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熙玑篇  花沾番外-情释(四)

章节字数:3109  更新时间:12-10-09 14: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等我看明白了这些,心里一下豁然来朗起来。他这个时候找我说这些话,应该是有进一步的动作,如果我猜得不错,他便是想招揽我为他所有,让整个局势导向有利与他的方向,只是我当时并不知道他的实力,心中的犹豫还是免不了的,即使我帮他,我们的胜算又有多少?

    “魔主今天招花沾前来目的,恐怕不仅仅是这些吧。如若我想保全我家父与花莲静,魔主可是有好的建议?”

    他轻笑一声道:“建议?好吧,权且这么称呼。”

    难道不说建议,他还想说成是威胁,或者命令?这人骨子里狂傲得厉害,不知道究竟有何资本如此狂傲。

    “其实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这场谋逆之后,藤无忌是肯定要死的,至于有多少人陪葬那单看花沾姑娘是否配合了。”

    “你真有如此把握?”

    “是,即便你向藤无忌,结果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只是内乱后的花间派会成为一个烂摊子,这种情况并不是我想看到的,是为颇有些对不起花笑颜。另一方面,对于我下一步对花间派的发展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当然,我从没有低看花沾姑娘的意思,你在任何时候都是一个有眼光的魔主想要收归旗下的得力助手,决计不希望亲手毁了这么好的一个人才。”

    这人说话表面上听着一团和气,褒赞有加,但细细分析起来,威胁,利诱,一样不少,又说的那般滴水不漏,如果真要和他对着干,可真是会让人头疼得不得了,但若是成为他的下属,却又会觉得相当安心有依靠。但光听说的怎么都无法让我信服。

    “魔主确实好口才,可花沾也无法知道魔主其他方面的能力是否与口才一样了得。若真要让花沾从心底奉为主人的必须是让花沾从心底里佩服的人。”

    “好,如果光是听别人的一面之辞便信了就不是我看中的人了。我喜欢你的质疑。不如这样,也让我看看你的真认实力。”

    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我点了点头,转头看到小苑背靠的是一座石山,我暗下运气,一团黑色气团盘桓于胸间,我轻喝一声,魔气全开,浓黑气团骤然膨胀,冲向对面的小石山,只听“轰”一声,小山正面的一大片石面碎裂崩下,几乎是切掉了一半的山,形成一个乌黑的面呈现眼前。我自认为这个表现应该不错,回头看他反应。

    “果然没让我失望。以你现在的年纪能达到这个程度算是很有天赋了,就算拿到长老甄选仪式上恐怕也没人能够胜了你,如果你是男子,这魔主之位你比花莲静更合适。”

    “魔主过奖了。”我让到一边。既然我展示完了,是不是轮到你展示了。

    他徐徐走到我刚刚的位置,看了会儿那坐只剩一半的山,轻叹道:“这番模样看着实在碍眼,索性全都不要留了。”话音未落,只见他前方飞速冒出无数粗壮的藤萝,足有一棵树那般粗,如条灵蛇般飞舞起来,将小山剩下的部分,团团围住,我正期待着这些藤萝以极巨的破坏力将这小山挤个粉碎,却不想期待中的巨响没有来临,而是非常安静地将山体包裹起,再松开时却连渣都不剩了,简直像幻术一样凭空消失了。

    “怎么,会没了?”我难得地,对一个人的法术呈现出目瞪口呆的样子。这种木系法术我不是没几过,之前那位魔主花笑颜就是用的这种木系法术横扫千军,以极其强大的破坏力而著称。却从没见过有人都将木系法术用得这么无声无息,安静得吓人。这种无声的攻击比有声的攻击需要更强大的控制力和暴发力,内在的修为更是登峰造级。

    “不是没有了,而是化成尘埃飞散罢了。”

    我一听更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打败一个对手或许容易,但要将其在瞬间化成尘埃,那种压倒性的力量得强大到什么程度才能做到,至少我活了这么大,族里没有人是可以做到这样的。我猜到这人可能挺强的,刚刚才会说出那么狂傲的话来,但是没有想到强大到这种程度。别说是现在花间派里无人能与他抗,即便是前任魔主,他的师傅花笑颜都未必能有他这般强大,怪不得笑花颜能那么放心地将花间派交到他手中,那么潇洒地离开了。

    我还尤自沉浸于刚刚那一幕的振撼中,眼前却有粉色,红色,黄色的色彩迷乱于眼前,我定睛一看,心里不由喊出一声“哇,好漂亮。”那些色彩斑斓的花朵纷纷落下,如一场花雨,覆盖在刚刚被腾出空间的那块空地上,厚厚实实地辅了一地,真真吸引眼球,不舍离开这昏沉的魔地难得一见的色彩。

    他也望着那片花地,沉默了半晌,却一挥手,一切都又消失了,仍然是一片荒凉之境。

    “为何要撤去这般好看的景致?”我有些不舍地问道。

    他悠悠转身,不知道在想什么,顿了一会儿才回:“花沾姑娘对我的表现可还满意?”

