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熙玑篇  花沾番外-情释(六)

章节字数:2971  更新时间:12-10-11 19: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之后魔界的形势发现无一例外地都被他言中了,这当然也有他自己的推动,与魔夜结盟,分离苍鬼,离析梓魔,削弱伏毕,限制魔悠,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最主要的是花间派从不劳民伤财正常挑起争挑,反而趋向于稳定发展,不断状大自己,族民们也得以休养生息,过太平日子。是以花间派在整个魔族的地位与之前亦不可同日而语,成为一个不可憾动的存在。我很庆幸我能成为他成就这一切中致关重要的推动力,与他一起共同见证花间派的发展,作为一个好属下,我做到了名副其实。可是其他的什么都没变,对于他的了解,一点进展都没有。那一个个心中存在了几百年的疑问始终也没能解开,比如为何每年的八月初五他的心情都会外分糟蹋,几乎不说一句话,却会去到后山烧纸焚香祭奠什么人,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带面具,他是在逃避什么,以前的他又是什么身分与背景。更有那偶尔弹拨的空灵的琴声时是什么样的情绪,又想到了什么事什么人。不过就因为他那句“作为一个合格的下属,不要随意的探测主人的心思”,这些就只能一直是个谜了。

    不过我也奇怪地发现,他这个人对小孩子特别纵容,宽厚,花莲静在他那儿学本事,因为人小总是有不耐烦,耍小孩子脾气的时候,他也不生气,只轻轻抚了抚他的头,任他自己去玩,去厨房找吃的。后来他又不知从哪里找来个与花莲静差不多的小男孩,名叫青凛,称他为“义父”,说他对其有救命之恩。那时候我想着他的那番模样竟要做人义父心里觉得有些好笑,这辈分上着实有些勉强,那个样子哪里像一个父亲,当哥哥还差不多。不过后来看其对他的淳淳教诲及不显山露水的细心体贴,恍然觉得他担得这个称呼。

    花莲静的个性偏文静,喜欢安静读书练功,青凛正好相反,跳脱无状,争强好胜,故而总缠着花莲静比试耍玩。次数多了花莲静也会被其惹得胜其烦。虽然花莲静每每谈成青凛都脱不开一个烦字,但我知道其实他心里还是挺乐意有这么一个人陪着他一起成长,让他苍白的童年时光多些应有的孩子间的吵闹。

    这么着花间派已有两个孩子了,想不到后来又来了一个,那个人便是魔夜的六星之主琰获的幼弟琰缈缈。自从与魔夜建立盟友关系,两族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时有往来,而那个孩子自从跟着他哥哥来了一次便像发现了什么新奇玩具似地来个没完了,有时候一个月竟有十几二十天是往这边跑的。起初我以为他是因着这边有同龄的孩子一起玩所以特别起劲,后来慢慢发现事实好像不是这样。虽也有好多时候与花莲静和青凛玩在一块,但更多的时候竟然是像个小拖油瓶一般粘在主人身后,这一点我百思不得其解。难道小孩子不应该对同龄人更感兴趣吗?还是说他是个特例,亦或者主人对小孩子也有着独特的吸引力?

    我很好奇,便会多关注这小孩的一举一动,毕竟他是外族的人,怕他有什么不轨的意图。那日,他还像以往那样缠在主人身边,主人很忙,吩咐了人给他准备了好些精致的小点心和一些小孩的玩意,自己回到案台前看折子,琰缈缈很安静地搬了把小椅子在一边坐着,偶尔吃点小点心,并不发出声响地陪着主人。主人被他这么巴巴地盯了一半天,终于受不住那可怜的眼神,无奈地放下折子,走到他身边半蹲下身道:“缈缈为不去找静儿和凛儿,在这儿陪着我做什么?”

    那小孩眨巴了几下眼睛,望着主人轻轻地回答:“我喜欢和熙玑哥哥待在一起,熙玑哥哥比他们好玩。”

    主人闻之哭笑不得,“哪里好玩?你不怕我的面具吗?”

    “我不怕,熙玑哥哥身上有种独特的味道,缈缈特别喜欢,其他人的没有的,连我师傅身上都没有。”琰缈缈用稚嫩的童音清晰地回答着,那眼神透出的是一种浓浓的喜欢之情。

    看来是我多虑了,小孩子的表达最是直接,哪里懂得隐藏。那么琰缈缈说的那种独特的味道是什么呢?我只一直觉得他与其他魔不一样,一直自认为是因为他修为深厚才蕴育出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但连琰缈缈这么小的小孩子都能感觉出来的话,那必定是与功法修为无关的了,那这种特别究竟缘自于哪里?

