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熙玑篇  第44章 被调戏了?

章节字数:3027  更新时间:10-08-09 19: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姐姐刚刚是去了哪里?”待小狼进得屋里,花莲静迫不及待地质问。

    “我只是在附近转了转,没走远。”

    “我不是说了不让你出这个门了么!”花莲静忧急交加,语调难以控制。

    小狼从不喜欢别人限制自己的行为,一听这话有点不乐意了。“这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你若要我呆在这里不出去,是不是想把我闷死?”

    花莲静正在气头上,偏偏对方又不理解自己,声音又高了一点:“就是不可以出去,你只能呆在这里。”

    “那跟坐牢有什么区别,你还不如直接杀了我得了。”小狼被花莲静激得也没了耐性,大有要死给个痛快的意思。

    两人一来一去吵了半天,花莲静一气之下又把小狼给绑起来了,自此小狼再也不想理这个任性的小孩。

    等到花莲静气怒气一消,想和小狼说说话,小狼也不答理,给她吃东西,她也不吃,像是要把自己活活饿死一般。这下花莲静可急了,赶紧赔笑脸,好话讲了一箩筐。

    “姐姐,你不要再生静儿的气了,静儿刚刚只是担心你,怕你出去被师傅逮到,怕你受责罚,才急了些。”花莲静晃着小狼的手臂,有些像撒娇一般。“静儿也知道姐姐无聊,所以一忙完赶紧跑回来看姐姐,哪知姐姐不在,你知道我当时有多担心么,前前后后找了个遍,也找不到姐姐,真怕姐姐就这么一去不回了,又剩下静儿一个人。”

    小狼看着花莲静细声细语地跟自己赔不是,泪眼盈盈那样子那语气真是太惹人怜了,这铁石心肠立刻又化了开来。

    “姐姐,你气静儿不要紧,打我骂我都不要紧,可不要不吃饭啊,饿坏了你静儿会很难过的。”说着端起碗,夹了口菜送到小狼嘴边。小狼也不再气他了,毕竟是个缺人疼爱的孩子,也不该和他计较这么多的。想着一口吃下了他送来的菜。

    花莲静一看小狼肯吃了,知道她是不再生自己的气了,立刻破涕为笑,喂得更卖力了。

    小狼很不习惯让人喂自己吃,对方还是个比自己小的小孩子,虽然只是看上去比自己小,还是别扭。

    “你把我解开吧,我自己吃。”

    花莲静虽然很享受喂小狼吃东西的过程,但怕小狼又不高兴了,只得乖乖地照着小狼的意思做。

    待到睡觉时,花小弟又自觉地去拿床被辅地上。小狼想起昨晚花莲静自己有好好的床不睡,却要睡冰冷的地板,好像自己太过残忍了些。想了良久,终于下决心道:“小花,你睡床上来吧。”

    “不行,怎么可以让姐姐睡地上。”

    “……不是,我也睡床上。”

    花莲静一听,不可致信地回过头来确认,直到小狼再次点头,开心得蹦了起来,一下扑到小狼身上。小狼也习惯了花莲静这种过激的表达欢喜的方式,但仍是强调只是睡同一张床而已,中间一留出一条安全距离来,花莲静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这一夜,起初,花莲静当真是留了距离的,只是一睡着便没了章法,身子会不自觉地靠向上狼,开始小狼还清醒着,会稍稍让开他一些,或者轻轻把他往里摁一些,到后来自己实在也顶不住困意,就随他去了。到第二天醒来,只见花莲静的手臂是搭在小狼腰上,两人之间的缝隙哪里还找得到。

    花莲静先醒过来,看到两人的姿势如此暧昧,嘴笑得差点合不拢。趁着小狼还在睡,偷偷地,一点一点地,将脸凑了上去,在她脸颊上落下轻轻一吻。原来只是想亲一下脸就够了,结果小孩一亲,越发弄得心里痒痒的,就收不住口了,又撑起身子,找到她嘴唇的位置,嘟起小嘴,贴了上去。眼看着小狼就要被自己弄醒了,为了长远考虑,花莲静还是咬咬牙忍住了。心里不住地对自己说:没关系,咱有得是时间,不能太冲动,把姐姐给吓跑了。

    就这样,两人过了几天安生日子,小狼嫌无聊要出去,花莲静也不拦着,告诉她哪些日子熙玑会去总坛,大概什么时间回来,只要小狼赶在熙玑回来前回到房里就没事。小狼对花莲静的让步相当开心,对他也自然比之前要和气些,整天会小花,小花地唤他。从表面上看,小狼真把他当弟弟一般与他相处,她哪里知道花莲静心里仍在盘算着要当她情人的这回事。

    在那些行动自由的日子里,小狼除了整个远红居到处跑,探地形外,去得最多的就是柳颜之的药坊。小狼与柳颜之同是被变相囚禁的人,渐渐地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说的话也自然多了起来。

    “柳公子,你来这里多久了?”

