小狼不断地轻咬着那好吃的嫩得出水的果子,吮吸着从里面的香香甜甜,水水润润的汁液,真是太好吃了,我再咬,我再啃,哎呀,怎么还柔柔软软的,还弹性十足。咦?这果子为何也会咬回自己,轻轻的,柔柔的,辗转与自己的唇舌纠缠,小心而细腻,那颤抖的怀抱透露着那控制不住的激动。

    那味道,那味道……那清香,曾在清溪居的前前后后,里里外外无处不在,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记错,现在的她已然清醒,她不可能不知道此时的自己正在做什么。可是她不敢睁开眼睛,她生怕那只是一场梦,梦醒来后又是这个怀抱就会消失。

    苏步玉也知道自己这么做是错的,但是看到小狼那晶莹的泪为他而流时,听到她口中说“就算我死,我也不要成为他的诅咒”,自己所有的控制力在这一刻都如倒塌的山一般在这个可怜又可爱的女孩子面前土崩瓦解。他知道她此时可能神智不清,才会如此。就算是错的又如何,就算是师徒又如何,就算是万劫不复又如何。他的心早已为她而开,那个小小的女孩子早已在他不知不觉的时候一点一滴地走进了他的心头,当发现时却已来不及,也舍不得将她赶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