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熙玑篇  花沾番外-情释(七)

章节字数:3123  更新时间:12-10-12 11: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后来,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们身边出现了另一个人,就那么个平平淡淡的人,甚至不仔细回想,我都记不起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到底是她存在感太弱,还是我过于关注在某一个人身上而忽略了其他人?

    说起那两个人相遇的时间及境遇,只能用很糟糕来形容。她看公子的眼神分明是鄙夷与嫌恶,还带几分惧意。而公子则完全不在意这么个人间女子,连正眼都没瞧上过一眼,若不是她身上有灵珠,是断然不会将她带回远红居的。偏偏花莲静喜欢这个女孩子,求公子留给他处置。估计那会儿公子忙于应对伏毕族的收复事宜,根本没有心思去理会那么个不起眼的十五岁小丫头,便应了花莲静。对于花莲静为什么要留下这么个丫头我还也未作太多的深究,或许他只是太闷了,想找点新鲜的事物来了解而已。

    但那女孩子并不像她外表看起来那么微不足道,安分守己,她竟然一直在利用花莲静实现她的逃跑计划,更令人不可致信的是,她竟然成功了,在远红居这个到处是结界,出入皆由公子亲自控制的远红居竟然也能让她一个凡人女子逃出去,竟然还能拉到柳颜之做帮手,这一举着实让我惊讶。若不是公子刚好碰上她,岂不是真要给她逃脱了,那我们远红居的颜面何存。

    公子对花莲静被这么个小小的丫头利用非常失望,毫不留情地赐了六十鞭,再看那丫头时眼光会有那么一瞬的停留。我知道公子不是个喜欢留后患的人,对于这么个费事的丫头肯定是留不得了。岂料花莲静都伤成那样了,还要为她求情,听着那一声声无力的哀求,我看到公子的犹豫。公子平时对花莲静虽然严厉,其实暗里很是疼他,真把他当自己亲弟弟来爱护,比起我这个亲姐姐,他做得更称职,天冷天热都会早早给他备好衣裤被褥,纹翠小苑没有下人,他都会暗地里派人盯着他的需要,花莲静一病他便去陪着他,直到他安然恢复,花莲静起初不会养竹子,他后苑的小竹子刚出芽就被他浇死了,伤心不已,他就帮他救回来。公子不舍得花莲静伤心,如今看到他这般模样,终是没有下狠手,只是将那女孩子丢到毒池,也不拦着别人去看她。因为他知道柳颜之在那儿呢,那女孩子肯定死不了。更何况花莲静也定会想办法帮她。以致于后来公子看到那女孩子再次好好地在那儿活蹦乱跳也没做再做什么就是情理之中了。

    此后,柳颜之奸细的身份暴露,被公子关进水牢,一时间没了人做摄魂丹,纵观远红居上下,懂草药毒药的也就公子一人了,是以公子在百忙之中还得抽时间出来制摄魂丹以应急用。只是两天后,公子就没再为制丹的事烦心了,我怕他忘记这事,特意问道:“公子,炼制摄魂丹的事可有处理妥当了。”

    他随口应道:“我已找人去做了。”

    我奇怪这会儿还有什么能帮得上这忙,遂问道:“公子找的什么人,可信得过?可别再是什么奸细。”

    不想他轻笑出声,语气甚是轻松地回道:“就她那点能耐还不配做什么奸细。”

    我还是没有想起那个女孩子,又是一问:“公子口中说的她是指……”

    他摇了摇头道:“那个人界来的小丫头。”

    他虽嘴上不说,但我心里明白他那摇头的意思,他是在遗憾我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还是没能举一反三,偶尔会有那么一两次可以不经他提醒就想明白,而大多时候还是要他说得很明白我才懂,这一点,我一直觉得很惭愧,却也无计可施。好在公子对我算是比较耐心,很多时候一看我的表情就知道我没明白,会主动解释。换作其他人,或许还没这个荣幸可以让他耐着性子解释的。想到这一点,我又是心里一阵暖暖的。

    “那她……不怕公子么?先前……”

    “他只知道我是绛九,不知道我就是熙玑。”

    我顿时怔住,这么说来,她竟是见过公子的真面目了?“她看过公子的脸如何还能活着?”

