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使篇  第32章 那是错觉吧

章节字数:3075  更新时间:10-07-29 18: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两路人马顺利会合,苏步玉带一行人前往一处避静地休整,等机会从另一路穿出魔界。春铃想起刚刚那一幕各色人等的丰富表情不可谓不精彩。

    只见秋硕见了小狼,一个欢快地飞扑。立马把苏先生的脸色扑得绿了,想把小狼拽回来的心是有的,有时候理智这东西还真是害人啊,活活把这么个大好美人给憋屈坏了。小狼更是尴尬得当场僵硬,迎是不可能的,推是推不开的,那人一激动,力量与外貌完全不成正比。推搡了几下,竟更像是在撒娇了,额头的那汗呀,滋啦滋啦地流。另一厢呢,龙宁龙大小姐见到美人先生,眼睛顿时亮了,小脸立刻红扑扑了,他龙宁大人也娇羞了。春铃眼睁睁地看着这么个平日里大剌剌的不拘小节的豪气女子伦陷为情窦初开的小女子了。春铃从来不知道这龙大小姐的可塑性竟如此强悍,不佩服不行啊。

    于是,各人十八般心事地走了一路,来到一处河堤边,一所瓦石院落整整齐齐,许是远离了魔兽群居的地阶,那股苦涩的血腥气也没那么浓郁。虽天地间仍是灰蒙蒙,没有阳光直照,倒也是清清静静。让刚刚那烦燥的心稍稍安静了下来,似找到了停靠的处所。小狼进到院内,一些石凳,石桌,石床的样子倒与清溪居有些相像,当下就知道这些是出自谁的手笔了。

    这小院落毕竟只是稍作停留的地方,没有太周全的摆设布置,只一个石屋,一张床,显然有很多人是无处得寝。这里不少人可都是大人啊,只得一个寝室,岂不是要争得头破血流?小狼顿觉头痛不已。

    苏步玉争着要去救赤焰二人,并不参与讨论,只离开时跟小狼说了声“去去就回”。

    赤焰一路追熙玑至花间派,却失去了踪影,遍寻不到。便偷偷躺起来暗中观察。熙玑本就不打算将郁蝶藏起来,她不过是熙玑向赤焰索要灵珠的一颗棋子。索性大大方方将赤焰迎进来,稳稳当当坐下来谈条件。

    “要不要我多给些时间让你考虑考虑。我很有耐心的,一天十天够不够?不过呢,我这人脾气不好,一发脾气呢就会找个人来出气,比如挖个眼睛,割个耳朵什么。你应该不介意吧。”

    “你!不许你伤害他,不然我就跟你拼了,你什么也拿不到。”

    “多说无益,你先想想,想好了跟我说。”熙玑起身要走。

    “等等,让我见见郁蝶,如果她安然无恙,我就答将把灵珠给你。”

    熙玑挥手招来一名侍卫,少顷就将郁蝶带了上来。郁蝶两眼泪痕地望着赤焰,什么都没说。

    正这时,门口一侍卫匆匆跑进来,在熙玑耳边耳语了几句,只见熙玑的手指在桌面敲了几下,随后便有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的决定。

    “让他们走吧。”两个侍卫以为听错了,立于原地一动不敢动。

    “放了那女的,让他们走,听到没有。”熙玑又重复一遍,对于自己手下的笨拙倒也不生气。

    “魔主,可有什么条件?”一侍卫还是不死心地上前确认了一句。

    “没错,还不快些。”

    这回那两人不敢再有迟疑,熙玑这人可是阴晴不定,这一刻还好好的,保不定下一刻就笑嘻嘻地要拿下他们的脑袋玩玩了。

    赤焰与郁蝶二人亦是觉得莫名其妙,不知熙玑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又怕他反悔,也不敢耽搁,匆匆忙忙离开了花间派。

    待二人走后,一直在旁边未发一言的锦衫女子终开口道:“公子果然从不做亏本生意。”

    “花沾,你真是越来越了解我了。”……

    两人一路不停地赶路,突遇伏魔族几队人马正浩浩荡荡往花间派为前几日无故侵犯伏魔族一事讨要说法。一见赤焰,当下改了计划,又是一人质策略,生擒了二人。同一时刻,苏步玉探到伏魔族抓了赤焰二人的消息,只身前往伏魔族,仅是一个时辰,伏魔族两大长老,左右护法皆被重伤,其余小魔等死伤不计,于天牢中将这刚刚进去,还没坐稳牢椅的二人又劫了出来。

    之后又出现了一个不是巧合的巧合,花间派大举围攻伏魔族,大获全胜,熙玑当场斩杀伏魔族魔主与其追随者,不废吹灰之力将伏魔族的势力收入囊中,从此五大魔族势力之一伏魔族在魔界的历史上消失了。

