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熙玑篇  第111章 我这处无尺

章节字数:3752  更新时间:12-09-25 14: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傍晚,熙玑带来了小狼想要的东西。当一个通体散着流光异彩,如一朵五瓣小花的血红色晶石用细链子串起放到小狼手中时,小狼觉得此物扎扎实实地吸引着自己的眼球,舍不得离开,那晶石不住地散着灵气,握着的时候顿觉一片清明,似乎还有另一种感觉。为了感受得更真实些,小狼将晶石握紧放开重复了好几次,终于明白这感觉是什么了。

    “我怎么能从这晶石上找到你身上灵气的感觉?”小狼疑惑地转头看熙玑。

    “这原本就是一块能贮藏能量的晶石,放何种能量皆可,如今要用来克制你练功时的魔性,我便注了些与之相反的净化灵气进去,你时刻挂着它,可保你不会走火如魔。”

    “怪不得呢,我说怎么这石头会有你的气息。那要这么说,你直接注我身上不就行了?”

    “你现在还没魔性,哪用得着克制,且一下子注入太多,怕你吃不消,小心身体肿起来。”

    小狼马上想像出自己肿得像个球似的身体,连忙晃着脑袋自嘲起来:“那岂不是不用走,直接滚起来了,还是不要了。”

    两人一起用了晚膳,熙玑便取了琴摆在揽月楼下的湖心亭中,开始传授自己的幻魔术给小狼。说起这高阶的幻魔术效果果然不能与一般的中低阶幻术相比。作为示范,熙玑只用了一成的功力,周身飞速蹿起的树藤就能将湖水打起一排十丈有余的狂澜,气势之惊人足以将一般人吓个半死。小狼欣喜地想像着自己若能练到他十之一二,对付几头幻兽岂不是手到擒来。这让她想起在魔幽对付左敏逸的异兽群时,熙玑以一己之力掀翻一整排的异兽不过是眨眼间的事,那时候自己就惊得目瞪口呆了,只是那会儿只知道怕,现在想来,那样子那动作,不是一般的霸气潇洒。

    但事实证明,很多本事,看得时候赏心悦目加惊叹不已,学起来却是分外艰辛,如履薄冰,那意念与灵力的融合度要求极高,动作的爆发力与速度的要求对小狼来说也是一项前所未有的挑战,身体各项能力缺一不可,对于高手来说,稍有差池,便会出现各种让人悔之不及的效果。但对入门者来说,就是另一番情景。比如,控制不好意念,作用的对象完全不同,又比如,速度不够快,效果就是绵软无力,像个小戏法一样,只让人笑话,再比如,爆发力不够强,树藤行至一半,就蔫了下来。

    再看看小狼,显然连这些担心都还及不上,因为她那几招出去,周围一片平静,什么都没有发生,两人面面相觑,恰巧一只水鸟水过,往湖面上拉了一小团秽物,倒也惊起小小水花,此情此景,俨然是对小狼一磅重击。

    竟然连那么小只鸟都敢嘲笑我,岂能丢脸到这份上。小狼发起狠来,在心里默念着熙玑教于她的心法口诀,旁若无人地对着那方水面一顿使力。熙玑在一边看得只有摇头。

    “是不是哪里不对?”气喘吁吁的小狼终于回过头来虚心请教了。

    “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了呢。”说着递来一块绢帕。

    小狼憨笑着接过抹了抹额头,“没忘没忘,一直都在的。只是徒儿愚笨,甚是羞愧而无颜面对师傅了。”

    “刚开始练急不得,刚刚说予你听的心法口决甚是重要,回去后再好好参详一下,至于你为可还不能使出招法来还得归功于你意念太过柔和,魔界的幻术讲究一个狠绝,若总是想着留有余地,便是不够意念来驱动的。”

    小狼恍然大悟,了然地点头道:“怪不得师傅每每出手时表情如此……让人肃然起敬。”

    听了这话,熙玑忍俊不禁,唇边漾开笑意,“难道不是夺命追魂般的狰狞么?”

    小狼只顾打哈哈:“岂敢岂敢,师傅这么说莫非是要徒儿再多美言你几句你才相信?”

    熙玑不理会小狼的调侃之言,顾自开始收拾起琴来。

    “师傅不弹一曲再走么?”小狼之前听到过熙玑的琴声,优美如仙音,正期待着再次聆听受教,不想他竟然连弦都没拨一下便要走了。

    “今天是用不着了。”言下之意便是,依小狼如今的状态来说根本还没到走火入魔的地步,“时间不早了,你再练会儿就进来吧。明日我将后面几重的心法都抄给你,你自己慢慢练,即便以后上路了,得空也可自己慢慢循序渐进。”

    小狼突想起今天还有任务没完成,想着熙玑行动也不是很方便,索性收了功,替他扛了琴和琴架,乐呵呵地跟在熙玑后面回木阁了。

    回到屋里,熙玑看小狼那没事冲自己傻笑的样子,料其必有话说,缓缓坐下后回头问道:“可是还有什么事要说?”小狼支吾地说:“你送来的那些衣料很漂亮,颜色素素的,我都挺喜欢的。”

    熙玑未置一词,看着小狼继续等他下面的话。

    “谢谢你。”

    “就这些?”

    咦?他这是还要等什么话啊,难不成他还知道我的下一步行动不成?

    小狼也想试探试探,故意说:“就这些,没了。”

    熙玑心下觉着好笑,面上仍然不动声色地问道:“那你枕下那堆料是要做什么的?”

    小狼眼睛一瞥,大叫失策,原来是那露出来的部分泄了秘啊,这位大人要不要那么眼尖啊,就那么个角角都查无遗漏,还有什么秘密躲得开他的法眼啊。

    本来也是要他配合的,这下索性跑去将料子拿了出来,捧到他面前问道:“这个颜色你可还喜欢?”