    他却一派云淡风清,“她的命我若想要随时可以取,只是现在留着她还有用处,急什么。”

    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我如受打击,竟然还有第二个女子看过公子的脸还可以活着,那么我就不是唯一了,想到此我心里如受蚊噬,又反过来安慰自己:不,她不是第二个有特权的人,她迟早是要死的,早晚而已,公子对她哪里能与我相提并轮,她不过是个囚犯,是我想太多了。

    之后只要有空闲下来,公子看会儿书折,就会突然像想起什么事似地去那里走一趟,并不让我跟去,说是容易暴露身份。如若一直这样倒也没什么,他们俩人的一直是监管与被监管的关系,只不过公子偶尔起身望着窗外的时候会有那么一两次是朝着那茅草小舍望一两眼的,只是很偶尔,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一个叫云竹的刺客突然出现,为救他师父柳颜之而来,那自不量力的行为倒叫公子断了手筋脚筋,命倒是留下了,只是一身的功夫自此算是废了。而他出现的意义却可称得上是他们俩的转折点。原因是,那丫头知道了公子的身份。我以为依那丫头对公子的新仇旧恨,是决计不愿再为公子做事的,两人之间原本相安无事而又脆弱的平衡根本没有存在的可能了。岂料,这个丫头再一次让我出乎意料了。她非但没有如我想的那般做,还将自己卖给了主公,作为交换条件竟是让公子教她魔功。呵,这太可笑了,作为一个囚犯,她有什么资格和公子谈条件,她不知道她这条命都随时捏在公子手里,她哪还有什么其他命可以卖给公子。她以为公子没了她帮忙就制不了丹了么?但当我知道公子的答案时,我再也笑不出来了。这么可笑的条件,公子竟然也会答应?这倒底是我的思路有问题,还是公子撞邪了?

    当我百思不得其解地问公子这一事时,公子只以“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人”为由一笔略过,我满腹疑问无法得到解答,只在心里不断地安慰自己:那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人。

    之后那小丫头的表现确实也没那让公子失望,无论是盟约续订议式,还是援助魔幽一事,她都被迫领命前去,每次我都以为她会将事情办砸了,回来领几十鞭子责罚,公子也好看清她的能力,早早放弃对她的任何指望,毕竟她不过一介凡人之躯,能有什么作为。但事实总是与我所预料的背道而驰,她总是能险险地过关,总是能让我失望,也总是让公子对她更有期望。甚至到最后还能间接地救我一命,我不得不对她重新认识,或许,她真有些本事让人相信她可以做到。这也很好地解释了当初公子为何愿意与她定那么份可笑的约定了吧。那个约定的意义能有这么一个圆满的解释,我倒也平复了许多,不再纠结公子那最初的初衷是否还有其他。

    就在魔幽一役中,我遇到了左敏逸。左敏逸是个谦谦君子,却略有些古板,极其讲究礼仪忠孝。他给我的第一印像就是个只知忠于奉无轩,把自己的全部都献给魔幽的这么一个傻瓜。他的房间简单得和一个倾家荡产输了个精光的赌徒没两样,除了床,桌子和一个简陋的书架,其他什么都没有,真不知道他这个一族地位第二的护法是怎么当的。如果说他还有什么优点,那就是果敢吧,他抱起受伤的我一点都没有犹豫,即使让我刺了一剑都不肯将我放下,这让我一下有点懵,平时那个墨守成规,谨守礼仪的左敏逸到哪儿去了?不过做为一族中除魔主之外的另一重要依靠,没点果断应变的能力怎么行。

    左敏逸对魔阵幻阵的精通果也名不虚传,那步署已久的魔夜奸细辛辛苦苦摆起千魔阵,以为万无一失,界时整个魔幽必将是一片废墟,却没想到在最后一刻被左敏逸以一己之力人破了,充分让那奸细见识了什么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而我对左敏逸这人的欣赏也仅限于此了,至于其他一概未曾想太多。

    魔幽一战,我身受重伤而回,公子经常来看我,这是我最为辛慰的一点,如能得他如此关心照顾,受再重的伤又有何妨。可是,除了我,还有一人享有的待遇如我一般无二,这又是让我最为辛酸的一点。我为公子出生入死,甚至不顾性命地去完成他交给的任务,最后竟只不过与一个只来了一年的小丫头是同一个地位,这让我两百五十年的付出情何以堪?又让我如何能够安然接受?因着这个原因,我心底里暗暗地恨过这个叫“紫樱”的女孩子。只是我始终是想得太简单了,我恨她的多半是出于作为一个好下属,她抢尽了我的风光,成为公子手下又一得力助手,却没有想过之后她在公子心里地位的转变,足以让我食难下咽,睡不安寝,只遥望其项背却不能企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