    待苏步玉将二人一并带回河堤石屋时,那一群大人们还在为仅有的一个房间和床争挚不休,尤以龙宁,风月,秋硕为甚。苏步玉进去时,看到小狼正无奈地托着腮帮坐在地上,背后三个人正争得不可开交,只说了一句:“赤焰和郁蝶生受了,这房间就留给他们吧。”

    所有的争论都没意义了。看着这两个伤得浑身是血,像刚从死人堆里爬回来似的可怜人,谁也提不出一句反对意见来。这件事倒也稳妥解决了。

    随着睡院子一事的尘埃落定,温饱问题始被人想起。此时反应最激烈的换了一拨人,正是春铃与龙翘。(本来龙宁也在其列的,只是看到苏先生,又变回斯文的小姑娘了。因为他觉得苏步玉这么文雅的人是不喜欢女孩儿太过粗鲁的。)小狼知道春铃向来对食物很有要求,最好餐餐有肉。龙翘力气大,食量自然也大。自己这路上多亏他们照顾才得以脱险,这会儿正是该自己出点力的时候了。

    小狼自告奋勇地请命后,苏步玉不放心她,愿与小狼同往。之前那一路,秋硕早就发现这两人关系有问题,就算走在自己身边,小狼仍是不住回头看苏步玉。而苏步玉看小狼的眼神也让秋硕闻到了一丝不该有的味道。现下又要一起去觅食,这二人行,必有JQ,不行,他得跟去。其余人等乐得坐享其成。也有多事如春铃者还不忘揶揄一句:“师兄,这觅食的事从来都是我为你做,今天也让我沾沾紫樱的光,你可得好好学习学习。”

    秋硕投去一个愤愤的眼神剜了春铃一刀眼。

    这三人走着,对小狼来说,是三人行,必有我师。可秋硕来说,是三人行,必有我敌。

    苏步玉生性清淡,不是喜欢争夺的人。如今见到这秋使,明摆着一副“紫樱是我的,不准来抢”的架势,心里涌起了从来没有过的滋味,苦苦的,涩涩的,酸酸的,难受得紧。他惊异于自己这种强烈的变化,勉力控制,不让自己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更怕让两人的千红咒发作起来。可是他不知道,有时候有许多事越是想控制,越不可自拔。

    石屋后的林子果然有不少稚鸡,长得比人界的鸡要硕大好多,羽色有黑灰棕白四色,脖颈稍长,尾部显要长出普通鸡五六寸。跑起路来灵活跳脱,小狼与其中一日周绕来绕去周旋半日,硬是拿不下来,跑得满头皆汗,正待放弃,此鸡被一颗弹丸大的石子击中,哀叫一声倒地。

    小狼一看,出手的正是苏步玉。

    小狼垂头丧气,“为什么同样是抓鸡,先生抓得如此轻松,紫樱却如此狼狈。”

    “你累了,去休息吧。”

    那柔和的眼神,那如玉般的纤手正轻如柳枝拂面般为小狼拭去脸颊的汗珠。小狼怔怔地望着,他如水深眸里印的只有自己的影像,自己从没有这么近距离地这么望过先生,那脸庞,真是太美了,好像透着一层淡淡的莹白的光,如梦似幻,那高挺精致的鼻子,鼻尖如水滴一般。那樱红的欲滴水般的红唇,无一不让人脸红心跳。更要命的是自己还跟他那红唇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那种噬骨诱人的感觉又回荡在小狼脑海里,心跳不止。这种感觉像一个无形的手正把自己拉向一个无底的深渊。

    有那么一刹那,小狼迷惑了。为什么先生望着自己时的样子与自己望着他时的神情有几分相似,都是那种舍不得移开目光的感觉,此刻仿佛自己从他那里得到了一丝回应。从前,自己看向他时,他总有意无意将眼神避开。

    下一刻小狼使劲晃了晃脑袋,肯定了这种想法。一定是到了魔界后,受了那些可恶的魔障影响,自己产生了什么幻觉了。或者是因为在馨园发生的那些,让自己食髓知味,浮想翩翩起来。

    小狼在心里狠狠地把自己骂了个遍,自己这个样子真是太羞耻了,竟把先生也想得和自己一样。还叫什么小狼,干脆叫小色狼得了。

    苏步玉见小狼懊悔地捶着自己的脑壳,急忙拉住她的手。

    “紫樱,怎么了?”

    “我……我可能……真的要休息一下。”说完再也不敢看苏步玉,将手从他手里抽离,顾自走向一边的树旁一屁股摔坐在地上,头还不小心撞上了树干。

    秋硕正两手各拎了一只鸡回来,看到这一幕亦是莫名,再看看苏步玉自打刚才就一直站在原地,看着小狼的背影眼神关切却没落,明明很想过来,却挪不了步子。秋硕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不防碍他欢快地迎上前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