    我看着他故意略开了我刚刚那一问,必是问到他不想回答的问题了,那么刚刚那一刻是否是他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可惜我始终也没有资格去探知他内心深处的秘密,没有资格以下属以外的身份去关心他,当时没有,如今……也一样没有。

    “魔主功力高不可言,花沾愧莫能言。如今看来,即便没有花沾的帮助,魔主一样能平定这场判乱。”

    “赢不是我的唯一目的,我要赢得漂亮,不费一兵一卒。”

    “魔主如可保我家人平安,花沾愿意为魔主效力。”那一刻我知道我已别无选择,我家人的命,乃至我自己的命都握在他手里,更何况他是至今唯一一个让我真正佩服的人,即便不是为了家人,跟随他或许也是一件幸事。

    “现在你要做的是两件事,一,赢得长老的位置,二,把花莲静交给我。”

    听到最后那一句,心一下被提了上来。

    “这第一点没有问题,但为何把花莲静交给你?”难道你也想控制他?那与藤无忌有何区别?

    “花沾姑娘不要紧张。你觉得我有必要仿效藤无忌那种鼠辈的行为么?我这么做却是在保护他。”

    见我仍半信半疑,他继续道:“花莲静是他们手上最重要的酬码,花莲静一旦被推上那个位置,我便被逼无奈只能对他作出应有的裁决,那时候再想保护他就已经晚了,不如趁现在什么都还未发生先让他远离这场斗争。”

    “他明显是被人利用,你怎么可以降罪于他。”

    “花沾姑娘,你非我要把话说的那么清楚么?花莲静代表的岂是他一个人?”

    我沉默了,我也没办法还在那里幼稚地再去辩解,一切都不是那么简单的,我能想到这些,他恐怕想到的还要多,还要远,那么无论从眼前利益还是长远利益来说,我不能否认他这么做确实是最有效的。可是,我又如何能将弟弟亲手交给这个我一仅认识一天的人?还是一个如此可怕的人?如果说他心狠手辣起来要杀了花莲静,我又如何能阻止啊?“花沾姑娘是不是在担心我会对花莲静不利?你大可放心。为了花间派的长治久安,我这个魔主必定是要有继承者的,我会收花莲静为徒,在我之后,他将会是下一任的花间派魔主。不知道我这么说花沾姑娘可觉得放心点了?”

    想不到他已经想到这么远了,连之后的安民策略都想好了。这个人真是相当会利用一切有利条件啊。其实平衡来说,花莲静在藤无忌那边或是在他这边一样都是危险。看了他的实力,前一种危险似乎是必然的,但后一种危险单看他的人品了,而从刚刚的一番谈话中来看,他的目光似乎不仅在花间魔主这一点上,而是放在花间一族上,甚至整个魔界。那么我是不是认为他是那种不屑于耍言而无信的小人手段的?其实整体想来,我心里已然有了决断,但我还想要得更多。

    “花沾愿意相信魔主,那魔主是不是也能相信花沾,让花沾看看你的本来面目呢?花沾不希望自己连效忠的主上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这让我觉得自己完全不被信任,如何让花沾全身心的效忠于你,把自己最重要的亲人交到你手上?”他动作停了一停,笑道:“你知道不知道,看过我脸的人都已经死了?”

    “是么?”我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也完全没有改变想法,只是随口一说。

    “你还是要看么?”

    “是。”一如继往。

    “你不怕我吓到你?”

    “不怕。”说再多也没用,如果这是你的秘密,那也让我知道一个,就当我付出这么多代价的一点安慰如何。

    “那好,为了你忠心,我可以让你成为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看过我的脸仍有命活着的人。”

    当他说这话的时候,我不但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而且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这种成为他唯一的感觉竟然相当美好,当时不知为何,后来明白了这是什么感觉,却发现我竟然已经不是他的那个唯一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