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熙玑篇  第41章 花间熙玑

章节字数:3228  更新时间:10-08-06 18: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熙玑一行人非凡俗之辈,行走如风,带起黄沙片片,小狼跟得煞是辛苦,气喘如牛,却仍是望尘莫及。走了一路,熙玑突然回头,正对上跑得腰都直不起来的小狼。小狼白他一眼,心里道:这都还没到他老窝呢,一路上就开始虐上了,还不如直接在这里了结算了。

    熙玑未说一句,但森冷气足丝丝从他身上透出来,任谁都感觉得到他的不悦。青凛一看,深知熙玑的脾性,这种情况下,这女的下一刻定会死得非常难看。二话不说,直接跑到小狼跟前。小狼不明白他要做什么,疑惑地看着他,下一刻,脚下一空,腰部一紧,便被青凛扛在肩头。赶上众人的脚步继续前行。

    熙玑那森冷气终于消失,一行人又松了口气。他们是熙玑身边的人,皆是身手不凡之魔,在熙玑面前都只有俯首称臣的份,不敢有所差池,即便是其他各族的魔主,心里有多么想杀他而后快,但表面上决不敢露出一点不敬,而今眼前这个平凡无奇的人间女子,不知后果严重,竟胆敢拿眼睛白他,心里认定这小丫头不是胆识过人,就是天真无知得让人同情。

    青凛身体瘦削,小狼扒伏在他肩上,被他肩骨咯得难受,挣扎着想下来。

    “乖乖扒着别动。若再惹义父生气,谁都救不了你。”青凛低声在小狼耳侧提醒,脚下一点不敢耽搁。

    小狼看了眼他满身的伤口,特别是背部那被异兽利爪撕裂的那道狰狞的伤口,仍有鲜血在往外冒,必定是疼彻入骨的。小狼也知道他背着自己,无非是不想自己惹愤了熙玑,招致无谓的灾祸,他是在救自己。想到这里,便也不再挣扎,任他背着,感受两边的风声呼啸而过,两边的景致被飞快的速度扯成各色长线。

    又穿过一片丛林,沿着一条水域走了半日,来到一片看起来前无去路,却树林繁盛的密林断层,向上看去便是直直耸立的峭峰群,但如若是站在峰的那一面,断然想像不到这一面植物生命的繁盛,似是将这灰蒙蒙的世界点缀起不少。一行人在密林中穿梭行进,七拐八弯后,面前已无去路,谁知,熙玑抬手撩起眼前一坡厚厚的树藤,一扇石门便赫然出现在眼前。石门上有个凹槽形机关,熙玑伸手覆上,赫然一朵红莲显映,趋于其上,沉重的石门缓缓开启。

    进入这石门便是豁然开朗,绿树生花,水行木侧,山石相依。不拘一格的清雅格局,如若出离尘世,百花千色,香飘纷纭。更有几只躲在幽深树叶中的小雀,时不时吟唱清嗓。几间木制小屋以松木搭成,天然雅致,坚固小巧,于细微处见精致,匠心独具。这些木屋通过木制回廊或连或分,临水而建,层叠出现在几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倒显得随意而居。

    小狼有点不敢想信,这真是还是在魔界么?魔界的树不都是深黑浓重的吗?怎么这里还能有绿色的树出现?魔界的水不都是浑浊的么,为何这里的水如此清澈得可以照得出人影来?唯一与外面一样的,就是这灰蒙蒙的天了。看来这魔头就算再有本事,也改变不了天的颜色。

    看了一会儿,小狼竟想到了另一个地方,这里的景致虽与清溪居截然不同,但在构思情境上来说却有几分相似。只是此景倒像是在刻意隐藏一些明明藏不住的东西,而清溪居则刚好相反,所有景致都天然呈现,一览无遗,但如若看久了,便能体会一些原来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微妙之处。由于清溪居是苏步玉一己所建,是以景致格局皆处处留有其独特性情的痕迹。淡雅却真挚,不带一丝隐晦,细腻耐人寻味。却不知这处居所是否也是居如其人,构建方式与意境是否也是受到魔头乖舛性情的影响。小狼原本以为,如熙玑这种性格阴鹜,手段狠毒的人住的毕是什么黑暗戾气,灯火幽闪,空犷冰冷的魔宫才对。怎么也想不到竟是这番景象。

    如今再看他那一身绛红衫袍倒与这周围的景致相印成趣,和谐入画了。

    穿过几道木质亭廊,来到一排并立的二层雅阁,一进入便可看到一个深且宽敞的厅堂,尽头是被风微微带起的落地纱帘,帘后可以看到一个布置相当舒服的软塌,白色绵绸上辅着张材质上佳的雪白狐裘。这个地方植物多为绿色,因而空气较之外边更为清新通畅,小狼好久没有呼吸到这么正常的空气了,猛吸了两口。

