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熙玑篇  第43章 小花想学金屋藏娇

章节字数:2916  更新时间:10-08-08 20: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所有的动作都停了,花莲静的唇离开了小狼的唇,留出两人间安全的两寸距离,只静静地看着她。花莲静白净的玉手轻拂向小狼的嘴唇,小狼下意识地想躲开,然而这回他的动作轻如羽毛般,完全不似刚刚的狂风暴雨。

    “姐姐别再咬着唇了,都快破了,静儿看了不忍心。静儿不再逼姐姐就是了。”花莲静面容又恢复了先前的纯净,只是又多了些忧伤。

    “姐姐肚子饿了吧,我去找些吃的来。”说罢爬下床头,转身离开了房间。

    小狼看着花莲静瘦小的背影,终于松了口气。唉,如果这小孩要不是那么不纯洁,倒也算是个体贴的人。

    等饭菜上桌,花莲静自己不吃,只笑咪咪地看着小狼。

    “姐姐怎么还不吃?是觉得饭菜不合口味?”见小狼动也不动,花莲静颇是担心,“难道姐姐还在为刚刚的事生静儿的气?”

    小狼摇摇头,无奈起举起被他绑着的双手。这手没法用,你难道是指着我用脸去吃吗?

    花莲静会意,刚要去帮她解,突又停住了双手。

    “姐姐先答应静儿不跑出这院子,静儿就帮姐姐解开。”

    小狼心想:放着这么个随时狼变的小孩在身边,依自己的个性早晚是要惹怒他的,而面前这个花小弟也是好一阵歹一阵的,老要陪着他恐怕迟早要精神哀弱。这逃跑策略还是要执行的,没理由他说几句好话我就把自己赔在魔宫了。只是这逃跑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得从常计议,所以目前得先稳住这小花。

    小狼思罢,承诺着点头,花莲静也没多怀疑,欢欢喜喜地就把绑着小狼的绳子解了。看小狼吃得那样忘我,花莲静比自己吃着美味还开心。

    花莲静年纪虽小,但动手能力极强,什么事都喜欢自己来做。是以他的身边从来没有什么丫环随从,来来去去都只他一个人。因而吃完饭,小狼就见这小花忙进忙出,洗碗,打水,换火盆,辅床,样样都会,而且动作利索,一看就是从小自己料理惯了的。小狼曾想插手帮个忙,却被他按在床沿坐着,不让她沾手。从没试过让人侍候的小狼,光坐着看他忙,心里颇不是滋味。而且对方还是个看上去比自己小的人。

    “我说……小花,你家没有下人吗?”

    刚帮小狼准备好洗脸水的花莲静问:“姐姐是在叫我吗?”

    “嗯,叫你小花没关系吧?”小狼总觉得叫他静儿,静儿的怪别扭的。

    “姐姐喜欢的话就随姐姐。”花莲静此时笑得和颜悦色,相当无害,“原本这里是有下人的,她叫小笋,比我稍大些,后来这里发了一场大火,她被当场烧死了。后来来过其他几个下人,都不如之前小笋那么好,我就让他们都散了,再说我也长大了,自己可以照顾自己,甚至也可以照顾自己喜欢的人。”说最后一句话时,还颇有深意地看了看小狼。

    小狼故意撇开眼光,看了看房里,发现只有一张床,一床被褥。想起这小院子还有其他的房间,想当然认为自己会住其他房间。这倒也好,方便自己半夜起来探明逃跑路线。

    “小花,我晚上是睡隔壁房间么?”

    花莲静用下巴指指自己刚辅好的床,“姐姐就和静儿一起睡床上。外房太冷了,姐姐是睡不惯的。”

    “不行!”小狼想都不想,毅然而然地制止花莲静这种很不理智的提议。

    花莲静是个聪明人,马上知道小狼心里的阴影还没那么容易消除。

    “姐姐不用怕,静儿不会对姐姐做什么的。”花莲静扁扁小嘴,像做了坏事,虚心认错了的小孩一样。

    小狼一看他那样子,怎么也无法再生他的气,便放柔了语气说:“不是的,我晚上睡着了睡相不好,怕打到你,或者压到你。”

    花莲静一听,小脸又舒展开来,“没关系的,被打到也不要紧,被姐姐压着静儿也愿意。”

    这小孩是不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小狼又一次被他的直白给堵着了,心里头在撞着床柱子,该不知如何应付这么个让人手足无措的娃。