    “十多年了,具体时间我也记不得了。”柳颜之身在魔族,却有种出离的淡然。

    “那你从没想过要离开这里?”

    柳颜之一听,动作顿了一下,瞬又回复过来。

    “出入这里都要有熙玑的红莲印,你觉得有多少机会?”

    “难道就真没其他路了么?”小狼亲身跑过那许多个方向,好像正如柳颜之所说的,只有那一处是出入口,心里不免泄气。

    “有倒是还有一路,不过是水路,本来是让熙玑堵死了。后来附近鄱河发水,又将那堵死的地方冲开了,熙玑却没发现。我不习水性,也跑不了。”

    这话让小狼眼前一亮。他不会,自己会呀,那还是有机会出去的。

    “柳公子可否告诉紫樱那水路怎么走,我实在不想一辈子都呆在这里。”小狼态度恳切地求道。

    柳颜之放下手里所有的活,正经坐下来说道:“你可知道,熙玑这人最恨别人背判他,你若跑不成,被抓回来自然是有得苦头吃,若跑成了,那个负责看管你的人是脱不了关系的,到时候他可要替你受这皮肉之苦了。”

    这些日子来,两人聊得多,柳颜之也知道花莲静的事,此时说这个无非是告诉小狼,就算花莲静是熙玑的徒弟,犯了错一样是照罚不误,毫不手软。这一点小狼也是相信的,光看他之前怎么对付青凛便可知晓了,还是义子呢,不也说打就打,打得满身鞭痕,鲜血淋淋。

    回去后,小狼一直无法安睡,心里想着倒底是逃还是不逃。逃吧,对不起花莲静,想这个孩子这些日子来对自己真是挺好的,只要他能办到的,他都为她做了,让自己有种被疼爱的感觉。若要一走了之,害他受罚,始终有点于心不忍。如果不逃吧,就算小花有办法保自己一辈子,自己也是呆不住的。更何况熙玑未从自己身上得到灵珠,总有一日会失去耐性,拿自己开刀,这样灵珠还是不保。

    就这么着,小狼翻来覆去一整晚,直到快早上,才朦胧有些睡意。然而一个突然发现的小秘密,当小狼不得不下定了决心。

    平日里这个时候,小狼肯定是睡得死死的,今天由于一晚上想事情,神智尚有些清醒。旁边的花莲静却已经醒来,他动作很轻,渐渐把身子靠了过来。越来越近。

    小狼心里大吃一惊,他这是要干什么?心里正想着,却不敢睁开眼睛,仍装作睡熟的样子,等着揭露她想知道的答案。突然小狼感觉有什么软软湿湿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唇,她突然明白了这小孩是在干什么。过一会儿,小小的湿润的舌尖轻轻地舔过自己的唇,动作如此细微,轻缓,若不是自己睡着,是完全不会感觉到的。

    小狼轻抿了一下唇,想要避开,对方的所有动作也都停止了。看来是怕自己发现,及时控制住了。接着就是他一个人下了床,收拾好行装出门去了。

    直到他的脚步声完全消失,小狼才敢睁开眼睛,心里还是在狂跳不已。今天是正好自己没睡熟,碰上了,但他这行为决不可能只是第一次。她还以为花莲静已经放弃对自己的过分要求了,以为这么多天来没有暴露狼性,是已经习惯了把自己当姐姐了。谁知道事实完全不是那样,他一直没有放弃,仍然想着如何把自己变成他的人。他知道自己跑不了,所以才没急着强迫自己,而是偷偷摸摸的欺负一下。若哪一天,他失去了耐性,不想再偷偷摸摸,保不准就会强来,到时候自己可真是什么办法也没有的。从那一刻起,小狼把这些日子来被花莲静温驯的样子影响,慢慢形成的一些无知想法完全摒弃,极力说服自己,花莲静不是小孩子,他是一个真真实实的男人,一个随时可能狼性大发的男人。

    同一天,小狼又去找了柳颜之。

    “柳公子,我想到那个水路图,求你给我吧。”

    柳颜之默了一晌,问道:“都想好了。”

    小狼不再犹豫,毅然决然地点头。

    ————————————————————————————————————————

    QQ群:38245903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