    熙玑轻撩衣摆,往软塌处一歪,单手撑着脸颊,倒是惬意得旁若无人。他的四个下属分立两边,神情各异。

    小狼此时才看清他的四个手下,皆是俊男美女,尤以为首的红衣女子最为出众,别说在魔界,就算拿到六界来比,这也算是个万中无一的美人,可惜脸上冰霜过浓,永远是一个表情,嫩薄红唇不说话时总是抿得紧紧的。可惜了那一身红装,穿在这么个木美人身上。

    与红衣女子相对地,是一个穿绿装的女子,年纪与红衣女子相仿。这一位不似前一位冷凛,倒是多了分人气,当然也不似红衣女子那样惹人注目,更如一片绿叶时时刻刻映衬着别人,存在感稍许弱了些。

    另两位男子一黑一白,黑衣的面容深刻立体,沉稳冷静,白衣的是四人中年纪最小的一个,似比小狼还要再小些,细眉细眼,面若桃李,粉唇娇柔。这位的表情明显多过其余所有人,自进来就不住地打量小狼,眸光所到之处,顾盼生辉,似笑非笑地看着小狼。

    “花沾。”

    红衣女子上前一步听命,小狼心想:原来这个魔界大美人叫花沾,倒也人如其名。

    “伏毕族那边的事还有些收尾的就交给你了。”想不到熙玑对这红衣女子说话倒还和气。

    “是。今早刚得到消息,伏毕族魔主炙伏天不堪受辱,已经自尽了。”

    熙玑嗤笑一声,道:“他以为死了就不用受辱了么?把他的尸体挂在伏毕族城门上示众,我倒要看看,他那些所谓的忠实部下会作何反应。如有偷尸者,一律当场处死。”

    “是,公子。”花沾面无表情地退下。

    “现在剩下的不肯归顺的还有哪些?”

    “五个护法除了一个逃跑,未抓获外,其余皆已归顺。其下势力有一百多人誓死要追随炙伏天,死也不降,我已命人押入牢房,听候公子发落,其余降部已分解到我族各部,有专人监守,相信不会有什么瘾患。”花沾从容报告伏毕族被灭后的残局。

    “跑了的那个,是不是叫红渠?”

    “正是她。”

    “哼,此人名义上是炙伏天的护法,其实还是他的半个家属,关系非同一般。只消将炙伏天的尸体多挂几日,这个人自然逃不掉。惜言——”

    黑衣男子迎上前听命。

    “带些人去守在城门,不过是守株待兔的事,抓到人向我禀报。”

    惜言领命退下。

    “至于那一百多人么,也没什么好留了,明日全部埋了便是。叶露,你去柳颜之那儿领些赎魂丹来,喂那些降部的人吃了,这样方给保证他们不会作乱。”

    小狼听着熙玑接二连三的颁布残酷命令,更觉这人心肠歹毒的厉害,连死人都不放过。还要将那些逃命的人一并赶尽杀绝,不容留下活口。即便是降了,也得不到任何宽待,不过留条性命受他折磨而已。

    待处理完伏毕族事务,四人皆退至两边。

    “凛儿,接下来我们是不是处理一下你惹的事?”熙玑对青凛说话换上一种亲近的口气,但接下来的事却只会让人更加毛骨悚然。

    青凛一惊,“扑咚”一声跪倒在地,“青凛知错,愿意受罚。”

    “错在何处?”熙玑耐下性子,慢条斯李地问道。

    “错在不该自作主张,擅入魔幽去惹乱。还中了埋伏,还连累义父长途奔波来救我。”

    “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你最错的地方,就是自不量力。你以为魔幽族扩张到今天这步是毫无道理的么?这三百年来,魔幽从西小族不断壮大,奉无轩的战斗力当然功不可没。不过你别忘了还有霍广,左敏逸在。他们一文一武。霍广骁勇,曾经横扫西领土,一个人带几百兵马大破五个族群,与千军万马中取上将首及而轻而易举。左敏逸谋略出众,精通百种魔兽之阵。入阵者就算再厉害,威力也只能发挥十之一二。如若你觉得你十分之一的力量也足以挑得得起百千兽将,我早就不拦你了。这二人不除,就算是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我都不敢动奉无轩,你倒是替我下战书去了?”

    青凛若恍然大悟,剩下仅有的一点不甘也不复存在,只懊悔不已。

    “青凛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了。”

    “只是知道错了还不够,还得长点记性。罚你三十鞭,这三十鞭是告诉你,三思而后行。”

    青凛默然点头。绿衣女子拿起如蛇一般的皮鞭抽了下去。

    “啪!啪!”的声音响彻着正个厅堂,青凛受过伤刚止住血的后背一下又被扯裂了伤口,血流不止,道道鞭痕转瞬就爬满了青凛瘦削的后背,纵横交错,绽裂开来。

    小狼已经扭转了头,不去看这残忍的刑罚场面。但光是听那声音,就让她又想起自己曾经被人这么狠狠抽打,火烧火燎的疼痛。

    “啊——”无意识见,竟然轻咛出了声。众人皆纳罕地看向小狼,明明被打的人是青凛,她喊什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