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熙玑篇  第54章 弱水望凝

章节字数:3148  更新时间:10-08-19 17: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三人正要起程回花间派,忽又上来个驿站杂役,来到小狼跟前作了一揖,十分恭谨地道:“柳公子莫怪,不知柳公子可通棋艺?”

    “稍许会些,不知这位小哥可有事?”

    “是这样的,我们二楼有位客人,喜好下棋,可惜近日生意淡泊,找不到人下棋,为解棋瘾,特差小的来问一声柳公子,可否陪他下一局。

    小狼未着提防,原在清溪居时也总喜欢缠着习之下棋,如今一听便来了兴致,回道:“就下一局倒也无妨。”

    “这样会不会不妥?”云竹在一边有些担心,提醒了句。

    “魔夜的人早已走了,不会回来的。”小狼说完便跟着杂役上了二楼的一间雅房,让云竹与花沾二人在楼下休息。一进去,但见一个肤色白皙,脸蛋瘦削的男子正沉思迷于他的棋局之中。见小狼进来,便优雅地向小狼点头示意。此男子长得虽不出众,却有种说不出的贵气,就好像小狼概念中的那种王孙贵胄一般。男子并不说话,只细细端详小狼一番。

    “小生柳颜之,不知阁下怎么称呼。”小狼不习惯别人用这种眼光多看自己,主动搭起话来。

    “原来是柳公子,在下姓叶,名望凝,幸会!”男子说完优雅一抬手,请小狼坐于棋桌对面。收起棋盘上的棋局,重开了一盘。小狼的棋艺学自苏步玉,虽不能说是绝顶高手,至少也可称得上小有研究,得此一机会,正好练练手,看看棋艺有否退步。两人初始,话也不多,只摆开棋局下起来。

    正经一局下来,小狼有点看不明白了。以为这叶兄这么沉迷于棋局,到处找人下棋,应该棋艺不差才对。谁想水平非常一般嘛。小狼以为其第一局是让着自己,下面几局才出招,还是有所期待。然而几局下来,实在让小狼大失所望。盘盘都是自己赢,到后来小狼都觉得不好意思再赢他了。

    而这位叶兄全不以为意,输也输得坦坦然然,不时抬头看几眼小狼,嘴角始终挂着笑意,看上去相当和善。与此等人下棋,虽说无法从棋艺中获得乐趣,却也能因为对方良好的仪态颇感愉悦。

    最后小狼礼貌性地输了一局给叶望凝,推托时间晚了,便起身告辞。

    三人回到花间派便已是日薄西山。回想这一天发生的事,险象环生,正庆幸自己还不辱使命,平安回了来。一推开院门,竟看见一身白衣的熙玑竟在那里等着她。

    “大人久等了。”小狼客套了一句。

    熙玑看了一眼,以小狼这么多天随身的经验来说,现在的熙玑应该算不上心情良好。

    “怎么去了这么久?”

    小狼知道他这是等自己汇报今天的情况呢,于是不等他说下文,就将这一天发生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事无具细,力求详尽而无遗漏。这一说便是大半个时辰,小狼从早上起来还未进过食,直饿得前胸贴后背,讲到琰获走,便停了下来,算是已交待了整个任务的前后过程。

    “不止这些,还有呢?”熙玑说得相当肯定。

    “你给的任务到这里就算完成了,还有什么?”小狼懒得再说下去,想快快弄些东西吃。

    “如果就那点事,你中午就该回来了。”

    小狼眼见瞒不过他,无奈只得又将后面与叶望凝下棋一事简单地带了一句。

    哪知熙玑眼神一闪,镇重地问道:“此人叫什么名字?”

    “他说他姓叶,名望凝。”小狼有气无力地回答,但心里还是觉得没这必要,叶望凝不过是个路人,哪里值得熙玑这么刨根问底。

    熙玑一听这个名字,眼神一敛,从坐位上站了起来,宽袖一甩便要往外走。

    小狼奇怪这个熙玑等了半天都没有要走的意思,为何一听见这个名字就全没了耐性,虽从他表情上看不出什么变化,但小狼直觉告诉她这会儿熙玑很不开心。

    “请大人告知,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小狼一声疾喊,倒真把熙玑喊住了。

    “此人即是弱水星。”说完大步向门口走去。

    原来他就是弱水星,那个与柳颜之有着几百年交情的人。看来自己一进门没认出他来,就已经让弱水星给试出来了。下棋什么的,不过全是走个过场,识别真伪才是最终目的。哎,要早早走掉也就没事了,都是自己贫玩惹的事。这下好了,三个人忙了大半天,还是让自己全毁了。怪不得魔头那么生气,一句评价都没有就要走了。早上去之前他千叮咛万嘱咐,全打水漂了。

    这么一来,魔头三天没出现,也不知干什么去了。小狼和云竹仍如往常那样按时定量地做着药材。心里琢磨着:现在这会儿,魔夜的人都该知道自己是假冒的了吧。那之后这种假扮的事儿,也不用再去演了。

    正当小狼觉得自己再没利用价值,而被熙玑遗忘的时候,那个红衣大人又出现了。

    见熙玑一身锦装正襟坐在自己的院子里,小狼还真有些不习惯,大清早的这是要来算秋后帐么?