    其实早在侍女管事回报他小狼留下一套紫色布料时熙玑早有猜测她的动机,如果是留着自己做自己的,白天早就动手了,而现在这布料还是完整无缺的,那么也不难想像其用意了。现在小狼问到这个问题,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嗯。”熙玑心里雀跃,但又不是很善于表达,反而用这么个摸不清看不透的反应来应对。

    小狼对于熙玑这种模楞两可,又不咸不淡的回答真是相当没脾气,到现在也还是猜不透熙玑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喜欢就直接说嘛,不用勉强的,大不了换一块颜色,又不费什么事。你看你的衣服,不是红就是白,或者黑,我想着,或许换些颜色也很衬你,所以才给你选了紫色。你若不习惯,我不勉强的。”

    “我说喜欢了,那就是真的喜欢,为何不信?”熙玑纠正小狼想法,明明白白。

    小狼这才放心地笑了,解释道:“你这人说话总喜欢拐弯抹角,这么长时间我都习惯了,所以……总会猜你话中话背后的意思。现在你说得简单了,我反而不适应了。”

    熙玑被说得又好气又好笑,“那我仍旧说得婉转一点可好?”

    小狼一听,急了,这不是自讨苦吃么,哪有这么犯贱矫情的。忙阻止道:“别,别,简单点好,我很快就适应了。”

    熙玑又看了看那衣料,问道:“特意选这个颜色,可是要我记得你?”

    一下被看透心思,小狼只有暗吐舌头,表面上仍是嘴硬:“纯属偶然,纯属偶然。”

    小狼站远一步,将熙玑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可这光是看也没办法测得那么准啊,遂问道:“你可记得自己的尺寸?报给我一下。”

    “我不记这些。”

    “那你可有东西让我量一下你的尺寸?”

    “我这处无尺。”熙玑回答得甚是正经,却不易察觉地隐藏了一丝狡黠。

    小狼被其完全打败,这,这,这,如何是好?这么晚了,哪儿去找尺啊?不行,想其他办法。小狼脑子里瞬时百转千回,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来,正要说出,方觉尴尬,抬头正看到熙玑探求的目光,温和又熠熠生辉,不禁鼓起勇气道:“你介不介意……我……用手来给你测量?”

    “好。”似早有预料,熙玑这句接得甚是天衣无缝,这无缝当是从时间上来说。

    小狼做针钱做了这么久,还真没用这种方法给别人量过,哪怕是先生也没有。(那当然啦,苏步玉哪有熙玑狡猾啊)小狼羞红着脸,努力按捺住心中的慌乱紧张,用一手的中指与拇指张开的长度来测量,手指轻轻地划过他的手臂,他的胸膛,他的领口,一点一点,如蜻蜓点水一般,手指行云流水,内心却跳得跟地震似的,任凭怎么控制,仍是按捺不住。只觉着自己此种行为与调戏无异。

    而站在那里被量的人也没好到哪里去,虽说是始作俑者,但之前也从未动过这些心思,她羞涩,他也一样,当小狼的手指时不时地触到他身体时,如同一道道电流窜过身体,酥麻难当,却又另人欢喜,每一次轻触都像有个小精灵在身体里欢欣起舞。再看这个女孩子那认真专注的表情,微圆的小脸颊,紧抿的朱唇,清亮的眸子,卷卷的睫毛,还有淡扫的黛眉,顿时觉得这是一种难以言说的美,一时间也看得出神。

    两人都沉浸在这种暧昧的气氛里,任时间静静流淌,丈量得差不多了,小狼把这些数字一一回忆了一遍,记进脑子里,心里暗叹:这人身材真真是好啊,该瘦则瘦,该圆则圆,该长则长,难道这就是上天杰作之得天独厚之处?再比比自己这五短身材,这老天是不是也太厚此薄彼了?

    最后……只剩下腰围和臀围没量了,按理应该有一种更直接的方法。

    小狼又一次羞红着脸,憋出几个字来:“你介意我用手臂量一量你的腰……及腰的下边么?”

    回答当然是:“不介意。”

    一双小细手臂瑟缩着,怯怯地从另一双手臂下穿过,慢慢地围拢,有那么一会儿,动作迟缓得似要停滞了,熙玑甚至能感觉到这双手臂有随时收回去的可能,就像上次驿道上一样,然而这回不一样,她没有收回,慢是慢一点,最后两个手臂还是在他的腰后顺利会师了,并且仍在一步步地收紧,最后终坚定地围了起来。那一刻,两人之间再无缝隙,紧紧贴在一起,无数次企盼接近的两颗心也终于靠在了一起,以相同的韵律跳动着。

    熙玑曾多么渴望如此被人拥着,就像这揽月阁一般,被一池柔水紧紧拥抱,谁也无法知道前一刻他怕她再一次退缩时的心里如何忐忑,直到这一刹那一股无限柔情向自己迎面而来,清新却浓郁,腼腆而坚定,那股柔情以霸道地气势占领了自己身心的每一个角落,宣告着它的所有权。那沉封的感情早已苏醒,刚刚那一举正如推波助澜般让其骤然散放它最真挚的光芒,也让一直畏缩一角的勇气觉醒,击散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孤寂与惶惑。

    他慢慢地也围上了自己的手臂,将这个娇小的女孩子拥在自己的臂弯里,多想一直如此,永不放开,她的身边只有自己。

    月光洒下清辉,一双人影朦胧。

    良久,那边传来一句:“你这处还真是‘无耻’啊。”

    “无耻就无耻吧。我在六界的名声向来如此。”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