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熙玑篇  花沾番外-情释(三)

章节字数:3233  更新时间:12-10-08 18: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带着惴惴不安的心情跟随梅惜言去了,来到一个环境清雅的别致小苑,突闻一阵清悠的琴声传来,令人心旷神怡。进去一看方知原来正是那位一身红衣的新任魔主大人正在悠悠然地拨弄着琴弦。亏他还有这么好的兴致附庸风雅,如果他知道藤长老那边正在苦心图谋着他的魔主之位是否还能如此笃定。

    “花沾姑娘因何事而笑?”他没有抬头,却知道我在笑他,难道真是我不小心表现出来么?

    “花沾见过魔主。”现在他仍是我的主上,必要的礼仪是少不了的。

    他听到我的行礼,手上抚琴的动作却仍在继续,很难想像这么优美难得的琴声竟出处如此庸懒的动作,他似抬头看了我一眼,示意我旁边就坐。之后却无甚进展地光是抚琴,这让我有些不耐烦,只把我叫来这边坐着,却什么也不说算是什么意思?我等了好久,实在忍无可忍,正欲不顾一切地出口质问,这位新魔主恰好在我欲出言的最后一刻说话了:“花沾姑娘觉得我这琴抚得如何?”

    琴,琴,琴,还是琴,还有完没完!我心思跟本不在琴音上,哪里听得出什么过多的音律来,只压抑着火气,尽量平静地回道:“很好听。”

    “除了好听是不是就没其他了?”

    确实如此。可我也不能把这实话说出来,只有沉默,希望他能感受到我的不耐烦,快快进入正题,别老在这琴声上作文章。

    像听到了我的心声,他的手终于缓缓停止了拨动,一个收尾音拉得如玉珠落满盘,不由让人心致一收,屋内一下分外安静。

    “惜言,替我跑一趟总坛,我拉了份书简在案上。”

    梅惜言闻言领命退身而去,这算是把在场的唯一一个旁观者也支出去了。

    他徐徐起身,华丽的锦袍肆意展开,这一身耀眼无匹。

    “花沾姑娘明明心中无法平静,为何却要退出竞争之列。你莫要告诉我你是真的没有能力做到。”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让我措不及防,也是这么一句,让瞬间清楚地明白眼前这人决不是好唬弄的,若要不让他看穿,务必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应付才行。

    “魔主可否说得明白些,花沾愚钝。”

    “花沾姑娘刚刚那么希望我快些进入主题,如今我直说了,你却又和我玩猜谜游戏,莫非花沾姑娘认为我不足与你相谋?还是花沾姑娘觉得自己没到能与我平等交流的资格?”他说得淡然,但话里的意思却是要把人逼到墙角了。

    “花沾绝无此意,既然魔主如此看得起花沾,花沾必当据实相告。”看着那张银质面具,连他的表情都看不到,这更让人难以揣测他的想法,当然,当时的我是无论如何也猜出不到他拿下面具后,我仍是对他无从揣度。

    “很好,那我刚刚那琴也算没有白弹。花沾姑娘你可能自己都未完全了解自己,要不要我来帮你一把。”

    听着那如玉相击的清泠声音,让人实在清醒不起来,真像要醉了一般。

    “魔主是说我其实并不安于平静?”这怎么可能,我从练习魔功开始,就每天向往着自由平和的小女子生活,哪里会因为他的一句话而颠覆了之前所有的期望。

    “不,是周遭的局势让你想平静都平静不了。若姑娘是那种全然放得下的修身之人,自然在哪里都能保得心如静水,可惜你不是。”

    局势?难道他从他面前这一片风平浪静中看出什么暗涌了么?还是仅在试探我?他这一问,让我更为紧张,捏紧的手心沁出汗水来。

    “花沾姑娘无需紧张,我并非要试探你什么,而只是想帮你在这个纷乱的局势中找个正确的位置而已。而姑娘当初为自己设定的那个最安全的位置早已不安全了。”

    “敢问魔主,花沾原来设想的是何位置?”我一向不喜欢拐弯抹角,既然他直来直往,我也没必要再迂回,就让我看看你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

    他回转身去,背对着我,却不知在看哪里。不过他一背过身,那种扑面而来的压力顿时减了不少,我捏紧的拳头也稍稍松了一点。

    “那便是清居闲适,无官无职。”

    果然一语中的,“既然魔主已然猜到,还请指点,为何不安全?”

    “如若花沾姑娘此番愿望是在我师傅在位时,那当然无忧,而如今正是我刚入主花间的动荡时刻,你若想明哲保身,恐怕还没那个能力。”

    我练了这么久,难道连自保的能力也没有么?

