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熙玑篇  第50章 兄台可是刺客?

章节字数:3016  更新时间:10-08-15 18: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自从小狼和绛九达成协议之后,小狼的日子倒充实不少。一天里的上半天是过去绛九的院子制药(这两人做熟之后,效率猛增,本来一天的活,基本半天都能干完)。下午绛九就会抽半个时辰时间交些法术给小狼。小狼总提出时间不够,学不了太多东西。绛九从不理会小狼的额外要求,半个时辰一过,该做什么还做什么,就算小狼想再多学一点,都不会再多一句话,铁面得厉害。

    不过这一阵子绛九突然忙了起来,有时一连好几天会见不到人影,只把所有的事都交给小狼。为此小狼很是忿忿不平。一等绛九在的时候,就会不时嘀咕几句,为自己争取些权利。

    “绛大人,您最近怎么这么忙啊?是不是被熙玑给重用了,给了你什么官当当啊?”

    “…………”

    “绛大人,您没时间教我法术也算了,可不能把我一天的时间都占了,为您当苦力啊。”

    “…………”

    “绛大人,您这么忙好歹派个人来帮帮忙呀。”

    “这种药的配方当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小狼顾自嘀咕了半天,绛九终于回了一句,总算说明这个人是会说话的。

    “哎,您要是把我累死了,以后可没人再帮您制药了,到时候您就一个人做吧,累死无怨尤。”小狼说管说,手上还是做的。有时候小狼有点恨自己那没用的个性。明明很受不了绛九这个人专横的个性,想过很多次要跟他散伙,让他自个儿为熙玑卖命去,自己不再掺合了。可第二天醒来,还是觉得这样对绛九太过分了,一样乖乖地给他去当免费劳动力,让他为熙玑建功立业去。

    “过些天等你把身法练熟了,我教你云踪仙影。”

    “那是什么东西?”

    “你不是说要防身么?云踪仙影就是保命跑路的招,最适合你了。”

    “能有多快啊?”

    “你,我可说不准。”

    小狼明显感觉到自己又一次被他鄙视了,不过想到他教的那套心法确实有不错的效果,倒也不去和他计较,心里也开始期待自己学了那个什么云踪仙影,可以和他们一样走路如飞都不费点劲的,飘来飘去的和仙女似的。

    小狼心里乐着,表面上却不显露出来,装着很无所谓的样子道:“也不知道好不好使,先学学看吧。不过即便如此,你也还是不能把我往死里使,我的身体和你们魔是不一样的,很容易挂的,明白么?”

    “不见得,除了异化的魔兽外,大多数魔的肉体都不如你禁止得住摧残,需不需要休息我跟你一样明白。不过呢,等忙完这一阵,我会留个几日给你。”

    经过不懈的争取,总算是有了点成效,这绛九总算是通点情理了,还知道给自己放假了。看来这些日子总算没有白嘀咕。

    次日入夜,小狼如往常一般,在院子里练了几遍身法,准备回房歇息。推开房间的,刚迈进去,突然身体被人从后面紧紧揽住,喉间命脉被身后之人的手扣住。

    “柳颜之在哪里?”一个男人的声音,听上去年纪不大。

    小狼用手指了指喉间,示意不能说话。身后的男子犹豫了一会,还是将手放开了,但是揽着小狼的另一手却死死不放。小狼感觉到这人应该是有伤在身,身体的一部分重量压在自己身上。

    “这位兄弟,我是柳颜之的狱友,同是被花间派囚禁的人,如果我知道他在哪里,定会告诉你,只可惜我也是俘虏身份,如何能知道他们把柳公子藏去了哪里。”

    身后那人没有说话,好像在勉力支撑着伤痛。

    “这位兄弟,我知道你受伤了,我略通医术,可以先帮你治疗一下,柳公子的事,我们稍后再说。”小狼猜想这人定是柳颜之的友人或亲人,那伤必是为了寻找柳颜之而留下的,看到他揽着自己的手都在颤抖,心里也是想帮他。

    小狼见身后这人仍是犹豫着该不该相信自己,非得找个证据才行:“这位兄弟,我的枕头下有柳公子送我的手札,你可以过去验证一下。”

    那人拖着小狼挪到床边,果然发现了这本书,同一时间,紧揽着小狼的手也松了下来。

    “果然是师傅的亲笔手札。”那声音是按奈不住的激动。小狼听他言辞,似乎是柳颜之的徒弟。

    小狼回过身来,终于看清来的人样子。是一个年近二十的青年男子,一身夜行装,脸上覆着黑巾,衣服多处破裂,身上多数有伤口。

    “柳公子原是住在隔壁院的,一个月前就失踪了,我也不知道他的去处。我知道你是来救他的,可是如此贸然进来,岂不危险?”