    那边的对话还在继续。“缈缈也有师傅吗?”他对小孩子说话时总是很亲润的感觉。

    “有的,可是缈缈不喜欢,他每天要派好多任务给我做,都快把我累死了。那时候我就好想逃到熙玑哥哥这边来。熙玑哥哥,你要是我师傅该多好,熙玑哥哥,你能不能去替我求求师傅让我做你的徒弟啊?”琰缈缈的眼表亮晶晶地一闪一闪,充满着期盼的光芒。

    主人没有回答,只抬了抬手轻轻地抚摸琰缈缈的头。那孩子也没急着追问,只起身突然扑进他的怀里,仿佛主人才是他的亲人一般,极尽小孩撒娇之能事,搂着他的脖子不肯放。

    主人被他缠得紧了,轻轻提议道:“缈缈,要不要听熙玑哥哥给你弹首曲子?”

    “好。”嘴里应着,手还是不放。

    熙玑轻笑道:“缈缈把哥哥抓这么紧,哥哥要怎么弹给缈缈听?”

    小孩这才依依不舍地放开了他的脖子。与以往不同地,今日他挑了一首韵律轻快的曲子,时而挑抹拨捻,甚是好听。琰缈乖乖地坐在小凳子上,两只小手支着下巴,于其说他是在欣赏琴音,不如说是在看主人弹琴时的样子。

    听着听着,突然冒出来一句:“熙玑哥哥的琴怎么弹得这么好听?”

    主人指下微顿,回答道:“因为哥哥小的时候没人理我,只能一个人关在房里自己找东西玩,这琴就是哥哥当时屋里子比较好玩的一样东西了。”

    “哥哥那么好,为什么没人理?”

    “因为他们都认为哥哥是坏人。”

    “他们都不了解哥哥,怎么可以认定哥哥是坏人?”

    “那如果一百人里有九十九个都说哥哥是坏人,那你是不是也信了?”

    “不是,就算一百个人都说哥哥是坏人,我都不信,他们都是错的,我只信我自己看到的。”

    “那是因为你看到我了,如果你看不到我呢,如果你只能通过传闻来了解我呢?”

    小孩一听,答不上来了,但心里又想证明自己的想法,一下急了,激动地嚷道:“我不管,我就是知道,我就是知道哥哥是好人,那些说哥哥坏话的才是坏人。”

    主人安慰道:“缈缈莫急,哥哥跟你开玩笑,哪那么当真了。”

    琰缈缈这才安静下来,主人却轻叹道:“不知道缈缈长大后,还会不会认为我熙玑是个好人。”

    “还是会的,永远都不会变的。”琰缈缈以小孩子稚气的坚定作保证,逗得主人忍俊不禁。

    人在小的时候总是把事情想得很简单,认为只要自己努力坚持就一变能够维护好这层关系。只可惜所有人都不是以单独的个体存在,不以他自己的意志左右一切,他琰缈缈也不例外。当他回归到琰获弟弟的身份,亦或者是后来射月星身份时,他又能保留多少他原来的那份纯真与美好,他又能在多少时候来完成他当初的承诺,又有多少时候,会记起主人对他的好而对花间派手下留情。

    后来的日子,平平稳稳,少有波澜,一如主人如静水一般的心境。花莲静也长大了,同我,叶露,惜言一起成为他身边的四大护法,为他分担族内事务。青凛个性太过冲动莽撞,主人说还要再磨炼一段时日才可以委以重任。这段时间里,他还自行改建了我们居住的小苑,称为远红居,而他也自称为远红公子,于是,我不再称他为主人,而是称为公子,似乎这样便能使我们之间的距离又更近些。而他在魔界的名声却不太好,他的名字虽也传遍六界,但一提到“熙玑”便是闻之色变,仿佛那个名字时时刻刻伴随着阴谋与诡计,代表的是阴鹜与恐惧。而真正了解他的人又有多少?这让我想起当初他对琰缈缈说的话,当一百个人里有九十九个都说他是坏人的时候,没接触过他的人自然也就认定了他是坏人了。于是后来那个人的出现伊始,怕也是带着这种既定的概念把他框了起来,在他身边待了三年才有所改观。不过,我或许是希望那个人永远都不要发现他的好的吧,只要我一人知道就足够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