    他似看出了我的疑惑,解释道:“这个能力不仅仅指你功法到达的程度,更是指你灭绝人性情感的能力。”

    “灭绝……此话作何解释?”

    “你若孑然一身,离开这里便可以过你想要的日子,但你真能放下你一家人么,你敢说你没有任何人情羁绊么?”

    “这与我家人又有什么关系,我一人退出竞争,如何会对他们有影响?”

    “你要记住,当权力不在你手上的时候,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如何你不相信我可以试着给你假设一下。如今我甫一上任,花间派完全不在我掌控之中,长老会更会是我最大的心腹大患,其中原因相信我不用解释花沾姑娘也明白。”

    当然明白,你非花间正统,又没有任何背景,连是不是魔族中人都未可知,虽说是花笑颜的徒弟,但到底功法如何从无展现,这么多的不确定,如何服众啊。

    “长老会中肯定会有反对势力,并不会坐等我坐稳花间魔主位置,所以如今这段时间将会是花间派最为动荡的时刻。”

    “那这些也是魔主您的事,为何会与我或者我家人相关,我相信我的家人并不愿卷入这场纷争中。”

    “你听我说下去,你就会知道你刚刚那话是否站得住脚。长老会虽拥有至上的权力,但名不正言不顺,他们不会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造反夺权,这样只会让他们失去民心,师出无名。所以他们无论从寻找起事的途径上,还是吸引支持力量的考量上,都会推举一个花姓后人为继任者,美其名曰:扶持正统。你遍寻花姓宗族,后人中能有资格继位的不过三人,花无叶,花琮和花莲静。花无叶乃你父亲表叔之子,系属旁支,论血统上并非纯正,再加上他无心朝朝野,只喜欢舞文弄墨,会棋赏花,是以早剔出局了。花琮是你父系表哥,确实能文能武,又有主见,假以时日也不乏为率兵统战的人才,或许也能胜任魔主的位置。但这也恰恰是他出局的原因。就因为他太有主见,不能为他人利用,那么幕后黑手要如何操控,他们难道就不担心有一日他反过来对付他们?太有能力,又不好控制的人绝不是一个好傀儡。那么最后剩下的只有你弟弟花莲静了,花莲静如今只有二三十岁,还未成年,无论从血统还是从操控的难易上,他都是最佳人选。而从你这么不愿竞选长老,却又非得装模作样参加的无奈来看,我是不是可以假设为你的父亲从小就对花莲静寄予了厚望。那么长老会若有人推举花莲静为魔主时,你猜你父亲会是什么样的态度?如此一来,你的弟弟,甚至你们一家都已被人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此次夺权的最终结果其实只有两个。一,我输了,花莲静成功上位,而后成为长老会某些野心家的傀儡,最后等时机成熟,再次被推翻,那时花莲静及你家人的安危可以想像。二,我赢了,那个起事者当然不会留下,那么作为被推上谋逆夺主位置的花莲静以及他的家人,你觉得作为一个有远见的魔主应该如何处置以绝后患?”

    真的只有这两种结果吗?或许……或许藤长老只是想推举花莲静,而非想控制他?是不是有这个可能?

    我一急,脑中的想法便冲口而出了:“你怎么知道藤长老要让莲静作傀儡,他就不能扶持他?”

    糟了,我竟然把藤长老给说出来了,我怎么会这么不小心。我小心看回他,他竟然一点都没有赚到的喜悦,这么说他早就知道?

    “如果真想扶持,为何舍花琮而选花莲静?”

    呵,确实啊,如果真是为了花间派好,选一个称得上魔主位置的,文武双全的花琮怎么说都比未成年的花莲静要合适许多,而他之所以推选花莲静,恐怕理由只能是他说的那个了。

    “如果这个理由还不够,这里还有一个,他又如何知道我就不如花琮或者花莲静?如果他真为花间派几万魔民考虑是不是应该先看一下我能否胜任,要是熙某真有什么行差踏错再来发难是不是更合理些?他明知道这场纷争只会让花间派局势动荡,两败俱伤,甚至被周边虎视耽耽的他族坐收渔利都在所不惜,你说他包藏能是什么样的心思?”

    原来真的没有其他可能,他说的都是事实,只是我一直想着用逃避的方法不愿去看清,而他就是那个把障眼的帘子一下掀开的那个,让我不得不直视某些现状的丑恶。他说得对,什么平静生活,什么平凡少女,原来都是不切实际的海市蜃楼,在这个局势下怎么都实现不了了。即便我放得下花间派的荣辱,又如何放得下父亲与弟弟生命安危。既然放不下,又如何能抽身离去,这场滚滚的洪流,我注定是要被卷进去了。

    可是,对于这个打破我美好梦境的人,我究竟是该憎恨呢,还是该感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