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熙玑篇  第104章 继续听壁角

章节字数:2681  更新时间:12-09-06 15: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花沾听他这么一听,更是心焦,简直是明知故犯嘛:“公子既然知道,为何还是如此不珍惜自己的身体?”

    “花沾,别再说这些了。我正好有事要问你,过来坐。”

    花沾见熙玑话语虽轻,却不失严肃,显是不让她说下去,如果自己还不知进退,恐要惹他生气了,便再不敢多说,即便是再多关心的话,如果对方不想听也是没用的,只能把这一箩筐的话吞了下去。

    花沾并没有应言坐下,仍站立着回道:“公子想问什么?”

    “伏毕族那边的情况如何了?”

    “公子,自从你下令减了一半的药量,一些道行稍高深些的魔已经恢复了意识,看他们那些人的表现,明显仍是对您不服,只因着身上受药性左右,只有一半的功力,还不敢造次,但恐怕时间一久,这毒终会被他们解了的,你看是不是要先解决了他们?”

    熙玑一付意料这中的表情,“哪些人不服,具体是谁?”

    “其实说起来主要是以前炙伏天的几个亲卫军首领,名叫图那紧与夫泊,其他人多也是盯着他们做事的,只要这两人一除,其他的便成不了气候,而且这些人多是墙头草,要让他们听我们的也并不困难。”

    “炙伏天倒也是个人物,死了近三年,还有人记着他,想为他报仇的,那就让他们来好了。我倒是有兴趣见见这两人。”

    “可是公子,花沾有一点不明,为何不干脆些将他们杀了,不以决后患呢,泛不着为了这些人让你自己去冒险啊。又或者,一直让他们吃药,不了好控制些。”

    “一个靠药物控制的魔能有多少用处,不过是些行尸走肉,当初这么做不过是因为刚打过大仗,花间派也伤了些原气,又怕魔夜魔幽趋虚而入才不得已为之,此乃下策。如今魔幽算是盟军,魔夜不敢轻取,不正是重整的大好时候,我便要将这烂摊子好好收拾收拾。伏毕族毕竟存在了百十余年,根基还是有的,我们虽占了他们的地,却没有占着他们的心,我们的强行侵入必是会对让他们反感,如若要从跟本上将他们同化过来,需要的是时间。”

    “那是要多久?”

    “几十年,上百年都有可能。”

    “要等上这么些年,还不如直接灭了。”

    熙玑摇了摇头,缓缓道:“花沾,这世间有很多事都需要极大的耐心。或许灭了他们只在朝夕之间,但这与我们最初打这场仗的意义完全相悖,我们除了少了一个敌人之外,什么都没得到,还自己折损不少。这样何以实现我们损失的那些兵士子民们的价值,我们不能让他们牺牲的如此没有价值。”

    “公子,那你的意思是?”纵使跟随了熙玑这么多年,花沾在很多时候仍是猜不透这主子的想法。

    “无他,只不过让伏毕族真正成为花间的一部分,以后从任何意义上都不再有伏毕族,只有花间派。我要让他们知道,作为花间派的子民,比当伏毕族的子民更值得自豪。”

    花沾仔细地聆听着熙玑的陈述,看着这个端坐在桌台后的男子,目光星星点点,她从来都觉得能在这个人身边做事是一件很值得庆幸的事,那些伏毕族的人迟早也会感受到的。她也愿意一直陪着他等到那一天,只是不知道他愿不愿意。

    “图那紧与夫泊早年与炙魔天曾出生入死,被引为知己,有这层关系在,要收拢他们是有些困难,不过我之所以没有像红渠一样对付他们,是因为他们不同于红渠,他们比红渠更懂炙伏天,对红渠来说,炙伏天是最重要的,无人能比,但在炙伏天心里,他的子民才是最重要的,这两人也知道炙伏天当初自尽无非是想保全他的子民,所以他们没有选择与炙伏天一起同去,那是放不下炙伏天的子民们,宁愿被我们控制,也就是这一点,会让我们大有可为。”

    “公子难道是想……放了他们?”

