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使篇  第37章 那便是无界

章节字数:3250  更新时间:10-08-03 08: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当二人回到厅堂,只剩下龙翘,龙宁二人。二人一脸茫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龙宁一见苏步玉手捂胸口,行动微滞,不禁问道:“苏先生怎么了?”

    小狼看了看苏步玉,答道:“先生受了点风寒,不碍事。”

    苏步玉忍着巨痛,二话不说就往赤焰郁蝶的房间里去。小狼也猜到刚刚那个叫声是郁蝶发出来的,进到屋里,发现春铃已早他们一步在房里。而赤焰郁蝶二人却不知所踪。

    “春铃,发生了什么事?”龙翘龙宁二人也跟了进来,龙宁满脸的疑惑,希望有人可以解答。

    “刚刚听到郁蝶的声音,师兄和风月二人便赶过来看,哪知他们二人已经不在房里了。师兄怕他们二人受了魔族的袭击,飞速追了出去。”

    “我去找他们。”小狼怕见苏步玉正是锦刻发作之时,恐是不方便行动,不等他答应,便跑出去找人。

    小狼并不知那四人的去向,只毫无目的地四处寻找,心中的不安感逐渐加剧,难道真是魔族来袭,将赤焰和郁蝶劫走了?小狼心里疑团重重,有说不出的奇怪感。

    找了一阵,不远处的林子里,小狼看到了有异,走近一看,竟是赤焰和郁蝶二人倒在树下。

    “赤焰!郁蝶!”小狼喊他们,却无人回应。

    二人双目紧闭,赤焰挨着树坐着,郁蝶倒在他的怀里。小狼瑟缩着手不也去探他们的鼻息。再细看,赤焰红黑相间的衣服上充满了血渍,胸口有一明显裂痕,血已差不多流尽。再看郁蝶亦是胸腔正中一击,虽无伤口,但从口中的溢血来看,内脏恐怕早已碎裂。

    小狼差不多知道这两人已是死了,但仍是报着一丝希望,探了探二人的脉搏与鼻息,终是无力回天了。

    想不到刚刚还是好好的两个人,两个时辰前,郁蝶还和自己说话呢,怎么现在就这样了?到底是谁这么残忍,将这对苦命的情侣杀死,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肯定是为了一样东西:灵珠!

    是了,赤焰是灵兽,拥有可以改变六界格局的灵珠,谁都趋之若鹜,谁都想成为这乱世的霸主,只要有了灵珠,那便是轻而易举。可惜拥有它的赤焰却为它陪上了自己与爱妻的性命。可见灵珠虽然强大,但是拥有他并不是什么好事。

    小狼触了触自己藏在怀里的银灵珠,心知想要保护好这颗如此珍贵的东西,凭自己这凡胎肉躯难如登天。但是先生需要它来解开三百年来的劫难,他相信自己,将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自己保管。那么,就算是用自己性命来保护这颗灵珠,也再所不惜。

    小狼隐隐觉得赤焰与郁蝶之死并不简单,自己的周围随时可能出现预想不到的情况,她当下拿出香袋,取出里面的银灵珠,一口吞了下去。只要她还活着,没人可以拿到这颗灵珠。

    天边升起一丝微光,轻柔地照在二人的脸上,照得他们的脸如此安详。他们走了,走去了另一个世界,一个再没有纷争的世界。阵阵凉风轻拂而过,小狼心间涌起阵阵伤感,感叹他们不平凡的经历,感叹他们坚贞不移的爱情,即便是死,两人的手还是紧紧握在一起,就好像无论到了哪里,都没有人可以将他们分开。是啊,生前他们是相爱的,死后的一百年,一千年,甚至一万年,那份感情也永远不会变。她会永远记得,曾经有这么两个人,冲破了六界的束缚,不顾世人鄙夷的眼光,毅然走到了一起,无人成全,无人祝福,有的只是千难万阻,山重山复,不过不要紧,他们自己成全了自己。一个人界的凡人女子,一个天界的灵兽,他们各自的世界是那么遥远,只是有了那份爱,便是无界。

    这条路真的很难啊,赤焰与郁蝶已经走完了他们的路,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那么剩下的她和先生这条路,才刚刚开始,是要付出何等代价,才能走下去啊,他们的尽头又是在哪里?

    “紫樱——,紫樱——”

    那是春铃的声音,不一会儿人那花花绿绿的身影随之出现在小狼面前。

    看到地上两个人的尸体,也不小地震惊了一下。

    “他们两人……”

    “已经逝去了。”

    春铃闻言亦是一阵婉惜。

    “他们俩的事稍后再处理吧,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你呢!”