    结果小狼当然不肯妥协,花莲静没法,只有在地上再辅一个床辅,自己睡地上。小狼半夜醒来,看到花莲静瘦小的身影躺在冰冷的地上,又觉得自己有些残忍,于是下了床,将自己床边的火盆放到了他那边。回到床上又感叹,原以为这魔界的人都是凶神恶煞之人,个性必是都如熙玑一般阴沉恐怖的,他这小徒弟倒还没有完全被带坏。有些事虽然是做错了,却也是因为长期没有人关心疼爱,过了太久孤独寂寞的日子,是以就算做错了,小狼也愿意原谅他。

    花莲静素来早起,将一切准备妥当,便要领命去为花间派办事,临行前不忘嘱咐小狼几句:“姐姐在家等静儿,静儿会很快回来陪姐姐的,其他地方不要乱去哦,要是被师傅碰见可是会出事的。”

    小狼假意听话地点点头。

    等花莲静前脚一出门,小狼后脚就偷溜出了院子。通过从花莲静口中得到的消息,这里只是花间派熙玑和几个亲近的人的专门居所,称为“远红居”,之前去过的那个宽敞的大厅叫“晨风阁”,是个小议事厅。熙玑自己的寝居则是在另一排木质小楼那边,被那魔头叫做“揽月楼”。花莲静的这个清清静静的小后院则叫“纹翠小院”。

    而花间派处理所有日常事务均是在花间总坛进行,离远红居约有四五里的路程,那边不似远红居般清静,几乎所有族民都居住在那周围,相对也更热闹一些。

    现在熙玑和他几个亲信随从都去了花间总坛,一时半刻是回不来的。正好方便自己探路。绕过晨风阁那一大排二层楼阁,小狼用心记着走过的路。一个上午兜兜转转,小狼始知这片远红居有多么错综复杂,要不是事先做了记号,恐怕早已迷了路,回不到原来的地方了。想不到这熙玑倒也还是有点本事,把个自住别苑弄得跟迷阵一般。

    又走了一段,小狼看到前方传来药材的味道,走近一看,是一片药材种植地,与之前清溪居的晓春园不同的是,这里的材质颜色都偏暗沉,而且有毒植物竟远远多过于药物。小狼见旁边有个小房子,没什么自觉地走了进去。见到一个身穿淡绿长衫的年轻男子正在拾掇配材。见到有人进来,倒不觉得惊讶。仍低头做自己的事。

    “是来取今天的药吗?”

    小狼被他问得摸不着头脑。

    “公子,我是刚被抓来这里的俘虏,不小心走迷了路,不想打扰到公子了。”

    绿衣男子略微抬起头来,看了小狼一眼,遂又低下顾自忙起来。

    “我可不可以在这里坐会儿?”幸许是因为小狼曾经做过和他现在所做的一样的事,不觉有几分亲近感。

    “坐吧。”绿衫男子随意回了句。

    小狼找了一条旁边的木凳来坐,仔细观察着绿衫男子的药材。发现很多是自己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东西,有些是植物,而有些却像是蠕虫,水蛭,鳖虫一类的动物,看得小狼胃里翻江倒海。小狼一面控制着这种作呕的感觉,一边问道:“我叫紫樱,公子怎么称呼?是这里的医者吗?”

    “姓柳,名颜之。我的主要任务是制毒,而非医人。”

    “……哦……”小狼一听,心里又是一惊,这人明明长得眉清目秀的,怎么却是个研究毒物的,还是为这魔头做事,定是害人不少。

    “柳公子既通毒理,对医理必也精通,却为何要用所长做这些害人的东西?”

    柳颜之抬了望向不知名的远处,淡然道:“你说你是俘虏,我也和你是一样的。树欲静而风不止,此生不过随风飘摇罢了。”

    小狼才知道他也是被人所逼,也不能怪他,只怪那些如熙玑一样挟人为恶的人。

    “你说你是俘虏,倒有这种自由任你到处乱跑。”

    “这个……是我偷跑出来的,你可不可以不要告诉他人?”

    “嗯。”柳颜之自被熙玑幽禁于此处,除了少数几个熙玑的手下,再未遇到过其他什么人,今天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丫头却也奇怪,明明对自己手下的东西恶心不已,却还耐耐心心地看着,时不时陪自己说上两句,倒也不觉得烦,便任小狼坐在那里看。

    这一天过得很快,不知不觉间,日头开始西垂,小狼意识到他们可能快回来了,匆匆向柳颜之别过,按原路找回纹翠小院。

    岂知,花莲静早已回来等在那里,见到小狼,一脸愠色。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