    “确切的说是放权给他们,让他们替我们管理伏毕族。”

    “公子不怕他们东山在起,反过来对付我们。”

    “我只说让他们管理族务,并没有给他们兵权,也就是说我们会以领主的身份僻护他们,同时也是在我们监管之下,偶且我相信他们俩也是聪明人,必会知道与我们动武只会伤害他们子民,没有任何好处,即便脱离了我们,也不过是成为魔夜的殂上肉,更不可能有什么好日子过。”

    “那花沾可有什么可以为公子分忧的?”花沾知道接下来自己必会有事做。

    “嗯,明日,你去引此二人来见我,由于之前的过隙,恐怕还得费一番唇舌,不过肯定是值得的。”

    “不行,公子,万一他们看出你现在的伤势要加害于你也是极危险的事。要不等你身份好些了再说吧,不急于一时啊。”

    “我自然不会让他们看出来,更何况还有你在身边。何以会有什么危险。”

    “公子,难道就不能缓缓吗?”

    “我还有许多事要做,这事不能耽搁太多时间。他们接管之后,事情会更多。”

    花沾还想再说什么,熙玑看出她的意思,又抢先说道:“另外我让你打听的消息如何了?”

    花沾看出来熙玑是不想让自己说下去,只能心里叹了口气后回道:“听探子回报,苍暮星为护灼妖星而死,灼妖星双腿被巨石压断了,成了废人,虽仍坐着六星之一的位置,但底下却是有不少人有些不服他,其他几星对他也不像之前那般尊重了。他现在在魔夜可畏势单力孤,处处受排挤。”

    “既然如此,那我们要不要做推他一把。”

    “请公子示下。”

    “他之前用禁咒之事可能被千夜君瞒下了,他们魔夜的人还都不知道。让就让他们知道一下吧。”

    小狼在上面听到这句轻描淡写的话,顿时觉得先前的那个熙玑又回来了,这不是落井下石么?那个什么暮栖栖还能在魔夜待得下去么?别说在魔夜了,就算是在魔界都难立足了,这招够阴狠的。不过当初他对熙玑使那禁术确实也不人道,若不是熙玑身上流着天族的血,恐怕早被他们玩死了,如今这也算是以牙还牙了。

    “这么一来,这个灼妖星可就毁了。”花沾也不禁觉着那人可怜了。

    “于其说我想毁了他,不如说他自己毁的自己,更何况我只是想成就另一个他。千夜君现在身受重伤,估计还没精力来处理这事,他如今这番田地,刚好可以……”

    花沾总算反应过来,欣喜道:“公子是想收拢他?”

    熙玑笑着点了点头:“正是,论单打独斗,慕栖栖并不是个中好手,但他却是控制局面的人物,战斗中有他何止事半功倍。这个人,我要定了。他们魔夜要是失去了他,无异于断了一臂,到时候再对付其他人就不难了。”

    “这么一来,魔夜六星便只剩弱水星,兆池星,射月星和琅玦星四星了。这四人中应该属炎岫最难对付了。”

    熙玑摇了摇头道:“不是他,是他师父。”

    “他师父是谁?怎么很少听他提起?”

    “他师傅就是千夜君。”熙玑一语点破。

    花沾恍然大悟,更惊讶于熙玑的洞察力,“竟然是他……不对啊,刚刚说的是魔夜六星里最难对付的人,并不是说魔夜族里。”说完这句,花沾看着熙玑的神眼,突然又意识到一点:“难道……”

    这回熙玑终于意味深刻地点了点头:“确实如你所想,以前还不敢确定,这几日我反复推敲后发现原来正是此人。”屋顶上的小狼一样听到了这句,和花沾的反应一模一样,也想到了同一点,却都还没真正捕捉到熙玑口中所说的“此人”是何人啊?

    难不成这人这些天一直把自己憋在这揽月楼,是在憋这件事啊。不过这样都能让他想出来,还真不是一般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