    男子正想说什么,突然外面传来许多脚步声。

    “一定是熙玑的人来搜你了,你跟我来。”

    那男子此时已不再怀疑小狼,跟她来到院后的一口水井旁。

    “这是通心苇杆,你下去后咬着它来呼吸,等我喊你了你再上来。”

    男子接过苇杆,纵身跳入井里,小狼随即把井口用盖子盖上。

    带来搜查是正是花间四大护卫之二的花沾与叶露。花沾是一如既往的冰冷无言,叶露进来便问有没有见过什么人经过。小狼摇头说没见过。二人翻厢倒柜,前前后后,找了一遍,花沾走到井边停了下来,一下将盖子掀了开来,往里瞅了一会儿。小狼心跳如擂鼓,就祈求花沾千万不要有那么好的眼神,能让那人混过去。

    盯了一会儿,许是没瞧出什么来,又将盖子盖了回去。扫荡完毕,未有可疑,两人终准备撤出去了。

    小狼悬着的心刚想放下,哪知走到一半的花沾又回过头来。小狼虽然心虚,但总算是向绛大人学到了一两成定力,此时倒也能装着若无其事:“花大人可还有什么要嘱咐我么?”

    花沾走到小狼跟前,抓起她的手,往小狼手心里塞了一样什么东西,马上又回转身走了。一句话没有,把小狼弄得莫名其妙。展开手心一看,竟是一份折得相当小的纸条。

    打开一看,才明白过来,原来是小花弟弟托她姐给自己带信来了。当下没看就收进了怀里,还是救人要紧。

    小狼就这么着,以一个俘虏的身份,竟还在熙玑眼皮底下救了个人。从此这人就在自己后院的柴房里住下了。这人名唤云竹,是柳颜之的唯一弟子。跟随柳颜之学艺也有几百年之久,师徒情深,自一个月前失去联络,紧张不已,欲知道其师傅的情况,毅然不顾一切地前来闯远红居。

    按理说,远红居结构复杂,只有熙玑一人有出入的秘匙,一般人是无论如何也进不来的。只不过这云竹也不是一般人,他既通毒理,又懂一门十分诡异的易容幻形之术,叫“拟真术”。在跟踪了熙玑一伙几天几夜后,终于逮到一个机会,将其中一人毒晕,幻形成那人的样子混了进来。之后就到处乱找,被人给发现了,正巧逃到这一片,才逃过了熙玑的追捕。只是熙玑没抓到人,哪里肯罢手,这无疑是给自己留了个刺客在身边,连续好几日都在搜捕这人。幸好小狼将他藏得严实,没露出一丝蛛丝马迹。

    那晚,将云竹安排妥当后,睡下已是很晚,小狼点着小烛灯,借着微弱的烛光小心翼翼地拿出那封来自小花的信件:

    紫樱姐姐,一连一个月都没见着姐姐了,静儿好想你。每天都想,而且是越来越想念你。我去求过师傅好几回,可是师傅怎么都不允我,说感情害人,可静儿还是不信的。姐姐那次逃跑必定也是有苦衷的,任谁被关起来都不好受的。姐姐是人间的女子,自然不习惯魔族的一切,这里没有你的朋友,没有你的亲人,姐姐会寂寞,会想到回去,静儿都是明白的。姐姐是个内心善良,情感丰富的人,是没办法为了静儿一个人放弃人间的所有一切,放弃那个你一直爱着的人,这些静儿也是知道的,如果可以,静儿也愿意跟着姐姐一起离开魔界,一起陪姐姐去人间居住,过着与世无争的平淡日子,可是静儿不能。因为师傅对静儿有再生之恩,有养育教导之恩,静儿还未来得及报答,至死也不能离开师傅。静儿知道姐姐在魔界是无法快乐的,就算静儿为姐姐做再多的事,也无法带给姐姐与自由同等重要的东西。可是却不能背着师傅将你放走。姐姐要怪就怪静儿胆小,懦弱吧,或许还很自私吧。

    静儿不知道能为姐姐做些什么,如果不违背师傅,静儿什么都愿意……姐姐千万别忘了静儿,好吗?我会努力争取让师傅放我来看你的,姐姐等我。

    小狼握着一小张纸片,心里五味杂陈,有种叫疼爱的情绪如翻江倒海般涌上心头。

    也不知道小花的伤势好了没有,这孩子信里一个字都没提到自己,这还叫自私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