    “大人。”小狼惯常打了声招呼。

    “还没睡醒么?”熙玑见小狼一副无精打彩的样子,问道。

    “醒了,大人是想为之前那事罚我吧,你罚吧,挨鞭子还是要挨板子你说了算。但你该教我的法术还是得教我,别想赖了我。”小狼已抱了必被严惩的决心,知道熙玑是什么样的人,打起自己的徒弟,义子来可从来没手软过,自己这么个俘虏更是不在话下。

    小狼看了一圈,今天“打手”小绿怎么没来?莫非魔头要亲自动手才解恨?

    “我不罚你。”

    小狼险些以为自己听错,脱口而出:“为什么?”一出口便后悔了,这话听着怎么像自己在讨打似的。

    “把你打残了,谁来做毒药?不过这过错我还得记着,下回将功补过。若再坏我的事,两罪并罚,有你受的。”

    原来自己还有些利用价值的,小狼方松了口气。

    “还站着做什么,把前些日子我教你的演练一遍给我看,我时间可不多,就一个时辰。”

    “那魔夜那边怎么办?”

    “不怎么办,识破便识破,不过都是私底下的暗事,谁多一件少一件又算得了什么。”

    熙玑说得若无其事,小狼不知道事实是否真如此。因为从熙玑这些天忙得不可开交来看,似乎和自己惹的这个麻烦脱不了关系。

    小狼越来越看不清熙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自己完全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既然想不通,小狼也不去纠结,目前自己的任务可不是要为熙玑立功立业,而是好好练好法术,等某一天可以图谋救人什么的。

    正练习着功法,另一红衣人突然跑了来,正是美女花沾。

    “公子,花沾有要事禀报。”说完看了小狼一眼,似有意暗示这要事的隐蔽性。

    “说。”熙玑无视花沾的暗示,毫不避讳小狼存在。

    花沾未再犹豫,说道:“正如公子所料,魔夜已经开始打魔幽的主意。今天得到探子来报,魔幽族内大批族民与不少上位者都中了毒。而且中的正是我们前段日子给伏毕族降部吃的那种。现在消息已然传开,魔幽族的人只道是我们要灭他们,请了人来讨说法。”

    “来者何人?”

    “护法左敏逸。”花沾回道。

    “来得好,他可不是来讨说法的。看来他们魔幽派也不都是蠢人,知道这其中必有问题。我这就去会会他。”

    见熙玑起身便要走,小狼知道这下又没得练了,颇不尽兴。

    “丫头,你随我一起去。”

    小狼听他这么一招呼,愣在原地。“我?”

    “没聋吧,别浪费时间,去了就知道是什么事了。”

    晨风阁内,左敏逸一身束身黑袍,站得笔直等在那里,一见熙玑便是恭敬一揖:“熙魔主,我们又见面了。”

    “左护法不必客气,坐。”

    二人坐定,花沾与小狼自然是立在两旁。小狼拿眼瞅瞅这个上次让青凛吃足苦头的左敏逸,依然是气宇不凡,谦谨儒雅。只不过与熙玑相比,少了分霸气,多了分人气。

    “贵派上下中毒一事,熙某已有耳闻,不知现在情况如何?”

    “此种毒药暂时不会致命,不过对于现在全派上下兵力溃乏的情况来说,威胁着实不小。”左敏逸这话虽未挑明,但聪明如熙玑,不会听不出深层的意思。

    “左护法可知这毒是何人所为?”熙玑故意试探其口风。

    左敏逸不慌不忙地道:“此事正在调查中。不过熙魔主不用担心,此事定与花间派无关,不过是些挑事小人兴风作浪,以熙魔主的行事风格,哪里会做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事。”

    熙玑赞赏地点了点头,“左护法果然不同一般庸将,一眼便能看穿整件事的初衷,奉无轩得你这么个上将,实乃魔幽之幸。”

    “熙魔主过奖。如果今天这事能办成,方才算为魔幽解了燃眉之急。”

    小狼听到这里也算听出个眉目来,原来是魔幽族被人下毒了,到这儿来是搬救兵,而不是讨说法来的。现在的形势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到了十分危险的境地,如果有人趁这个机会蠢蠢欲动,魔幽怕是有难了。尽管如此,这左敏逸倒还能沉得住气,不卑不亢,莫非是看准了熙玑必会出手帮这个忙?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