    小狼倏然转头看向春铃,急于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家小玉和你家绵绵打起来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小狼对这突来的情况措不及防,呆滞在原地。

    “刚刚你出来找人,小玉不放心,不顾龙宁阻拦,后一脚也出来找你了。后来看到时,他就和师兄打起来了,你自己去看吧。”春铃说完不管小狼是不是还愿意,拉了人就走。

    当二人赶到不远处的林子另一头,只见现场已是一片狼籍,树木倒了一大片,地上阵阵烟气雾气。一看就知这是场法术的比拼。可惜,这并不是场公平的较量。苏步玉锦刻之噬未过,如今更是连支撑的力量都没有,只能靠斜倚在边上的树干勉强站立。浑身已是伤痕累累,多处伤口正流着鲜红的血,那一色素衣,早已血迹斑斑。

    秋硕面色冷凛得可怕,掌风带着凶芒,每一掌都击中要害,毫不留情。

    小狼呆住了,她从来没见过无绵这么冷酷的一面,眼中没有任何的温度,此刻眼中唯一可看到的,就是要将对方致于死地的决绝。

    “住手!”

    听到小狼的疾呼,秋硕那致命一掌悬在空中,未再落下。

    “无绵,你们为什么要打起来?”小狼看到他仍蓄有掌力的手掌,生生地把即将冲口而出的质问咽了下去,硬是换了语气。

    秋硕稍收敛了冷厉的眼神,缓了一缓:“苏先生一口咬定是我杀了赤焰和郁蝶,一定要杀了我为他们雪恨。我被逼无奈,只能出手。”

    “赤焰与郁蝶与你有何仇怨,你竟要下此毒手!”苏步玉伤挚友逝去之痛,艰难地质问秋硕。

    “我看到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死了,这岂能怪到我。”

    “你……刚刚……”一句话未说完,便已痛得再说不下去。

    小狼看得心痛不已,但如今她前前后后一思量,已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若不顾后果,走错一步,那便是会要了他的性命。

    “哼,你不过是看不惯我与樱樱走得近些,就想用这种方法离间我们。樱樱,你一定要相信我。”

    “你说谎……”

    两个人都在看着她,希望她相信自己的话。

    小狼多希望他们俩人都是对的,她都可以相信。可惜不是,这两人中必定有一个在说谎,这个人正在完全颠覆自己对他的信任,变得极其危险。

    小狼在心里暗暗咬了咬牙,毅然走过去,挡在两人中间。

    她缓缓抬起双眼,看向痛苦挣扎中的人,“先生,你一定是误会了,无绵不可能这么做的,他不会是杀他们两人凶手。”

    “是他……亲口说的。”声音柔弱无力,气若游丝。

    “先生,你不要再说了,无绵说得对,你肯定是因为看到我总跟他在一起,心里不舒服,才会这有种想法。”小狼拼命地攥紧拳头,指甲深深地割进手掌,她才能说出这种话,“其实,你跟本不必要这么做,我已经想明白了,我喜欢的人只有无绵,我对你……只有师徒之情,我敬重你,希望你不要做出让徒儿对您失望的事来。”

    他眼里的悲伤是如此浓烈,从来没有过的浓烈。那一刻,她的心也碎了。曾经,那双清眸那样平静,那样深沉,无论何事都不会激起一点波澜,如今被自己扰乱,有了人世间最深情的凝望,最温柔的相随,自己却在下一刻要亲手将他的真心毁灭,留给他的只有最心痛的伤害,最彻底的绝望。

    小狼低下头,不敢再去看他那悲凉得让人窒息的眼神。

    “樱,你说的……是……真话?”他的声音沙哑,甚至是颤抖的,几乎连这么句简单的问话,都说不全了。

    “是!你可以走了。我现在只要无绵陪着我就够了。我已经不需要你了,我不想再看见你了!你快从我的身边消失吧。”

    那一刻,什么声音都没有了,只是静静地,他不再问她,也不再说话,看着她的眼神似要永久地将她刻在记忆里,就好像……再也看不到了……

    他曾对自己说过,如果有一天,她有了其他喜欢的人,不再需要自己,他会默默地离开,带着那段他们曾经在一起的美好回忆,好好珍藏,那将是他以后永永远远最珍爱的东西,偶尔拿来回忆一下,那便是他余生最好的慰藉了。因为他知道自己是那种,要么不爱,一旦爱了,便是会倾尽所有,始至不渝的人。而且,一生只会爱一个人。

    现在,便是到了自己该离开的时候了。上天何其残忍,只刚刚对他露出了仁慈的一笑,下一刻便将一切统统收回去了,甚至……还不如以前,至少从前还有希望可以支撑。

    呵,锦刻之痛,也不过如此,与他此时由情感上带来的痛相比,不值一提!

    *******************************************************************************

    这章写得胧夜泪洒案台。写文能把自己写哭的,还真没多少人吧。如果大人们也有那么点感动了,就收藏下以示鼓励哈。

    胧夜的小说催更讨论群:38245903欢迎加入讨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